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欢喜佛
欢喜佛
 看她伤心欲绝、楚楚可怜的模样,凌峰很想说,其实你的两个孩子还没死, 另一个也马上就要被他救活了。但又怕自己的身份被她识破,只好强忍住不说。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温暖与深情,凌峰抓住机会,神不知鬼不 觉从她身上取了一滴精血,有了这滴精血,杨蛟还阳的成功率就会大很多。

「瑶姬,时间要到了,我也该回去了,下次我在祈求阎王大人让我们团聚。」 东西到手,凌峰得赶紧撤退,时间久了怕真的会被她给识破身份,毕竟他对杨天 佑的言行举止毫不了解。

瑶姬还是不忍分开,忽然小脸一红,「天佑,等等,就等一会儿好吗?咱们 的孩子都死了,我想要再给你生个孩子,很快的……」

额……凌峰正犹豫间瑶姬那火热的娇唇已经吻上了他大嘴,小舌头不停的游 过来。

这寂寞太久的女人还真是可怕,而他凌峰对美女的抵抗力又是零,对热情送 上门的美女的抵抗力则是负数,更何况人家还是他心目中的女神。

被她的娇躯在怀里一扭动,小嘴一舔,凌峰下面的好家伙就翘的高高的,顶 在瑶姬的小腹上。

对女人意志力薄弱的凌峰感觉到瑶姬的舌头伸过来,也不由自主地回应着, 将她的樱桃小嘴舔弄着,「算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老杨啊!天佑兄!真是 抱歉啊!我这是帮你夫人啊,她实在是太寂寞了,想要个孩子来解解寂寞,你都 已经挂了,应该不会介意吧!」

凌峰自欺欺人地自我安慰了一阵后,放下心中的愧疚和包袱,双手搂着了瑶 姬的腰肢,嘴唇顺着她的小嘴、脖颈一路往下。

凌峰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和她的香舌追逐、缠绕,双手则在美丽熟妇的身上 到处抚摸,经验十足的瞬间解下自己的衣服,而瑶姬的外衣不知何时也被她给扯 下,只剩下那粉红色的肚兜和紫色的亵裤。

那白色,如白玉般润滑的裸背,细致白皙似雪的玉手,不堪一握的柳腰,肚 兜包裹着饱满的双峰若隐若现,两点凸起可以隐约看到,下面白色小内裤堪堪挡 住那神秘的黑色小森林。

「奶奶的,这就是仙女的身体吗?哪里像是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啊,简直比 处女都犹有过之!」凌峰一阵暗自咋舌。

他运起本命双修心法中的一些知识和以前他和夫人们欢爱的技巧,双手像充 满魔力般地对瑶姬进行抚弄。

从高耸的酥胸,再到那黑黑的幽谷,每到一处瑶姬就清晰感觉到那莫名快感 一波一波冲击自己的神经,忍受不了这种从没有过的快感,不由「哦啊啊哦……」 地发出暖人的呻吟声。

不多时,瑶姬那紧凑的小肉洞一阵紧缩,一股如雪兰的香味从神秘肉穴中喷 出,那湿湿滑滑的玉液打湿了紫色小亵裤。

「天佑,快——快要我——」

瑶姬欲求不满地喊道,而凌峰此刻也是退无可退。

将瑶姬按倒放在身下,不急不躁轻吻她的额头,划过翘挺的鼻梁,轻轻舔弄 瑶鼻,含着樱桃小嘴吸允,纠缠,而后继续亲吻那洁白无瑕的脖颈,解下肚兜, 顺着一条凹线来到玉沟之间,舔弄、抚摸……解开两人最后一道障碍……

「啊——痒——天佑你——你怎么这么会玩了啊——玩的瑶姬好舒服啊——」 被快感冲昏了头脑的瑶姬也没多想自己的丈夫为何会突然这么会玩,「那——那 里好脏的,你——你不要舔了啊——」

虽然她生过三个孩子,但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三个孩子和杨天佑没有一 点血缘关系,而是她使用了秘术生下的。

凌峰被瑶姬的呻吟声也是弄得热血沸腾,不禁把她的双腿分得更开,直接驾 在他的肩膀上,对着她的小香穴又舔又咬,舌头伸长拼命地往她的阴道深处钻入, 刮弄着她那柔软细嫩的血红色肉壁,直达子宫颈处。

两只大手则是紧紧地抓住了她的两片屁股蛋,尽情地揉弄搓玩着,瑶姬那柔 软富有弹性的臀肉,在他的手掌里不停滴变幻着形状,同时也留下了一道道红印。

瑶姬那洁白无瑕,楚楚动人的身子四处扭动着,显然是被凌峰刺激得不行, 高傲的胸脯颤颤发抖,那对奶子一晃一晃的,让凌峰又舍弃了她的屁股蛋,把她 的那对奶子抓在了手里,不停地把玩。

疯狂就疯狂一次吧!凌峰心里这样想道,也许这一辈子就有这么一次机会和 心中的女神缠绵,要是珍惜,以后有的是他后悔的。

瑶姬哪里能承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以前和杨天佑亲亲小嘴已经是顶天了,现 在她的身子全面失守,不过她也顾不得许多了。

「啊哦——天佑快——我——我要尿出来了啊——啊——出来了——」瑶姬 那敏感至极的身子陡然间颤抖起来,那肉滚滚的小嫩穴猛然喷出了一道水箭,阴 道口疯狂地收缩,把凌峰伸出去的舌头死死夹住……

瑶姬的额头上渗出丝丝香汗,小小高潮一次的她一脸的媚态,胸脯剧烈起伏 着,喘着粗气,她这才知道,原来还可以这样快乐,她感觉几千年来自己都白活 了。

凌峰意犹未尽地将她喷出的淫水舔了个干净,正好落在瑶姬的眼里,让她的 小脸蛋瞬间通红,如那天边的红霞,充满了羞涩。

凌峰继续鼓捣着她的小肉穴,猛亲一阵后,终于掏出了他的金箍棒来,迫不 及待地送到了瑶姬的肉洞门口,腰肢猛地一挺,便狠狠钻了进去。

「啊痛——」瑶姬惨叫一声,只觉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下面的洞口传遍全 身,一下子让她清醒了许多,瞬间脸色苍白,这个破了她身子的男人肯定不是杨 天佑,因为凡人之躯是无法破她的身子的。

凌峰听着她的惨叫,正暗自奇怪,低下头一看,瑶姬的阴道口涌出一大片献 血来,加上之前他挺进去的那一刹那,确实好像捅破了一层东西。

「莫非——莫非她还是处子?」凌峰心里暗暗狂喜,要真的这样,那他就捡 到宝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凌峰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丝丝血迹从那诱人处渗出,顺着自己的大 家伙往外流淌,这怎么可能?可他刚才进去的一刹那,分明感觉到了刺穿了一层 薄膜,肯定是处女膜无疑了。

而瑶姬的震惊也不比凌峰少多少,只是下面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把她脸上的震 惊和不可置信的表情给掩盖了,「你不是天佑……啊你这个混蛋……你是谁?快 出去啊!」

她正准备施展秘术让自己再怀上杨天佑的孩子呢,却不料自己的身子一下子 被破了。

凌峰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她识破了自己的身份,但既然都闯进去了,哪 还有拔出去的道理啊!他只好心道一声抱歉,厚着脸皮紧紧把她按在身下,抱住 她的屁股,不让她挣扎乱动,大肉棒则快速往里面冲刺,碰撞她的花心……

要是不让自己的好宝贝尽情释放一次,他自己也会引火烧身,被本命双休心 法给反噬,

「你这个淫贼,你不得好死,快放开我……」瑶姬还在苦苦挣扎着。

瑶姬努力挣扎着,却不想挣扎的效果让凌峰的大肉棒进入得更深了,深深埋 了进去。

凌峰把她紧紧压在石头上,雪白的大腿被他高抗在肩头,肉棍子不断在洞内 出入。

此时,瑶姬连尖叫都叫不出来了,她的双手在空中乱舞,像要抓着什么救命 稻草,她紧咬着嘴唇,甚至已经把它咬破了,也无法抵消下体的巨痛。

身体内的大棒子越来越深入,刺激着她越来越娇嫩的深处,痛并快乐着,令 瑶姬终于忍不住,哭出了眼泪。

这个时候她才明白自己和普通的女人一样也是会哭的,这个时候,她不是天 上的女神,而是一个被坏男人强暴的弱女子。

如老虎一般狂暴的抽插了一会儿,凌峰拍了拍瑶姬苍白的脸蛋,却发现她已 经昏了过去。不由得暂时停下了攻伐,看着她下体的两片肉瓣满是鲜血,凌峰心 一软,拔出已经深入的肉棒,伸手将血污全部抹去,然后给她治疗一番。

把她弄成这样,凌峰也是很心疼的。

「嗯——」瑶姬哼了哼,幽幽醒转过来,却与此同时,感到了一股令她都几 乎疯狂的浴火从身体的各处升起。

「啊!好痒……不啊……啊……有东西喷出来了……啊……怎么会这样?」

瑶姬感到自己的阴道的肉壁逐渐开始蠕动,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恨不得有 根粗大的东西,狠狠地捅进去将里面的所以东西都搅烂才舒服。

「哈哈哈,是不是很想要根东西赛进去啊?」凌峰扮着恶人,拍的一声,拍 在了瑶姬的那两片肉滚滚的屁股蛋上,将上面印上了两个手掌印。

「啊……不……」

「扑哧——」两个屁股蛋的颤抖,更加刺激了瑶姬,让她最后的一丝清醒都 失去了,阴道一阵阵的蠕动,一张一合的喷出了一条温和的淫水。

身体的表面都变的通红一片,体温也上升了好多,本能地朝凌峰靠近,高高 地挺着屁股去摩擦凌峰的龟头。

「呜呜……」一向比较淡定的瑶姬,这下彻底的哭泣了,急切地耸动着大屁 股,可偏偏就是不能将凌峰的大肉棒吞进去,让她痛苦无比。

「千年老处女,还是要哥哥我来吧!」凌峰将带着淫水的大肉棒塞进了瑶姬 的嘴里。

感觉到瑶姬主动地吸着自己的宝贝,凌峰心中满足不已,腾出双手,从臀部 移动到了修长的大腿,两手握着瑶姬脚弯往两边一撑,整座神秘的花园就彻底的 暴露在眼前。

映入眼中的是一片苍翠的黑色耻毛,不过耻毛上却是沾满了滴滴的淫液,而 在那茂密的草丛中,有着一条神秘且柔嫩的粉红裂缝,那便是女神迷人的肉穴了, 而肉穴外的阴唇微微的张开,点点的淫水不断往外涌出。

「啊……恩……恩……」

瑶姬无意识地狂叫着,扭动着身子,疯狂蠕动的肉洞嫩肉,表明她是多么的 渴望,渴望凌峰的大肉棒进去,狠狠地进去,将她的身体刺穿。

「呵呵呵,你刚才不是想要给我生个孩子吗?现在就满足你的愿望,不知和 女神生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凌峰大笑一声,用大肉棒缓缓地挑开刚刚被自己 开苞的阴道的阴唇,慢慢的深入不住蠕动的肉壁之中,如同柔软的蚌肉一般的触 感让他很是享受。

瑶姬只觉得身体一阵阵难以言语的颤抖,对方的大肉棒就好象捅到了自己的 心里,让她忍不住将双手深深地抓住他的肩膀,小嘴一张又是几声诱人的呻吟。

凌峰挺着硬如粗铁的肉棒,缓慢而有力的耸进瑶姬的肉穴,巨大的龟头狠狠 摩擦着她的阴道,撞击着她的子宫颈。

「啊……我……疯……了……啊……啊……」

瑶姬更加使劲的扭动起来,叫声响彻了整个桃山,不知道传出去多远。

听到瑶姬的呻吟声,凌峰再次发力,滚烫且硕大的龟头挤开了瑶姬嫩穴外两 片亮晶晶的幼嫩阴唇,再一次向着内里的肉壁刺入。

「嘶」龟头上传来的紧迫压力让凌峰倒吸了一口冷气,极度动情的瑶姬肉洞 比刚才更加的别有洞天。

「嗯……」瑶姬不禁轻哼出声,两片又嫩又滑的阴唇将入侵的粗大肉棒死死 地箍住,而肉壁上的层层叠叠的嫩肉也死死地将入侵者缠绕起来。

感受到肉棒周围传来的一阵阵消魂的紧密压迫感,凌峰已是忍不住的一扭腰, 「吱」地一声,肉棒已是撑开层层嫩肉的阻隔,向着秘穴深处昂扬挺进。

同时他的舌头在瑶姬那粉嫩的娇躯上一阵乱亲乱吻,抓住她的奶子就是一阵 猛吸,似乎想要从里面吸出奶水来。

感受到粗壮肉棒的入侵,伴随着一种难以言语的涨满,充实感传入了瑶姬的 心底深处,那种令人体酥骨软的奇特快感,让瑶姬只觉得体内深处涌出阵阵热流, 紧抓肩膀的双手开始轻轻搭在眼前这男人的粗腰上。

感受到身下美女的迎合举动,凌峰心中暗笑,双手将瑶姬的一双美腿撑得更 开,腰臀狠狠向前一挺,「噗吱」一声伴随着淫液四处飞溅,粗长火烫的肉棒终 于尽根而入,直抵花心。

「呃……」瑶姬一声醉人的娇吟,粉红的脚趾紧紧弯起,女人最宝贵的地方 终于全面失守,看着趴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终于意识模糊地大喊了出来: 「插……啊……好舒服啊!……我要死了……」

凌峰更加快速地抽动起来,但是没动了十几下,瑶姬便急切地挺动自己的小 腹,竟然又是一次高潮了,喷出了火热的淫液,全部浇灌在他的大肉棒上。

「哈哈……」

凌峰一边加快了抽插的动作,一边看着两人的性器结合处,只见一根壮硕的 肉棒,在身下熟妇娇小粉嫩的阴唇间来回进出,每次抽出都会将鲜红的嫩肉刮出, 同时一股股淫液也被带出,然后溅射在两人纠缠在一起的耻毛上。

而每一次的插入,则几乎将粉嫩的阴唇给整个的带进肉穴内部,而同时,紧 箍的穴肉将肉棒上附带的淫液挡在穴外,在湿糊的肉棒上形成了一个白色淫液圈。

瑶姬此时也形同疯狂一般挺送自己的雪臀,清脆的「啪啪,啪啪……」肉体 相撞声不绝于耳,惹人遐思。

「啊。、、啊、、、啊……哦啊……天哪……要死了啊……我又来了啊——」 瑶姬双眼猛得瞪大,全身都涂上了一抹绯红色,娇躯狂颤不止,再一次向男人喷 洒了浓浓的爱液。

嘴角也流着一丝丝透明的液体,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沉醉得不可自拔了。

突然凌峰将肉棒狠狠顶了进去,龟头又一次的和花心胶粘在一起,然后顶着 花心揉动起来,瑶姬「啊」地大叫一声,突然吻住了凌峰的大嘴,凌峰瞬间感觉 到了她的异样,只觉女神那娇嫩的花心一阵剧烈地张合,有如鲤鱼嘴一般紧紧吸 住了马眼,穴内的嫩肉强烈地收缩夹紧,火热的阴精喷洒而出,打在敏感的龟头 上,浇灌他的整根肉棒。

感觉到肉棒似乎要被熔化一般,龟头一跳一跳的,眼看着已是精关不保,凌 峰狠狠地一咬牙,借着瑶姬花心大开的机会,将她猛然往下一按,同时屁股狠命 向上一顶,将剩余没有进入的肉棒根部也插了进去。

「哦!」凌峰感觉到龟头突破了花心子宫口,然后穿过了一圈紧箍的软肉, 进入了另一处湿热的境地,钻进了女神生儿育女的子宫里。

「呜……疼……」

瑶姬被突然的冲击弄得叫了起来,大肉棒钻进了她的子宫,让她在感觉到疼 痛的同时又有另一种奇怪的感觉。

凌峰开始了对瑶姬子宫的一轮又一轮的抽插,龟头和子宫闭的亲密接触让他 的动作又快又猛,每次龟头摩擦到娇嫩的子宫壁都让他心底一阵阵颤抖。

凌峰将瑶姬再次抱了起来,让她的屁股正对着自己,他立马趴了上去,一条 腿从她的双腿中间穿过,半骑在她的身上,对她的肉穴再次发起了攻击。

这个体位让凌峰能插得更深些,果然几次猛撞之下,凌峰的巨大龟头深深顶 在了瑶姬的子宫深处,借着瑶姬肉穴内丰富的淫液,凌峰开始了长程的抽插,每 次抽出时只留龟头,而每次插入时则深深的进入了子宫内壁。

巨大的龟头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蛮横的的撑开层峦叠嶂的湿热肉壁,在穴 内蜜肉的缠绕间长驱直入。

「唔……好深……呃……啊……」这样羞人的姿势,让瑶姬软趴趴的哀叫着, 双眼一阵无神,一波波的高潮后,接着一波波的淫水,几乎将她整个淹没。欲火 在这个时候,终于全都释放了出来。

伴随着瑶姬的娇吟浪啼,凌峰恨不得将她的整个娇躯揉进自己的身体里,用 凶悍粗长的肉棒不停进出着她的肉洞,一波波的淫液随着肉棒的动作被带出体外, 沾湿了两人的大腿以及身下的石头。

凌峰那火炭般灼热的龟头一次次的撞击在柔嫩的子宫口处,而瑶姬也再一次 的被撞得心神俱醉,高潮迷乱间滑嫩的子宫口再次楚楚含羞的开放,将硕大的龟 头紧紧含住,滚滚阴精又一次的喷涌而出,将凌峰的肉棒浇了个通透。

凌峰再也忍受不了那种直达身体骨髓的销魂快感,感觉到很快就要射精了, 连忙站了起来,双手抱起瑶姬的大腿,将她的整个身躯给倒立起来。

阴精喷洒过后的瑶姬清醒了许多,感觉到体内的那根肉棒瞬间膨大,滚烫异 常,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连忙慌张地挣扎起来,「不要——快拔出去啊——求你 ——求你不要射进来啊——」

可凌峰此刻也是色迷心窍,被欲望控制住,顾不了许多,接着就是死命往前 一顶,龟头再次冲破子宫口,穿过子宫颈,进入了子宫内部。龟头对着子宫通向 卵巢的通道就猛烈的喷射了起来。

巨大的刺激让瑶姬本能的收缩子宫,这让凌峰的感觉更加强烈起来,终于更 加多的精液不断的射出,填满了瑶姬整个子宫,凌峰心底暗暗发誓,要将她射到 怀孕为止。

由于这个倒立的姿势,让凌风射出的精液喷涌着进入瑶姬的深处,而不至于 溢出她的阴道。

这是她征服的第一个女神,还是那玉帝老儿的妹妹,让她给自己生孩子,气 死那玉帝老儿!

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持续不断的输入到瑶姬的子宫内,强劲的射精持续了几十 个呼吸才慢慢停下,射出的精液充满了整个子宫。

即使射了那么多,凌峰还是没有感到射完,暗运体内仙元力,引导着另外一 小半的精液,强行进入瑶姬的输卵管,和她那从卵巢中出来的卵子结合。

凌峰的精子存活时间可达一年,这样一来,瑶姬就是想不怀孕都很难。

这神乎其技的手法是他飞升成仙之后才掌握的,要不然他在那没有避孕措施 的下界早就儿女成群了,也不至于仅仅几个女人怀孕。

而此刻凌峰不知道的是,他的一时冲动,让瑶姬怀上的是十胞胎,生产的时 候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呜呜呜——混蛋,我会怀孕的,天佑,对不起,瑶姬对不起你,没能为你 守住清白,还让那混蛋射了一肚子——呜呜呜,我该怎么办呀?」

一肚子都是男人的精液的瑶姬,无神的双眼看着上方,不时的颤抖一下,因 为无尽的高潮,让她那娇躯粉红一片。

瑶姬心道完了,她没能保住自己的清白,还让他强行射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拍、拍、拍——」三下清脆的声音响起,瑶姬的两个屁股蛋上又多了三个 红红的手掌印,轻微的刺痛也将她唤回了神。

感受着全身粘糊糊的感觉,以及看着赤裸裸的凌峰,瑶姬立马想起了刚才被 凌辱时的每一个画面和每一分每一秒的感觉。

挣扎地站起成熟的娇躯,颤抖着举起依旧还留着一丝丝透明液体的手指,指 着一脸恶笑的凌峰:「你……岂可如此凌辱于我?我是天上的欲界女神,你这个 奸邪之徒,会遭到天道的报应的……」

「报应?你是说你大哥?你就别逗我了,要是他心疼你,还会亲自把你压在 桃山下?」凌峰不以为然道,可他心里确实是充满了罪恶感和愧疚感。

撒完火,射完精,让他彻底从欲望中走了出来,冷静了许多,心里暗骂自己 的荒唐。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瑶姬吻住他的那一刹那,他就彻底地失去了控制, 被欲望支控着,可能是飞升以来一直没碰过女人,也可能瑶姬是他心目中的女神, 那种占有欲控制了他。

难道自己对女人的抵抗力真的就这么低吗?凌峰心里一阵苦笑。

「不要你管,你——你快滚,快把那东西拔出去啊!」被说中心思的瑶姬急 得大哭。

由于刚才凌峰将他从飞升成仙到现在积蓄的弹药全部释放了出来,射进了瑶 姬的肚子里,又被凌峰用仙元力封住不让其流出她的阴道,竟硬生生将她的肚皮 撑大了许多,看起来好像有了四五个月的身孕。

也让没有什么生理常识的瑶姬错认为,自己真的怀孕了。

凌峰依依不舍地拔出自己的大宝贝,瞬移离去,一看到她那失魂落魄的模样, 和那无辜愤恨的眼神,就让他感觉凉飕飕的,浑身不自在。

此刻安慰她没用,等多段时间她冷静下来了,再和她好好谈谈。

瑶姬彻底慌了神,凌峰离开好久,眼皮子才眨动了一下,看着下面石台上那 朵血色的梅花,感受着自己体内那团温暖湿润的液体,抱头痛哭,默默流泪。

回去之后,一直到把杨蛟的肉身凝聚而成,做了亏心事的凌峰才感觉稍微好 些,一吐心中的雾霾。

依照他的推测,瑶姬保持着处子之身,那杨蛟三兄妹很有可能就是她使用了 某种秘术,她是玉皇大帝的妹妹,三界典籍还不是任她翻阅,会些不为人知的秘 术倒也不足为奇。

本来他还因为没能取到杨天佑身上的精血,担心杨蛟还阳的成功率,现在看 来,是完全多虑了。

「元洪,元芳,元辰,为师要闭关七七四十九天,在这期间不能有任何人打 扰,你们三人在洞外守着,替为师护法!」

「是师傅!」

一日又是一日,凌峰以精纯的仙元力修复着杨蛟那半死不活的魂魄,又对着 凝聚而成的杨蛟肉身多番改造,使其与魂魄高度契合,光是这两项工程,就耗了 他闭关所用的一半时间。

可是接下来,他却遇上了麻烦,连续二十几日的施法,杨蛟的魂魄和肉身仍 然无法融为一体。

不得已,凌峰只好将杨蛟的魂魄和肉身冰封,思来想去,可能是在融合的过 程中缺少一个起沟通作用的媒介。

「是不是要炼制一颗还魂丹试试呢?或许还魂丹可以充当这样的媒介。」凌 峰反复掂量着,可问题又来了,尽管他知道怎么炼制,却没有足够的炼制材料。

「师傅,您怎么提前出关了?」元芳数着日子,明明才四十八天,师傅就出 关了。

「嗯,你们继续回去修炼吧,为师要外出巡游一段日子,切不可懈怠了修行!」

「是师傅!」

凌峰打算去蓬莱看看,说不定那里还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花果山只能作 为暂时的洞府,不能长远,蓬莱仙岛是最佳的选择。但愿蓬莱仙岛还没有被他人 给占领喽!

到了蓬莱上空,才发现蓬莱仙岛是被先天守护大阵笼罩,难怪先前怎么算也 没算出它的位置来!

凌峰静下心来,元神进入阵中,感悟这天然守护大阵。天然形成的阵法少之 又少,但却非常精妙,凌峰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钻研的机会。

「以后把这个阵法稍加改进,添些厉害的杀阵,作为防御倒是不错!」破阵 之后,凌峰直接进入仙岛。

仙岛上精灵众多,但也就只有一条白龙还说得过去,太乙金仙的修为,但不 知为何,却迟迟没有化形。

「先不去招惹它,把府邸建立起来再说,以后这仙岛就是贫道的了,哈哈!」 仙岛灵气充沛,正下方就是一块巨大的灵脉。

他在低等空间的那些妻子和兄弟迟早也是要飞升过来的,也算是提前准备安 顿之所。

接下来就是把蓬莱岛上的精灵召唤过来宣布,以后他就是蓬莱岛的主人了! 只见凌峰手中浮现一把七弦古琴,手指快速在琴弦上跳跃,摄人心魂的琴音随即 飞扬而去。

此琴经过无数岁月的元神温养,已具灵性,非仙器所能相提并论。

凌峰所弹之曲乃化形曲,一来,岛上明明有好多精灵能够化形,却偏偏没有 化形,让他非常好奇。二来,度化他们化形,让他们心存感激,真心拥戴他这个 新主人。

想法是好的,只是他的琴音非但没能让那些精灵化形,反而把那条白龙给吸 引了过来,那张血盆大口显然是不怀好意。

「这不合理呀!不可能!怎么会?」他的化形曲从来就没有失败过,不但能 让修炼有成的妖精成功化形,就连他们渡劫时天雷的威力也被大大削减。

因为他的元神中混杂着些许功德,被元神温养的古琴自然也带着功德之力, 可削减业力。

「算了,这招以德服人不行,那贫道就来个以拳头服人!」凌峰收起七弦古 琴,凝聚仙元力,双掌推出,「龙象般若功!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龙!」

四条金光闪闪的五爪金龙从他的手掌咆哮而出,迎风见长,等到那白龙面前, 足有百丈长!四龙张开血盆大口,将白龙夹在中间,猛烈撕咬。

一会儿的功夫,凌峰便听到那白龙嗷嗷的惨叫声。

他打出的这四条金龙,每条都有着大罗金仙的实力,这条白龙又怎会是对手!

当然,这也是凌峰钻研出来的杰作,本来他有龙象般若功深厚的功底,打出 的金龙犹如实质,但总是缺少神韵,于是他便采用牵魂之术,将四条恶龙的魂魄 取出,融入自己的龙象般若功中,威力立即增加百倍!平日里恶龙魂魄便温养在 他的元神里。

和白龙一起赶过来的妖精,本来还想乘火打劫,捡些便宜,但四条五爪金龙 一出,立即把它们吓破了胆。

「记住,以后贫道便是这蓬莱岛的主人!小白龙,你可心服?」

那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白龙却口吐言人,「呜呜呜……欺负人……以多欺少… …我不服……不服!」

额……听声音竟然还是条母龙!

失策,真是失策,凌峰战前没有辨别对方性别的习惯,最多也就用金眼看一 下对方的真身!

「你怎么不早说?贫道一向不打女人,真是罪过,罪过!」凌峰赶忙收回四 条金龙。

「你……你混蛋!人类都不是好东西,阴险狡诈,打完了还说风凉话,谁知 道你一上来就派四条可恶的臭龙围攻我,我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就被… …」

凌峰连忙打出一道金光,替她疗伤,不然她还没完没了了。

「咦,不疼了,全好了!」那条小母龙咦了一声,兴奋地在半空翻滚打旋, 「算了,看在你替我疗伤的份上,顶多算你半个坏蛋!」

凌峰汗颜,他得出一个结论,这条母龙很傻,很天真!

「对了,小白龙,你已至太乙金仙之境,为何没有化形呢?」凌峰问出了心 中的疑惑。

「你不知道吗?岛上有天翻地覆大阵的压制,妖灵精怪就算到了化形期也是 不能化形的。」

「天翻地覆大阵?」没听说过,难道又是一个天然大阵,可他为什么没有发 现呢?

「哦,想起来了,天翻地覆大阵是蓬莱岛与生俱来的,只有岛上的生灵才会 知晓,你是外人,自然不会知道的。」

「那你们为什么不出去呢?可以出去化形渡劫呀!」

小白龙摇了摇头,「出不去的,外面还有一层先天守护大阵,试过好多次, 饶了半天又回来了,还有好几次差点死在里面。」

原来如此,凌峰点点头,「那这个天翻地覆大阵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破去?」

「没有,要是破了它,那岛下的灵脉就会溃散,整个岛屿也会沉入海底。」

这么严重!凌峰赶紧打消了破去天翻地覆大阵的想法。

「其实这样也挺好,化形渡劫是相当危险的,弄不好就会灰飞烟灭,魂飞魄 散!小白龙,不如这样,你做贫道的坐骑,贫道则负责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欺负 你,如何?」

让一条小母龙给自己做坐骑,凌峰不由飘飘然起来。

小白龙把凌峰脸上那邪恶的笑容尽收眼底,「果然你们人类都没有一个好东 西,整天想着让人家认你们作主人,还给你们作坐骑,被你们骑着,凭什么?」

凌峰收起脸上的笑容,端正严肃道:「那给贫道做暖床丫头,如何?」

「暖床丫头?是干什么的?不会还是被你骑吧?那我可不干!」

凌峰连忙摇头,「没有,绝对没有,暖床丫头就是贫道把床捂暖,然后让你 休息,就当是为先前贫道的鲁莽给你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