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教师
女教师
   一天早晨,我上完两节课,我们办公室的唐兰老师匆匆跑了进来,慌张的对我说:「令狐老师,你替我代下课吧!」我看着她焦急的表情,马上说:「好的,别急,出了什么事情啊?」「我一岁的女儿病了,我老公又不在,我现在和我妈妈送她去医院。」她快急哭了。

  「别急,别急,你放心去好了,课我来上。」

  我安慰道。

  于是唐兰急忙拿着包走了。

  看着唐兰一扭一扭跑着的背影,我突然感到无比高兴,为能够帮助她而高兴。

  铃声响了,我赶忙拿着书本去上课。

  又是整整90分钟,累得我半死啊。

  回到办公室,喝了口茶,休息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虽然说是很累,但是由于是替唐老师代课,我也就没什么好抱怨了。

  为什么?因为我刚踏上工作岗位,到学校里唯一看得上眼的就是她,当时甚至有点暗恋她。

  我工作也已经好几年了,不过我还清楚记得我进到学校,第一次看见她的情形。

  那天我去报道,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一个年轻女老师在聊天,一身雪白的连衣裙把她美好的身材表现无余。

  小小的乳房,纤细的腰肢,不大丰满却显得很柔嫩的臀部,她身上的肉都是嫩嫩的,整个感觉就象是一个能够一用力就能压出牛奶的人。

  再仔细看她的脸,分明是个结婚没多少时间的少妇,大概28岁左右吧。

  一看到她我就非常高兴,和她及办公室的人打了招呼。

  她也客气的回答了,不过让我失望的是我希望她对我有好感,可是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出来。

  幸好我们是在一个办公室,我想。

  可是事与愿违,由于补充了新教师,唐兰调去教高三了。

  所以整一年我都只能远远的眺望她,眺望她走路的风姿,眺望她的一言一行。

  过了半年,她的腹部大了起来,原来是怀孕了。

  后来我才知道老公也是个老师,不过是外校的。

  唐兰是外地人,本来和丈夫分居两地,刚刚调过来两年,准备高三教好就生孩子的。

  看着她一天天隆起的腹部,看着她将要当母亲的笑容,我的心里却非常不好受,同时也羡慕她的老公。

  第二年,她生孩子休息了一年,回来以后越发风姿绰约了。

  原本不大丰满的乳房因为哺乳而丰满,而臀部还是那么丰满,唯一有赘肉的就是原本平坦的腹部现在微微隆起了。

  整整一年多没好好看到唐兰,因此今年我们一起教一个年级,在一个办公室工作,我是非常高兴的,因为可以时常看到她。

  不过唐兰可丝毫没注意到我,这让我有点失落。

  自从生了女儿之后,她整日沉浸于当母亲的快乐之中,聊天的时候说的都是她的孩子如何如何,她的办公桌上放的也全是她女儿的照片。

  只要别人一说起她的女儿,那她是可以眉飞色舞的讲上半天,她的注意力全部在她的孩子身上,我估计对她丈夫也是很冷淡的吧。

  由于在一个办公室,我们也时常聊天,我陆续得到了她家庭的一些消息。

  她老公同样因为工作需要,去外地脱产培训一年,所以将照顾一岁女儿的任务全部交给她了。

  一个小少妇能干点什么啊,当然将她母亲拖来一起照顾孩子了。

  不过晚上要照顾孩子吃奶,白天要上课,唐兰明显憔悴了,不过越发显得她象个幽怨而迷人的少妇。

  一天,我正好办事回来,听到一个女老师和唐兰在办公室说悄悄话。

  「你一个人照顾小孩一定很累吧。」

  「是啊,所以我把我妈也叫来了。

  一起帮我带孩子。「

  「你老公也真是的,孩子这么小,怎么就放心出去读书,让你一个人带孩子啊。」「没办法,他要读研究生只能让他去。」

  「哪多长时间回来啊。」

  「每个礼拜六回来,礼拜天走。」

  然后我就听到那个女老师低声问道:「那每个礼拜六的时候,都要折腾半夜吧,不然怎么满足你啊。」然后就是扭打在一起的嬉闹声,「你老公才这样呢,天天折腾你。」然后又是扭在一起的声音。

  我在外面听得心猿意马,真是恨不得马上就去亲唐兰这个柔嫩得像水一样的女人一下,旗杆也挺立了起来,同时真是羡慕唐兰的老公,能操上这样嫩的女人真是几世的福气。

  羡慕归羡慕,我却连碰她手的机会也没有,只有干着急。

  不过我知道她老公不在以后,到常帮她把学校发的一些水果等东西搬到她家,去她家参观过几次,喝过茶。

  可惜只能去看看,不能干其他什么,因为唐兰的母亲也在她家啊。

  不过总算让我等到了这一天。

  那天,唐兰下午三点多就匆匆走了,对我说:「今天我请假一下,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说我回家了啊。」「没什么事情的,你走好了。」

  我说道。

  她向我笑笑,「我妈妈今天要回老家,所以我只有早回去看孩子,老公要明天才回来。」然后她拿起包就走了。

  我听到她这样说,心猛的一跳,等待多时的机会终于来了,如果我今天去她家,到是可以和她单独一起。

  不过我马上就对自己幼稚的想法投了否定票。

  如果她不想和我亲热,那可就尴尬了,以后我们还如何一起工作啊,弄不好我就是身败名裂啊。

  一个下午,我都在踌躇和犹豫中度过。

  转眼就到了下班,我看着一个个下班的同事,终于下定决心,试着去看看是不是有亲热唐兰的机会,毕竟今天这样的机会太少了。

  为了确定她是不是一个人在家,我就打了个电话。

  「唐兰老师吗,是我。

  学校又发了水果,你来拿吧。「

  她说:「放在学校好了,我一个人,要看孩子啊。」我马上就说:「那我替你拿来吧。」「别麻烦了,那怎么好意思。」

  我怕她拒绝,就此丧失去她家的机会,因为唐兰平时还是很检点的,马上说道:「不麻烦,我就来。」然后不给她机会再说,就挂断了电话。

  出了学校,我赶快去买了一盒子苹果,心情忐忑的去了她家,我实在不知道今天晚上会是什么结果。

  「令狐老师,实在是不好意思,还要麻烦你。」门开了,唐兰把我请进了她家。

  我把水果放下,说道:「不客气。」

  就喝了口她给我的水。

  然后我就仔细看了看她,她可能刚知道我来,所以身上穿了很轻便的衣服,下身穿了条碎花的长裙,头发很随便的盘在头后面。

  我就随便说到:「饭吃了吗?」

  「刚吃。」

  可能她感觉到了留个陌生男人在家,影响不好,所以我感觉她非常拘束,甚至有点想我走的样子。

  我怕这样冷场下去,我只有离开。

  今天这样的机会可绝对不能错过,我告诉自己,豁出去了吧,尝试一下。

  然后假装看了看她卧室,问到:「你女儿呢?」一说起女儿,唐兰马上兴奋了,「在卧室的床上爬呢,我抱来给你看。」说着进了卧室。

  我的心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心想必须下手了,于是兽性大发,就大着胆子跟进卧室。

  就在唐兰弯腰抱孩子的时候,我一手放到了她的臀部,一手从后面搂住她,把唐兰扑倒在床上,立刻开始揉搓起她嫩嫩的乳房。

  唐兰开始有点不明白,但是马上就知道了我想干什么,就拼命的把我的手拉开,并用脚想把我蹬开,说道:「你干什么,再这样我要叫人了。」我心里非常害怕,真是怕她叫人,但又不能半途放弃,就腾出手去捂她的嘴巴。

  刚放开她,我的人就被她推开,唐兰乘机逃到了房间门口。

  说道:「你滚出去,畜生。」

  我又害怕,又紧张,真想马上逃跑,可是想到万一她明天说出去怎么办,正在没主意的时候,我看到了在床上还不会翻身的唐兰11个月大的女儿。

  我什么也顾不上了,抢上一步,抱起她女儿,做出要摔在地上的样子,慌张地说道:「唐兰,你别叫。」唐兰一看,非常紧张,准备上来抢她孩子:「你别伤害我孩子,求你了。」看着她异常紧张的表情,看着这母亲快要绝望的表情,我突然放下心来,我知道今天我安全了,我可以完成我的心愿了。

  我马上冷静下来,「你别动,再动我就把你孩子摔死,你也别再叫,大不了我们两败俱伤。」看着我严肃的表情,唐兰真的以为我要把她女儿扔地上,马上不叫了,而是哀求道:「你别伤害孩子。」看着她几乎绝望的表情,我变态一样感到了满足,也感到了性交前的兴奋。

  「不伤害你孩子也行,但是你要听我的。」

  我狞笑道。

  「行行,你快把孩子放下来,你走吧,我不说出去。」唐兰快哭了。

  「听我的话,你就到床上去。」

  她马上就知道我要干什么,犹豫了。

  我就举起孩子,做出要扔的样子,唐兰马上说:「别,别这样,我去。」然后躺到了床上。

  眼睛还是看着她的孩子。

  这时候,可能由于抱得不舒服,孩子开始哭了起来,我就换了个抱孩子的姿势,说:「孩子乖,看叔叔如何和你妈妈亲热,哦,乖。」然后把她轻轻放到了摇篮床上。

  唐兰一看孩子已经离开我手,马上从床上跳了起来。

  我立刻跑到摇篮床边,阻止她:「你听话,孩子什么事情都没有,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啊,这么小的孩子,和你一样嫩得很,出点事情可不好交代。

  快回床上去。「

  她又不情愿的蹲在床上,眼睛里满是愤怒和痛苦。

  这表情让我不好受,却激发了我变态的心理,我一下脱下裤子,走到床沿边,命令道:「替我口交。」唐兰突然之间看到我的鸡吧,很是慌张,连忙别过头去。

  我立刻警告她,「快,快吸,不然当心你孩子。」「求求你不要这样,我从来没这样干过啊。」她崩溃了,开始哭了起来,眼泪流满了她的脸庞。

  妈妈和女儿的哭声混合在一起,是我从来没有的体验,真是心烦。

  我也隐约感到了一丝罪过,但是我还是输给了我的性欲。

  「没干过,你老公怎么教你的,今天必须替我口交,就是舔我的鸡吧。

  快。「

  我说到。

  她只好不情愿的用她的玉手握住我早已挺立的鸡吧,放到了她嘴里。

  可能是她真的从来没有口交过,或者是她不愿意口交,所以她只是让我的阴茎在她的嘴巴内进进出出,既没有吮吸,也没有舔,这样的口交我立刻感到了无趣。

  我把阴茎从她的嘴巴内抽了出来,继续仔细的欣赏这个在我手心的猎物。

  她也用仇视的眼光看着我,看得我心慌,看得我心乱。

  我镇定一下,突然把手从她的领口伸了进去,一下就摸到了她的乳头,然后狠狠的用力捏了一下。

  唐兰开始了挣扎,不过我已经胸有成竹了,恶狠狠的提醒她道:「动什么,你再动我就揍你的孩子。」唐兰终于明白她的一切挣扎都是无用的,绝望的躺在了床上,放弃了抵抗。

  我一看,怎么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呢。

  立刻爬上床,压在唐兰的身上,一边亲吻她,一边用手在她的身上四处抚摸。

  唐兰和其他女人确实不一样,身上的肉非常的嫩,摸上去就象按在棉花上一样,手感很好,而光滑的肌肤实在让人爱不释手。

  摸在她乳房上的时候,我忍不住感叹道:「有你这样的女人做老婆,你老公实在是幸福。」不过这话换来的只是唐兰的白眼。

  当我抚摸她全身的时候,她身上的衣物也已经被我除尽。

  上衣和裙子被我扔在地上,胸衣和那条带花边的短裤放在了枕头边。

  我开始迫不及待的吮吸唐兰的全身,顺便开始欣赏。

  她的乳房也是软软的,乳晕不大,但是乳头和乳晕都是黑色,可能是因为哺乳的关系。

  而唐兰,则是彻底的绝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我的亲吻,甚至她听到她女儿的哭声也不看一眼,我想她决定用这种方式来承受我的侮辱,不过我如何能让她如愿呢?

  抚摸过她隆起的小腹,抚摸过因剖腹产而产生的伤疤,我摸到了她的阴户。

  阴毛不多,却很黑,而且卷曲得厉害。

  她的腿牢牢靠在一起,没有一点缝隙,所以我的手很难碰到她的阴部。

  不过好办,我把腿插入她的双腿,一个少妇的阴部就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阴唇不大,前端已经很黑了,后面还是很嫩的红色。

  我的心一动,忍不住就摸了一下。

  可是唐兰一点也不顺从,抽出腿,还是牢牢的并住,使我无法下手。

  没有抚摸,就没有前戏,如何能让她爽快呢。

  于是我改变方法,把手放到她的屁股下,用一个中指来触摸她的阴户。

  大家知道女性的结构,从前面她可以把腿并住,让你无法接触,但如果手从后来进入,那么她们她阴户是完全暴露的,只有听任你的抚摸,女性的身体结构使她只有乖乖的被男性触摸。

  果然,在我手指进出几下之后,唐兰的阴部立刻就潮湿了,我大笑道:「淫荡,还不是湿得一塌糊涂?」继续用手大力的进出她的阴道。

  渐渐的,唐兰的腿分开了,喘息也在加快,虽然她极力在克制,但是我猛烈的接触还是勾起这个少妇的性欲。

  我就调戏她道:「淫荡的家伙,有多久没被你老公操了啊?」她没有回答。

  我立刻加大了替她手淫的力度,她马上哀求道:「很久了,你轻点啊。」「荡妇,那么多水,你说是不是想要了啊。」然后我看她已经湿的差不多了,一下分开她的大腿,就把鸡吧顶在了唐兰的洞口。

  火热的龟头刺激着她,让她分泌了更多的爱液。

  我想:每一个经历过人事的少妇,无论看上去淫荡或者保守,当受到性的刺激时,不可避免的都将沉沦于爱的欲火。

  这时候的唐兰,虽然还是很不情愿,眼神却已经变得很迷离,娇嫩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而上下起伏,这一切看得我心怀激荡。

  于是我一分开唐兰的腿,把自己的鸡吧顶在了她的洞口。

  她还是在挣扎,却是那么的软弱无力,手在推着我,却让我感觉欲罢还羞。

  我的腰一挺,半个鸡吧就顺利的进了唐兰的阴道。

  虽然已经生过了孩子,但是她的阴道还是那么的紧密,可能是她剖腹产的缘故吧。

  温暖而湿润的阴道包裹着我的阴茎,痉挛时收缩的阴道壁不时给我造成快感,这个女人实在是个极品。

  我什么也不顾,只知道用力插,插到底部,然后快速拔出,再次进入,希望尽快给这个少妇造成快感。

  这时候的唐兰却是眉头皱着,在喘息的时候说道:「轻点,轻点,痛啊。」我哈哈大笑,「生了孩子的女人还会象处女一样痛吗?打死我也不相信。」于是照旧在她的阴户进进出出。

  她如水般的躯体,她少妇般的哀怨,少女般的痛楚,无不满足了我的性欲。

  我感觉鸡吧坚挺得很,同时也热的很。

  一伸手捏着她的乳房,将全身的重量压在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身上,将压力全部发泄在她的阴道。

  她的淫水越来越多。

  在抽插的时候那种对阴茎的压力慢慢消失了,于是我改变了抽插的角度,左三下,右三下,上面,下面,全方位的对这个少妇的阴道造成冲击。

  唐兰开始呻吟了:「哦,哦,轻,轻点。」

  我问道:「爽吗?」

  她没有回答,我用力一捏她的软软的乳房。

  唐兰痛叫道:「爽,爽,你别这样。」

  正面玩得差不多了,我示意她翻过来,让她趴着那里,我要象操母狗那样蹂躏这个少妇。

  唐兰红着脸趴在那里,问我:「能不这样干吗?多不好。」「好得很,如何不好?你老公没那样操过你?」「……」「呵呵,有吧。」

  我把阴茎对准了洞口,一下就插到了底部。

  「哦,哦,这样太刺激了,求你别这样。」

  唐兰的请求只能换来我更大力的抽插。

  我抱着她的屁股,和她在一起晃动,享受美妙性爱的时候,电话响了,我吓了一跳:「谁?」「可能是我老公吧,求你停下。」

  唐兰说。

  我真怕她告诉她老公,警告道:「你敢胡说我可不放过你女儿。」同时向她那个哭得疲倦了,已经睡了的孩子那里指了一下。

  我停止了抽插,把阴茎放在她阴道里,示意她去接电话。

  唐兰趴在那里,拿起床头的听筒,这个时候我真的好害怕,真怕唐兰向她老公哭诉。

  「……」

  「我妈回去了,家里就我一个。」

  唐兰说。

  「……」

  「没事,我一个人能照顾孩子。」

  听到她这样说,我放心了,于是有恶作剧一样慢慢抽插了起来。

  唐兰没有防备,一下惊呼:「啊!」

  然后马上白了我一眼,立刻向她老公解释:「没什么,没什么,你那个女儿在踢我呢?」我更加大力的抽插,唐兰一边在那里打电话,一边在摇动她丰满的臀部。

  能在这种情况下作爱,实在和当着唐兰老公的面和她作爱一样啊。

  电话挂了,唐兰终于忍耐不住了,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哦,用力,再用点力。」这个时候的唐兰似乎忘记了她是在被我强奸,而是表现得和所有的少妇一样,对性爱有着无限期待。

  过了几分钟,我感觉到了射精的冲动,更快的抽插,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唐兰急着说:「别射里面,我没有避孕,是我老公结扎的。」「不射里面怎么爽呢,不行。」「那要怀孕的。」

  她快急得哭了起来。

  我冲刺的幅度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射了。

  这时,我的龟头突然受到一股热流的冲击,我一看,唐兰也到了高潮,阴道痉挛的同时,伴随着淫液的流出。

  我知道,一切都该结束了,于是我命令唐兰:「张嘴,不然我就射进你身体里。」唐兰无奈的张开了嘴,我立刻拔出阴茎,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唐兰的嘴里和脸上。

  我疲惫的压在唐兰的身上,长长的出了口气,抚摸着她柔嫩的肌肤,真是满足。

  唐兰虽然也是疲惫不堪,满身大汗,但还是起身推开了我,去卫生间收拾了半天。

  等她出来的时候,衣服已经穿好了。

  她去看了一下她那已经熟睡的女儿,亲吻了她红通通的脸颊,然后将我的衣服仍了过来:「你走,我今后再也不想看到你。」眼泪流了出来。

  我躺在那里,问道:「今天的你不舒服吗,这样难道不好?」「你这个禽兽,我是有老公的。」她几乎在咆哮了。

  我默默的穿上了衣服,走出了唐兰家,门在我身后重重的关上,夜,已经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