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一边看 一边干
一边看 一边干

一边看 一边干

加油!小昭——!你能行!」
当下班回来的棠妙雪打开坤沙家大门的一瞬间,便听见客厅里传来阵阵兴奋的叫喊声
棠妙雪走进客厅一看,顿时愣住了——
只见琨小虎浑身赤身裸体的坐在在沙发上,一边伸手撸动着自己胯间那早已坚挺的阳具,一边望着前面的电视兴奋地大喊着
「你小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客厅里把那玩意亮出来了,你爹看到你这样又该收拾你了。」
「我靠!雪姐!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一见忽然出现在门口的棠妙雪,琨小虎顿时吓了一跳,狼狈地一把拉过旁边的抱枕遮住了自己的下体,满脸尴尬地望着棠妙雪
「嘻嘻,放心吧,你爹正在局里开会,不会那么早回来……」
棠妙雪笑了琨小虎一句,转头往旁边的电视上一看,顿时愣了一下——
只见此刻在电视上有一个身穿护士服的漂亮女孩,正单膝跪在一个病人的胯间,扶着他的阳具来回吞咽
此刻,这个小护士满脸花白,粘稠的精液甚至浸透了她的衣襟
而在这小护士旁边的推车上,则放着半杯盛着稠精液的酒杯,三五个穿着病号服,光着下身的男病人,挺着粗硬的阳具站在她周围,激动地为她呐喊助威「这女孩她在干什么?公众场合下这么做也太肆无忌惮了吧……」
虽然作为曾经的花奴,棠妙雪自己也经常给男人口交,同时服侍几个男人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但一般情况下,棠妙雪的性服务都是在一个封闭空间内进行的私密活动,像这种当众宣淫,而且还通过电视进行现场直播的行为,即使对于一贯淫荡惯了的棠妙雪来说,也有些难接受
「哦,雪姐,你连最近『玩偶游戏』都不知道吗?这女孩叫蔡小昭,职业是个护士,因为条顺盘靓,是今年大赛最火的玩偶女郎!嘿嘿……同时也是我的偶像
现在她必须完成一个任务——那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内,通过口交的方式,把她眼前那个杯子用精液装满』,
只要她能完成这个任务,就能够顺利晋级三十二强,去『巴比伦城』参加『玩偶游戏』总决赛了……「
琨小虎一边兴奋地望着电视悄悄在被子里撸动自己阳具,一边对棠妙雪解释道
「哦?是吗?」
听到琨小虎的介绍,棠妙雪的好奇心顿时被激发了出来,于是她转身坐到了琨小虎的身边,仔细观察起画面中那个女护士来
只见画面中的女孩香汗淋漓地扶着眼前的阳具,来回摆动自己的脑袋拼命吸允舔弄,但是却秀眉紧皱,俏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嗯,我觉得这女孩恐怕完不成这次任务……」
望着电视中女孩那痛苦的表情,棠妙雪淡淡地猜测道
「哦,是吗?雪姐,你干嘛这么说?」
听到棠妙雪这么说,琨小虎奇怪地问道
「嘻嘻,很简单,小女孩一看就没有什么服侍男人的经验,这么剧烈的摆动脑袋,不一会儿她脖子就会酸的不能动了……」
说到这儿,棠妙雪忍不住炫耀地张开嘴,指着自己的樱舌对琨小虎说道:
「……其实给男人口交的时候,最关键是舌头的动作,而不是脖子
男人阳具最敏感的地方在于龟头和阴茎的连接处,只要用舌头来回卷动这个地方,同时在配合轻轻的吸允,一般来说,用不了三分钟,男人就会射精……「
「哇噻,雪姐,你不愧是前金牌花奴,果然专业……」
听到棠妙雪这么说,琨小虎忍不住出声赞叹道,转头看了看电视上小护士还没灌满的那半杯精液,向棠妙雪问道:
「雪姐,假如现在是你在电视上做这个口交任务,那你最快多长时间能把那个杯子灌满?」
「这个杯子不大,假如给我足够多男人话……最快大概半个小时吧。」
棠妙雪望着电视上那半杯精液猜测道
「什么?半,半个小时?」
听到棠妙雪这么说,琨小虎更加震惊了
只见琨小虎的眼神忍不住瞄了眼棠妙雪那双修长洁白的美腿,咽了下唾沫,抬起右手,毫不客气地摸上了棠妙雪的大腿根
「喂,小虎,你爸不是说过吗?你不能再碰我了,你又想挨揍是不是?」
望着肆意抚摸自己大腿的琨小虎,棠妙雪知道他想干什么,于是皱着绣眉提醒道
但棠妙雪嘴里这么说,但还是本能坐直娇躯,配合着分开了自己那双修长的雪白美腿,任琨小虎会抚摸自己的大腿根
唉……这花奴体质怎么就改不了?拒绝男人的奸淫就这么难吗?
望着本能在配合男人侵犯的身体,棠妙雪忍不住在心里恨恨地骂了自己一句「呵呵,雪姐,你这一边分着大腿向我摆出这副淫荡的姿势,一边跟我说这种话,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哦……」
说到这儿,只见琨小虎一把掀开了遮住自己下体的被子站到了棠妙雪的面前于是霎那间,琨小虎那粗硬的阳具便直挺挺的立在了棠妙雪的眼前
鼻尖传来男人下体熟悉的臭味,望着眼前这个粗硬的阳具,棠妙雪心里登时升起一阵熟悉的燥热
「来!雪姐!你不是说你的口技很牛吗?帮我含出来吧!好雪姐!来嘛!来嘛!」
说完,琨小虎便挺着阳具直勾勾的往棠妙雪的嘴边顶
「等一下,等一下,我含!我含还不行吗?你别乱顶啊!」
望着琨小虎这个雄壮的半大小子撒娇似的用他那阳具拍打自己的脸蛋,棠妙雪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但又没办法,只好一边躲避,一边伸手握住了琨小虎乱晃的阳具,然后表情严肃地对他说道:
「小虎,你让雪姐帮你放松一下没问题……但咱俩要先说好,假如我能在三分钟之内把你这小鸡鸡里面的东西含出来话,你今晚就不能再看电视了,乖乖回房去写作业,行吗?」
「没问题,但是……」
听到棠妙雪这么说,琨小虎用力地点了点头,接着咧嘴一笑,道:
「雪姐,那假如我坚持三分钟没有缴械投降,你又怎么说?」
听到琨小虎这么问,棠妙雪不屑地白了他一眼,一手握着他的阳具轻轻撸动着,一边自信地开口道:
「那简单,假如你小子真能坚持三分钟不射的话,那雪姐我今晚就当你的性奴隶,你想对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吗?太好了!我今晚就要把雪姐你扒光了,然后……」
「噗嗤——!」
琨小虎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他身体一勐的一抖,一股粘稠花白的精液瞬间从正被棠妙雪撸动着的阳具前喷出,瞬间喷洒在棠妙雪那张清丽绝伦的脸颊上「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射了?」
琨小虎发现棠妙雪还没为自己服务,自己就射精了,顿时惊讶道
「嘻嘻,从我抚弄你阳具开始,到你发射总共1分24秒,还行,本姑娘的技术还没退步……」
棠妙雪微笑着松开琨小虎的阳具,把纤手上的精液舔进嘴里
接着,只见棠妙雪抽出茶几上的纸巾,一边擦拭琨小虎喷洒在自己俏脸和脖颈上的粘稠精液,一边站起身来对他说:
「好啊,小子,我赢了!你赶紧回屋念书去吧……」
说完,棠妙雪把沾满精液的纸巾往纸篓里一丢,抄起毛巾转身向浴室走去「不行,雪姐,你耍赖——!」
望着转身离去的棠妙雪,琨小虎心有不甘地跳起来抱住她的蛮腰,转身将她压在了沙发上。伸手一把扯开棠妙雪的衬衫,在棠妙雪的酥乳从衬衫里弹出来的一瞬间,立刻把脑袋埋在她的胸口上,拼命的舔吸玩弄她的乳房
「呀哈,小虎,你可真是够粘人……」
「哇——!你要干什么——!」
正当棠妙雪和小虎抱在一起嬉笑打闹的时候,忽然电视中传来一阵惊恐的叫喊声
棠妙雪转头向电视一望,顿时一惊——
那个叫蔡小昭的玩偶女郎赤身裸体地被一个仿佛摄影助理模样的男人挟持了只见那个男人戴着口罩,一只手扼着蔡小昭的脖子,另一只手指着摄像头,冷冷地说道:
「这个贱女人背弃了她体内流淌着的,帝图族几千年传承下来的高贵血统,竟然甘愿受猪猡般低贱的夏奇拉族男人的淫辱,这是无法容忍的亵渎!帝图万岁!这就是亵渎帝图神君的贱人下场——!」
说完,只见男子伸手用力一拽自己的皮带,皮带登时闪出两个火花——
「轰——」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电视画面瞬间变成了雪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