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妖怪和姑娘
妖怪和姑娘
 黑色小妖一边浪叫一边说道:「啊……慕容翔……你大力肏……我就是…… 小贱货……抗肏的很……使劲肏我……肏死我……」慕容翔边肏便说道:「你妈 个屄的,昨天还求我不要狠肏你呢,真是他妈婊子养的,滚刀肉,臭婊子…老子 干死你」。大鸡巴大起大落更加勇猛的干着,慕容翔快速的将鸡巴抽出后重重的 往下插,直到一根到底后又转了几下屁股才又快速抽出,如此的反复肏干着黑色 小妖。
 
  「啊……啊……我就是婊子养的……肏……肏死我……这婊子养的……爽死 了……」
 
  黑色小妖大声的呻吟,高耸丰满的一对玉房,随着娇喘一颤一抖的,双腿紧 紧缠绕着慕容翔干瘪的身子,双手抱着慕容翔的驼峰,紧包着大鸡巴的骚屄,随 着大鸡巴的一进一出,淫水一阵一阵向往外流,从屄缝里顺着大腿内侧,流在床 上。
 
  慕容翔肏了一会,翻身上床,将黑色小妖的身体转成侧躺着,双手扶住她雪 白的屁股,跪着肏她,「婊子养的……肏你……肏你……肏你个婊子……」「啊 ……肏……肏吧……啊……啊……使劲肏吧……啊…哦…」,黑色小妖侧躺着, 屁股被慕容翔抱在空中,左手按着床,右手肘部支撑着身体,被慕容翔一顶一顶 的前后耸动着。
 
  这样肏了盏茶功夫,黑色小妖感到肘部有些发麻,她奋力的转过身,把屁股 翘了起来,双腿分开跪在床上,雪白的屁股疯狂的摇了起来,慕容翔也顺势跪在 黑色小妖屁股后面,大鸡巴神武的在骚屄淫洞中抽插顶刺,肏的黑色小妖欢叫不 绝……
 
  「咦……我肏你妈的,你这屁股怎么比前天大了一圈,你妈屄你这一天吃了 什么仙品了,怎么突然丰韵了这么多……」慕容翔抱着黑色小妖的大白屁股边肏 边说道。
 
  「啊……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大屁股吗……肏我的大屁股……」「啪……啪… …啪……」慕容翔用力地拍打着黑色小妖剧烈摇摆着的大白屁股「肏你妈的,老 子就喜欢大白屁股,哈哈,咦……你屁股上的红痣怎么不见了?」
 
  黑色小妖被慕容翔打得嗷嗷直叫:「啊……啊……那不是痣……那是时间久 没让人肏……憋出来的豆豆……让你肏过……就没有了……时间久不被肏……又 会出来……快专心的肏我吧……」慕容翔肏的兴起,也懒得理会这女人奇怪的生 理现象,大手死死的按着黑色小妖的肥臀,小肚子随着大鸡巴的抽插,不停的撞 击着黑色小妖的臀肉,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慕容翔边肏边骂:「我肏你妈的屄,肏死你这婊子养的。」「啊……啊…… 肏我妈的屄……肏我这婊子养的……」黑色小妖不知羞耻的浪叫。
 
  慕容翔大鸡巴插在黑色小妖的骚屄里突然停止了肏弄,说道:「对了,小骚 狗,老驼子要肏你妈,能不能行个方便,叫老驼子去销魂山庄和一群下三滥一起 排队,等那千面骚狐刘煜姗挑选,老驼子实在放不下脸面,万一刘煜姗那狗日的 不选老子,那可丢人丢大了!」黑色小妖淫笑道:「这事还能难住你慕容翔?」 慕容翔道:「老子也不能有失身份的破坏规矩硬闯啊?」黑色小妖道:「你就那 么想肏我妈啊?」
 
  慕容翔哈哈笑道:「江湖上都说没肏过销魂夫人的屄,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 女人屄,老子当然要去肏肏你妈这天下第一神屄。」黑色小妖撅着大屁股愤愤的 说道:「别提我妈那臭婊子了,这次本来打算叫她来襄阳帮忙,可她妈的屄的就 知道整天挨肏,我肏她老李家八辈祖宗的,害的老娘不得不……自己来」慕容翔 大鸡巴在黑色小妖的屁股里连怼了几下,笑道:「哈哈哈。你妈那狗屄姓李?」 黑色小妖屄里瘙痒难耐急道:「别管她姓什么,把老娘肏爽了,我包你肏到我妈 那狗屄就是。」慕容翔哈哈笑道:「那老子就不客气了,哈哈」双手抱着黑色小 妖的肥白屁股,大鸡巴大开大合的肏干起来。
 
  肏的黑色小妖忘情的嘶吼淫叫,彷佛想把心中所有的不快藉着这难得的被干 心情一并发泄出来才会痛快。
 
  这一夜大战,二人不分轩轾,旗鼓相当,慕容翔足足爆肏了黑色小妖三个时 辰,二人都累的精疲力尽,慕容翔将一大泡精液灌注进黑色小妖的骚屄里,大鸡 巴都没往出拔,就搂着黑色小妖一起呼呼沉睡起来。
 
  第二日一早当慕容翔和春风满面的黑色小妖来到蓝天别府的时候,只见大院 中剑气纵横,蓝宇用自己的乾坤剑和奶兜兜一指气剑互相陪练,三宝和尚也陪着 东方妞儿苦练落英掌法,李晓兰在指点周晓航轻功步法。银剑神尼玉灵子坐在门 口,欣慰的看着众人练功。
 
  黑色小妖和慕容翔和玉灵子打个招呼,陪站在玉灵子左右,看着众人练功。 
  这时,老管家蓝福急匆匆的来到玉灵子面前,低声说道:「门外两个老者, 自称是神尼多年的好友,求见神尼。」玉灵子心中暗感奇怪,突然起身说道: 「带他们进来。」。众人见玉灵子面色肃穆,纷纷停下,站在一旁。
 
  不一会只见两个年约五旬以上,两鬓微白的老者,跟在蓝福身后走了进来。 
  玉灵子骤见二人,神情激动的颤声说道:「段无非,公冶宏……你们这十五 年叫贫尼找的好苦。」慕容翔在玉灵子身后哈哈一笑:「我当是谁,原来是江湖 中叫人闻名丧胆的东凶西恶,哈哈哈,段兄,公冶兄可还识得我老驼子?」众人 一听这二人居然是东凶段无非,西恶公冶鸿,不禁大吃一惊,心中早生警惕,蓝 宇手中剑柄紧握,愤怒的双眼紧盯着抓走父母的二人。
 
  西恶公冶鸿阴笑道:「神尼找老夫十五年,老夫何尝不是躲了十五年。」, 东凶段无非对慕容翔抱拳道:「慕容兄别来无恙」玉灵子激动的说道:「蓝啸天 现在身在何处,他……现在可好?」东凶段无非两道炯炯的目光看了看众人剑拔 弩张的神情,阴沉的说道:「蓝大侠好得很,但若是我兄弟二人三日内不归,那 就不太好说了……」东凶西恶不愧为老江湖,经历万千,究竟不同,一句话,点 中了众人的命脉,不敢妄动。
 
  慕容翔哈哈笑道:「哈哈,段无非,你吓唬谁,你段无非也不过是人家的爪 牙、鹰犬,若真要蓝啸天死,老驼子还不信你有这权利。」东凶西恶是老江湖, 可慕容翔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句话气的东凶西恶怒不可及。
 
  公冶鸿怒声喝道:「臭驼子,你敢如此轻视老夫?」慕容翔哈哈一笑,道: 「公冶鸿,你可是有些恼羞成怒了,是不是老驼子说中了你的心病?」段无非冷 笑一声,道:「慕容兄,蓝啸天的生生死死,和你色怪也说不上什么关系,你自 然用不着为他担心……」话说的很婉转,但却充满着挑拨的意味。
 
  段无非接着说道:「神尼叫人传话让老夫兄弟来,不是和你色怪斗嘴的吧, 我们兄弟有自知自明,单凭一个银剑神尼我们兄弟也没有应付神尼手中神兵的把 握,要不然也不会一躲就是十五年,况且还有你铁径魔陀这样一等一的高手,所 以我们弟兄未带兵刃而来,以示诚意。不知神尼怎么说。」
 
  黑色小妖在一旁听东凶西恶只提慕容翔,却未把众女放在心上,心中一乐, 接口道:「所谓两兵交战不斩来使,二位即使是对方派来的一只狗,神尼也会奉 为上宾,二位也不必拿蓝大侠来要挟。」西恶公冶鸿暴跳如雷的怒声骂道:「哪 来的小贱屄,胆敢如此放肆」黑色小妖还要反唇相击,只见玉灵子一挥手,说道: 「公冶施主,何必和小辈一般见识,贫尼找你们来确实有事相商。」东凶段无非 道:「不知神尼有何指教」
 
  玉灵子和声说道:「前些日那川中四丑,曾说带蓝宇去见故人,蓝宇思念父 母心切,有意和你们去见一见父母,所以贫尼招你们详谈一下。」西恶公冶鸿道: 「这有什么好谈的,若真想见蓝啸天随我们走就是。」东凶段无非却接口道: 「蓝公子孝心可感日月,若蓝公子随我们而去,老夫向神尼担保不会伤害蓝公子 一根毛发。」
 
  李晓兰在一侧接口道:「蓝公子和你们走一趟不是不可以,但神尼不放心他 自己独去,所以有意让我们几个姐妹一起陪同。」东凶段无非见说话之人年约二 十一二,双颊淡红,眉目如画,樱唇菱角,瑶鼻通梁,衬着纤纤柳腰,合度娇躯, 美得不可方物,只是眉目间透着一种逼人英气,两道眼神含威。逼得人不敢多看。 
  如此美色当前,段无非淡淡笑道:「这位姑娘是什么人。」李晓兰道:「我 是……我是蓝公子的表姐。」手指周晓航说道:「那是蓝公子师妹,那三个妹妹 是蓝公子表妹。」
 
  东凶段无非,西恶公冶鸿目光一扫众女,只见蓝宇的师妹周晓航露齿微笑, 娇美如出水白莲,在看黑色小妖三女个个美目流波,黛眉如画,媚态横生,东凶 西恶本是色中恶魔,多年来江湖行走,见过不少绝代美女,但能在这几个美女之 上的,绝没见过,尤其那自称蓝宇表姐的李晓兰,绝美中,威仪逼人,让人感到 一种高华慑人的气度。西恶公冶鸿一对流动的色目,在众女身上扫来扫去。 
  笑道:「此事倒是好商量,嘿嘿」
 
  东凶段无非也被几位美女的美色迷住,咳嗽一声,说道「神尼,既然几位姑 娘都是蓝大侠的至亲,若是就这点要求,我们兄弟就可以做主,让这几位姑娘同 行就是。」玉灵子见东凶西恶淫秽的眼神,心中一振,生出后悔之感,东凶段无 非不闻玉灵子回答之言,突然高声说道:「神尼若是有所顾虑,那我们兄弟就告 辞了,待神尼有所决定之时再传我们兄弟不迟。」说完拉着西恶公冶鸿转身就要 离去。
 
  玉灵子突然说道:「等等……」
 
  东凶段无非回过头笑道:「神尼有话请讲。」
 
  李晓兰见玉灵子面色犹豫迟迟不说话,冷然说道:「三日后来接人,你们请 吧。」。段无非见玉灵子柳眉紧皱,一语不发,狡黠的笑道:「那好,一言为定, 三日后我们兄弟来接人,神尼一诺千金,当不会有变,告辞」说完转身而去。 
  玉灵子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默然一叹,伸手将李晓兰招到身边,大感为难 的说道:「李姑娘,贫尼此事有欠考虑,今日见东凶西恶前来,贫尼左思右琐, 实在不该让几位姑娘牵涉进来,李姑娘人间威凤,若是让李姑娘身陷囵吞,使玉 人沾瑕抱恨,玉灵子百死难赎其罪,玉灵子方外之人,也不必和那些恶徒谈什么 信义。
 
  三日后贫尼决定和东凶西恶一战,逼他们说出蓝啸天下落……「李晓兰微微 一笑,道:」神尼爱护之心,晚辈感激不尽,关于此事晚辈早已考虑周全,晚辈 自有自救之道,神尼放宽心就是,不过……「,语音一顿,却听黑色小妖在一旁 接口道:」不过晓航姑娘不能同去。「
 
  黑色小妖三女来到玉灵子身边,黑色小妖心中早知玉灵子为何事担忧,黯然 笑道:「神尼前辈,李姑娘有神鹤相助,真若有失,李姑娘大可驾鹤而行,只要 跟着我们就可,至于贱妾三姐妹,贱妾也不怕神尼责骂,我们姐妹本就欲海淫娃, 只要无碍于性命,其余之事早已不放在心上,可周姑娘圣洁如玉,绝不可陷入魔 窟,所以她不能去。」
 
  玉灵子看了看众女,胸有成竹的李晓兰,自惭形秽的黑色小妖,微红着俏脸、 低头不语的奶兜兜,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东方妞儿,玉灵子心中感慨万千,没 想到营救蓝啸天的重任会落到这四个娇美如花的女孩子身上。
 
  侧眼看了一下奶兜兜,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柔声说道:「让你们几位姑娘 深陷魔窟,贫尼心中难安,反正还有三天时间,这三天你们多加练习武功,贫尼 也再想想可有更好的办法。」众人这几日刻苦的修炼武功,暂且不提。
 
  且说阴山老怪李文轩,自从蓝天别府回来后就整日的愁眉不展,阴山老怪中 年才得此一女,平时倍加疼爱,独生爱女已被抓了好些天,那日替银剑神尼传话, 那人曾说若有进展,就会放了自己的爱女和徒弟,可两天已过,还是毫无音讯。 
  阴山老怪李文轩坐在藤摇椅上,看着脱得溜光,撅着雪白的大屁股正在给自 己舔脚的老婆张美芬「夫人,这都两天了,欣然还没回来,莫不是有什么意外。」 白白胖胖的中年熟妇张美芬吐出了嘴里的脚趾说道:「这两伙人,我们谁也得罪 不起,只能等着,贱妾只盼女儿回来后,咱们早日返回阴山,平平淡淡的生活。」 
  阴山老怪抬脚在张美芬白胖的脸上蹭了蹭,叹息道:「为夫也是如此想法… …」「爹爹,妈妈」突然门外传来李欣然清脆的叫声,阴山老怪光着脚连忙站起, 只见李欣然一阵风似的闯入室内,一见阴山老怪,娇呼一声「爹爹」,抢前一步 跪倒地下,道:「你老人家可想煞女儿了。」阴山老怪见女儿安然而回,上前一 把扶起女儿老泪纵横的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李欣然低头见自己的母亲光着雪白的大腚跪在地上,立刻俯下身子,抱着她 妈妈白胖的脸说道:「妈,女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胖熟妇张美芬依 旧跪在地,抱着女儿的头说道:「乖……不哭,不哭」,李欣然擦了擦泪水, 「呸……」突然在她母亲脸上吐了一口吐沫。「啪啪」一左一右又扇了她母亲两 个嘴巴,胖熟妇张美芬的胖脸立刻浮现两个大红巴掌印,却嘻嘻笑道:「乖女儿, 就知道爱妈妈」
 
  李欣然也破涕为笑绷着她母亲打大胖脸笑道:「老妈的大胖脸打着真舒服」 阴山老魔看着母女嬉戏,说道:「乖女儿,就知道玩你妈妈,他们没为难你吧, 让爹爹看看有没有受伤。」李欣然起身骑跨在母亲的身上,哀怨的说道:「伤到 没受,不过女儿让他们给肏了……」阴山老怪一听眼睛突然一亮:「快给爹说说 他们怎么肏你的,嘿嘿」
 
  李欣然骑着她母亲雪白的身子,嗔道:「你个老变态,一说你女儿让人肏, 看把你兴奋的。」被女儿当马骑着的胖熟妇张美芬急急的道:「哎吆,乖女儿, 快让妈妈看看,小屄让人肏坏了没有,妈妈给你舔舔。」阴山老怪却哈哈一笑: 「你爹不就这点爱好吗。你师兄他们呢?」「师傅我们回来了」阴山五魔中的老 大王梦八、老二张景峰、老三赵洪、老四黄庆鱼贯而入。
 
  阴山老怪见四个爱徒都回来了,老脸立刻阴沉起来,气奋的说道:「你们四 个孽徒,跪下。」阴山老怪很少发火,四魔见师傅突然发怒,胆战心惊的立刻跪 在地上,只听阴山老怪愤然的说道:「你们四个孽障,为师让你们带着师妹在江 湖上走走,可你们这几个混蛋居然学人家加入什么帮会,无恶不作,还混了个阴 山五魔的诨号,下山时为师的淳淳告诫你们都听哪去了?」
 
  阴山老怪接着道:「为师从小将你们养大,视你们如几出,你们的师妹师母 让你们随便的肏,随便的玩,就连为师年过八旬的老母亲,你们都想肏就肏,你 们对得起为师吗」
 
  四魔被阴山老怪骂的满面羞红,汗流浃背,老大王梦八向撅在地上给女儿当 狗骑的师母挤了挤眼,胖熟妇张美芬见爱徒投来求救的眼神,连忙说道:「夫君, 孩子们刚刚脱险,惊魂未定的,要训咱们回阴山在训,先让孩子们起来压压惊。」 阴山老怪怒道:「闭嘴,你个老母狗,这几个孽障都是被你惯坏了,仗着老夫有 当王八的癖好,一个个的都拿老夫的话当放屁,如此下去,早晚让人割了脑袋。」 
  张美芬道:「是,贱妾是老母狗,老婊子,都是贱妾的不是。」又对四魔说 道:「你们四个混蛋,看把你师傅气的,还不赶紧让你师傅爽爽,消消火气。」 
  四魔一听,心中一乐,阴山老魔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背起双手。王梦八带 着三魔跪爬着来到阴山老魔脚下,「师傅,徒儿们错了,求师傅原来徒儿们吧。」 李欣然骑着母亲,双手把玩着母亲的大屁股,笑道:「爹,哥哥们都知道错了, 就不要生气了,你看我妈的大屁股都在这撅半天了,都没人肏,多可惜啊」说完 「啪啪」在她妈妈的大屁股上狠拍了两下,又伸手抠了抠她母亲的屄,接着说道: 「哥哥们,我妈的屄都流水了,还不快来肏我妈,让我爹好好爽爽。」。胖熟妇 张美芬的大屁股被女儿打了几下,心里那个美啊。也连忙说道:「对,徒儿们快 来肏肏师母的大屄,师母想死你们了。」
 
  四魔没有阴山老怪发话,不敢起来,片刻后,听阴山老怪说道:「起来吧, 下次再作恶,为师就废了你们的武功。」四魔一听连忙起身回道:「徒儿们不敢 了。」
 
  阴山老怪转过身佯怒道:「肏你师母去吧,都他妈给我卖点力气」四魔连忙 起身,嬉皮笑脸的说了句:「好咧」,迅速脱光了衣服,老大王梦八挺着大鸡巴 来到张美芬的大屁股后面,抱起大屁股说了句:「师母,徒儿也想死你的大屄了」 大鸡巴一挺就肏进去,边肏还边说道:「师傅,我肏你老婆了,嘿嘿」阴山老魔 来到他屁股后,看着徒弟的大鸡巴进进出出的肏干着自己的胖老婆,在他屁股上 拍了拍,说道:「你个混蛋每次都是你最抢食。用点力气」
 
  老四黄庆来到师母的前面,抓起张美芬的头发,啪啪啪连扇了好几个耳光, 边扇边说道:「谢谢师母给孩儿求情,师母最好了,呸……」又在张美芬的脸上 吐了口吐沫,张美芬却笑道:「徒儿乖,以后别惹你师父生气了,快把鸡巴插进 师母的贱嘴里,师母给你压压惊」老四黄庆拽着张美芬的头发就把鸡巴插进了她 的嘴里,一下一下的肏干起来。
 
  李欣然骑在母亲的身子中间看了看前面王梦八肏干着她妈妈的大屄,又回头 看了看黄庆拽着她妈的头发肏她妈的嘴,嘻嘻笑道:「爹,你看哥哥们多卖力气 啊。」说完从母亲身上翻身下来,脱光了衣服,和母亲一反一正的跪在地上,说 道:「二哥三哥,来肏我,让我爹这老王八好好看看你们肏他全家女人,嘻嘻」 
  老二张景峰抱着李欣然的屁股大鸡巴肏进她的屄里,笑道:「老夫人不在, 只能肏你妈和你,等回阴山在肏师傅全家,嘿嘿」老三赵洪也来到李欣然面前肏 起李欣然的嘴来。阴山老怪也将衣服脱了溜光,紧绷着脸,甩着耷拉着脑袋的鸡 巴,在地上转着圈,左看看这个徒弟肏他老婆,右看看那个徒弟肏他女儿,心里 这个兴奋啊。
 
  王梦八肏的张美芬大肥屄咕叽咕叽直响,老四黄庆把张美芬的嘴完全当成个 屄在肏,大鸡巴次次到底。张美芬李欣然母女被阴山四魔肏的只能发出呜呜的声 音。
 
  「王八师傅」王梦八叫到,阴山老怪正蹲在地上欣赏张景峰肏干他女儿,听 大徒弟叫他,起身来到张美芬的屁股边上,「什么事」「王八师傅,我想肏你老 婆的屁眼子」
 
  「噢……」阴山老怪伸手就将王梦八的鸡巴在她老婆的大肥屄里拔了出来, 对准老婆的屁眼子,在后边用力一拍王梦八的屁股,王梦八的鸡巴跐溜一下就插 进了张美芬的屁眼子里。阴山老怪这动作一气呵成,驾轻就熟。
 
  王梦八哈哈一笑,骑着张美芬的大肥屁股,身子向下疯狂的猛砸,肏得张美 芬的屁眼子「噗哧、噗哧」的响。
 
  阴山老怪看的异常的激动,居然蹲下身来,仰起脸伸出老舌头在王梦八的大 鸡巴和张美芬的大屁眼交合处一阵狂舔,王梦八大鸡巴在张美芬屁眼子里带出的 黄白之物被阴山老怪舔的干净。王梦八的大卵子啪嗒啪嗒的拍打在阴山老怪的腮 帮上,使阴山老怪更加的兴奋,居然连王梦八的大卵子一起舔了起来。
 
  老二张景峰也把鸡巴插进李欣然的屁眼里,猛烈的肏干起来,肏的李欣然呜 呜直叫。老二张景峰边肏边大叫:「王八师傅,我肏你女儿的屁眼子」王梦八一 听也跟着叫到:「王八师傅,我肏你老婆的大屁眼子」老三、老四也附和着叫到: 「王八师傅,我肏你老婆的贱嘴」,「王八师傅,我肏你女儿的狗嘴」四人一声 接一声的喊,满屋里王八师傅的叫声不觉。
 
  王梦八肏干了一会,抽出鸡巴说道:「王八师傅,母狗师母这屁股撅的高度 不够,徒儿腿长个子高,这肏的有些吃力啊,不如让师母骑在您身上,徒儿也好 方便些」
 
  阴山老怪二话不说,跪爬着就从老婆张美芬的裤裆里钻了进去,头钻到张美 芬的下巴后,屁股一用力就将老婆的胖身子挺了起来。
 
  王梦八淫笑着站在他们俩的屁股后边,弓着身子,大鸡巴在阴山老怪的屁股 上甩了甩,对准阴山老怪的屁眼,扑哧一下就肏了进去。
 
  阴山老怪大叫一声:「哎吆……你这孽徒……怎么连师傅都肏……哎吆」老 四黄庆正鸡巴在张美芬的嘴里肏的正欢,见大哥居然肏了师傅的屁眼,歪心陡起, 抽出在师母嘴里的鸡巴,顺势就插进阴山老怪的嘴里,二人肏得阴山老怪呜呜呜 直叫。
 
  张美芬趴在阴山老怪身上,嘻嘻笑道:「夫君,这回他们可真肏你全家了, 咯咯咯」老四黄庆见她美的欢,拽着她头发有把大鸡巴肏进了他的嘴里。王梦八 也把鸡巴从阴山老怪的屁眼里拔了出来,直了之身子,大鸡巴对准张美芬的大屁 眼子又肏了起来。
 
  就这样师兄弟二人在师傅和师母的嘴和屁眼里轮流的肏干,肏的阴山老怪和 老婆张美芬哇哇大叫。
 
  老三赵洪这时狠狠的按住李欣然的头,将一泡精液射进了李欣然的嘴里,老 二张景峰也将精液射进了李欣然的屁眼里。李欣然将嘴里的精液吞咽了干净,起 身就来到父母面前,将老四黄庆一把推开,撅起大屁股,屁眼子对着父母的脸, 『噗』一个大屁,蹦了出来,紧接着『噗……噗……噗……「一串连环屁,将老 二张景峰射进她屁眼里沾着黄白之物的精液,全部喷到了她父母的头上。
 
  张美芬一脸的黄白之物,嘻嘻笑道:「乖女儿就是孝顺……」李欣然看着她 母亲那淫荡下贱样,俯下身张嘴就和她亲妈舌吻了起来。老四黄庆鸡巴正硬得很, 见母女在那亲嘴,就把鸡巴伸了过去,在母女的两个嘴巴之间肏干起来,一起肏 母女的嘴,使他异常的亢奋,大鸡巴到了射精的边缘,抽出鸡巴对着阴山老怪一 家三口一顿狂射,射的李欣然母女满脸和阴山老怪满头都是精液。
 
  王梦八也怒吼一声大鸡巴一颤射进张美芬的屁眼,射了一半又插进阴山老怪 的屁眼里,继续突突的一顿射。
 
  李欣然听大哥也射了,连忙来到父母的屁股后面,将爹爹和妈妈屁眼里的精 液吸了出来,来到父母面前,一家三口不约而同的射出舌头互相舔舐起来,三个 舌头纠缠在一起将王梦八的精液分吃了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