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优秀的好学生
优秀的好学生
 她的头就开始上上下下,不停的摇动,口中的大鸡巴便吞吐套送着,只听得「滋!滋!」吸吮声不断。大鸡巴在她的小嘴抽送,塞得香萍两颊涨的发酸、发麻。

偶尔,她也吐出龟头,小巧的玉手紧握住,把大鸡巴在粉脸上搓着、揉着。

「哦……好爽……好舒服……骚货……你真会玩……大鸡巴好酥……酥……快……别揉了……唔……哥要……要射了……」男子舒服的两腿蠢动不已,直挺着阳具,两眼血丝,红得吓人。两手按住香萍的头,大鸡巴快速的抽插着小穴。香萍配合着他的鸡巴挺送。双手更加有劲的上下套弄鸡巴,小嘴猛吸龟头,马眼。

「哦……哦……我射了……哦……爽死了……哦……」只见那男子腰干挺动几下,全身一抖,舒服的射精了……一股浓浓的精液泄在香萍的口中。香萍皱着秀眉,将精液吞入肚内,在枕头边拿出毛巾,擦拭一下小嘴。

「哥!你舒服吗?」她无比淫浪的双手抚着男子的两腿,撒娇的说着。

「舒服…舒服……骚货……你的吹萧的功夫……真好……」「哥……你的鸡巴好……妹妹才给你含……」香萍真是淫荡的女人,单靠小嘴就将男人吸出精来。

这种销魂的功夫,周平看得冲动不已,心想也要茜茹改天好好的如法泡制。

「哥!你好壮喔……鸡巴射精了,还有软呢!」只见香萍两手又握住大阳具不停的抚弄。粉脸淫笑的娇呼着,芳心似乎很高兴。

「骚货!快骑上来,让鸡巴给你个爽快……」那男子似乎意犹未尽的说道。

两手在香萍的浑身细皮嫩肉乱摸一阵,且恣意在她两只雪白坚逝的双峰上,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鲜艳的两粒红乳头上揉捏着。

「嘻……你坏死了……」在刚才为他含弄鸡巴时,香萍早已阴户骚痒得淫水直流,欲火燃烧不已。

此时,乳房受到他按按揉揉的挑逗,使她更加酸痒难耐。整个小阴户里有如虫咬般的丝痒。她再也忍受不了,受不住大鸡巴的诱惑,她需要。

「哥……哎呀……人家的小穴……痒……嗯……人家要把大鸡巴……塞到浪穴里……哼……」说着,香萍已起子?,分开两条雪白的大腿,跟坐在他的小腹上。用右手往下一伸,小手抓住他粗壮的鸡巴,扶着龟头对准淫水潺潺的阴户她银牙紧咬,闭着媚眼,肥美的大粉臀用劲往下一坐。

「滋!」一声,大鸡巴已被香萍的小穴全根吞入。

「哦……好美……哼……嗯……哥……亲达达……你的大鸡巴……太棒了……哼……小穴好涨……好充实……唔……哼……」大鸡巴尽根插入肥嫩的阴道内,令香萍是打入骨子里的舒服,她欲火难禁的像个久旷的怨妇,沈醉在这种插穴的激情中。

香萍贪婪地把细腰不住扭摆着,粉脸通红,娇喘休休着。那个浑圆雪白的大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不断的套弄大鸡巴。肥嫩的桃源洞,被粗硬的大鸡巴塞得鼓凸凸的。

随着香萍的屁股扭摆,起落,洞穴口斋出的淫水,顺着大鸡巴,湿淋淋的流下,浸湿那男子的阴毛四周。

这阵疯狂,香艳的春宫表演,直使站在门外偷看的周平,瞧得欲火高涨,血液沸腾,胯下的阳物也奈不?寂寞的硬翘着。

「好骚的妈妈,如果能插她的穴,揉捏她的乳房,享受她的肉体,真不知那滋味是如何的爽快?」周平心中有占有香萍肉体的冲动。看见妈妈全身诱人雪白的胴体,和淫荡的叫床声,风骚的插穴动作,周平已不将她以母亲看待。

他要香萍,纯粹是男人需要女的冲动。

主卧室的那对男女正热烈的纠缠着,但是这幕活春宫,周平实在看不下去了,大鸡巴在裤中涨得发痛,周平受不了。轻稍稍的离开书房,关上房门。周平走回自己的卧室,深深的吸口气,但是脑中始终挥不掉,那幕活生生的性交表演。

胯下的阳具无法软下来,紧紧地束缚在裤子里,真是不舒服。於是,他把身上的衣服,裤子,全部脱掉,全身赤裸裸的躺在床上。裤档的大鸡巴,经过色情景像的剌激,翘得发涨,发红。

想着这假正经又淫荡的妈妈,那身迷人的胴体柔若无骨,丰若有余,肥瘦适中,美艳至极,浑身每个地方无不让周平迷恋。

回忆着刚才的情景,周平不自禁的伸出右手,往胯下摸去。握着自己的阳具一边套弄,一边幻想着妈妈的肉体。套着,摸着,不知不觉中,周平又进入梦乡。

「卡!卡!」有人下楼梯的声音传来。这个声音,是非常的轻,几乎声音小得听不到。

「咦!是否那男子已经走了?」周平由於内心有股欲火尚未能发泄,全身的神经缩紧的,像上了弦的弓箭般,一触即发。所以,一有细微的声响,他就立刻由睡梦中惊醒过来。

心中犹疑着,那个陌生男子离开了没有?而妈妈在干什么呢?

怀疑了一会儿,周平起身下床,也没穿上衣裤就一丝不挂地,走过门旁,用手轻拉开卧室的房门,静观走廊外有何动静?

瞧房外依然静悄悄的,没有人影。

周平才走出卧室,如同小偷行窃怕人发现一般,在走廊经经的挪动脚步,却不时左顾右盼,内心里非常紧张。就这样的移动,他已经走到父母亲的卧室门外。耳朵贴在门上,未听到主卧室里有何声音。

「那陌生男子已走了不成?」周平心想着,於是他胆子一壮,想好了藉口,便伸手握着门把一转。

「咦!门没上锁!」他轻轻的推开门后,将头探入看了一下。

「啊!」室内的情景,不禁让周平轻呼出声,双眼一亮,心动不已。

自从李香萍和那陌生男子狂欢作乐一番后,她已浑身酥软无力,此时正趴卧在床上睡着了。

香萍这位养尊处优的少妇,真是姿色绝代,她虽然一付懒散的倦容,但蓬松散乱的秀发,散贴在那张艳丽的脸庞上,真是说不尽的妩媚,性感。光滑洁白的背脊下,露出柔美的曲线,由粉背至细腰雪白一片,浑圆结实的玉臀中间一道肉缝,微呈粉红色的光泽。

两条修长的玉腿,微微的分开,大腿根处,长满了乌黑细长的阴毛,刚才消魂过的痕迹,尚未擦拭,那个桃源洞口依然春潮泛滥。两片饱满的大阴唇,娇红的躲在湿黑柔软的阴毛里。

柔和的灯光下,香萍的娇身背侧,周平由头顶看到脚尖,迷人的胴体,几为一处不美,美得令人销魂。

周平被这美色诱惑了,他凝神贪欲的看着香萍,心里像小鹿的狂跳。然后,他忘情的走进卧室里,轻身的走往床沿。

周平自从和姐姐有肉体关系之后,对於插穴的消魂滋味,是食髓知味,现在又见妈妈裸着肉体在眼前,更使他欲火亢进。

许久,没有在姐姐身上发泄的性欲,使他久饥了。

现在有只肥美的嫩羊近在手边,周平不再考虑任何问题了。

他站在床沿边,贪婪的看着妈妈的肉体,右手就伸出,先在她的屁股上抚摸。

周平并不想偷香窃玉,他要妈妈与他合作,要让妈妈施出浑身解数,来满足他自己,否则用强暴的方式,实在没意思。

右手在妈妈丰满的屁股上爱抚着,却不见妈妈醒来。而她正睡得香甜,嘴角线笑,似乎在作着春梦般。

周平看抚摸不能让妈妈醒来,於是,他的手顺着臀缝,滑到春潮泛滥的玉洞,轻伸手指,就往香萍的骚穴插入,狠抽几下。

「啊……」香萍在沈睡中,正睡的甜时,忽觉阴道里有异物插入。

她像触电似的急忙将肥臀一缩,离开周平的手指,迅速的翻转身体,面对着周平。

「啊……小平……你……」眼见儿子周平全身赤裸,站在床边正注视着她。

香萍大吃一惊,吓得花容失色,不由自主地左手抱胸,遮掩住尖挺的乳房,右手覆盖在乌黑的阴毛上。突然的惊吓,使得她微微颤着,两条粉腿紧紧的夹着。

香萍发觉周平,眼神中冒火,直盯着自己的身体,粉脸羞得飞起一阵红潮,娇怒地说道:「小平……你怎么可以……闯入妈妈的房间……又全身……全身……」周平看着妈妈这付迷人的身体,早被诱惑的魂飞九宵,根本没听到她的话,情不自主的,往床上爬去,靠近妈妈的身子。他亲近的举动,不由得让香萍惊慌无比,身体紧缩成一团,往后倒退着。

恼羞成怒的香萍,脸儿逐渐由红转白,毫不客气的说:「周平!你不要再过来,否则我会告诉你爸爸……」原因是,周友善向来在家中生活,不苟言笑,什么事都不想管,可是一旦开口说话时,却很有威严,令人不敢不遵从。

现在,搬出老太爷的颜面,周平就不敢动了,香萍这骚妇人见周平非常听话,不禁粉脸淫笑着。

可是,周平却胸有成竹的慢慢说道:「哦!要告诉爸爸,可以,我也可让他知道,他的好太太趁着他南下出差,背着他满勾引男人到家中做爱!」香萍一听,满脸惊讶,那双水汪汪的媚眼张得圆大,心想莫非刚才的情事,已让他发觉不成。

她怀疑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於是,香萍就极力的否认着:「你胡……胡说,我怎么会勾引男人……」「唉!别厚脸皮不承认,那男人浓眉大耳,口口声声叫着你是骚货,妈和他性交前,你还为他吸吮阳具,是不是?」「如果你认为我没有证据,不承认也可以、不过下次在街上,让我碰上那个男人,我会捉他到派出所,指认他身上那根阳具的特徵。」周平面带奸笑,不停的说着,眼神盯着妈妈,注意她的表情变化。连说两句话,李香萍听得面无血色,无话可说,粉脸涨得通红。

「如果这样还不行,那我就正如你的意愿,告诉爸爸,让他去判断,看他相信我,还是相信你的话。」说完后,周平就仰躺着身子,不理香萍,眼睛直视着天花板。

两人都没吭声,如此的沈寂了一会儿。

香萍听完周平的话后,自己默想一阵,她不得不低头。

究竟,周平是周家的宝贝儿子,周友善平日里就将周平非常重视。人家是父子亲情,而香萍自己呢?只不过是个续弦罢了。

在周友善尚未生场大病之前,她有把握周友善会疼爱她,但是,自从他生病后,医生断定将来周友善必不能人道时,她就显得不重要了。

这是一个现实生活里非常严重的问题。

香萍和周友善并没有感情基础,她是看在周友善的千万家财才嫁给他。两人作夫妻,年龄相差近廿岁,的确无恩爱可言。

周友善尚可行周公之礼时,她并不埋怨,但自从他失去男性的雄威时,她是崩溃了。

当时,周友善曾询问她,是否要离婚。倘若不离婚,他会使香萍和茜茹过着衣食不缺的生活,但是,唯一交换的条件,是香萍绝不可红杏出墙。为了满足自己爱慕虚荣的心理,香萍那时答应了。

但到了最后,她奈不住长年欲火的煎熬,有一天在车站无意中邂逅了林健周,也就是方才勾引来家中,野合的男子。

两人就有如同乾柴烈火,一拍即合,从此之后就常在外头幽会着。

今日,趁着周老头出差南部,本想演林健周叙旧,但一时欲火难挨,没顾虑到周平在家,便纠缠在一起。致使现在事迹败露,不可收拾。

香萍想着,想着……心知硬的手段已不行了。於是她便神色一转,施展香艳的美人计,撒娇的说着:「平儿……那我……我认错了,只怪我一时不能克制情欲,才会发生这种事,希望你能不告诉你爸爸,我以后绝对不敢了……」一连的娇声浪语,听得周平浑身酥软,心想这骚妈妈已心服了。他转过头,看着香萍的淫态模样,开口笑道:「可以,那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偷男人……」「这……自从我和你爸爸结婚后,到了第五年,你爸爸因年老迈衰,再加上一场大病,医生就说他不能再行房了,所以……所以……」香萍故作羞态迟迟的不再说下去。

「所以,你的骚穴痒,要男人的鸡巴,通一通是不是?」「平,你好坏哦……」香萍娇呼一声,似害羞万分的,娇躯往周平靠去。把满脸涨红的粉脸,紧贴在周平的胸膛里,那身雪白肥嫩的肉体,便紧压他的身上。双手在周平健壮的肌肉上抚摸,两条修长的玉腿,紧缠着他的大腿,如同一只八爪章鱼,纠缠着周平。

周平确是被这美艳的妈妈的所迷惑了。心中欲火燃烧,使他无法再支持了,他俯下头,吻着她的秀发。

香萍乌黑的秀发散发着股股兰花的幽香,缕缕发香,使得周平陶醉的浑我忘我,右手就在她光滑的粉背上的游动着。

「妈,我知道自己的身世,我俩没有血亲关系,你可让我……」香萍是个久旷的怨妇,对於性交的乐趣,是永远喂不饱她。方才,和林健周匆忙的胡捣一阵,虽然能暂解久积的欲火,但是此刻伏在周平的怀里,又使她发情了。

周平全身健壮的肌肉,年轻人正有无穷的精力,她从没有享受过年青男插穴的滋味。此时,从周平臂下的腋下,传出股股男人的特有体味,香萍嗅在鼻中,内心的欲火,正如狂炽的春心燃烧着。

「小平……你是要妈……给……给你……舒服?」「是,我要……我要……刚才看见你和那男人做爱,我实在冲动的很……给我……给我……」香萍抬起头,水汪汪的媚眼含春般,看着周平。

四目接触,彼此眼神中都有炽烈的欲火,两人的春情一发不可收拾。

「平,那……那…我就给你……我……我的身体……」「好……妈……那你快安慰……安慰我吧!」「平……我爱你……我要你……」

这淫荡的妇人,香萍可真是浪坏了。

欲火和理智对他们两人来说,已无法分辨,只感到彼此的爱欲需求,互相需要异性的抚慰和占有。

「妈……我的鸡巴,好涨……好难受……」

「来…乖儿子……那妈妈……先……给你……含……含含…好吗……」香萍在周平的催促下,为了满足他这才娇声的说着。

於是,她的玉手轻轻地抚摸他的腰,一遍又一遍的爱抚着。

一面抬起头,用那对水汪汪的媚眼,充满春意的斜勾着周平。

「平!你舒不舒服?」

周平的小腹敏感带,经香萍的小手一抚一揉,欲火更加高涨,那根大鸡巴耐不住心里的搔痒,正翘的阵阵抖动着。

「哦……妈……别摸了……我的鸡巴……已经硬得发痛了……」香萍看着儿子的模样,似乎非常的难受,芳心不忍。

忙低下头去吸吮周平的乳头,按在小腹爱抚的玉手,逐渐向下去,穿过那乌黑浓密的阴毛,终於握住了那根特大号的阳具。

「哦……舒服……好棒……」

那根勃起,涨硬,又粗壮的大鸡巴,经香萍的小手一抚摸,周平舒服的叫出声来。

香萍对於用手握套男人的鸡巴,好像很有经验。

她先起身坐起,面对着儿子的鸡巴,左手大姆指与中指围成个小圆圈,在鸡巴的上面,上下不停的套弄。

右手的食指轻轻地,在涨红的大龟头上,爱不释手的绕着,逗着。

这阵挑逗,是周平从未享受过的,香萍的手艺轻巧,直让他舒服的全身颤抖,血在体内迅速的流动,毛细孔如同一收一放的痉麻着。

「哦……妈……你…你的小手……好会玩大……大鸡巴……」见儿子正紧闭着双眼,牙关紧咬,气喘如牛,满脸通红的哼着,香萍知道他已欲火炽热,百般难耐了。

於是,她的手挑逗大鸡巴更加的快速。

她的左手紧握着大鸡巴,紧紧的握住后,就是发飙般的套动着。

右手用马眼口流出几滴白晶晶的淫水,在手掌上润滑了几下,就用柔嫩的手掌心在大龟头上,左右不停的摩擦,搓揉着。

骚荡的香萍不愧是床上功夫好,她明知男最喜欢听女子浪淫的叫床声,便故意地嗲声嗲气的哼着:

「平……你的鸡巴好硬……好粗……好长哦……妈妈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唔……待会插穴时……妈一定……美死了……哼……嗯……我要让你……舒服……痛快……」就这样的淫声浪语,和小手套动着大阳具,令周平对妈妈的淫荡劲,真爱得要命,爱得发狂。

那根像钢筋般的特大号鸡巴,受到非常的剌激,涨得更粗更长又更红,就像刚出炉的铁条,那么红又硬。

周平欲火高涨,整个人如同痛苦不堪的全身乱抖,屁股不断往上挺,配合着香萍套弄鸡巴的动作,上下迎送着。

「哦……妈……我好舒服……真爽……唔……」香萍看着儿子的动作,知道他已渐入佳境。

於是,她又施展出浑身解数,面对着这根粗大的鸡巴,香萍的心中有说不出的?赏,和疼爱。

连她所见过林健周那根大鸡巴,都不及周平的可爱。

只说那个红得发紫的大龟头,就令她春心荡漾不已,经过充血的剌激,那涨红的大龟头,有如一个大鸡蛋般的大。要是待会儿插穴时,不要我的命才怪。

「唉……这孩子真是女人的冤家,长得一根那么雄厚的本钱,真不知要迷死多少女人。」「不过,我只要将他捉牢,让他爽快的死去活来,那以后,我就必到外面勾引男人了,家里一个现成的,比外面的男人不知好几百倍……」香萍小手不断的猛套鸡巴,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於是,香萍忙低下头,先咽下口水。两手不段套动鸡巴,仅轻轻握着,樱桃小嘴一张,轻轻含着涨红的大龟头。

「哎唷!好大呀…都快含不住了…」

两片娇嫩的嘴唇紧含住大龟头,塞得香萍的两腮鼓鼓的,她立刻把头上下的摆动起来,小嘴含住龟头吞吐套弄着。

还不时用着舌头舐着?沟,吮着马眼,同时右手捧着两个垂下来的大睾丸,一面小嘴吸吮,一面小手揉着睾丸,忙得不亦乐乎。

周平是舒服得浑身毛细孔都起鸡母皮,感到龟头麻痒难担,欲火更旺,呼吸急促,心里急速的跳动,屁股用力向前挺着。

「啊……妈……我的心肝……你的小嘴好紧……好温暖……唔……含得好……我爽死了……对……含紧点……真爽……唔……哦……大鸡巴好……好舒服……」周平的大鸡巴被吸吮,套弄得不能再忍了。

「妈……我要插……插你的穴…快…快……」

他狂叫一声,伸手扶起香萍的粉,将她仰卧在床上,翻过来就伏在香萍人的胴体上。

双手紧抱着香萍,雨点似的吻在她脸上,粉颈……香萍接受儿子这阵狂野的动作,像受不住的轻嘘出声:「哦……亲爱的……你轻……嗯……哼……你轻点……」周平这时心里有如烈火在焚烧,暴发了雨始的野性,再也无法忍耐了。

他下体不安的蠕动着,那粗大的阳具在肥嫩的阴户上狂顶。

欲火的催促下,周平两只巨大的手掌,分握住饱满高挺的乳房上,开始猛捏,狂揉着。

禁不住肉峰上两粒鲜红的小乳头,那凸起的诱惑,他张口含住乳头,疯狂的吸吮,并用牙齿轻咬着。

香萍受到他一连串的挑逗,弄得她全身有如虫爬蚁咬,浑身酸痒,呼吸急促,春穴内阵阵麻痒,不由的急扭屁股,往上直挺哼道:「哎……唔……达令……亲哥……我要大鸡巴插……人家……嗯……小穴好痒哦……痒死了……哼……」周平被香萍淫荡的浪态,剌激得忘形,更加疯张狂。

他双手紧抓住她胸前的肥乳,狂乱地捏揉着,那股狠劲使得香萍觉得异常兴奋、剌激,她脸上红霞更浓,穴里淫水直冒,嘴里不住的咿唔着。

下体那根粗大的鸡巴,顶在香萍那最敏感,最消魂的阴核,用大龟头不住地摩擦,顶撞。

「嗯……唔……痒死我了……哦……亲亲……我要你……大鸡巴……插妈妈的小浪穴……求你……亲儿子……哼……哎……」香萍被逗弄的浑身乱摇,阴道奇痒难禁,淫水泊泊流出,淫浪出声。她实在觉得小穴痒极了,急需要大鸡巴来止痒。

於是,香萍完全丢弃人类虚伪的自尊,浪荡的像个小淫妇。他连忙伸手握住鸡巴,另一手拨开阴唇,将大龟头带到湿润润的阴道口。

周平知道妈妈已饥渴万分,不能逗弄她了。

他屁股使力一挺,「咕滋」一声,一根粗大的鸡巴已进入大半。

「哎唷……亲儿子……别动……好痛啊!」

香萍秀眉微皱,一付娇弱不胜的样子,两只手抓低他的阔肩。

大鸡巴仅入半截,香萍已呻吟出声,周平不顾她的哀叫,再使力屁股前挺,一根硬壮的玉柱,已尽根没入。

「啊……痛……你的大鸡巴……唔……哎唷……痛死了……亲爱的……你的鸡巴……太大了……人家受不住……哎……呀……」小穴被大鸡巴塞入后,涨的满满地,阴道壁被挤得膨胀,小阴唇也被挤得像要撕裂一般。

香萍从未尝过这滋味,此处女时被周友善开苞的时候,更痛苦,剌激。

周平觉得妈的阴道像姐姐被他初开苞的情景一般,那么窄紧,温暖。

粗大的鸡巴受到阴唇的紧夹着,令他无比兴奋。

他双手由香萍的两腋穿过,紧抓住她的粉肩,挺着鸡巴,屁股奋力就往骚穴里上抽下插着。

「啊……平……你轻点……哼……好涨啊……哼……」一声接着一声的娇呼,大鸡巴尽根没入,香萍娇小的阴户,紧紧咬住粗鸡巴。

「哎……唔……亲亲……好涨喔……」又是痛楚,又是满足的哼声。

数十下鸡巴的冲撞,每次均顶到花心,那突突直跳的花心。

禁不住花心被顶击的酸麻,小阴唇被涨裂的痛苦已减轻了。

取代的,是令人销魂,美得令人酥软的滋味。

香萍已桃脸生春,玉洞中的骚水阵阵流出,龟头轻吻花心的美感,舒服得使她直打颤,紧抱着周平。

「啊……平……我的亲哥哥……人家舒服死……哼……哦……我爱你……插小浪穴……哦……」一阵忘情的剌激,引起香萍怒潮狂涛般的春情。

香萍两条玉腿大开,玉足蹬在床上,将那饱满肥突的阴户挺向鸡巴,圆满的玉臀像风车般不停扭动,摇摆着。

潺潺的淫水已湿润了整个阴道壁,鸡巴在玉穴里,已不如开始的格格不入。

周平亲吻着她的香唇,用劲搂住妈妈,阳具在一张一合的阴道里狠狠的抽插着。

「哎唷……亲哥……唔……哦…你顶得……小穴好美……我的亲儿子……哦……喔……哎呀……鸡巴又顶……顶到花心了……哦……」香萍被周平那根超水准的特大号肉棒,插得欲仙欲死。

只见她半眯着水汪汪的媚眼,小嘴轻启,玉体摇动,双手缠在儿子的身上,肥满的白屁股不住的旋转上挺。

「唔……亲爱的……亲哥哥……你真会插穴……干得妈好美……浪到骨子里头……哎唷……好酥……好美……插……再插……」香萍一面浪叫,肥大的屁股随着抽插的动作,上下摇动着。

「卜滋!卜滋!」淫水和鸡巴的摩擦声,与香萍疯狂的浪叫声。

剌激得周平血脉更为沸腾,欲火更加暴涨。

他收回双手,两腿跪在床上,紧紧抱起她丰满的屁股,使她的肥嫩湿润的骚穴更为凸出。

就这样的猛插猛送,来个直入直出,次次撞到花心。

直插得香萍舒服的魂不附体,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浪叫不已。

「快……大鸡巴……亲哥哥……我爱你插……哦……哼……我要……我要丢……哎唷……美死了……啊……泄了……泄给大鸡巴哥了……」「唔……嗯……不……哼……」一阵销魂的美感,香萍忍不住阴精从子宫深处泄出来。

周平这时感到龟头被一股热流冲激,麻痒痒的。

「妈!你舒服吗?」

「嗯!还说呢!人家差点死过去了。」

香萍舒服的泄出阴精,此时已精疲力尽,玉体酥软无力,香汗淋漓,娇喘不已,有说不出的艳丽诱人。

「妈!那么你喜欢我呢?」

这一问使香萍粉面通红,忙两粉粉臀紧搂着周平,撒娇的说着:

「平!我喜欢……我爱你……爱你的大鸡巴……可是它坏死了……人家又怕……又爱……」这一阵淫荡的动作与娇声,使得周平又欲潮高涨。大鸡巴在温烫烫的小穴里,不安的蠢动着。

香萍感到鸡巴在阴道内一抖一抖着,知道他尚未满足。

她把粉臀稍微摇扭一下,逗了一个媚眼道:「平!你的鸡巴没有软下来……是不是……又要插穴……」说罢又娇羞一笑道:「只要你想要……妈可以再让你插小穴……平!你知道吗?我好爱你……我要我的儿子……享受妈妈迷人的肉体……」周平觉得他这个妈妈,实在淫荡得可爱。而且,他是尚未玩够妈妈的玉体。

「妈,我想换个姿势,好吗?」

「嗯!只要你喜欢,妈都可以……」

听到妈妈欣然同意,周平对她有种说不出的感情,心中怜惜这朵美艳无比的玫瑰花。情不自禁地,手掌又在她白嫩的玉体上,上下的游动着。

「妈,我们换个地方,一起到墙壁边,站着插穴,好吗?」「这……可以吗?」对於儿子提出的建议,香萍从未?试过。

她只知道男女交媾的姿势,大多在床上躺,跪,趴着,不知道有站立的姿势,所以芳心既怀疑又雀跃欲试。

「可以的!你难道不知道,男女在偷情时,常使用这种姿势。」说着,周平忙将大鸡巴拔出,起身下床,拉着妈妈的手臂。

香萍经他这阵诱惑,不禁也想一试,何况她原来就淫荡、风骚,对於她的乐趣,更想?试。

於是,他们两人下床,周平缠扶着妈妈的粉肩,走到了墙角边。

香萍被儿子轻推,粉背贴紧了墙壁。然后,周平就挺着粗大的鸡巴,近身两手按在她的细腰上,嘴唇就贴在妈妈的樱唇上,探索着她的香舌。

一种无比的温馨,随着周平的吻,泛起在香萍的心头。她禁不住,两条粉臂绕过儿子的颈子,主动的迎合着。

热情的深吻,香萍嘴里伸出丁香小舌,周平一下就卷住它,尽情的吸吮起来,两人肉贴肉忘情地纠缠一团。

吻了好一会儿,周平才轻轻吐出小舌,在妈妈的耳边细语说道:「妈!你搂着我,然后把左腿抬起来。」头一次用这种姿势,香濮害羞的双颊潮红渐起,娇声轻嗯一声。她两手轻搂着儿子的颈子,左腿慢慢的抬起。

周平笑了一笑,伸出右手抬着高举的左腿,左手扶着鸡巴,大龟头已顺着湿润的淫水,顶到洞穴口。

「唔……平……你可要轻点……这种姿势,阴道里面好像很紧!」见到他插穴的动作已准备妥当,香萍紧张的心头小鹿狂跳,涨红着粉脸,水汪汪的大眼睛揪着儿子,嘴里轻声的说着。

「妈!你放心,我会再让你舒服的丢精!」

「嗯……你好坏……」

由於周什长得人高马大,体格非常健壮,而香萍的身材适中,尚仅到周平肩头的高度。

所以,周平右手扶着她的左腿,左手握住大鸡巴,对准穴口,双腿前曲,屁股往前一挺。

「卜滋!」一声,一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已顺声尽没入阴道中。

「哦……好涨……嗯……哼……」

周平屁股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硬大圆鼓的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在花心上,顶得香萍闷哼出声。

鸡巴插入肥穴后,他左手就一把搂紧妈妈的柳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抽着。

「哎唷……亲亲……这滋味……真……美……好舒服噢……」香萍的两腿站在地上,虽然左腿被儿子高抬着,但是这个姿势,使得阴道壁的肌肉紧缩,小穴无法张得太开。

所以香萍那个鲜红肥嫩的骚穴,就显得比较紧窄,窄小的春穴被那壮硬的大鸡巴尽根塞入,只觉得阴道壁,被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她感到异常的舒服,不自禁得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

开始时,采用这种姿势,两人尚不熟练,只得轻扭慢送的配合着。

抽插了一阵后,两人的欲火又再次的高涨,由於男贪女渴的春情,鸡巴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香萍嘴里的咿唔声也渐渐的高昂了。

「哎……哎……大鸡巴哥哥……哼……嗯……小穴美……美死了……唔……哥……你的鸡巴……好粗……唔……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痒……舒服……哼……」香萍被大鸡巴干的,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

阴户里潮潮的爽快,股股的淫液如波涛汹涌般的流出,顶着大鸡巴,浸湿了周平的阴毛,只觉得春穴里润滑的很,周平屁股挺动的更猛烈,阴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浪声。

「亲哥……哥……哼……妹妹好……好爽……哦……鸡巴顶得好深哦……嗯嗯……大鸡巴儿子……我的脚酸了……哎唷……顶进子……子宫了……妹妹没……没气力了……哼……唔……」香萍两手紧搂着周平的颈子,右足站在地上,左足被他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肉,被周平健壮的身躯紧压在耳边。

肥涨饱满的小穴,正不停的受到大鸡巴的顶撞,阴道壁被粗硬的鸡巴磨擦,花心被大龟头,似雨点般,飞快的顶击,直让她美的上天,美的令人销魂。

「哎唷……平……亲爱的……我没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唔……你好坏……哦……哼……」单脚站立,实在令养尊处优的香萍吃不消。

每当她右脚酥软,膝盖前弯时,玉体往下沈,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抖,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

周平见她那付吃不消的渴态,似乎也有征服者的满足。

於是,他伸手将香萍站在地上的玉足,也用劲的托起。

香萍这时就像母猴爬树般,两手紧搂着他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周平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胴体便紧缠在周平的身上。

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高高的翘起,直塞在小穴里。

周平健壮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洁细嫩的玉臀,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哥哥……好丈夫……这种姿势……插死妹妹了……哼……顶……哦……大鸡巴……哦……哼……」原本就欲火高涨的香萍,再被他特别的姿势和强壮的大鸡巴,刺激得淫荡娇作,肥大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的款摆着。

由於香萍的娇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沈,均使大龟头重顶子宫深处,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觉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子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哦……快……快……我快忍不住了……哼……嗯……」周平见香萍似乎又要泄身了,忙抱着她的娇躯,转身往床沿走去。

走到了床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香萍的身上,伸手将牠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奋力的抽插着。

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着、磨着、转着。

「唔……好大鸡巴……亲丈夫……小妹……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顶死了……哦……哦……爽死我了……啊……啊……」大龟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大鸡巴在春穴里狠劲的插送。

这些,都使香萍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秀发零乱,粉面红晕地不断左右的扭摆着,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像要撕裂它一般,那种似受不了,又娇媚的骚态,令人色欲瓢瓢,魂飞九宵。

突然……

「哎唷……哥……哼……唔……妹妹不……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顶……哎唷……唷唷……要丢了……啊……丢……丢啦……唔……哥……啊……啊……」禁不住一阵要命的刺激,香萍嘶叫出像杀猪般的尖锐声。

她全身畏缩般的痉挛,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

周平受了又浓又烫的阴精所刺激,他觉腰部麻酸,最后挣扎的插了几下,龟头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陂热烫的阳精,由龟头急射而出,直射在香萍的穴心深处,射的她浪声连连,全身酥软。

「哦……哦……哥……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一阵的激荡后,两入已疲累不堪,周平忙起身,经过一阵清理后,香萍也连战二男,身子疲乏的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