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子成了刀锋女王的妻
子成了刀锋女王的妻
 早晨,女儿知道要出去玩很早就起了床,在我们床上滚上滚下,被女儿闹醒很是无奈,起床准备,期间妻子很是无奈,不知道怎么搭配衣服,而我从起床就准备好了,短袖陪上大短裤,加上拖鞋。于是乎走过去搂着老婆的小柳腰,舔了舔老婆耳垂,吹口气说到:「老婆,短裙丝袜,我的最爱。」老婆笑着说:「笑话,就你那样,我能穿出去见鬼了,过膝群你都闲我太露,还短裙,穿起让你饱了眼福我再换是吧。」说罢把我推开又开始找起衣服来……无聊的我只能去找女儿玩了。

  出门时老婆也是很随意的短袖加上牛仔裤。见到朋友后也是随意的扯了几句蛋就开始了前往郊外的旅程,期间副驾驶的老婆通过微信群告诉我,朋友们在讨论要不要徒步,有个朋友弄了个精确度很高的地图,可以尝试下徒步,反正现在就这中国的人口密度,中国一二线城市周边估计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我想着也是,便和老婆说可以。经过几家人在微信组里的投票结果,徒步三倍优势完胜,然后,掉头原路返回上高速。目的地在城市的另一边……一路不表,目的地是高速的一个休息区,下车后商量都备有帐篷,便打算直接徒步,晚上直接野营,徒步路线是从高速休息区走到一个村子,然后在村子附近野营,相对安全,然后再原路回头。毕竟大家都没有专业相关的知识,所以路线不是很偏僻,只是图个开心。一路上倒是很轻松愉快,几个孩子也是不停的发出一些开心的笑声……到达村庄后,我和几个朋友也得到了村子里村民的同意,在村子河边的一块空地上搭起了小帐篷,妹子们出马,找个几户村名买了几只鸡准备晚上烧烤,过程很是愉快。饭后大家在周围自由活动,我也和妻子带着女儿在河边慢慢散步,感受着傍晚的宁静。

  慢悠悠的就那样晃着,女儿忽然叫着说:「妈妈快看,有个红色的蛋。」说完就向前小跑着过去。

  我和妻子也看到了那个有点鲜艳的红蛋,鸡蛋大小。我和妻子很是诧异的在思考着这个蛋是啥子……从来没见过这样蛋。圆的,很圆……我先以为是石头,敲了下听到有点发出中空的声音,感觉不太像是蛋,女儿则在旁边不停着叫着给我给我,和老婆研究了下,感觉可能是现在某种工艺制品而已。但是老婆为了干净卫生,便收到口袋里跟女儿说待会到河边用水洗下再给女儿玩。女儿听着便拉着我俩开始往回走。

  再回到营地时,有个朋友在村名那里又弄了点肉和酒打算要搞篝火晚会,女儿很快变忘了蛋的事情。随后老婆在帮忙弄菜的时候手不小心刮到小臂,出了一条小口子,翻口袋找纸巾的时候不小心又摸到了口袋里的那个红蛋……然而老婆的血沾在了上面……此后……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啊转的像大风车一样转动了起来……第二天回到家后女儿问老婆那个红色的圆球在哪里,老婆一直找不到,随后也就过去了,忘了。

  接下来老婆就感到头热浑身不舒服,先我们都以为是野营着凉感冒,吃了药,谁知道几天过去了,还是一样。我便请了假带着老婆去医院,医生看过后也说没有问题,建议验血之类的,老婆觉得没那个必要,觉得估计也就是感冒流感之类,叫医生帮开了点增加抵抗力的药便算了。

  接下来在老婆身上便发生了恐怖的事情……一夜之间,老婆的身上长出了些硬皮,接着感到身体有些怪异,全身非常的敏感。我只是担心的抚摸下妻子,妻子就变得很是舒服,不停的要求我抚摸,仿佛老婆被抚摸着就会舒服一些似的,我想带老婆去医院,但是老婆却因为脸上也有点变异,不敢出门怕被人见到而不停的拒绝,我也不敢去告诉父母,怕他们经受不住。

  〈自我感觉上事情时间点转的太快了,不过感觉口水太多……不会啊≥﹏≤〉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老婆身上的变化有点止住的趋势,但是老婆却开始叫着背后很痛,我也是束手无策,老婆又死活不肯去医院,只能向公司请假再家照顾老婆。

  (华丽无事我的女儿吧……当她不存在好了,真心不知道怎么处理。)一周过后,老婆整个人的皮肤出现了淡紫色。全身大部分地方也出现了皮肤硬化的情况,背上更是出现了数个拳头大肉团,浑身看着格外诡异妖艳……此时的我真是束手无策,已经不敢去外面找人或者带妻子去医院,生怕老婆被抓去当小白鼠。

  老婆的情况也是很糟糕,有时我和老婆说上几句,才会回上我一句恩,好的,没事。我则是觉得老婆有什么东西在瞒着我。我也不好说,只能是用着说过很多次的话反复的哄着老婆。

  一天早上醒来,睁开双眼,闭上再打开~忽然发现完全不对了,卧室隐约还是卧室,柜子什么的都还在,只不过整个房间的墙上地上各个角落都覆盖了一层类似肉状的薄膜,仿佛还在跳动,吓得我连忙伸手摸向身边的老婆,而我身边却空无一人,想开口大叫却也发现无法发出声音……一股恐惧涌上了我的心头。

  这时客厅发出了一阵阵咕噜咕噜的古怪的声音……恐惧到极致的我也停住了动作,几分钟后,一阵哗哗的声音传出,接着变听到一阵尖叫,听出是老婆的声音……我也顾不得更多,连忙冲出了房间。

  这是什么……我看到了一个怪物,刀锋女王……不是做梦吧,我呆呆的看着除了脸部是我老婆的那张俏脸……全身附满了淡紫色的鳞甲,头发也变成了类似触手状的条形生物,活的……不停扭动,恐怖的是背上生出了六条骨质的尖矛……我的第一反应完全就是……女王啊!在家啊,没穿越啊!!!

  怪物看到我后开口说到:「老公,我变成怪物了……」我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老婆看着我,慢慢像我走来,我则是慢慢的后退……拜托,我还没搞清楚,不要过来啊……老婆看到我的举动后遍停下了脚步,我能清晰的看到老婆眼角留下了泪水,开口到:「老婆,怎……怎么这样了,你还……好么?」老婆看着我,慢慢的说着:「老公,不要拒绝,我让你感受一下。」说罢那双妖艳的紫色眼睛发出了一阵红光,我整个人顿时感觉到浑身发软,感觉视乎灵魂出窍一般……意识渐渐迷糊了,同时也感到有股东西视乎要钻进我的脑袋,一阵疼痛……我便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醒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时发现我已经躺在了卧室床上,没看到老婆,而脑袋则是立马传来了一阵阵眩晕,一大股记忆涌到了我的脑袋里。

  整理完思绪,原来老婆被附身了……这么玄幻的事情居然碰到了我身上……而我的老婆,真的变成了刀锋女王n号……职责则是虫后……生产……为虫族而生产……在某个我不知道地方,虫族正在和神族交战,但是战斗力却不如神族……而虫族又是在整个星系里四处入侵,兵力有些供应不上,女王本体就用一身为蓝本,产出了很多克隆的女王仿体,进入是虫族独有的时空通道,以求克隆体出现到宇宙各处附身雌性……然后生产。产出一些某些星系独有的或者进化变异的虫族来增加虫族战斗力。

  而这个附身可以接触,那就是生产……产出一定的变异数量,到达变异进化的要求,变异体就会带着变异基因体从虫洞返回,进行大规模繁殖生产……然后战斗。

  而老婆也是显然知道,为了能够生存下来,只有接受这命运呢玩笑。

  想到这里,我看着周围,翻身下床,感觉到脚下传来的肉感,无奈的叹了口气,生产……这时老婆走了进来,我看着老婆的样子,久久没有发出声音。

  老婆却是可能接受这种状况,开口说到:「老公,是那个红色的球,我不知道怎么办,你知道么,如果……如果我不接受变成这样,我可能已经死了。」是啊,活着……活着就好。

  我望着老婆:「老婆,不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老婆点点头。

  我主动走了过去,抱住了老婆,老婆也伸手拥住了我……抱住的同时,老婆轻轻发出了啊的一声,很轻,有点诱惑。

  我连忙开口问老婆怎么了?

  老婆低头说:「老公,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反正我就是觉得,身体变的好……好敏感了。」我听到后则是无语的看着老婆,闻到:「老婆,那那个什么生产,要怎么生啊?」老婆听完,淡紫色的脸都变成了紫红色,吱吱呜呜的说:「老公,你……你先发誓不给嫌弃我,不给离开我。要不然我真的不要活了。」听着我连忙开口哄老婆说:「行,我不会嫌弃的,我们两一起面对,我不会放手的。」老婆听后,红着脸说到:「那你看好。」说完就身体后仰,用背后的骨刺撑住地面,身体成了45度左右,说着:「老公,你真的不可以嫌弃我,我没试过,不过大约知道是怎么回事。」说罢便开始发出一阵阵呻吟……下体不停的抖动,慢慢的,老婆的下体慢慢的张开,流出一些绿色的液体,老婆的声音慢慢的变大,不一会,老婆下体大约成个拳头大小时,里面露出了点红白相间的东西,仿佛还在蠕动,老婆这时的抖动忽然变的激烈起来,声音也开始变成大声的尖叫。

  扑咚……一条肥肥胖胖鸡肉味嘣嘎脆的蠕虫虫老婆的下体点了下来,老婆也连忙蹲着,用双手捧起了那条鬼虫子……在我看来,那虫子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和熟悉……诡异的是那虫子很是直接的往着老婆的胸部爬去,仿佛婴儿一般。

  熟悉的就是……荒野求生里面经常看着贝爷吃啊……星际争霸里面虫子的幼虫特么也张这样……在我还在看着虫子发愣的时候,虫子已经爬到了老婆的胸部,整个覆盖住了老婆的一个乳房,很明显的看到虫子的身体在蠕动,在允吸着老婆的乳房,老婆也是很享受似的发出一阵阵呻吟。

  老婆开口说到:「老公,就这样,我也是第一次,你说的,不给嫌弃我……我刚在红球传承里找到了生产的方法,但……但是,真的好爽啊,老……老公这虫子还可以孵……孵化的,但……但是,它要吃我的奶啊……」说着老婆下体就喷出了一股绿色的液体。估计老婆高潮了,身体瘫在地上不停抽动……下体也随着抽动流出一些绿色的液体。

  我看着老婆……这世界怎么了。问到老婆:「老婆,你身体变成这样,你感到有什么问题没有。」老婆还在高潮着,勉强的开口说到:「没……没有什么,就是……就是变的好敏感,又要来了……啊……啊……」说完就听到老婆一阵尖叫,震的我有些眩晕……老婆叫完后连忙说到:「老公,老公你没事吧,这虫子要孵化了。」说完,虫子就从老婆的胸部掉了下来……掉到地上后,朝着老婆鬼叫了几声后从嘴里吐出一些不知道是什么鬼玩意的类似胶状的东西把自己包住……我和老婆就这样默默看着这诡异的画面……过了一会,老婆忽然开口说到:「老公,要3个小时呢。」我额的一声后也没了语言,一切像在梦里一般……不太能接受今天发生的一切。

  我看着老婆,老婆也还是坐在地上抬头望着我,看着老婆的样子,心里一阵莫名的感触。走过去坐在老婆身边,望着虫子,问到:「老婆,这样的事情,你能接受么?里面会孵化出什么,可能真是像我们看的电影里面,异型……」老婆听完我的话后也沉默了一下,说到,其实在她身体发热的那段时间里,她脑袋里就开始慢慢的有了那所谓虫族的传承记忆,她一直不敢相信,知道她的身体彻底发生变异……而在她产生变异的时候,脑袋里也出现了一部类似科幻的电影,把这个虫族的所有一切过去看了一遍,包括拒绝的结果。

  我和老婆两人就那样坐着,老婆说,我听……

  时间……很快,也很慢……老婆和我说了很多我不能理解的东西,我问老婆,老婆说也是无法理解,这些东西就像是和记忆一样,印在她的脑中。

  说着说着,老婆忽然说到:「老公,你能不能出去,这个卵要孵化了,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我能感觉的到它要出来了,很激烈的感觉,我怕它伤害到你……老公,你能先出去么。」我听后,看着老婆说:「老婆,我不出去,我要陪着你,一起面对吧。」老婆听完皱了皱眉头后有点脸红说:「不行,老公,我不要……等下,万……玩意要和那个怪物那个的话,我不想让你看到,老公,求求你出去好么,求求你。」说着说着老婆就留下了眼泪。

  坐在老婆旁边,看到老婆的眼泪是绿色的……忽然感到一阵莫名心痛。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孵化成卵的虫子忽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老婆看到这里,连忙起身拉着我,轻轻一下就把我推出了卧室的门外,先在门口说了声:「老公,我爱你。」接着就是一阵哗啦的声音,还听到了类似某种生物有点低沉粗狂的吼声……老婆也侧着脸,睁着双眼看着我无法注视到的地方,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我连忙快步走过去。刚走到门口,看到了大约一秒的时间,一道肉墙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挡住了一些。

  一条类似于狗的生物,但是头上又有些两条看似很尖锐的触角,身上也全是一些铠甲似的血色鳞甲……肉墙那段忽然开了一个口子,老婆的声音传了出来:「老公,放心,没事的,我能感觉这个东西是完全服从我的,不过……这个虫子只有差不多一天的寿命,我……我现在要和它开始那个了,要一天的时间,直到它死去,老公,我不想让你看到我那个的样子,你能出去么,当是出去走走散心吧。」说完洞口就关闭了,完全听不到里面的声音,我现在外面许久……算了,出去走走吧,看看这个世界,是不是变了。

  刀锋女王……我老婆成了刀锋女王……

  就这样,出门时是下午4点,看着外面的世界还是看样子。巷子里的鸡店还是那几个老母鸡……没变化啊,找了几个朋友出来喝酒,单纯的喝酒,朋友们都是跟诧异我为什么会忽然这样。我也不想,只是,我无法想象老婆会变成那个样子,还要……还要和那种怪物进行做爱,甚至的产卵……时间是一天。

  于是我也只能用酒来麻痹自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醉的,只知道醒来后睡在床上,晃着晕乎的脑袋,看着陌生的周围,感觉是在酒店里。拿起旁边的手机,第二天中午了,朋友有短信留言说昨天喝醉后本来是送我回家的,结果家里没人,老婆电话也没通,就把我丢到了家附近的酒店……「12点多,快一点了,快可以回家了……」想完又晕乎乎的睡了过去,直到一阵阵电话把我吵醒,我看着电话,是老婆的手机,连忙接通电话说了声老婆,对面也传来了老婆的声音:「老公,在哪啊,你可以回来了……不过,有点东西你回来了要保持冷静好么……」我听完电话,也不管身体是否回复。穿起衣服就往家跑,打开门后直冲卧室。

  一片密密麻麻的……足球大小白色的蛋布满了卧室,老婆此时还躺在可以称为肉床上,在自慰……背后骨架似的6条骨刺仿佛软化了一般的缠在老婆各个敏感部位。老婆也是全身很配合的扭曲抖动着。可能是在进门时发觉我回来了,我刚看到老婆时老婆貌似是在高潮着……当骨质触手从老婆下体和嘴里抽出时,骨质触手上粘满了绿色的黏液,而老婆的下体却看似很柔软的随着触手的抽出又慢慢闭合了起来,很是诡异。

  老婆看到我后恢复得很快,喘了几口气就很快的站起来,快步走过来抱着我不停的叫着老公。

  我的一个手掌本事想去抚摸妻子的头部,但是确怎么也抚摸不下去……头部全是类似的活蚯蚓一样的触手,看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我指着房间里面那些白色的蛋,问到:「老婆,这些是蛋?你生的。」老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忽然发现,老婆已经比我还高了,体型也有了变得硕状了些。

  老婆感觉到我的诧异,可能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小声的:「这个我是……可以变化的。」说完身体就慢慢的缩小,变回了原来的身高。

  变回后,老婆也回头看着房间里的蛋,说到:「恩,老公,这些都是我……的。」我看着老婆有些无法接受,老婆现在这个样子,怪异是怪异了些,但是好歹还是有点刀锋女王的样子,暴雪先入为主,心里没有太大的惊讶,但是看到房里密密麻麻的蛋,却很是惊讶。忽然想到那个似狗的怪物,问老婆:「开始那个蛋孵出来的东西呢。」老婆看了下犹豫到说:「那个东西……」没说完就哭了起来。

  话说看着老婆变成了刀锋女王的模样……还做出一副小女人哭泣的样子,实在是不和谐。

  安抚着老婆,老婆哭了一会说,那个怪物后面一直和在她做那种事……快到24小时的时候,她感觉到那个怪物传递过来的类似信息的东西,按照身体本能的反应,忽然下体就一股吸力把那个怪物的东西给吸了进去……消化掉了。

  我听到老婆这样说后,感到很不可思议……不是说老婆能把那个东西塞进去,而是老婆现在对这些所谓非正常的东西,好像接受得很快,看着老婆好像并没有排斥的感觉。随后就开口问老婆。老婆到时很自然的告诉我说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感到自己并不是很排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变异的关系,反而有些淡淡的期待……老婆则是不停的反复问我会不会不要她之类的东西。

  作为一个新世纪的宅男,作为从大学就开始被坑神鬼畜大大洗脑的我来说……没啥大不了,但是老婆确实在是不相信……而我则很是很淫贱的问着:「老婆,要不这样把,我证明给你看,我爱你,不会抛弃你的。」老婆很是不解的看着我,搞起我很不好意思开口,看着老婆全是全身赤裸的身体,妖艳的紫色鳞片,还有经过变异后丰满的胸部及身体……我慢慢的开始出现了些的变态欲望。

  老婆仿佛从我眼镜里看到了我的想法,连忙说不要,不行。说着说着又哭了……无语的我也没有了办法,扯着老婆到了大厅,坐在被肉膜覆盖的沙发上,让老婆坐在我大腿上,贱贱的问到:「老婆,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和那个怪物生产的啊,告诉我嘛,我不会嫌弃你的。我会和你一起承担。」老婆听到我这话后貌似又回想起和那只狗发生的事情,在我双手的抚摸下,慢慢的喘起了微微的呻吟声。可能是老婆身上的变化,只是感觉到摸起来很舒服,而且鳞片好像活的一般,抚摸过去时,鳞片仿佛很是主动的轻微刺激着双手。

  慢慢的,看着老婆那类似挂着妖艳状的脸孔,我的下体很快的遍把短裤顶起了个帐篷,我的双手也停留在了老婆变异后丰满了不少的乳房上。

  老婆虽然像是非常享受,但还是连忙站起一把把我推开说:「老公不行,不可以。」我苦笑的看着老婆尴尬的笑了两声。

  老婆看到我后也很是不好意思的开口:「老公,对不起,不是我不想和你那个,只是……因为……我……我现在身体有点怪异……那个……我怕伤害到老公,做起爱来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我招招手来,让老婆回来说到:「老婆,那怎么办,我说了不嫌弃你……你老公接受能力很强的,老婆你这样美极了,很魅惑很妖艳,老公很喜欢。你知道的,老公是重口味。」老婆听后有点点的安心说到:「老公,先不好不好,等我能控制好身体以后,你想要的话我再给你那个。」听完我就应了一声,搂着老婆,想起房间里的蛋,问老婆那些蛋怎么样。

  老婆脸红红的说:「做完的时她脑海里记起了一信息,现在就是等那些蛋孵化,然后看有没有进化变异的,有的话就可以把进化变异的送到虫洞里,没有的话……在这些蛋里还要选出只优秀的继续交配。」听完我那慢慢软下去的阴茎又慢慢的翘了起来。我伸手抓着老婆的手放着我的下体上,说到:「老婆,不做的话帮我揉揉,你告诉我下你是怎么交配的嘛……嘿嘿,我要听。」老婆用着她那双魅惑的紫眼白了我一下:「不要说,好恶心的,老公不要嘛。」诡异的撒娇样子让我看着十分享受,老婆的手却没有停下,貌似锋利的指甲无声无息的划开了我的大短裤及内裤,我的肉棒瞬间弹了出来……弹出来的瞬间吓得我都尿了,老婆的手太恐怖了……老婆也看到了我的表情,格格的坏笑……

  我看着老婆瞪了老婆一眼说:「老婆快点让我爽爽。」老婆歪歪嘴巴用那双附满紫色鳞甲的算是爪子的手握住了我的肉棒……一股快感瞬间布满我全身,直冲大脑……然后,老婆没撸两下就射了……我尴尬的大口喘息着,老婆也是很无辜的看着我……说不出的快感,握住的那瞬间,肉棒感觉到360°无死角的快感,还不光是肉棒,整个人仿佛如同做爱似的全身酸麻,脊梁骨一股酸麻直冲脑部,就结束了。

  老婆看着我喷洒出在她手上的精液,低下头把手自然的放到了嘴边伸出舌头,忽然想到什么一样抬起头看着我,而我还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发现老婆的异样我也发现了老婆的动作,老婆又是一副要哭的样子:「老公,不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子。」我看着老婆放在嘴边手上的精液笑到:「老婆,你想怎么样啊,继续,不用顾及老公的,老公重口味。」仿佛我的精液对老婆也有着很大吸引,老婆犹豫了下还是伸出舌头把手上的精液全部吸进了嘴里……看着老婆那妖艳的脸颊,深紫色的双唇中伸出的舌头舔吸着白色的精液,肉棒又是坚挺的立了起,老婆也是着迷般的伸出了那神奇的手掌……结果还是秒射,三十秒不到连射两次,老婆再妖艳诱惑吸舔的样子,我也没有硬了起来,很是无语的问老婆:「怎么这样啊,老婆,你这手太厉害了。」老婆看着我两次秒射哼哼的:「老公,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做了吧,老公,等我能控制身体先好么。」在我听完老婆的话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卧室发出了些怪异的声音,而老婆也忽然有些怪异类似机械的从嘴里发出了一连串我听不懂的声音,说完又恢复了原样。

  我看老婆刚有点怪异就连忙问老婆是怎么回事。老婆只是急忙起身走向卧室,边走边说有一个变异了……我坐在沙发上,看着老婆的背影,特别是背后那六只骨刺……暴雪……你玩我呢。

  接着起身准备进卧室,刚走几部就听见老婆的娇嫩的声音,「啊,你给我下来。」我快步走进去……发现我又穿越了,这次到魔兽世界了。我看到一只宠物狗大小的术士恶魔犬似的动物趴在老婆身上,头部不停的在顶着老婆的胸部。而感觉到我进来的恶魔犬抬起头来,尾部类似个眼珠的东西发出一阵炫光,我脑袋感到一阵疼痛就晕了过去……晕过去的时候听到了老婆的呼喊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恢复了意识……刚刚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阵的撒娇般的浪叫声……吃力的睁开双眼。

  有点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老婆和那只恶魔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已经变成了我的四五倍大小。房间貌似也消失了,仿佛整个房间变成一个空间似的,一种类似肉皮的东西一路延伸到看不见边,整个空间感觉很压抑,有着一种令人冲动的欲望在侵蚀着大脑,扯着我整个人有点想呕吐的感觉。

  这时老婆估计不知道我已经醒来,还陶醉在另类而又充满刺激的性爱之中,几倍的身体大小,导致我看到那只恶魔犬的抽插在我老婆阴部的器官差不多和我一样大……而长度还远远不止,每次恶魔犬插入老婆体内的时候,看着那个力度估计很是恐怖,但却还是有约三分之二没有进去,看似很粗大的生殖器官在捅进老婆那透着弹性光滑的身体后,腹部也只是轻微有点突起。

  听着老婆不停的尖叫声就能感觉到这只野兽的勇猛……仔细观察着老婆与这只恶魔犬的性爱,渐渐发现着是老婆在主导着这一切。老婆用她背后的六条骨刺,固定着恶魔犬的整个身躯,注意看去……会发现老婆臀部起伏的速度完全大于恶魔犬抽插的舒服……基本在恶魔犬的兽茎退出的时候,老婆的臀部还会跟着往上送,企图不让恶魔犬的兽茎脱离出来,而在恶魔犬向下插入的时候,臀部则是随着兽茎的速度下降,直到臀部被撞击到地上的肉膜。樱桃似的深紫色小嘴也不停的伸出舌头弯曲着将恶魔犬头上两条触手状的东西不停吮吸。

  只见老婆和恶魔犬的不停交合,老婆看似在高潮的时候会开放入嘴中的触手……发出魅惑的声音,「宝宝,想射在里面是吗?那么,再插深一点吧,那是你诞生的地方,回到你诞生的地方去……」说着老婆就用六只骨质触手固定着恶魔犬,然后腰部兴奋着上下弹动,强制着摩擦着恶魔犬的兽茎]「啊……哈哈,就是这样,呐,宝宝,喜欢这样被禁锢着么,还是……还是喜欢我这样不停扭动。

  快给我,快点啊……」

  随着似乎老婆高潮的到来……我又是硬生生被老婆发出的愉快尖叫给再次震晕去了。

  我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床上,周围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原本数不清的蛋也都不见了。叫了声老婆。外面传来了老婆的回应声,再次看到老婆时,老婆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大小……老婆很是关心的问到:「老公,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啊,我一下忘记了,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我笑着对老婆说到:「没事的,这不好好的么。」心里却想着哼,要不是你叫床的声音太大,我还能看一会呢……我装作不知道的问老婆:「老婆,那只狗呢?不会又被你吃了吧。」老婆听到我这样问,害羞的摇摇头……我更加好奇的问到老婆:「那开始你生在房间里的蛋呢?」老婆装作恼怒的样子说到:「都吃了,你再问这种问题,我就把你也吃了,哼哼……」我倒是很郁闷的说道:「老婆,我不好吃的……话说你适应好你身体没啊,你看你变成这样后,天天裸着个身体,开始还有点觉得有点恐怖,现在看着好诱惑啊,我好想啊……」老婆听完赌气般的又用那附满鳞片的手划开了我的短裤……又是两下交货,边吸添边看着我说:「你能把我怎么样……」而我只能眯着眼睛郁闷的享受着刚才那几秒钟的快感……默不作声。

  而老婆则是横躺在我身边,用手轻轻抚摸我的身体……同样,和做爱一样,浑身酸麻,如同做爱般的快感,但又不是那样的强烈,整个人如同飘了起来一般……如同来到了天国……老婆可能也是感觉到了我的享受,慢慢抚摸着我……时间慢慢的一点一滴过去。老婆忽然停下了动作,而我也因为老婆的动作停止而从天国掉落了人间。睁开眼看老婆时。发现老婆整个人又有些机械的开口张口的说着什么……我也不敢乱动,生怕老婆那双放在我身上的爪子把我给怎么样了,那就悲催了。

  大约一分多钟,老婆一个颤抖的恢复了原样,见我盯着她,高兴的说到:

  「老公,我先前和你说的那个变异的蛋孵化出来怪物被虫族认同了,我现在可以有三天的休息时间,还可以恢复原样。」而我则是抓住了重点问老婆:「老婆,三天后又要开始么?」老婆又是恼怒的用那爪子撸了我的下体几下……好吧,从软到硬再到软……加上喷射精液的时间,这次有五秒了。

  老婆呆呆的想了会说:「老公,我现在能回复原样了,我们出去走走好么,我想出去散散心。」我想了下也同意了。

  接着,我和老婆再外面逛了一天的街,晚上看了场电影。

  第二天则是在老婆的强烈要求下跑到双方父母家里陪着老人吃饭聊天。

  期间和岳父岳母说谎到这段时间我们俩都忙,女儿没空照看,就拜托两位老人照顾了(开头写了女儿,不知道怎么处理,就这样吧)。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问老婆:「老婆,你说你这……就是这个虫族的所谓生产,要多久啊,女儿不可能一直丢在老人家里吧,一两个星期还好说,但是,久了的话,估计不行。」老婆听后也是皱眉的在思考,想了一会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女王主体在整个宇宙中放了千万个克隆体,打算把目前现有的虫族兵种都改造进化一次,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说罢看了我一眼又接着说:「老公,要不然你带着孩子吧,我自己……我去个没人的地方自己来处理,你就当我没有出现过好么,没有认识过我。」说完就慢慢的有些抽涕起来。

  我靠边停个车,伸手搂住副驾驶的老婆,看着恢复人样的老婆(恩,人样……不怕。)静静的没有说话。

  到家后,在关门的一瞬间,老婆哗的一下就变身了,还是那样的诡异……肉膜也从老婆的脚下开始伸出蔓延,肉眼可见的速度布满了整个房间。

  老婆回头看着目瞪口呆的我,笑嘻嘻的说:「老公,我现在感觉这个样子很舒服呢。」我则是喏喏嘴:「哼,又不能吃。」

  老婆可能能感觉到我的感受,有些犹豫的说:「老公,真的不行,我怕伤害到你,如果你真想那个,你就……你就出去在外面找个小姐,我不介意的。」说完老婆也默不作声的地下了头。

  我看着老婆,心里暗道终有一天我要干死你,哼。嘴里则是立马……马上向老婆表示忠诚。

  老婆很快被我的甜言蜜语打动……话说在哄老婆的时候,拥着老婆的身体抚摸着老婆覆满鳞片的那硕大胸部和臀部,全身都能感到一阵阵的舒爽。老婆现在彻底被那个刀锋女王克隆弄成了一个性爱机器啊。

  一夜无话,三天很快过去,第三天晚上,老婆一本正经的和我说到:「老公,这次那个……那个产卵不知道要几天,你看你能不能出去嘛,我不想你在家,不小心会伤到你的。你请假请了脑袋久,回去上班嘛。」我想着也是,哪怕老婆变成了女王,我没变啊,我吃喝拉撒还要钱呢,想了会贱贱的问老婆:「老婆,要不这样,你让我爽个一分钟,我就不就在家里。」老婆看着我的表情,无语的到:「老公,一分钟。就你那秒射的速度。你不得射出血啊。」我囧囧的看着老婆……你咋知道射出血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