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暴虐地狱痴女
暴虐地狱痴女
 「黑狼,我把绳子放低一点,刚才我用的是这小妞的嘴巴,现在咱俩互换一下位置,对换着给她来上几发吧!」「哈哈,白熊你跟我想到一块啦!我也正有这有意思呢!」穿着黑白两色西服的男人会意地互相击掌,将吊住神信白皙脖子的铁丝绳向下放了几许距离,一前一后地站在了跪在地上、几乎要虚脱过去的神信身边。

  「刺啦」一声将封住神信嘴巴的脚步扯开,黑狼捏着她白皙的下巴,将堵在口中、已经被口水润湿的内裤布团连着一丝晶莹的唾液丝线抠了出来。

  「呜呜……咳咳!哈啊……快要堵死我了……一点都喘不上气来……你们真的想要闷死我啊……」呼吸终于稍微顺畅了一些,神信眼角噙着泪光,低垂着脑袋,一阵剧烈的咳嗽后连续长喘了几口粗气,发出一阵阵诱人的娇喘。

  然而下一刻,神信的头发便被一把扯住,头颅被面前的男人拉拽着强迫昂起,一根粗大的肉棒重重拍打在了她的美艳脸蛋上。

  「婊子,好好舔着老子的这根肉棒,不要耍什么花招!不然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的……」从黑色的西服内侧掏出一把手枪,黑狼将枪口抵住神信被穿了乳环的乳房边上,漆黑的枪管将布满鞭痕的白嫩乳肉压得凹陷变形。

  「好吧……我……我知道了……」

  感受到来自雪白奶子侧面的一丝凉意,神信相信以对方残暴的处事方法,如果自己拒绝的话,恐怕自己傲人的坚挺巨乳就要串在一起被黑狼给开枪射穿了,无奈之下,神信也只能低垂着眉梢,媚眼半闭着,一脸不甘愿地轻轻点头。

  「对嘛,这才是个乖女孩……一只优秀的骚货小母狗。」拍了拍神信的脑袋,黑狼从黑色的面具下发出一声满意的笑声。

  「呜呜……呜嗯……」

  修长的睫毛微微下垂,神信满脸潮红,性感的双唇中伸出舌头,慢慢地由下而上旋转着舔舐黑狼巨大的肉棒,舌尖灵活地在肉棒周围舔弄着,不时还挑逗般轻点几下肿胀的龟头部位,刺激得巨大的肉棒由高亢地胀大几分,表面爆凸出一根根的青筋。

  「哈哈,你果然是个天生的淫荡女人啊,不仅是长得漂亮,口活竟然也这么好!不过既然嘴巴都用上了,那也不能浪费你这双诱人的大奶子呢……」面具下发出淫荡的大笑声,黑狼的双手猛地向前一探,紧紧抓住神信胸前挺着的一对雪白巨乳,铃铛晃动的声响中,两只雪白的大奶子被黑狼用力揉捏到变形凹陷,使劲夹住了正被神信含在口中的大肉棒。

  「呜呜?!!!呜嗯嗯嗯?!!!」

  「感觉真是太爽了!这对大奶子的惊人弹性……这张小嘴中温暖的湿润感……真是让人按捺不住啊,给我整个吞进去吧!」「呜哦哦哦哦哦哦哦!!!!!」黑狼的腰身向前猛力一挺,包夹在两只硕大奶子乳沟间的肉棒直接戳进了神信的喉咙深处,彻底填满温暖口腔中的所有空隙,连她的面颊两侧也被巨大的肉棒撑得鼓胀起来,嘴巴撑成一个巨大的「o」形,被夹在滑嫩乳肉中的粗大肉棒快速地来回抽插,喷溅的唾液顺着嘴角一丝丝地倒流出来,沾满了狠狠肏着神信嘴穴的大肉棒上。

  「黑狼那家伙,玩的还真是很火热啊……至于我这边嘛……也得玩点花样啊……」手中拿着一根有常人手臂粗长、表面覆有大量凸起粗糙颗粒的巨大按摩棒,白熊手指扣下开关,粗大的按摩棒立即疯狂震动起来,表面上的粗糙颗粒以高速进行着旋转,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旋转的狼牙棒一样恐怖。

  「呦,这个尺寸真是超嗨的,就让你尝尝这个吧!」手指捏着神信蜜穴上充血挺立的阴蒂,白熊手握着疯狂震动的按摩棒,对准淌满了精液的蜜穴部位狠狠一塞,竟然直接将粗大的震动按摩棒用力塞进了神信的子宫深处,只留下些微末端还留在外面。

  「呜呜?!!!呜哦哦哦哦?!!!……」

  粗大的按摩棒在神信的蜜穴中疯狂震动,大量高速旋转的粗糙颗粒猛烈地刮擦着娇嫩的子宫内壁,直接在神信的肚子上捅出一个肉眼可见的巨棒凸起,激得神信失声浪叫的同时,瞬间大脑便被高潮的快感所击垮,大股大股的淫水直接由蜜穴中倒喷出来,狂泄了一地。

  「嘛……这样就高潮了么……感觉有点脏呢……不过啊,我的目标本来就不是你这骚货的蜜穴啊!」用衣袖擦拭掉溅在脸上的蜜液,白熊双臂发力,抓住神信挺翘的雪白丰臀,然后一手把握住粗大的肉棒,腰椎猛地发力,对准丰臀中敞掰开的后庭就是狠狠地刺了进去,发烫的巨物硬生生挤开狭窄的菊穴,顺着弯曲狭隘的直肠一插到底,深深地捅进神信的屁股眼中。

  「嗯啊?!!呜哦哦哦哦?!!!」

  口中含着粗大的肉棒,神信只感觉自己原本狭窄的后庭,就像是要被撕裂一样发出着火般的炽热刺痛,塞进男人肉棒的直肠中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燃烧感觉。

  想要叫喊出声,涌上舌尖的话语却被狠狠插进喉咙深处的肉棒给硬生生压了下去,自己反倒被夹带着口水胡乱猛戳的肉棒猛插到呛住,香津在肉棒的高速抽插下不断由嘴角飞溅出去,鼻涕、眼泪都被肏得飞舞溅射,混合着精液沾得满脸都是。

  「哈哈!好爽!!!真是爽翻啦!!!接下这次委托真是太对了!这都要感谢那些雇佣我们前来的盗版大户们啊!不过话说回来……有钱雇我们来干掉你,却不愿意花钱买些付费作品,感觉还真是矛盾呢……不过那也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问题,还是随他去吧。」「呜呜……呜呜呜呜……」神信双唇含着黑狼狂挺怒吼的大肉棒,喉咙深处被肉棒高速地猛戳狠肏,蜜穴中也被深深地塞进粗大的震动按摩棒,剧烈刺激着脆弱的子宫内壁,顶得她的肚子不断冒出明显的棒状物凸起。

  狭窄的后庭同样在剧烈的腰臀撞击声浪中被白熊用粗大黝黑的肉棒猛力地抽插着,一双穿着乳环、浑圆硕大的肥满奶子也被面具男紧紧地抓在手中,夹住粗大的肉棒不断揉捏玩弄,清脆的铃铛声响中,雪白的巨乳已经被大手捏得彻底不成样子,满是男人的通红手印。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前后抱着神信的娇躯好一顿猛肏,白熊、黑狼两人同时由肉棒中射出大股大股滚烫的精液,疯狂地向着神信的喉咙、后庭深处疯狂涌去,再由嘴角、菊穴中哗啦哗啦地倒喷出去,将两条修长美腿上的黑丝染成一块块的乳白颜色,远远地溅了一地的浓厚白浊。

  「咕哦哦哦!!!……」

  「把嘴里含着的都给我吃下去!」

  「呜呜……好腥……这么恶心的精液……竟然要我都吃下去么……」下巴被白熊死死的捏住,神信被迫仰面抬头,抖动着胸前一对被捏到变形的大奶子,面部露出难受的屈辱表情,被男人强迫着将灌满口腔的腥臊精液完全吞咽了下去。

  「很美味吧?我们的肉棒上可还是有着好多的美味精液呢,就给你当做饭后餐点好了,你可要好好地、一丝不剩地统统吃干净哦……如果没有清理干净的话,这只手枪……可能就要发火了呢……」扯着黑色的柔顺长发,强迫着神信抬起脸蛋,两名面具男人手握着沾满精液的巨大肉棒,一左一右地戳在了神信沾满精液的面颊两侧上。

  「好吧……我明白了……嗯啊……呜嗯嗯嗯……噗咕……」无奈地张开双唇,神信大口含住面前一根肉棒,口腔中的舌头紧密贴合住肉棒外壁,飞速地绕圈舔弄,红唇卖力地吮吸含住肉棒,将肉棒表面粘着的精液一层层舔舐着吞进了喉咙当中,就像是在舔食什么美味的蜜糖一样。

  将一人的肉棒吮吸干净,神信又被按着脑袋,口中继续捅入另一名面具男人的粗大肉棒,只能屈辱地闭上糊满精液的睫毛,不停地伸头用力吮吸吞吐着,为其费力地做着肉棒表面的清洁工作。

  「这个骚货真是太棒了啊!这种淫荡到了极致的身躯……光是看着她口交时的这幅淫荡又不甘的表情,我的肉棒就已经又硬起来了啊!」手握着刚刚被神信清理完毕的粗大肉棒,白熊的肉棒再度兴奋地挺立起来,直挺挺地打在神信挂着浓厚精液的双唇边上。

  「嗯啊……哈呀……你们对我做出了这种事……可不要以为就这么完了……」面色绯红,神信噙着泪花的媚眼半闭,舌头吐在唇外,不断娇喘的同时,努力向着两名面具男人挤出勉强的媚笑。

  屁股被插得红肿胀痛,被粗暴捅开的菊穴久久无法闭合回去,大量的精液还在顺着丰满的翘臀轮廓不断地流淌喷射出去,沾满了整个股间。

  插在蜜穴中的震动按摩棒依旧处于工作当中,时不时就震得神信吐着舌头浪叫出声,由蜜穴中向外倒喷出一阵阵汹涌的淫水。

  修长的睫毛、精致的鼻梁、艳红的双唇上都涂满了一层厚厚的精液,糊得神信差点都要睁不开眼睛,只能低垂着脑袋,长声发出一阵阵的娇喘,屈辱地扭动着被紧缚的娇躯。

  「本来还想让你稍微休息一下,没想到竟然一点教训都不记住啊……正好我的肉棒又开始怒吼了呢,像你这样极品的淫荡贱货真是肏多少次都不嫌腻啊……」「哈……等着吧……马上你们会哭着跪在我脚下的……嗯呀呀呀呀?!!!」刚想撇出一句狠话,神信挂着红色铃铛的两只肿胀乳头便被白熊、黑狼两人一左一右地扯得老长,用力扯得旋转了一整个周圈,几乎拧成了螺旋状,然后才啪地一声松手弹了回去,震得一对雪白的大奶子不断地来回抖动,发出一阵阵铃铛的脆响。

  「看来你的精神还是很好啊……那么现在我们就再开始第三轮好了……今晚可是一个不眠之夜呢……」「呜呜……呜呜呜呜呜……」……几个小时后,全身依旧被绳子紧紧地捆住,神信的两条黑丝美腿被拉到脑袋后面交叉着捆死,脚踝系在脑后,下身的隐秘部位一览无余,被爆插得红肿不堪的蜜穴和菊穴高高地凸起,沾满了大量干涸和湿润的白浊精液,肿胀的阴唇和阴蒂上都被穿了一堆细小的圆环,看上去密密麻麻的甚是惊人,连她凸起的红肿屁眼上也被穿上了肛环,只要轻轻一拉,蠕动着收缩的粉嫩肛肉就会清晰可见地倒翻出去。

  「呜嗯……呜呜呜呜……」

  「哈哈!小骚货……真是让人越干越来劲啊!给我好好地扭起来!!!」「嗯啊啊啊……」口中含着一个红色的塞口球,外面又裹上了好几层紧绷绷的胶布,神信的美艳脸蛋也被浓厚的精液彻底覆盖,一双被精液糊住的媚眼失去了神采,只能含糊不清地发出骚浪的淫荡喘息,鼻子上穿了乳牛一样的鼻环,用几条细线牵扯着和同样穿环的舌尖绑在了一起,逼迫着她只能像是母狗一样向着唇外大大地吐着舌头。

  她那性感的丰满肉体被白熊死死地压在身下,一对被捏得青紫变形的雪白爆乳在催乳剂的作用下又大了好几个罩杯,几乎已经到了极为恐怖的丰满地步了,就像是两个沉甸甸的大篮球挂在胸前,肿胀发紫的乳头中向外不断地流着白花花的乳汁。

  骚浪的娇吟声中,神信一双被绳子勒成紫红色的硕大巨乳伴随着白熊的抽插剧烈地起伏晃动着,肿胀高挺的大乳头上取下了乳环,乳孔被深深地扩张开来,一只奶子被巨大的橡皮塞子赌住了扩张的乳孔,另一只奶子则是被白熊从乳孔中塞进了粗大的肉棒,当做乳肉做成的飞机杯般狠命地爆插狂肏着。

  硕大无比的扩张乳头像是滑嫩的蜜穴般紧紧包裹着白熊的大肉棒,又滑又嫩且极度富有弹性,被男人不断地耸腰一插到底,肉棒每一下对大奶子的粗暴*奸都会从搅动着的乳房中带出一大股洁白的乳汁喷泉,摇晃的硕大奶子被插得乳汁四溅狂喷,连那根频繁进出奶子的黝黑大肉棒几乎都被染成了完全的纯白色。

  「白熊,时间差不多到了,等你爽完了这一发,我们差不多也应该收工了。

  虽然这个小骚货的身体确实爽得玩都玩不腻,但是雇主的要求是干掉她。」简单整理了一下西服领带,黑狼取下黑色面具的下半截,面具下只露出了口部,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燃一根香烟,慢慢地吞吐品尝,围观着白熊在神信娇躯上任意纵横肆虐。

  「知道啦!知道啦!等下我亲自把她解决掉不就好了!嘿……最后一发!!!」「噗嗤噗嗤噗嗤!!!」深深没入肥硕大奶子中的肉棒剧烈抖动着,在神信的乳房里面喷出了一大股精液,爆开的白浊精液和她汩汩狂喷的乳汁融合在了一起,顺着塞进肉棒的紫红色乳头扩张口倒喷得一地都是。

  「呜哦哦哦哦哦!!!……」

  失去神采的媚眼瞪得通圆,神信被反捆的身子一阵剧烈的震颤,被白熊射得蛮腰用力地向前弓起,娇颤个不停,拔出了肉棒的硕大乳头久久无法闭合上扩张的褐色乳孔,源源不断地向外流淌着乳汁与精液的混合浓稠浆液。

  「好了……这下总算是爽够了,虽然可惜,不过雇主的任务还是得完成呢,毕竟做这行还是信誉最重要啊……」提起自己的裤子,白熊捡起地上放着的长柄铁锤,单臂拖动着铁锤滑出一道沉闷的划拉声响,然后对准身躯被紧紧缚住,仰面躺在白浊的精液堆中,被肏得几乎昏死过去的神信脑袋。

  「那么……再见了!虽然可惜,但是一切都还是只能怪你自己啊!下辈子想要维权的话。记得拨打12135哦……不过维权者协会好像也不管色情产业的吧……总而言之,拜拜喽!」铁锤对准目标,白熊的双臂肌肉骤然发力,铁锤高高地舞起,直挺挺地瞄着神信脑袋重砸下去。

  「砰!!!」

  「结束了……」

  狠狠吸了一口香烟,黑狼背过身子,向外轻松地吐出一道烟圈。

  然而在下一秒,面戴白色面具的壮汉白熊,他那穿着白色西服的壮硕身躯擦着黑狼的面庞倒飞过去,胸膛前凭空生出一处诡异的深深凹陷,手握的沉重铁锤也被弯曲成了好几截,整个人浑身溅血地飞摔了出去。

  在黑狼的惊愕视线中,白熊狠狠地砸在了地牢的墙壁边上,将钢铁组合的铁壁硬是直接砸出了一道扭曲凹痕,白色面具头颅低垂下去,胸前的西服上印染着一处触目惊心的扩散血迹,已经没了生命的气息。

  「怎么会……白熊!!你……你做了什么!!!」看着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白熊,现在却胸骨碎裂地倒在墙边,黑狼心中一阵惊骇,手指夹着的香烟也在慌乱中掉在了地上,慌忙掏出怀中的手枪,转身面向了神信所在位置。

  「属下来晚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小姐给的几个地址都在偏远的郊区,过去办事实在太耗时间了,再加上我还不小心迷路了……不过小姐你应该没什么事吧,我记得这可是你最喜欢和人类玩的游戏了……没有打扰到小姐你吧?」「游戏啊……应该算是吧……不过在你离开后,没有了与你的联系,我也确实就不能运用什么力量了,刚才其实还真的有一刻稍微紧张了那么一下呢……不过这次你来的还算及时,我也就不说你这变态什么了……」黑狼的面前,被绳子紧紧捆住的神信,性感胴体上缠绕的绳子已经一根根地脱落下来,穿了一身的阴环、肛环、鼻环等在瞬间消失不见,整个人由地面慢慢地伏地起身。

  全身包裹在一团浓厚的黑暗当中,神信的黑色长发无风飞扬,凌乱地飘散在半空中,发梢前段起一点点沾染上血红颜色,缓慢地延伸至满头如腾蛇般飞舞的长发。

  神信那一双如丝的媚眼也在黑暗的包裹下瞬间变化形态,眼白被完全的漆黑覆盖,瞳孔化作血色的诡异赤瞳,美艳的脸庞微倾,媚笑着盯住掌握手枪的黑狼。

  「呵呵,怎么样?本小姐的乳头,肏起来的感觉爽么?……」「你是怎么挣脱的……不!这个样子根本就不算是人了啊,你究竟是什么玩意!!!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口中发出惊骇的叫声,目睹神信诡异变化的黑狼心中大骇,慌忙两手抬起,手枪直直地瞄准神信眉心。

  「什么东西……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呢……硬要讲个说法的话,该说是地狱里的美丽女神么?或者说是离家出走的恶魔小姐更恰当一些呢?反正都差不多啦——倒是你,应该还认得这几个玩意吧?喂!变态,把东西抖出来!」手托着白皙的下巴做出一副思索姿态,神信的头发已经化为一片完全的腥红赤色,眉头微皱,向着身旁的空无一人的黑暗打了一个响指。

  「小姐……请注意言辞……我并非什么变态……在下乃是代代服侍神信大小姐整个地狱家族的骷髅管家,请注意应有的礼节。」「少废话啦!按我说的做!」「是……」浓厚的黑暗中一阵躁动声传出,旋即空气中荡漾开了一阵阵涟漪般的水面波纹。

  一个身着管家执事服装的骷髅脑袋生物从涟漪中破空而出,幽幽的蓝色火光闪烁在骷髅头的眼眶当中,如同慑人的幽灵鬼火。

  在骷髅人戴着皮革手套的掌中,好几颗染满了鲜血的人头被他扯着头发提拉在指尖,人头扭曲的面孔上瞪着惊愕恐慌的双眼,由脖颈的裂口中向下一滴滴地滴打着鲜血。

  「这些家伙……想必身为被雇佣来的你,不可能不清楚吧?」赤裸的胸前挺着一对依旧不断喷着乳汁的硕大奶子,神信单臂抱在胸前,用手指像是自慰般戳弄把玩着自己那被大大扩张开、依旧汩汩流着洁白乳汁的硕大乳头,向着黑狼做出一个妩媚的微笑。

  「他们……雇主?!你是怎么把他们弄死的?!这个骷髅头怪物又是什么情况?!该死的!」发现这几颗人头正属于雇佣自己前来的那帮盗版商贩,黑狼的额角冷汗直冒,握住枪把的双手不住地颤抖,脚步缓慢地偏离,向着大门的位置慢慢挪动。

  「你问的问题嘛……恕我无法回答了……不过我早就说过了,敢搞我盗版的家伙都是没有好果子吃的。不过你总归只是个受这群蠢蛋雇佣而来的人,话说刚才你用大肉棒猛肏我的时候,其实我感觉也挺爽的呢——只不过本小姐的乳头被你们俩肏成了这个模样,想要复原就得要好一段时间,从这一点来说还是挺讨厌的啊……这样吧,只要你按我前面说的,跪在我脚下好好哭着求饶,我就饶你一命,只把你的那根大鸡巴切下来制成按摩棒留作纪念好了!」嘴角扬起上升的弧度,神信娇笑着吐了吐舌头,口中说着要命的语言,却向紧张流汗的黑狼发出一阵阵勾人的媚笑。

  「他妈的!你个臭婊子少在这搞鬼把戏吓唬人了!!老子可是在镰刀锤子党下熏陶出来的无神论者!!!想要老子的鸡巴?!我先一枪蹦了你啊!!!」「砰!」口中暴喝一声,黑狼控制不住自己紧张的情绪,手指已经死死地扣在了扳机上面,向着神信的眉心射出一颗拉着硝烟尾巴的金属子弹。

  「好吧……既然你这样想,那也就这么着吧……」耸了耸白皙的双肩,神信媚笑着,对准开枪的黑狼比出一个中指。

  「噗嗤!」

  射向神信眉心的子弹在一瞬间于空气中消失,而后又突然出现在了黑狼的脑后,仅在一声挖开血肉的刺耳声响中,旋转流动的金属弹壳就狠狠钻进了黑狼的颅脑中去,噗嗤一下向外泼洒出大量的鲜血脑浆。

  只是在短短的一秒之间,开枪的硝烟还未完全消散,手握枪支的黑狼已经正脸趴在了地上,脑后炸开一道翻着血肉的裂口,体温逐渐下降,已然化作一具完全的尸体,死得不能再死了。

  「唉……人类中其实很难得有这样巨大的肉棒呢……总感觉杀了有些可惜,不过敢搞我作品盗版的家伙,就算是只是身为同党,鸡巴又特别的大,该死还是得死呀!」用踮起的脚尖踢了踢黑狼冰冷的尸体,神信托腮发出一声轻叹。

  「小姐,为免造成什么麻烦,这些尸体我就负责清扫掉吧。小姐你也先好好清洗一下身体吧,人类精液的腥味有些太过浓重了……还有……虽然以我们的行事规则来说,来自地狱的女性和人类交欢并不是什么禁忌,但总感觉不符小姐您的身份礼仪呢……」「呜嗯?骷髅变态,你少在这指指点点的,赶紧给我滚蛋吧!Fuckyou!」神信的面色微微涨红,娇声向着身旁的骷髅头管家发出一声斥责。

  骷髅管家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随意拍了拍手掌,周围散落一地的人头、尸体瞬间就像是影子般融进了地面当中,与穿着管家燕尾服的骷髅男人一起重新完全陷没进了黑暗中去。

  而后,一切恢复平静,神信飞扬的红色长发再度恢复成原先的黑色,一双赤红色的漆黑眼眸也回归原本的明媚,赤裸的娇躯上满覆的精液消失,只有一道道密集分布的鞭痕、绳印,以及那久久不能闭合的紫红色喷奶乳头,无声地诉说着美艳女人之前的遭遇。

  「总之,那几个挑事的家伙都算是解决了……现在就按那个跟踪狂变态说的,先好好洗个澡吧……」十指交叉着越过头顶,神信用力狠狠地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困倦的眼睛,高高挺着胸前浑圆硕大、依旧不停从乳孔中淌着乳汁的大奶子,打着哈欠向着房间的门外缓步走去。

  ……

  几星期后。

  丰满的大奶子上挂着一件黑色的抹胸,上半截酥软的乳肉被挤出大半,上身套着一件黑色夹克,下身仅仅穿着一件牛仔热裤的神信,以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盯着电脑屏幕。

  「whatfor?!又有人开始倒卖我的画作了!上次那几个家伙刚刚才弄到地下没多久吧……Holyshit!骷髅变态,给我按这几个地址去做了他们!」「遵命……只是小姐,首先请不要使用不雅言语,其次,我也并非变态……最后……还请您多加小心,不要再重蹈上次的覆辙了……地狱之王的女儿,来到人间画黄色漫画本来就已经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了……若是老被人类抓住凌辱的话,实在有损家族的尊严啊……」「放心吧!上次我只是单纯地想要玩玩而已,那种货色,我仅仅用肉体的能力就能两脚踢死啦!你赶紧给我滚蛋吧!不要影响了本小姐创作的兴致啊!」「是……」无奈的男人声响逐渐远离,笼罩在神信背后的那团阴影缓缓地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神信媚眼低垂着轻笑一声,向后仰面躺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像是期待着什么不断地发出小声的媚笑。

  闪烁的电脑荧屏上,一道显眼的文字闪耀其中。

  「……有胆子留下你的住址,我们马上就派人过去,男的我们直接把你弄死,女的话,那就好好等着被我们按你画的漫画那样捆起来肏到死吧……」「真是有趣呢……就是因为人间这样的有趣,我才会从无聊的地狱中来到这儿啊……这次……不知又会来些什么人呢……真是令人期待啊……」十指交叉在一起,神信两条修长的美腿互相交叠,看着闪烁的电脑屏幕,娇艳的唇中吐出一声妩媚的嗔笑。

  ……

  一个月后,位于某处公海的边界上,一搜大型的运货船在夜色下缓慢地航行着。

  在如地牢般潮湿阴暗的船舱底层中,作为肉货的神信就被绑架监禁在这里,她全身上下的衣物都被剥得精光,性感成熟的娇躯完全赤裸着,只有黏糊糊涂满了身体上下的白浊精液、和紧紧勒入肌肤当中的下陷绳索作为唯一的装饰,圆滚滚凸起的西瓜肚被交叉捆绑的绳索紧紧勒住,显然已经被催化受孕了一段时间。

  神信美艳娇媚的脸庞上戴了漆黑的眼罩,完全被封锁剥夺了视野,嘴巴里被塞进了粗大的假阳具,一直深深捅入到了嗓子眼中,脸蛋两侧都被撑得高高鼓胀起来,才在她的脑袋后面扣死了金属纽带,耳朵中也塞进了严实的耳塞,彻底闭锁住她所有的感官知觉。

  神信纤细紧凑的四肢已经被尽数切除,残缺的手脚切割处嵌上了黑色的橡胶接口,一座带有两根粗长铁棍的金属支架放置在她残缺的身体下方,一长一短两根金属粗棒深深地捅入到她的蜜穴和肛门深处,整座支架就这样借助着深深没入子宫和直肠内部的大铁棒硬生生将神信残缺的人棍身体支撑在了半空当中,就像是一个任人虐玩的人偶手办一般。

  因为受孕而高高鼓起的大肚子上又被深插的铁棍顶住了一个巨大的棍状凸起,雪白的肚脐周围被撑得爆出了大量青筋,好像她受孕的西瓜肚随时都会被插着自己的大铁棒戳爆一样。

  她胸前高挺丰满的雪白大奶子,这一次灌注进了更为过量的催乳剂,两只被绳子勒得鼓胀无比的硕大奶子被改造得更为肥硕,肿胀紫红的浑圆奶子几乎都有了她这具残身大小,鼓胀的褐色大乳头不知道被虐玩了多少次,由内部起被硬生生撑开了乳孔,里面插着金属质地的粗大水龙头。

  像是肉棒般高高勃起的插有水龙头的亢奋乳头,从塞满的乳孔缝隙中微微渗着洁白的乳汁,很明显,膨胀肥大的浑圆奶子里已经蓄满了甘甜的乳汁,只要插入大奶子里的水龙头一打开,新鲜醇厚的乳汁就会顺着打开的水龙头哗啦啦地倾泻而出,被绳子勒得爆凸而出的硕大奶子被改造得就如同两只随时供应饮用乳汁的榨奶机一样。

  「嗯……咕呜呜……」口含假阳具的神信,不时稍微扭动着被铁棒插起来的残缺身躯,淫荡的娇喘低吟声时不时从这阴暗的船舱底层中传出,然后逐渐淹没在周遭海浪的拍击声中,直至彻底消失。

  「神信大小姐,明明上次我已经提醒过您了,结果这一次还是被人类抓到玩成了这个狼狈的屈辱样子,不仅被强制受精怀孕,连手脚都彻底切断当做性奴卖了出去……真是困扰啊,老爷发来命令——为了帮助你改正这个贪恋性欲的不良嗜好,这一次,只允许我选择默默地注视了,希望小姐您能吸取点教训吧。」被切成人棍造型不住蠕动着的神信旁,眼眶中燃烧着幽火的骷髅头在阴影中缓缓地浮现,盯着不断呻吟着夹紧蜜穴铁棍的神信看了一会,最后低低地叹了口气,逐渐隐没在了黑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