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围裙大头和爸爸
围裙大头和爸爸
 
围裙妈妈本来就已经被大憨的胳膊给顶着自己的大胸部,想制止却又害怕自己的儿子和老公发现,只能盼大憨夹完菜就赶紧把胳膊给撤走,却没想到大憨的胳膊非但没有撤走,好像上瘾了一样,胳膊肘还顶着自己的奶子还使劲的顶了顶又磨了磨。
--
紧接着就听到轻微的「刺啦」一声,顺着声音看去,却看到了让自己心灵为之一颤的画面。-
-
大憨的鸡巴直愣愣的硬挺着,纵然被大憨肚满肠肥往下垂着的大肚腩给遮住了一半,但是鸡巴好像一根又粗又黑的大炮,硬生生的把肚腩给抬来了,紫黑的大龟头耀武扬威一般一点一点,鹅蛋大小的龟头棱下一层白色的包皮垢,散发着刺鼻的扫臭味,大鸡巴上的青筋更是如同老树盘根般纵横交错,两颗睾丸又鼓又胀,里面不知道存了多少精液。-
-
围裙妈妈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本来自己就不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虽然老公这方面没有太满足自己,但是自己一直以来相夫教子,和小头爸爸也是初恋,和其他任何男人说话都很少,更是没有看过除了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之外其他任何男人的鸡巴,就是连影像也没有看过,在她的印象中男人的鸡巴就应该是和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一样,因为这父子俩都是差不多大小。
-
-  但是,今天大憨给围裙妈妈上了一课,长着硕大的阳根(简称张根硕),鼓着巨大的鸡巴(简称古巨基),围裙妈妈如同受惊的小白兔一样,瑟瑟发抖。-
-
不能让老公发现,围裙妈妈咕噜咽了一口口水,使劲掐了一下顶着自己大奶的胳膊。大憨如梦初醒,赶紧把粗肥的胳膊收回来,这才发现自己的驴屌不知什么时候又将裤子捅破了,他捂着档,刚想起身去处理一下,却被围裙妈妈从旁边伸手拉住衣角。
--
围裙妈妈吓了一跳,自己已经看出来这个满身痴肥的大憨是个脑子不太灵光的家伙,要是让他挺着个二十多厘米的大驴屌站起来,正在抢食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肯定会发现的。这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
--
大憨傻乎乎的坐在那里,吃东西也没啥味道了,就记着刚才那一下美妙的触感,虽然自己脑袋不灵光,但是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村里人都说过,女人胸前鼓起来的奶子越大就越骚,这种女人不能招惹。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还有围裙妈妈都没有看不起自己,住着这么大的房子还对自己那么好,这些都是大憨出来后第一次碰到。大憨心里已经暗暗决定:一定要报答这善良可爱的一家人,他们让俺干啥俺就干啥!
-
-  围裙妈妈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自己的手不知不觉得已经伸向了大憨那条捅破裤子的大鸡巴上,小手尝试着握了下,鸡巴猛烈的一阵跳动,自己吓的小手赶紧又缩了回去。-

-  大憨看着围裙妈妈的手不由自主的摸自己的鸡巴,只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那里太味儿了,在围裙妈妈的手刚握住鸡巴的时候,自己的浑身仿佛被雷击一样,鸡巴爽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阵猛跳。可惜围裙妈妈握住摸了一下就撒手了,大憨心里没有来的一阵失望,苦哈哈的舔着一张油腻的肥脸,看着围裙妈妈,一副恳求的样子。
--
围裙妈妈瞪了大憨一眼,大憨立马缩了回去,扭头继续和小头爸爸大头儿子一起吃饭。围裙妈妈看他这么听自己的话,这才偷偷乐一下,也拿筷子夹菜往自己嘴里送,筷子放到嘴边的时候,手上一股浓烈的腥臭的骚味就直刺自己的鼻孔,甚至都把嘴边饭菜的味道都给盖过去了。-
-
这种腥臭的骚味,围裙妈妈一辈子没有闻过,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都是那么爱乾净,社区里甚至连垃圾都存不了两个小时,这种腥臭的骚味熏的围裙妈妈一阵头晕目眩。-

-  「好恶心的味道,好臭,又腥由骚!真难闻!」虽然嘴里说着恶心难闻,但是围裙妈妈双眼迷离的对着手掌不停的嗅 「不行,这个味道太恶心了……吸……好难闻啊……吸……我,我要舔乾净,不能让小头爸爸闻到!」围裙妈妈痴女一般伸出自己粉嫩的小红舌,舔着刚握过大憨肥鸡巴的手掌,「不是这个味道,这个味道不对……」围裙妈妈有些气恼的想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太可恶了!明明那个味道闻着那么腥臭,自己却好像上瘾了一般!都是那个死肥猪的错!难得温柔贤慧的围裙妈妈也会在心里飙脏话了。
--
大憨委屈的看着围裙妈妈瞪着自己,确切的说是瞪着自己还没有软下的大鸡巴。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已经快吃完饭了,大憨难得第一次吃饭竟然还没有别人快。
-
-  围裙妈妈闻着让自己又恶心却又上瘾的味道,越是靠近大憨味道越是浓烈,那股咸骚味肯定是他没洗澡又出汗的体味!真是头脏猪!那股子臭味肯定是从他不要脸挺着的鸡巴上发出来的!还有股腥味!就是他龟头里流出来的粘液!真是恶心!
-
-  围裙妈妈坐在位子上,两瓣肥臀不断的拧来拧去,两条丰满诱惑的大腿也在裙子下面不断的交叉摩擦,自己竟然闻着这么肮脏的味道,发情了。
-
-  烦躁的围裙妈妈生气的盯着大憨的鸡巴,银牙不断的磨蹭着,仿佛想要把这条祸害自己出丑的大驴货咬断。
-
-  「当啷」
-
-  「哎呀,汤勺掉到地上了!」围裙妈妈惊呼了一声「我捡一下。」「哈哈哈!围裙妈妈好笨啊!」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笑哈哈的嘲讽着围裙妈妈。
--
「你们闭嘴吃饭!」围裙妈妈一发飙,这对活宝父子俩立刻不吭声,继续扫荡着桌子上的美食。
--
大憨一脸懵逼的看着围裙妈妈,因为他亲眼看到围裙妈妈把盛粥的汤勺给扔到餐桌下的。-
-
围裙妈妈蹲下去后,瞪了大憨一眼,悄声道:「不准给我说话,乖乖吃饭!」大憨用刚拿过鸡腿的肥爪挠了挠后脑勺,一脸懵逼的继续吃吃喝喝。
--
围裙妈妈蹲下后就捡起来了汤勺,嘴里却说道:「没找到啊,你们先吃,我再找一下。」大憨听话的吃着东西,突然脸上的表情凝固了,嘴巴里发出嘶嘶的倒抽凉气的声音,却想到围裙妈妈说过的不让他出声,就赶紧酥软着身子猛扒两口饭。-
-
围裙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借着桌布的遮掩,已经爬到了大憨的脚下,闻着大憨穿着人字拖的臭脚丫和胯下腥臭的骚味,眼睛里水汪汪的荡漾起来,仿佛中了鸦片毒似的,嘴里一边说着恶心,头却不由自主的往大憨的胯下凑过去。围裙妈妈发现自己跪着看大憨粗若儿臂的肥鸡巴时,鸡巴显得更加狰狞威武,大脑的血液冲击着太阳穴,轰轰的跳动着,餐桌上面就是自己疼爱自己的老公和儿子!而自己下贱的如同一条母狗,匍匐在一个肥猪一般的又脏又低贱的男人的胯下,围裙妈妈觉得刺激的快要窒息了,因为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
自己的人生平平淡淡,相夫教子,照顾着儿子和一个比儿子还幼稚的丈夫,在此之前围裙妈妈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对,这是自己的宿命!
-
-  但是,现在自己如同母狗一般跪在大憨的鸡巴下,眼神迷离,面色酡红,浑身散发这雌性动物想要交配,想要被征服的呐喊,这才是自己的宿命!
--
「我不要生活的好像动画片一样!」围裙妈妈心里仿佛有一种声音嘶吼道。
-
-  紧接着,围裙妈妈的双手如同朝圣般,小心翼翼的捧着大憨的肥鸡巴,两只手紧紧握着,才看看把整个粗壮的鸡巴环住。围裙妈妈感受着鸡巴盘根错节暴起的青筋,强烈的脉动让围裙妈妈裙底的骚逼瞬间渗出蜜汁,而那种味道更是让围裙妈妈痴迷,不由自主的脑袋伸了过去,深深的埋进大憨的胯下。-
-
「轰……」一股子窜天浓郁的骚臭味传了过来,围裙妈妈觉得自己的鼻子绝对被强奸了!自己以后绝对不会闻到任何味道了!围裙妈妈被熏得头脑一片空白,眼泪不住的往下掉,几乎窒息的她竟然更加疯狂的朝着大憨的股沟附近凑过去,围裙妈妈的身体控制不住的一阵痉挛,跪着的身体软瘫在大憨的大腿上,如果不是双手死死握住大憨的鸡巴,估计早就倒在地上,胯下一阵失禁般的骚水顺着大腿流在了地毯上。
-
-  大憨被双手握着的大鸡巴又暴涨了几分,粗的连围裙妈妈的两只手都快握不住了。大憨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刺激!拿着饭碗的手不断的抖着,鼻子里不停地吭哧吭哧喘粗气,一张肥厚的嘴唇长得大大的,无声的呐喊。
--
围裙妈妈缓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闻着这么恶心的味道高潮了!紧张的抬头看着大憨,结果看到大憨的表情,更加觉得有趣了。
--
双手环抱的大鸡巴还露出长长的一截没有握住,围裙妈妈看着龟头上渗出来的粘液,饥渴的舔了舔嘴唇。
--
「嗷呜……」大憨实在忍不住了,叫了一声,他只觉得自己的鸡巴进入到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地方,自己的七魂六魄仿佛被吸了出来!爽的都快坐不住了。-

-  围裙妈妈的小嘴含住大憨的龟头,一点也没有客气,自己的老公和儿子还在餐桌上等自己吃饭呢,所以含住后就用舌头扫着大憨的龟头棱,不是围裙妈妈口技熟练,这是她第一次口交,只是因为她觉得那里的味道最恶心。-

-  围裙妈妈觉得嘴巴里含着的东西仿佛病毒一样,迅速的把自己浑身上下都污染了,自己竟然把每天用来给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表达爱意,用来亲吻的嘴唇含上了最肮脏的东西。围裙妈妈感受着大鸡巴在嘴巴里的脉动,那种火热滚烫的温度几乎将自己的灵魂都灼烧了。-

-  虽然没有太多的技术,老公儿子也在旁边,围裙妈妈裹着鸡巴就死命的吸,好像吸尘器一样,要把大憨鸡巴上的脏东西全部吸乾净,滑嫩的小舌不断的刮蹭着龟头棱下的沟壑,大憨几个月没有洗过的鸡巴分泌出的包皮垢全部被围裙妈妈的小舌刮的一乾二净。围裙妈妈感受着味蕾上传来的腥臭味,明明恶心的想吐,但是灵魂好像中毒了一样,反而觉得甜美无比。-

-  大憨被吸的浑身发软,几乎快要瘫到饭桌上,筷子夹菜都夹不住,奇怪的动作惹得不明所以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哈哈大笑。
-
-  「大憨,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小头爸爸起身问道。-

-  大憨赶紧甩了甩头,脸上的肥肉甩的啪啪响,压着嗓子唱戏一样憋出来两句:
-
-  「没……没事……吃,吃的有……嗷……有点撑……」看着小头爸爸就要走过来,大憨急中生智,立即蠕动着肥臀把椅子猛地往前一挪,让桌布盖住了自己的下身。
--
餐桌下的围裙妈妈也是一紧张,张大嘴准备吐出大憨的鸡巴,结果没想到大憨这么往前一挪,生生的将剩下三分之二的鸡巴一口气瞬间全插进了自己喉咙!
-
-  围裙妈妈的眼睛反白,鼻涕口水忍不住的流下来,自己食道被强奸了!
-
-  大憨的鸡巴生生的插进围裙妈妈的嗓子里,围裙妈妈被迫抬着脑袋,让鸡巴捅的更加通畅,大龟头不断刮棱着自己的食道,脖子被捅出来一根巨大的鸡巴形状,不断的吞吐着。-

-  本来就没有感受过女人的大憨终於忍不住了,只觉得自己的鸡巴往前一顶,竟然仿佛捅破了一个新天地,那个温润的甬道随着围裙妈妈每次吞咽都按摩着大憨粗壮的鸡巴。
-
-  「好……好爽……」大憨忍不住了:「吼……」一声低吼,将憋了三十多年的精液全部都射了出去!
--
围裙妈妈觉得嗓子里的鸡巴一鼓,仿佛此时嗓子里的鸡巴是水龙头一样,一股股的精液像开闸的洪水泄进自己喉咙,直接奔涌到自己的胃里!围裙妈妈全身无声的痉挛抽搐着,裙底的骚逼也呲的一声,尿在了大憨的脚上。-
-
围裙妈妈不断吞咽着大憨的精液,精液射的又多又急,从来没有尝过的围裙妈妈在高潮中无法忘掉这种的味道,但是大憨的肥屌实在是太能射了,围裙妈妈觉得自己的肚子都已经鼓了起来,没当大憨射出来一股精液,自己也就高潮一次,无法思考,无法动弹。-

-  围裙妈妈觉得自己太没用了,甚至无法装得下这些精液,精液如同一瓶被剧烈摇晃过的可乐一样,从围裙妈妈的嘴角呲了出来。-

-  终於,大憨觉得前所未有的痛快,射了将近三十股精液,将三十多年的憋屈全部射出来一样,浑身骨头都轻了二两。
-
-  刚好小头爸爸走到大憨旁边,停下脚步,看着眼睛微微泛红的大憨,虽然大憨身上的味道特别难闻,但他关心的问道:「大憨,你是不是生病了?」「嘿嘿……」大憨挠挠头:「没事,俺……俺就是没吃过真好吃嘞饭……俺……俺谢谢你们!」小头爸爸爽朗的笑道:「哈哈,放心吧大憨,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没事就来我们家陪大头儿子一起玩!」「太好喽!」大头儿子蹦起来:「我又有新夥伴喽!」「围裙妈妈」小头爸爸突然掀起来桌布:「怎么还没有找到吗?」大憨心里吓的猛一抖,结果围裙妈妈从下面钻了出来:「找到了!你们真是的!!都不知道帮我把桌布掀起来!!里面黑乎乎的让我摸了半天!!」「老婆……我错了我错了!」小头爸爸立马捏着耳朵认怂。-

-  「哼!吃饱了是吗!吃饱了就赶紧去洗碗!」
--
「没有!」小头爸爸立刻端正的坐在自己位置上:「大头儿子啊,我们慢慢吃,要不然妈妈又让我们俩洗碗了!」大憨看着围裙妈妈,脸色潮红,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出来围裙妈妈嗓子有些沙哑,穿着的深红色的裙子从屁股开始到脚已经变成了暗红色,手里还拿着刚捡起来的大饭勺。-

-  让大憨吃了一惊的是,围裙妈妈的大饭勺里竟然盛了满满一勺的白浊的精液,围裙妈妈通红着脸瞪了大憨一眼,脸上一脸嫌弃却又陶醉的表情闻着。-
-
大头儿子看见妈妈拿着勺子,好奇地问道:「围裙妈妈,勺子里面是什么好吃的?」围裙妈妈一惊,立刻将大汤勺里的精液全部倒进自己的碗里,把汤勺放进汤盆,「大头儿子,这是汤勺,里面肯定盛的汤啊,你想喝吗?妈妈盛给你。」大头儿子吐着舌头:「我才不呢,我又不吃番茄!」围裙妈妈看着碗里满满一碗精液,把剩下的米饭都盖住了,偷偷看了下周围,发现除了大憨之外,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全部都在乖乖的吃饭,还在聊遥控飞机的事情,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
-
围裙妈妈对着大憨舔了舔舌头,然后端起饭碗,那勺子将米饭和精液不停的搅啊搅,生生的把米饭弄盛了精液泡饭。-
-
大憨傻愣愣的忘记了吃饭,就看着围裙妈妈一勺一勺将自己的卵子里射出来的精液就着米饭全部送进了她的樱桃小嘴里,围裙妈妈还不忘拿精液咕叽咕叽的漱了漱口,让精液的味道充分的充斥着自己的口腔,然后张开嘴让大憨仔细的瞧了瞧嘴里的精液,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
……-
-
「好了!吃完饭了吗?」围裙妈妈回味着口腔里胃里传来的满满精液的味道。
--
「吃完了!」小头爸爸和大头儿子把碗一放就齐刷刷的跑掉了。-
-
「可恶!你们两个!你们现在能跑掉,今天晚上的碗你们你肯定要刷!」围裙妈妈又恶狠狠的瞪着大憨:「吃完了吗?」大憨嘿嘿笑着:「吃完了,你……你做饭可太好吃了……」虽然围裙妈妈那么凶对他,但是大憨觉得其实不管自己说什么围裙妈妈肯定都会听的。
--
围裙妈妈撅着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开始收拾桌子。
--
……
-
-  「好了,老婆,我带大头儿子上学去了,我下午去开个会,晚上的话可能晚点回来。」小头爸爸拉着大头儿子的手和围裙妈妈告别。
-
-  「好,小头爸爸大头儿子,路上注意安全啊!」我们的主角大憨此时扭着肥胖的身躯艰难的蠕动着,正在厕所里修下水,毛病特别简单,就是大头儿子那个熊孩子,把没用完的肥皂堵在了下水。-

-  大憨刚把厕所里的事情搞定,手套扔到工具袋里,洗也不洗,下次就准备继续用。然后刚把鸡巴掏出来准备对着马桶尿一泡,眼神一瞥,就被洗衣机上的白色内裤给勾住了。
-
-  白色的朴素女式内裤,大憨拿在手里仔细的闻了闻,有汗液和一丝丝的骚味,「穿了两天就洗,城里人真讲究啊……」大憨看着内裤,想起了午饭时候的事情,心头一阵火热,大肥鸡巴刷的一声又把肚腩上的肉给顶开了,他拿着内裤,裹着自己的大鸡巴,开始无师自通的撸动起来,虽然还是很爽,但是比起午饭时候的刺激,大憨还是觉得不过瘾。-

-  这时候,厕所的门打开,围裙妈妈走了进来,看见大憨拿着自己的内裤正在撸鸡巴,大憨身上因为干活刚出的汗,浑身气味更加难闻呛人,但是却让围裙妈妈的脸刷的变红了,眼神也变得迷离。
--
「你干什么!」围裙妈妈对大憨色厉内荏的吼道。-
-
大憨愣住了,赶紧把内裤往旁边一扔:「木……俺,俺啥都木有干……」围裙妈妈看着裸露的大鸡巴,那种冲头的腥臊味配合着勃起后的视觉冲击,让围裙妈妈感觉疯了一样,明明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心里却一直有声音告诉她:-
-
「认命吧,这就是你,这是你作为一个雌性动物的本能!」大憨看着围裙妈妈愣愣的盯着自己的鸡巴,壮着胆子说道:「你……你给俺再唆一唆……中不?」围裙妈妈好像着魔一样,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眼睛死死盯着大憨:「这,这是你要求的……不是我自己要做的,我没有背叛我的老公,我也没有背叛自己的儿子……」嘴里就这么呢喃着,然后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大憨的面前。-
-
「就是这个味道……」大憨的裤子早就掉了下来,围裙妈妈直接一头紮进大憨的胯下,不断的深呼吸,一脸嫌弃的表情满足道:「就这个恶心的味道……吸……好臭!好骚!!吸……」大憨觉得自己被伺候的舒服极了,围裙妈妈的小舌头仿佛一条泥鳅到处乱钻,不但吸溜吸溜的舔着自己的鸡巴,连自己的卵子都伺候的舒舒服服,恨不得把卵子上的每条皱纹都里都唆的乾乾净净。
--
围裙妈妈跪在地上,一脸满足幸福的表情,眼泪被大憨的浑身的臭味熏下来,双手握着大憨的鸡巴,自己的舌头不断的在大憨身上舔着,大憨的脚趾头,小腿,大腿,大腿沟,鸡巴,睾丸,都被围裙妈妈照顾的仔仔细细,仿佛大憨的浑身的骚臭味好像春药一样,围裙妈妈自从进了厕所,小逼里的浪水就没有停下来过。-

-  「不够,还不够!」围裙妈妈舌头都快舔麻木了「快点把精液射出来啊!快点啊!!」围裙妈妈觉得还是不够,中午射进胃里的精液,那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现在这些只会让自己的欲望更加饥渴!-

-  这时候,大憨因为爽的腿软,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浑身的肥肉爽的乱颤。
-
-  围裙妈妈跟着往前爬了两步,嘴里叼着鸡巴一点也不肯撒开,跟一条叼着骨头的狗一样。
--
大憨大咧咧的叉着腿,看着面前的围裙妈妈,胆子也大了一点,再有钱又怎样,再聪明又怎样,大憨突然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
-
大憨突然抬起两条大象腿,架在围裙妈妈的肩膀上,撅着自己的大肥腚冲着围裙妈妈。
--
「舔!」
--
围裙妈妈楞了一下,感觉面前的傻大憨好像变了,如同幼狮蜕变成了一头雄狮,而自己就是他口中无法逃脱的羔羊。-
-
围裙妈妈越发的顺从,卑贱的将脸埋在了大憨的屁股里,大憨一瓣肥屁股就抵得上围裙妈妈的脸还大,整个屁股把围裙妈妈的脸包的严严实实。
-
-  围裙妈妈闻着大憨屁股里的味道,干呕了两声,但是身体越发的燥热起来,难闻而又刺鼻的气味让自己的脑袋都开始发蒙,晕晕乎乎的,但是身体却像中了毒一样,被刺激的欢呼雀跃,特别是不要脸的小骚逼,更是被刺激的哗啦一声,泄了。
-
-  看着被肛毛包裹着的屁眼儿,又黑又臭,围裙妈妈先吐了点口水,然后用手指来回的抹匀,紧接着伸出红色的小软舌,试探的点了点,然后巴砸了下嘴,感觉一股浓郁的恶臭充斥着口腔,又恶心又诱惑!-

-  「可恶!」围裙妈妈的手拍了一下大憨的屁股,然后张开樱桃小口,对着大憨毛茸茸的黑屁眼舔了下去。-

-  大憨肥眯的眼睛瞬间睁大,脸上的肥肉爽的乱抖,嘴里不断发出「嗷……呜……嘶……」的怪声,屁股不断的往前挺,小嘴太会吸了!大憨觉得自己肚子里的五脏六腑都快被洗出来了,「啊哦!!」大憨哼唧了一声「爽……爽……」围裙妈妈把屁眼外面又是舔又是吸的清理乾净后,感觉味道淡了不少,於是咂摸着嘴,将舌头一点一点挤进了大憨的屁眼里,不断用舌头在大憨的屁眼里乱搅,搅的大憨几尽疯狂。-

-  「呵……呵呵……」大憨喘着粗气:「俺……俺要射了……」围裙妈妈一听,立刻把脸从大憨的屁股里拔出来,然后张开大嘴,瞪着大憨的青筋暴起的鸡巴,期待着大憨的精液。
-
-  大憨赶紧用肥手上下翻飞的撸着,结果刺激不够,竟然还不能射出来。
-
-  围裙妈妈等不及了,直接夺过大憨的鸡巴,然后一口含了起来,舌头不断的绕着龟头刮蹭,将舌尖伸到扩开的马眼里,不断的来回勾刮着。
--
「嗷嗷嗷……」大憨脸憋的通红,浑身一个激灵,大肥手抓着围裙妈妈的脑袋,像一个飞机杯一样来回的撸动,围裙妈妈配合的将嘴巴撑开到最大,头搞搞扬起,让大憨抽查的时候尽量插到最深。-
-
「咕叽……滋……」大憨的精液直接在围裙妈妈的嘴里爆了出来,围裙妈妈在品尝到精液的同时瞬间达到了高潮!嘴巴像个吸尘器牢牢的吸住大憨的鸡巴。-
-
「咕噜……咕噜……」围裙妈妈喝水一样,大口大口吞咽着精液,但是依然赶不上精液喷射出来的速度,喝不下的精液全部都顺着嘴巴流到了身上和地上。-
-
大憨本来就憋着一泡尿没尿,在这么激烈的摆弄下,早就忍不住了,刚把精液射完,就要拔出鸡巴去撒尿。-
-
围裙妈妈品尝着满嘴的精液的味道,又使劲吸了两下才发现真的射完了,意犹未尽的打了个饱嗝,又从胃里嗝出来一点精液,赶紧放在嘴里仔细的品味着,却看见大憨记着把鸡巴抽回去。-
-
「哼!你干什么呢!」围裙妈妈还是一副生气的样子。-
-
大憨急冲冲的说:「俺要撒泡尿!」-

-  说完就赶紧转身对着马桶,准备开闸放水。
--
尿意上涌,刚准备痛快一番,却被围裙妈妈给拉着身子扭了过来。
-
-  「尿!」围裙妈妈淡淡的说道,但是眼睛里的春情和渴望怎么也掩盖不住。
-
-  「啥?」大憨有点懵了。
-
-  围裙妈妈看大憨还是傻愣愣的,气的直接将大憨的鸡巴含进嘴里,用滑嫩的小舌使劲往大憨的马眼里钻,小嘴像真空吸尘器一样使劲吸,吸的大憨嗷嗷乱叫,架不住的膀胱直接呲了一泡骚气冲天的尿。-
-
「咕咚…咕咚…」围裙妈妈压着嗓子,将大憨的尿全部喝进肚子里,但是大憨尿的又多又急,来不及咽下去的尿液顺着嘴巴哗啦啦流了一地。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