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复与仇
复与仇
 看到美代子变得有些犹豫,拓也便又引诱似的把肉棒塞进了美代子的嘴里,稍稍抽插了两下,然后拔了出来。

  美代子一脸不舍地看着肉棒从她的舌尖离开,拉出了一根银丝。

  「想要谁的肉棒?」

  「拓也……大人的……肉棒……」

  「哪里想要我的肉棒?」

  「下……下面想要……」

  「下面?是这里吗?」

  拓也伸出一根手指,拨弄了一下美代子的阴核,然后伸进了蜜穴里搅动了两下。这不仅暂缓了美代子下体的瘙痒,更是让她快乐地喊出了声。

  「是的……是这里面!啊!不要停……」

  「这里叫做肉穴,知道吗?」

  「知道了……啊……肉……啊……肉穴……」

  「谁的肉穴?」

  「啊……啊……我……我的……肉穴……」

  「你又是谁?」

  「啊……我……我是……啊……美……美代子……赤木……美代子……」「错了。给老子记住了,你就是条母狗。」「不……啊……我不是……不是……」一步步引诱美代子说出淫荡背德的话语,却在最后遇到了些许阻力。拓也没有多想,就把手指从美代子的小穴里抽了出来,然后把带着淫水的手指塞进了她的嘴里。而美代子则像是含到了奶嘴的婴儿一般,乖巧而努力地吸允着那根手指。

  但是,小穴里卷土重来的酥痒让她再次变得欲生欲死。

  「不要……不要拿走……」

  「你是不是母狗?」

  「不是……我不是母狗……」

  对于这种意料之内的反抗,拓也故技重施,静静地将肉棒竖在美代子的眼前。

  仅仅十几秒之后,美代子最后的抵抗也瓦解了。在药物的摧残下,根本无法抵御身体的渴望,在拓也的步步紧逼下,美代子终于抛弃了最后的尊严。

  伴随着哭腔,美代子自暴自弃地喊出了声:「我是母狗!母狗!母狗的肉穴想要拓也大人的肉棒!想要被拓也大人肉棒狠狠地抽插!」美代子自己也没能料到,一旦放下了尊严,什么淫荡的话语自己都能如此简单的脱口而出。

  「很好。」拓也鼓励地摸了摸美代子的头,然后坐到了她的身旁,扶着她的肩让她正对不远处的摄像机,「来,对着摄像机把刚刚说的再说一遍。记住了,你是我拓也大人的母狗。」「是……我是拓也大人的母狗,母狗的肉穴想要被拓也大人的肉棒狠狠的抽插!」「很好,再笑一个。」两行泪水随着美代子的脸颊流下,但她还是对着摄像机摆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

  「既然母狗这么乖,那么拓也大人我也就来好好奖励奖励母狗吧。」「啊……啊……不要……啊……拓也大人……好厉害……」客厅里回荡着美代子的叫床声。沙发上,两条赤裸裸的肉体正交缠在一起。

  将美代子压在身下,拓也的肉棒正在美代子的小穴里不停的做着活塞运动。而美代被解放了的双手正牢牢地抱着拓也的脖子,失去了束缚的双脚也是紧紧缠住了拓也的腰,像是八爪鱼一般牢牢附在拓也的身上,享受着被肉棒贯通的快感。

  「啊……不要……又来了……不要……不要……啊……」不知是第几次了,美代子的身体在一震抽搐中登上了绝顶的高潮。美代子从没料到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平常和丈夫做爱的时候都很少能够达到一次高潮,然而拓也的肉棒却好像拥有魔力一般,不仅能够轻而易举地就侵犯了自己的子宫,而且只需要简单的抽动几下,自己就会忍不住高潮。

  「嗯……嗯……啊……啊……不要……要死了……母狗要死了……」面对因为高潮而脱力了的美代子,拓也却是毫无怜香惜玉之心,腰部的动作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变得更加猛烈。几秒钟之后,美代子便又是连声娇呼。

  「你这只淫荡的母狗,老子肏死你!」

  「啊……不要……拓也大人……肏死母狗吧……啊……」已经变得有些神志不清的美代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是单纯的附和着拓也。

  「啊,老子也要射了,你这母狗给我接好了!」「啊……不要……不要射在里面……拓也大人……拓也大人……母狗要死了……又来了……不要啊……啊……」磅礴的精液灌入了美代子的子宫,远超先前的快感从子宫传到了她的脑海中。

  身体其他部位的感官被渐渐剥离,只剩下了贪婪地榨取着精液的子宫在发出快乐的轰鸣。美代子的头脑变得一片空白,突破了极限的快乐让她的大脑自动停止了思考。

  「呼,真爽,完全不能想象是生过小孩的样子,和外面那些贱货完全不能比。」看着被压在身下因为高潮而失去意识的美人正翻着白眼,全身宛若无骨地瘫软在沙发上,拓也还没来得及拔出来的肉棒又重新恢复了活力。

  「操,这就晕了吗?不中用的母狗。」

  拓也维持着插入肉棒的姿势抱起美代子坐在沙发上,任由美代子无力的瘫软在自己的身上,拓也再次抽动起了肉棒。

  「嗯呣……唔唔……嗯……唔……」

  在毫不停歇的奸淫下,美代子重新恢复了意识,一脸茫然的她甚至无法把握现在的状况,下体传来的欢愉却根本就不给她留下思考的机会。直到拓也感到有些累了而稍稍放缓了节奏之前,美代子又经历了两次高潮。

  「妈的,到底是老子爽还是你这条母狗爽?给我自己动起来。」拓也用力拍了拍美代子的屁股,然后就往沙发背上一靠。

  「是……拓也大人……」

  经历了十几次高潮的美代子其实也根本没有多少力气了,然而当拓也停止了动作之后,她的腰部却自动扭动了起来,试图索取更多的快感。

  「啊唔……好舒服……拓也大人……拓也大人……」随着美代子摆动着腰部,胸前的那对硕大的巨乳也随着晃动了起来,拓也经不住这般引诱,一把抓过了她的左乳塞到了自己的嘴边。

  「拓也大人……好舒服……不行了……唔……不要……又要去了……嗯啊……」上下夹攻给美代子带来了双倍的快感,很快便又登上了顶峰。然而,即使是在高潮过后,虽然动作非常微弱,美代子的腰部依旧还在机械式地摆动着。

  看着原本的知性美女变成了现在这副痴女模样,拓也的心中燃起了狂暴的征服感。

  猛地把美代子推倒在沙发上,拓也把美代子的一条腿扛在肩上,再次对她的小穴发动了无情的攻势。

  「不要……拓也大人……不要啊……母狗不想再高潮了……唔嗯……」在反复的高潮中,美代子的体力和精神都已经到达了极限,但是拓也那根依旧坚挺的肉棒却让美代子的内心开始浮现出了淡淡的恐惧。

  究竟……自己要被肏到什么时候?究竟……何时才是终点?

  然而,即使如此,自己的身体却依旧还在追求着快乐,美代子的大脑已经不知道是应该继续还是停止了。

  「是吗?真的要我停下来吗?」

  拓也突然停下了动作,把肉棒抽了出来。

  「啊……不要……」

  失去了拓也的肉棒,美代子的肉穴却依旧微微张开,精液和淫水涓涓地往外流淌,而一股空虚感却让她开始难以忍受。

  「不要什么?不要继续还是不要停?」

  拓也把龟头塞进了肉穴里,美代子便扭动着腰部试图吞没更多。但是拓也立刻就又把肉棒抽了出来,然后又往里塞进一点,如此反复着。

  「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你这条母狗,以后还敢说谎吗?」「不敢了!不敢了……拓也大人!母狗再也不敢了!」「那还想要高潮吗?」「想要高潮!想要高潮!拓也大人请让母狗高潮吧!」「很好,来,看着那边。」拓也让美代子的头对准了小樱的方向,「不过,你这母狗要死再高潮,老子可就要去玩那边的小妮子了。」「不!不要!小樱……不要!不要高潮……不要……」「母狗果然就是母狗,死性不改,又要说谎吗?」拓也抬手对着美代子的屁股就是啪啪两下。然而,即使是这样的痛感,却也引得美代子的花心微微颤抖,渴望着肉棒的临幸。

  「不是的……母狗想要高潮……但是不行……不想要高潮……不是的……不是不想……想要……不对……」一边是想要保护女儿的母性,一边是身为雌性对肉欲的渴望,对立的思想混杂在美代子的头脑中,更是把原本已经因为药物带来的高潮而几乎丧失思维能力的大脑搞得一团糟。

  看着美代子已经有点疯癫地开始胡言乱语了,拓也却一点也不在意。不如说,他本来的目的,就是将这个家庭破坏得体无完肤。

  「母狗,还没想好吗?」

  拓也挺着肉棒猛地一插到底,美代子的花心因为肉棒的临幸而欢欣雀跃着,带来快乐的充实转化成了变态的安心感。然而随着肉棒的退出,令人不安的空虚再次出现了。

  「只要母狗老老实实的,就让你再体会一次真正的高潮。」真正的高潮?

  方才的记忆再次涌现了出来,因为拓也的射精而获得的无上的快感——那种从未经历过,并且经历过一次就再也无法忘怀的快感。

  「高潮……高潮……」

  如果再经历一次那样的高潮,自己就绝没有可能再变得正常了,美代子的内心隐隐地告诫着自己。然而,对快乐的渴望很快就占据了她的大部分思维。

  「高潮……肉棒……精液……哈哈哈……不……不是的……不要高潮……高潮……哈……哈哈……高潮……」「高潮……肉棒!给母狗肉棒!给母狗精液!母狗要高潮!母狗要高潮!」在支离破碎的思维中,雌性最终战胜了母性,美代子摆动着屁股,两手扒开了自己的阴唇,对着拓也露出了泥泞不堪的肉穴。

  「你高潮之后我就去干你的女儿了哦。」

  「女儿……好啊……干她……干母狗……拓也大人……让母狗高潮……」拓也抱起了美代子,把她的肉穴对准了因为绝望和恐惧而泪流满面的小樱,然后夸耀一般从背后狠狠得把肉棒插了进去。

  「啊……好棒……好厉害……」

  「拓也大人的肉棒……嗯……啊……插得母狗好爽……」「母狗要高潮了……母狗要高潮了……」伴随着拓也的一阵怒吼,美代子和拓也两人双双达到了高潮。在精液的洗礼下,美代子再次获得了极乐般的快感。潮水般的快感再次吞噬了她的一切,把她带进了名为快乐的无底深渊。

  因为射精而有些脱力的拓也将美代子放了下来。而双腿无力的美代子脚一沾地就噗地一声趴倒在地上,脸上露出着啊嘿颜的表情浑身抽搐着。

  「好了,小樱,接下来轮到你了。」

  从盒子里取出了新的药水和针管,拓也看向了刚才在一边围观了全程的小樱。

  「不要怕,你也会和你妈妈一样,变成母狗的。」「啊……嗯……啊……不要停……好舒服……」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叫床声中,美代子慢慢恢复了知觉。

  怎么了?

  脑袋了依旧是一片混沌,美代子木然地睁开了眼睛「哈啊……啊啊……拓也大人……啊啊……」映入美代子眼帘的,是一副异常淫靡的景象。山下拓也正赤身裸体地靠在沙发上,而在他的身上,同样是赤身裸体的娇小女生真奋力摆动着腰部,一头及腰长发也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舞动着,而她的双手则是握着拓也的手盖在自己已然成熟的乳房上,像是讨好一般引导着拓也玩弄自己的胸部。

  这人是谁?小樱呢?

  渐渐恢复了一些思考能力,美代子茫然地左右张望了一番,却没能看见自己的女儿。

  「啊……嗯唔……要去了……要去了……啊……」在一阵剧烈的摆动后,女生全身哆嗦着、颤抖着到达了极点,背脊夸张地向后仰,要不是拓也一把拦住了她的腰,也许就会这样摔倒在地上也说不定。

  趴在拓也的身上稍稍休息了一会,女生便乖巧地跪在了拓也面前的地板上,把头埋进了拓也的胯下。

  啊……这是……

  呼吸着混杂腥臭味的空气,美代子的神智再次恍惚了一下,渐渐回忆起了先前那些不堪入目的场景。

  啊……我……母狗也是被那个巨大的肉棒给……不,不是……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努力得想要摆脱那些回忆,基本完全恢复了知觉的美代子却发现自己再次被拘束了起来。而且,比起之前更加变本加厉的是,她的两个乳头都分别被用胶贴黏上了一颗不断振动着的跳蛋,小穴里也被塞进了一根振动棒不断地刺激着她的阴道,而菊穴里也好想被塞了什么东西,不断地引发着排泄感。

  「啊……不要……拿掉啊……都拿掉啊……」

  当美代子的神智意识到了这些震动着的玩具之时,也同时意识到了这些玩具所给她带来的快感。

  「安静些,真是学不乖的母狗。看看你们家的小母狗,多么乖巧,给老子好好学学。」听到了拓也的呵斥声,美代子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巴。但是,他的话语却让美代子产生了疑惑。

  我们家的……小母狗?

  只见拓也用手摸了摸埋在自己胯下的女生的脑袋,那个女生微微抬起了头,妩媚的用手把散落在一边的长发捋到了脑后,而美代子也因此能够看清了这个女生的侧脸。

  小樱?!不,不可能!小樱不可能有这种表情!

  这个女生的脸上露出着不属于她那花季年龄的,完全沉醉于快感的淫荡表情,伸着舌头小心翼翼地舔舐着刚才还在她小穴里抽动的肉棒,时不时地卷起舌头把收集到的残留的精液带回自己的口中,在一番品味后伴随着淫媚的声音一口咽下。

  拓也抚摸着她脑袋的手滑到了她的脸上,少女的两眼眯成了新月状,满脸喜悦地蹭着那只手。像是奖励一般地摸了摸少女的脸,拓也的手放到了她的下巴上,让她把头转向了一旁的美代子。

  「来,告诉这条不懂事的母狗,你是谁。」

  「我是拓也大人的小母狗,小母狗的存在就是为了侍奉拓也大人,小母狗身上的每一个洞都渴望着被灌入拓也大人的精液。啊……拓也大人,拓也大人……」樱的脸上满是谄媚的表情,那对着拓也扭动屁股的姿态,真的就仿佛是一条被驯化了的母狗一般。

  「不……小樱!不要这样!」

  但是,面对美代子的呼喊,小樱却是还给了她一个怨恨的眼神。然后,美代子回想起来了,在最后的最后,她是如何为了追求快乐而抛弃了自己的女儿。

  「不是的!小樱!听妈妈说!都是那些药的原因!那不是妈妈真正的想法!」「是吗?但是这些药只是唤醒了你的本性而已。」拓也抚弄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小樱,「还不承认吗?你的本质就是条渴望着精液的母狗。」「不!不是的!不是这样!小樱,你听妈妈说啊!」「是吗?那你就先好好独自反省一下吧。」拓也拍了拍小樱的屁股,怀中的少女发出了一阵嘤咛。

  「小母狗,被肏了一个晚上,也觉得累了吧,跟主人去睡一会吧。」「谢谢拓也大人。」小樱一把揽住了拓也的脖子,讨好地献上了自己的双唇。拓也也不客气,一口堵住了樱的小嘴,而后顺势抱起了小樱走进了一旁的卧室。

  「小樱,不要这样!你不能这样啊!小樱!小樱……」合上了的卧室门将美代子的呼唤堵在了门外。

  「小樱……小樱……」

  遭受到了女儿的抛弃,美代子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断掉了一般,任由那些奇怪的玩具在自己的身上振动,嘴里只是不断反复念叨着女儿的名字。

  「哈……」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拓也在柔软的床上醒了过来,然后发现小樱就这样卧在他的身边沉沉睡着。

  「妈的,差点没给这小母狗榨干了啊。」

  看了眼小樱下身那一大块褶皱泛白的床单,便不难想象之前在这张床上发生过些什么。回想起了睡前还在床上的一番云雨,拓也也是对这个女孩可怕的精力发出了感叹。

  毕竟还只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女生,在药物的配合下,经过了一段都不能称得上残酷的调教,小樱的心智在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就被他摧残殆尽。「只要服从拓也大人的命令就行了」,逃避痛苦和追寻快乐的本能很快的就在那残破的理智上塑造了一个崭新的人格,甚至都让人无法相信,在不到二十四小时前,她还只是个从没有尝过男人味道的女孩而已。

  抬手拍了拍小樱的屁股:「起床了,小母狗。」「早上好,拓也大人。」樱揉了揉眼睛,然后又粘到了拓也的身上,完全看不出在一天前这两人还素不相识。

  「早个屁,这都要下午了。」

  拓也对着小樱的屁股又是啪啪两下,小樱吃痛娇呼了一声,但脸上却是一副享受的表情。

  「啧,给我弄点饭去,我去看看外面那只母狗怎么样了。」「是,拓也大人。」被拓也推开了的小樱恋恋不舍地看了他一眼,但是当她离开床后却是两腿一软瘫倒在地。

  「拓也大人……小母狗好像走不动了……」

  想想也是,即使精力再旺盛,也不过是一个初中生而已,昨天的那一番番云雨早就让她的体力透支了。

  「算了,我一会自己弄吧……」

  「谢谢拓也大人。」

  虽然知道都是因为自己的调教,不过这效果也太好了点吧?看着小樱故作委屈可怜的表情,拓也也是不由得为之气结,一把抱起了她重新扔到了床上。

  来到了客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臭味。很快拓也就找到了味道的源头——美代子沙发前的地上那一滩微微泛黄的液体。

  「妈的,这么爽啊?都潮吹了?」

  对于拓也的质问,美代子却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两眼无神地耷拉着头,嘴角时不时地滴下一两滴唾液,活像是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她的乳头和阴帝都已经肿胀地发红,拓也特地挑选的超长工作时间的跳蛋和振动棒依旧尽职尽责地折磨着她。

  「喂,醒醒。」

  拓也拍了拍美代子的脸。受到了外界刺激,美代子方才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

  「给我……求求你了……给我……」

  她的嘴里小声念叨着些什么,然而拓也却没能听清这些气若游丝的话语。

  或许他的确是听清了,而是单纯地在戏弄美代子而已。

  「在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

  「给我肉棒……给我肉棒……求求你了……」

  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美代子总算是把声音提高了几度。

  看到了美代子的反应,拓也满意地点了点头。据他所知,老大给他的药物能让女人对精液产生很强的依赖性,若是没有新鲜精液的刺激,无论是如何进行挑逗,都难以令她达到性高潮。他也亲眼目睹了老大用这种方法调教了某个高傲的女侦查官。饶是她的精神有多么强韧,在这样的放置下最后也成了这副只要能够得到精液就什么都无所谓了的贱人模样,把警方的机密情报给吐露得七七八八。

  「是这样求人的吗?我记得有教过你怎么说话的。」「母狗的肉穴……想要被拓也大人的肉棒……狠狠的插……被拓也大人……在子宫里狠狠的射精……」「但是你这母狗说的话不可信啊,之前也是这么说的,最后却还是想要反抗我。」「不会了……母狗再也不敢了……拓也大人请原谅母狗这一次吧!」「原谅吗?那也可以,不过有个条件。」拓也解开了美代子的拘束,获得了自由的美代子软软地瘫在了沙发上,一手探向了自己的下身,抓住了那跟振动棒开始抽插,一手则是伸向了拓也的肉棒,却被拓也一巴掌拍掉了。

  「想要得到原谅的话,自己给自己来一针吧,那样我就相信你是我忠诚的母狗了。」把一支带有迷药的针管放在了美代子的面前,拓也好整以暇地在一边看着她。

  美代子犹豫了一会,而后用颤抖的手拿起了那只针管。

  就是这种药物把自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如果再被注射一次的话,自己就再也不能恢复正常了吧……但是,已经受不了了……已经再也受不了了……然而,这种犹豫却没有持续多久,美代子颤颤巍巍的把针尖刺入了自己的手臂,然后缓缓推动了针管。

  看着针管里的液体慢慢地注入了自己的体内,美代子的脸上露出了崩坏的笑容。

  「哈哈哈……拓也大人……你看……母狗做到了……请赐予母狗肉棒吧……拓也大人,拓也大人……肉棒……肉棒……」维持着她理智的最后一根弦也终于断裂了,美代子亲手将自己变成了只会臣服于肉棒的母狗。

  半个月后,赤木正终于结束了特别行动,准许他回家。然而这次行动却并不顺利,明明已经准备策划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最后却是扑了一个空,虽然抓住了几个杂鱼,不过那都是被舍弃的弃子而已。

  一定是在警局里出了内鬼。虽然他也这么向警视长谏言了,不过在有确实证据之前,他也很难怀疑任何一个与自己一同出生入死的战友。

  「美代子,樱,我回来了。」

  打开了家里的房门,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腥臭的味道,客厅里、卧室里、浴室里都是一片狼藉,母女两人也不知所踪。

  「美代子!樱!你们在吗?」

  迅速地搜了一遍家里,最终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了一张摄像机的内存卡。

  怀着忐忑的心情,赤木正把内存卡塞进了笔记本电脑……「啊,已经在录像了吗?好害羞啊……喂,亲爱的,你在看吗?美代子现在已经是拓也大人的母狗了。请不要担心,母狗现在很快乐。」镜头里的地点是自己卧室的床上,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正一左一右地趴在一个男人的身旁,面对面的把头凑在那丑陋的阳具前,一脸幸福地侍奉着那根丑恶的东西。

  「爸爸,爸爸,樱现在也是一条出色的母狗了,请表扬一下樱吧……啊,妈妈你太狡猾了……」看到妈妈在自己说话的空隙一口含住了男人的阳具,女孩狠狠瞪了一眼频幕的方向,然后离开努力地舔起了男人的睾丸,再也没有理会摄像机这边。

  「赤木前辈,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出夫人和小樱的。」任由同事们在家里搜集残留的证据,赤木正一脸死灰地坐在门外的地板上,无论后辈如何安慰也没有用。许久之后,他的双眼中再次恢复了神采,那是一双燃烧着复仇之火的双眼。那张内存卡他并没有交给他的同事们,因为在那张内存卡中就有那个男人的脸——那个犯下这些罪行的男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