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屈辱
屈辱
  哈鲁斯伯爵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罐子走了过来,带着得胜的笑容伸出手在赤瞳被皮鞭抽打留下的痕迹上按了一下:「怎么样,皮鞭好受么?」赤瞳身上现在不满一道道被抽打过的红印,现在这些受伤的地方再次被男人用手按了一下传来被刚才更强烈的疼痛。赤瞳面色变了变,咬着牙说:「我绝对不会屈服的。」现在赤瞳无比厌恶这个男人,完全不想和他靠近,但是身体被铁锁锁住的她完全无法移动手脚,只能任由这个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滑动着,赤瞳无比恼怒却又无可奈何。

  「看来不让你尝尝厉害的东西你是不肯答应了。」哈鲁斯伯爵狞笑一声,手伸到罐子里带出一些药膏。对他来说这样难以驯服的女人征服起来才有味道。

  赤瞳看着哈鲁斯伯爵用手把药膏涂在自己身上,被药膏涂过的地方很快像是被一群蚂蚁爬过一样带着痒痒的感觉,接着开始发热。

  哈鲁斯伯爵撕掉赤瞳身上仅剩的外衣,赤瞳身上只穿着黑色的胸罩和内裤,其他地方完全任由男人观赏。

  很快赤瞳上半身被药膏涂抹了一遍,赤瞳只感觉身体变得火热,全身都在颤抖,整个身体都开始变得无力了起来,这种感觉竟然还有点让自己感觉舒服。

  「这可是特制的强力春药,我看你能抵抗到什么时候。」看着赤瞳身体微微颤抖的样子,哈鲁斯伯爵知道就算是这个强大的杀手也不能抵抗这种春药,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卑鄙!」

  赤瞳强忍着春药带来的感觉,对哈鲁斯伯爵骂着,一阵阵奇怪的酥麻感变成快感不断侵蚀着赤瞳的意志,甚至男人摸在自己身上的手也变得让她舒服了起来。

  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每摸过一个地方都让赤瞳的身体燃烧气一片火焰,大脑开始变得昏昏沉沉起来。

  不行,不能这样,绝对不能屈服的。赤瞳的意志在坚定地抵抗着春药的效果,紧紧咬着牙还是一脸反抗的神色。一般女人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丧失理智满脸情欲地开始找男人求欢了,可是赤瞳竟然用自己的意志抵抗住了春药的效果。

  「我就不信你还能抵抗到什么时候。」看到赤瞳还不屈服,哈鲁斯伯爵决定再继续增加剂量。

  春药再次被抹到了赤瞳的大腿上,双腿都被摸上春药开始颤抖起来,不由自主地想要夹紧双腿来缓解春药的刺激,可是被铁锁锁住的赤瞳双腿根本夹不住。

  男人的手在她大腿内侧抚摸着,不断揉捏着赤瞳经过锻炼之后充满弹性的大腿内侧的软肉,男人的手中像是火团一样让赤瞳燥热无比还带着酥麻的感觉让赤瞳几乎站不住想要软软地倒在地上。

  赤瞳的开始感觉自己的意志变弱了,但是内心中赤瞳还是绝对不愿屈服的。

  很快胸前一凉,赤瞳的胸罩已经被哈鲁斯伯爵解开了,哈鲁斯伯爵一扯赤瞳胸前的防护就这样掉在了地上。

  两颗饱满又充满弹性的乳房第一次暴露在男人面前,男人的手抓住自己的胸部,雪白光滑的一团软肉被男人肆意揉捏着。

  第一次被男人摸到胸部而且还带着春药,崭新的刺激感让赤瞳几乎眼前一黑,差点抵抗不住,接下来哈鲁斯伯爵早已熟练地玩弄女人的手在赤瞳第一次被男人触摸到的酥胸上有技巧地玩弄着,男人的手不时捏住胸前的红豆轻轻揉捏,胸前传来的快感像一把重锤一般不断地冲击着赤瞳的心理防线。

  在性爱上还是一枚青涩果实的赤瞳很快变抵抗不了这种有技巧的抚摸挑逗,很快呼吸开始粗重,微微喘气。

  赤瞳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迷茫起来,身体也不安地扭动着想要逃避男人的魔爪,可是已经无法反抗的她根本没有地方可以逃只能任由男人玩弄着。

  「不要,你滚开。」赤瞳强行打起精神大叫着,但是现在赤瞳的语气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坚定,甚至还带着一点惊恐。

  哈鲁斯伯爵看着赤瞳现在的样子,这个强大的杀手只剩下最后一点意志还在支撑,大脑已经快要完全被春药带来的情欲占满,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放弃呢。

  赤瞳现在就像是被抓住绑住双手的羔羊,只能任由男人对自己的侵犯而毫无法反抗,也无法躲避。男人的手在她的胸部熟练地轻缓揉搓,非常符合女人想要的感觉,一波波潮水一般的快感在身上扩散,身体传来无比舒爽的愉悦感。

  下体桃源处也开始渐渐变得敏感起来,密道内感到非常地空虚,粉嫩柔软的小唇中也开始吐出一阵阵潮水。

  此刻的赤瞳身体已经好不在乎是不是自己厌恶的男人的抚摸了只想得到更多的抚摸,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不停挑逗着自己的欲望,快感一波高过一波,让她想要叫出来发泄自己压抑的情欲。

  赤瞳紧咬着嘴唇,守着脑内的一点清明让自己不至于完全沦陷,为了表示不向这个男人屈服赤瞳强忍着自己不叫出来。

  「嗯…嗯…嗯」

  一边是强烈的快感,一边是自己的理智,被两边折磨着的赤瞳只能发出嗯嗯的闷哼。

  「马上让你变成女人。」哈鲁斯伯爵笑着,这个杀手少女只差最后一点就要完全沦陷了。

  很快,赤瞳感觉到有一只手勾起了自己的内裤,低头看到自己最后的防御在被男人的手轻轻拉下,惊恐地大喊:「不要,我不要。」看着自己的内裤从身上剥落,全身都赤裸地暴露在男人面前,赤瞳心中升起一阵惊慌。不行的,自己不能被这个男人玩弄。

  赤瞳很快感觉到男人的手摸上了自己的桃源,下体两瓣极其柔嫩的唇瓣被男人粗糙的大手玩弄着,很快男人的手拨开了玉缝,爱的汁液不断从玉缝中涌出露出一个粉色的密道。

  男人的手在玉缝上摩擦着,一阵阵电流一样的感觉不断刺激着赤瞳的身体,让赤瞳想要直接倒进男人怀里。

  等男人抚摸了一阵之后,一根手指伸进了赤瞳的密道。窄小敏感的通道被坚硬粗糙的手指撑开,赤瞳下体有点鼓胀感更多的是密道被填充的充实感。手指轻轻地往里边伸着,不断给赤瞳带来更加刺激的感觉,赤瞳感到自己最后一点意志也快收不住了。

  「不要,求你了。」

  赤瞳做着最后的挣扎,这种向她厌恶的男人求饶的感觉让赤瞳在精神上非常屈辱和痛苦,两行眼泪带着顺着眼角流下。

  可是赤瞳身体上的快感不断地劝着她的意志让她要在男人面前臣服,成为男人的宠物和玩具。

  男人的手指继续在密道中深入,然后在赤瞳最敏感的点上拨弄着。

  被碰触到G点的赤瞳,内心最后的理智完全被这种无比强烈的快感摧毁,大脑完全陷入了黑暗中。

  「啊……」

  一阵汹涌地潮水喷出,这个坚强的少女第一次高潮了。

  赤瞳不顾一切地大叫出来,头无力地低垂着,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向地上倒去,如果不是被铁锁锁着手脚就要完全瘫倒在地上了。

  哈鲁斯伯爵看着赤瞳现在的样子全身瘫软,满脸潮红,一副迷醉的表情,全身散发着情欲的粉色,轻笑着:「终于屈服了,成为我的女奴吧。」赤瞳喘着气没有再反抗,她的理智已经完全被春药带来的欲望吞没。

  哈鲁斯伯爵满意地看着面前这个已经被春药控制的美丽少女。揽住少女纤细的腰肢,少女的腰部皮肤非常光滑,经过长时间锻炼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手感柔软而又充满弹性让人爱不释手,现在这样美好的身体已经完全落入了男人的掌握之中。

  把少女娇嫩如软玉一般的身体抱在怀里,哈鲁斯伯爵开始亲吻着赤瞳可爱的樱唇。赤瞳被这个令她厌恶的男人亲吻着毫无反抗,其实她也无法反抗了,很快哈鲁斯伯爵的舌头灵活地撬开赤瞳的牙关,接着品尝着少女的初吻。

  赤瞳柔滑的小舌被玩弄着,还要被迫灌入哈鲁斯伯爵的口水,现在已经在春药迷失了神智的她已经不知道反抗了,只能顺着身体的欲望来接受男人的侵犯。

  品尝了一会少女还是第一次的唇瓣,哈鲁斯伯爵解开锁住赤瞳的铁锁,早已迷迷糊糊地赤瞳顺势倒在了这个男人怀里。

  被男人抱在怀里,赤瞳的身体微微颤抖着,雪白的皮肤上泛出一阵粉红色,被春药带来的欲望不但没有消退而且还因为在男人怀里而更加强烈。被男人的手掌抚摸过的地方传来一阵阵快感,全身都在渴望男人的占有和征服。

  哈鲁斯伯爵一手揽住赤瞳的肩膀,一手抱住她的腿,用公主抱的姿势把这个在欲望中迷失的少女抱了起来。

  抱着少女的身体,哈鲁斯伯爵走出监牢,一直把她抱到一个豪华的房间里,这里就是哈鲁斯伯爵经常玩弄女人用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大床,哈鲁斯伯爵把赤瞳放在床上,然后哈鲁斯伯爵取出一些药膏摸在赤瞳被鞭子打伤的红印上。

  药膏的效果非常好,很快赤瞳的皮肤又恢复了一片雪白。

  看着赤瞳躺在那里赤裸的身体,像是一只柔弱的羔羊一般,口中微微喘着气,吐出一阵阵带着少女的芳香的气息。现在少女的身体已经完全不设防也不会反抗地展现在男人面前,这让哈鲁斯伯爵有充满了征服的成就感。

  哈鲁斯伯爵爬上床,双手按在赤瞳丰满地胸部上抚摸着,饱满的半圆软肉在自己手里变换着形状,少女的身体已经完全落入了自己的掌握之中。

  赤瞳被放在床上,全身瘫软无力,看着这个令自己非常厌恶男人爬到自己身上,开始玩弄着自己的身体。

  「不要,放开我。」赤瞳剩下朦胧的意识说着想要拒绝的话。

  可是身体传来的快感让自己的身体完全不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甚至还在渴望男人更多的抚摸。

  「嘴上说着不要,可是你的身体不是很诚实么,快安心成为我的女奴吧。」男人说着征服的话语,手掌在赤瞳的身体上带起的欲望让她渴望男人更多地侵犯自己。

  不行,不可以,赤瞳微弱的意识还想拒绝,可是身体却很老实地配合着男人的抚摸,下体处开始感觉一阵阵汁液流出。

  赤瞳感到男人再次压到自己身上开始亲吻自己的嘴唇,她抬起双臂想要反抗,可是被情欲侵蚀着的躯体早已变得在男人面前娇软无力,轻微的反抗现在反而像是配合男人侵犯的佐料。

  哈鲁斯伯爵感受着这个娇嫩的身体,柔弱却又充满力量感,让人充满着征服的欲望,再加上这个少女的身份是天才中的天才战士和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可是现在却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怎么能不令人满足。

  不断亲吻着少女的身体,然后哈鲁斯伯爵在赤瞳的胸部舔着,即便是躺在床上赤瞳的胸部还是那么丰满挺拔,可见经过严苛锻炼的这个肉体是多么美好。

  「真是个美妙的身体,经过长久锻炼的身体就是好。」哈鲁斯伯爵大笑着。

  听到这话,无法反抗的赤瞳心中生出一股悲伤,本来她锻炼身体是为了战斗,可是现在却成了让男人更加舒服的工具,似乎自己的努力就是为了男人一般。

  哈鲁斯伯爵含住少女的蓓蕾舔弄着,舌头围着蓓蕾打转,不时用牙齿轻轻刮过,另一只手也捏着赤瞳另一边的蓓蕾玩弄着。

  「啊…啊…我好痒。」

  这样的激烈的刺激赤瞳从来没有感受过,不由地开始发出娇喘。

  随着男人在自己身上不停抚摸玩弄,赤瞳下体的汁液像小溪一样流畅,体内的空虚感像是高涨的火焰渴望得到充实。

  玩弄了一阵之后的哈鲁斯伯爵勾住赤瞳修长的双腿分开,全身无力地赤瞳顺从地分开双腿,被芳草守护着的处女桃源第一次暴露在男人眼里。

  把赤瞳的双腿分开到最大,赤瞳的双腿几乎贴在了被子上,这是少女经过长久锻炼后才有的韧性。

  哈鲁斯伯爵又取出了一把小刀和一瓶脱毛膏。

  「你要干什么。」赤瞳恐惧地看着这些东西。

  哈鲁斯伯爵嘿嘿笑着把脱毛膏涂抹在少女下体,然后用小刀挂掉了少女下体的芳草,很快少女的桃源之处变得和皮肤一样白嫩无比,桃源上有两瓣娇嫩的花瓣和一条细缝,细缝微微裂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的密道。

  在桃源处,还有透明的汁液在不断渗出。

  哈鲁斯伯爵脱掉自己的衣服,再次趴在赤瞳的身上。第一次贴着男人的裸体让赤瞳不由娇喘连连,很快赤瞳感觉到一根又粗又硬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花瓣上摩擦着,虽然是第一次感觉到男人的肉棒,但是聪明的她马上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

  不过现在已经软弱无力,身体完全被情欲侵占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又有什么办法阻止男人肉棒的进攻呢。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男人侵犯到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非常厌恶的敌人,赤瞳就非常悲伤,很快眼里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似乎是在祭奠自己即将失去的纯洁。

  哈鲁斯伯爵抱住赤瞳的身体,然后用力一挺腰,随着赤瞳一声痛苦的尖叫声,黑色的巨兽占领了少女娇嫩美好的身体。

  肉棒顺着密道一捅到底,直接穿透了少女珍藏的处女膜,夺取了少女的纯洁身体,一丝鲜血顺着肉棒闯入的地方流了下来。

  赤瞳只感觉一个巨物闯入到自己窄小的密道中,带来撕裂的疼痛。接着巨大的怪物抽出一下再次重重撞击进去,让赤瞳再次发出一声尖叫。

  「啊…啊,好疼…啊…不要,求你不要。」

  就这样随着肉棒的不停抽插,赤瞳一声又一声地呻吟着,嘴里喊着拒绝有臣服的话语。渐渐地赤瞳的体内传来了被填满的感觉和快感,身体也开始记住了这个感觉。

  哈鲁斯伯爵的肉棒在赤瞳的密道中感觉十分紧致,密道内像是一圈一圈充满弹性的软肉在完美地侍奉着自己的肉棒,每一次进出都带来一种奇异的快感,而少女销魂的呻吟声也让男人在心理上十分满足。

  「真是名器呀,你的小穴里真爽。」男人喊着。

  可是现在的少女完全被男人占有侵犯着又不知道如何反驳只好默默承受着男人的污言秽语。

  「啊,啊,啊」

  随着男人的一次又一次有力的抽插,少女的疼痛消失了,接着而来的就是身体上的充实和满足。少女已经被情欲完全占有的身体开始挺动着腰部配合男人的抽插,让男人更好地享用自己的身体。

  抽插了半个小时之后,男人终于射出了自己的精液。而赤瞳感觉一股热流占满了自己的身体,被这股热流刺激着身体开始剧烈颤抖,接着一股潮水从密道中喷出,大脑一片空白。

  「啊…」

  赤瞳忘情地呻吟着再次迎来了高潮。

  躺在床上,赤瞳感受着高潮的余韵,自己已经被男人占有了身体,还把让男人把种子留在了自己体内。

  再次高潮过后,春药的药性还没有退去,躺在床上大口喘着气,身体回味着刚才被男人充满的快感,心理上却不敢相信自己的遭遇。

  自己拥有强大的实力,即便是几千名士兵加起来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在整个世界她的实力都属于顶尖级的存在。但是现在却因为刺杀失败被抓,然后被自己本来能轻易杀掉的目标凌辱,在自己厌恶的男人身下娇喘着臣服,并且被夺去了自己的纯洁。

  想要这里赤瞳的心里就有种难以隐藏的屈辱和懊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小心点。现在一切都晚了,身体已经被春药控制,不得不在男人身下婉转承欢,不管自己多么不情愿身体都不由自主地想要取悦男人。

  想到男人的种子已经留在了自己体内,自己的第一次被这种男人占有而且自己完全没办法在清洗这段耻辱,一阵难过的情绪从赤瞳的心里涌上来,这个一直内心坚定从来没有认输过的少女也忍不住崩溃,眼里很快像止不住的一样从眼眶中涌出。

  赤瞳大哭着,一边抹着泪,从懂事以来这个少女从来没有哭过,一直以一种非常坚强又实力强大的形象展现在别人面前。

  而今天却变成了最低贱的妓女一般任由男人玩弄。

  男人的手还在自己身上肆意抚摸着,就像玩弄一个精致柔软的玩具一样玩弄着自己的身体。

  哈鲁斯伯爵抚摸着赤瞳的身体,赤瞳光滑的皮肤和充满弹性的身体让她怎么都玩不腻,很快再次把赤瞳紧紧抱在怀里亲吻着她诱人的嘴唇,把她看起来十分有力,抱在怀里却显得娇小柔弱的身体拥在怀里狠狠肆虐着。

  赤瞳的美妙身体任由哈鲁斯伯爵肥胖的身体抱着,肮脏丑陋的怪手在她的身上任意侵犯可是她却毫无办法。

  很快哈鲁斯伯爵的肉棒再次挺立了起来。

  赤瞳感受到一根硬起来的棍子一样火热发烫的东西在自己小腹上摩擦着,自己柔软平坦的腹部被肉棒顶出了一道深深的凹陷。

  而同时赤瞳腹部的惊人弹性让哈鲁斯伯爵的肉棒非常舒服,每每肉棒在赤瞳腹部顶出一个凹陷把肉棒夹在里边,收回肉棒的时候赤瞳的腹部马上恢复原状像是追着自己的肉棒侍奉一样显出惊人弹性。

  再次欲望大起的哈鲁斯伯爵坐到床上,抱起赤瞳的身体让这个少女面对着自己。而赤瞳的身体早已无法反抗,软软地趴在哈鲁斯伯爵怀里任由对方摆布,赤瞳的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服从着男人,眼里不停流出。

  哈鲁斯伯爵把赤瞳的双腿分开,放在自己腰间,然后抬起赤瞳挺翘结实的屁股,肉棒对准赤瞳的密道,然后放下,肉棒就这样直上直下地进入了赤瞳的身体。

  赤瞳感到肉棒再次进入自己的身体,发出一声娇羞的呻吟,身体完全臣服在男人的再次占有之下。

  直上直下的进入让哈鲁斯伯爵的肉棒插的更深,到了以前没有到达的密道深处。随着男人的挺动,赤瞳再次发出一声声呻吟。

  哈鲁斯伯爵揽住赤瞳的肩膀让她的脸展现在自己面前,看着赤瞳柔弱的哭泣着的脸,谁能想到昨天还是能把帝国的高级强者一击必杀的杀手,现在已经在一个肥胖的无能官员面前无助地流泪呢。

  心情大好的哈鲁斯伯爵感觉到自己肉棒再次暴涨,似乎有了无穷无尽的精力侵犯着这个少女。

  赤瞳感觉到男人再次侵犯着自己的嘴唇和胸部,下体的肉棒在自己体内重重地抽插着,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欲望控制顺从地服侍着这个令她厌恶的男人。

  不要,不能这样,在这样下去自己会被完全征服并且会怀孕的,我不要怀上这种肮脏的男人的孩子,这个男人如果实在平时自己一只手就能杀了他。

  反抗呀,我的身体快恢复过来呀,赤瞳的内心大喊着,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听大脑指挥。

  「啊…啊啊…要死了,好舒服。」

  和内心想反,少女的肉体诚实地对待着欲望,不断在男人的肉棒下沉沦,口中发出一声比一声迷醉的娇喘声。

  在男人更加激烈的抽插下,密道中传来的阵阵快感让她的大脑再次昏沉起来。

  少女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在意侵犯着自己的男人是谁了,只想得到更多的满足。

  哈鲁斯伯爵再次含住赤瞳的乳头,现在这朵粉色的蓓蕾早已因为情欲从柔软变得坚硬挺拔。

  被男人的舌头舔弄着敏感的乳头,再加上密道中粗大的肉棒强有力的按摩,赤瞳的身体开始主动追逐情欲。

  腰部用力扭动着希望得到更多,胸部想着男人努力挺起让男人的嘴更多的享受着自己的丰满。

  过了一阵,体内的肉棒再次射出了精华。

  「啊……」

  赤瞳的眼神早已迷失,叫声中充满着满足接受了男人浓白的精液,双手抱紧男人的肩膀,双腿盘在男人的腰上再次迎来了高潮。

  高潮过后赤瞳躺在床上双腿开始不安地磨蹭着,似乎想要继续得到男人的关爱。

  很快肉棒再次挺立起来的男人把赤瞳的身体翻了过来,让她趴在床上。接着男人再次压在赤瞳身上,分开她的双腿从后边进入了她的身体。

  就这样。在这一个晚上赤瞳被男人一次一次地侵犯着,男人肮脏的肉棒一次一次进入着少女娇嫩的粉色密道,在她的体内留下浓白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