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征与服
征与服
 一切特点,外祖父的家境可谓为书香门第,母亲深受熏陶,知书达理,而当年号称当地一枝花的外祖母,把娇小美丽赋予了母亲,母亲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外祖父、祖母的一切优秀条件毫无遗漏,全被母亲继承,即使是以现在的评判目光来看,当时母亲也是极少得一见得美少女,但上天却往往不喜欢十全十美,先天的无比优越的条件被冷酷的现实所彻底地糟蹋。

  到我6岁时,父亲已经不在风光,但在家里的霸权牢固不可动摇。家里的境地逐渐变差,父亲的暴戾日渐加剧。但对我仍然宠爱有加。父亲经常失意回家,狂饮后对往往母亲拳脚相加。母亲逆来顺受,暗自流泪,我却不知安慰,母亲稍未满足我的要求,我也会让有办法让父亲来表达的我的不满。记得当时家里只有客厅和一个卧室,父亲对母亲拳脚相加后,就往卧室里拖,也不避讳。母亲的软弱软弱可欺,让我成为小霸王。

  父亲的性是简单粗暴的,每次做,爱没有爱抚和甜言蜜语,要命地还要开灯,也不管我就躺在他们旁边,小手还握着母亲的乳房,就粗暴地把压在身下的母亲弄得秀丽的脸庞流满泪水,痛苦而压抑的声音由小变大,又由大变小甚至无力发出声音才算完事。父亲的性能力是肯定的,母亲往往被父亲命令光着身子过夜。

  在我的面前也几乎没有了起码的羞耻回避。尽管还小,但我也会在一旁侥有兴趣地偷偷观看,父亲发现后,偶尔呵斥,但母亲动人地肉体,让他往往无心理会我。

  父亲完事后变倒头大睡,有时我也学父亲,光着身子压上母亲赤裸而美好身上,重复父亲的机械动作,刚开始母亲会默默的反抗,低声呵斥吓唬我,但我地哭闹把父亲惊醒后,不耐地父亲往往会责骂母亲或又开始粗暴的性惩罚,母亲地宠爱和对父亲地惧怕让她最终放弃了反抗,任我父子俩以不同的方式来享受她那迷人的肉体,也许母亲的唯一反抗是早起习惯。

  在我7岁上小学后,不知为何,我更加迷恋母亲那柔软而丰满的,极具弹性,曲线完美的21岁的年轻乳房,我竟然又恢复了吸奶,当然,没有乳汁,但我的感觉是美好的,我入睡前的必修课是吸到累,小手还仍不放过才能安静。有时父亲的粗暴性行为把我惊醒,我也会模仿,但母亲那神圣而神秘的诞生生命的圣地上漆黑而柔软的阴毛的对年幼的我而言,完全比不上对压在母亲赤裸柔软的身体上,尽吸抚摸乳房而带来的美妙感觉。偶尔抚摸母亲的私处,也因为母亲夹紧双腿或变换姿势而放弃。

  在我刚满12岁的那年夏天时候,已对身旁父亲和母亲的性事习以为常,但有一个晚上,父亲喝了许多酒,我也喝了一些,父亲一上床,就开始对母亲侵犯。

  母亲有点反抗,父亲很快就不行,恼羞成怒的父亲开始与母亲默默而激烈地反抗搏斗,我为避开他们地战争坐立而起,父亲跪在在我身边,野蛮地把母亲大腿分开,并几乎把母亲地下半身提离床上,刹那间,母亲失去了反抗能力,无助地闭上了眼睛,身体绷得紧紧地,凝脂的肌肤,曼妙的曲线,秀丽的脸庞上痛苦而无奈的表情,让我目瞪口呆,修长的大腿间,母亲那神秘地生命出口第一次如此地清晰地而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地面前!

  在明亮地灯光下,我清清楚楚地目睹了父亲那不算粗大的阳具无力地在母亲两腿间不断刺动,无助的母亲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父亲却又无法让已要下垂地阳具进入母亲的身子内,突然父亲把母亲的一只腿曲起膝盖,用自己的一只腿平压在床上,腾出的手用力地分开母亲私处。

  父亲的一个手指突然用力地末入当中,母亲发出痛苦而压抑的大叫,双眼暴睁,肌肉绷紧,抓着床单地纤细地手爆出了青筋!大颗地泪珠沿着秀丽地脸庞滚落下来,父亲手指加大了运动,妈妈痛苦地不断摇头哭喊着「不要」,终于父亲跪着让阳具在手地帮组下进入母亲体内,父亲持续了好一阵才罢手,倒头便睡,只剩呆若木鸡地我看着全身蜷曲的母亲。

  潜意识下,我还是有点害怕母亲,也许是小孩对大人的正常感觉,但我内心却开始无比渴望有机会象父亲一样让母亲知道我的「厉害」,让母亲象对父亲一样地臣服于我。

  失魂落魄了几天后,一次机会,让我坠落深渊。

  那天星期六,我放假呆在家里,母亲生病发高烧在家休息,中午父亲回家,便开始饮酒,也不管母亲高烧,硬是把母亲从床上拖起,命令母亲做酒菜,母亲摇摇欲坠地做了几个酒菜后,便继续卧床休息,粗醋炒毫的酒菜味道不太好,引起父亲的一顿漫骂。父亲要我陪酒,很快酒尽,醉醺醺的父亲还要打发我去买酒。

  当我很快买好酒回到家时,父亲恰好提着裤头从卧室出来,父亲继续狂饮至不省人事,我也晕头转向地准备把剩余的酒放回卧室床下。

  卧室里床上的蚊帐已经放下紧闭,我好奇地想看看母亲的情况,当我揎开蚊帐,床上的一幕让我杀那间浑身发热,充满了莫名的冲动!

  只见头上覆盖的冷毛巾已凌乱地缠在母亲头上,遮住了母亲地秀发、额头、眼睛,只露出挺秀地鼻子,小巧的嘴巴,嘴巴半张,鲜红的双唇和雪白整齐的牙齿相应相印生辉,尖巧的下巴和秀丽的脸庞上还留有泪痕。床单有点凌乱,看来母亲已无力反抗。穿着的连衣裙被揎至脖子,内裤扔在床头,平坦的小腹上只横盖着一薄被,浑圆丰满的乳房高傲地耸立着,鲜红的乳头娇艳欲滴,修长的双腿仍保留着「大」字行,臀部下垫着一个枕头,把那神秘的圣地完全托出。天,我再一次看到了她!

  我把酒瓶放在床角,屏住呼吸,慢慢靠近她,纤细柔顺阴毛的密密地布成一个三角形状,下面地尽头便是两片紧闭着的丰满阴唇,上面还留有父亲侵犯的痕迹,突然间,我有点胆怯,我轻轻地动了动母亲地小腿,母亲毫无反应。我又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手指触到了阴唇,母亲也毫无反应,我再轻轻地用两只手指掰开两片阴唇,露出一条缝隙,母亲仍然没有动静,我便放胆地加大了力度,两片阴唇被我完全分开,一个扁型的,粉红娇嫩的缝隙展现在我的面前,我终于又看到她了!

  我不敢象父亲那般野蛮,只用食指往里慢慢探,母亲的阴道是如此的紧,以致再往里我感到有困难。我犹豫了一下,决定用力,我紧张地盯着母亲,生怕她突然有反应,以致于我的手指完全末入阴道后还未发觉。这时,我深刻地感受母亲紧密而灼热的阴道紧紧地包含着我的手指,我手指慢慢地开始抽动,母亲没有动静,我不能控制地突然用力,母亲发出有气无力地呻吟,一会又没了,我有点失落感,又有点酒壮胆,我开始很用力,但母亲半张的小嘴只偶尔发出点呻吟,我开始生气了,浑身有有种即刻需发泄的感觉,我的阳具开始充血,我爬上床,学父亲的姿势,跪在母亲的两腿间,用手握住阳具,对着阴道直插而下,我是如此的幸运!龟头居然进入了大半,我感觉到我找对了位置,身体不可控制地要往更深处挺进,以至于我一下子便压在母亲的身上!我不顾一切地把全身力气集中于下身,深深地、完全地刺入母亲地体内,如此力度,让我阳具疼痛不已,母亲也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但母亲阴道那紧密灼热的吸附感,刺激我几近发狂,我剧烈地抽动着,脸部恰好够到母亲的乳房,象是有着一个邪恶的力量在引导我,我含着母亲的左边乳头用力地吸,右手握住母亲的右边乳房,拼命搓揉,母亲开始发出痛苦而压抑的呻吟,整个身子绷紧,我看到大颗地泪珠沿着她秀丽地脸庞滚落下来,这刺激我更加疯狂,更加野蛮。

  我的阳具在母亲阴道里进进出出,每次都要完全进入,每一下抽动,都带给我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无比曼妙、刺激的感受,连续抽动大概200多下后,我终于抵挡不住下身极至的刺激,灼热的精液喷射而出,完完全全地注入母亲的阴道中,我不能抑制地发出声音,筋疲力尽地趴在在母亲身上,还位等我来及起身离开,没想到被母亲觉察到不对,母亲把遮住眼睛的毛巾拿开,一瞬间,母亲我四目相对,天地间似乎一切静止!终于,母亲发出任何惊天动地的大哭,但我从未听过母亲发出过如此可怕的声音!也从未见过如此可怕而绝望的表情,如此惊人的力量,我被母亲从身上一把推开,措及防的我和酒瓶一起滚下床,酒瓶破碎,我结结实实地压在酒瓶碎片上,血流血流入注,我也发出惨叫。

  也许是家丑不能外扬,我们表面上相安无事。到了晚上睡觉的时间,母亲仍然要裸露着全身,让父亲施展他那短暂的淫威,父亲入睡后,母亲仍然睁着眼睛,我象平时那样,压到她身上,妈妈第一次露出非常惊恐的表情,呼吸加速,双手紧紧地护住身子,而且双腿紧紧地缠绕在一起,使我完全没有了机会,而我也因为中午的事件,不敢过于放肆,我亲亲母亲,低声在母亲耳边说对不起,请原谅,并压着母亲老老实实地进入了梦乡,母亲终于逐渐平静下来,我迷迷糊糊地看到母亲默默地流下了两行清泪。

  初考前那个礼拜,我焦躁不安,一次父亲在母亲身上完成他的「功课」后,我烦躁地不断压上、转下母亲身子,无法睡眠,终于,我有了难以抑制地发泄需要,母亲立刻发觉,我想分开她的双腿,她默默地反抗,我们地对抗逐渐加大,把父亲惊醒了,我吓得赶快转下母亲身子,父亲漫骂母亲,又进入梦乡,我继续开始行动。

  父亲又被惊醒,进而便对母亲拳脚相加。在父亲发出鼾声后,我又行动,母亲不敢再激烈反抗,任由我摆布,但不配合我之下,我折腾了很久,仍然无法进入,我决不放弃,直到快天亮,,母亲终于臣服于我的毅力,姿势神奇地调整了点,我便顺利地进入了,母亲紧皱眉头,脸上露出痛苦,紧张地看着父亲,我开始轻轻而缓慢地抽动着,我感到母亲的心跳剧列,呼吸急速,紧张无比,母亲的眼光始终注视着父亲的动静,非常配合地让我达到高潮,又一次在母亲体内射精,没想到我便很快安详地入睡了。

  也许是母亲的优待,也许是受到科尔蒙的滋润,我身体开始急速发育,欲望也愈加强烈。常常乘父亲酒醉侵犯母亲,我的气力让母亲难以抗拒,而母亲害怕父亲的发现也不敢太激烈与我对抗,更不敢出声,我的经验使我每次即使母亲极不配合也能得逞。我竟然能够从母亲的背后进入母亲的体内,有时父亲完事后,我也不等父亲入睡便进入母亲的体内,让母亲惊恐而痛苦地忍受我的粗暴侵犯,过于放纵使我有时难以射精,我便让阳具留在母亲的体内而入睡,让母亲忍受整夜的担惊受怕。

  有一次父亲不在,当我再醒过来后,已经是半夜了,这时母亲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一杯牛奶,我不怀好意地逼上去,母亲恐惧地往后躲闪,嘴里连说「不要」,被我逼到墙边,我整个身子贴上母亲,母亲双手抱着杯子,拼命隔开我,我想抢过杯子,母亲死死不肯松手。

  我一把抱起母亲,大步迈向卧室,母亲闭上了眼睛,浑身发抖,开始哭泣,当我把母亲扔到床上后,我并没有动手,静静地观看母亲,母亲睁开眼睛,不断哀求我,我温柔地亲了她,母亲没有反抗,我轻而易举地拿开了杯子,母亲紧紧抱住身子,瑟瑟发抖,眼睛不敢张开。

  终于母亲张开了眼睛,抱着我开始啜泣,我也抱住母亲,让她在我的肩膀上哭泣,母亲虚弱地停止了哭泣,我开始解开她的睡衣,片刻母亲便只剩下内裤,母亲死死护住内裤,让我无计可施,我停下不动,用乞求地目光看着她,母亲又开始哭泣,我不停地亲吻她地双眼和泪珠,抚摸她那滑嫩地背,逐渐母亲地哭泣变为断断续续地啜泣,紧张而紧绷地身体也已柔软下来,渐渐的母亲在我怀里安静下来。

  我把母亲平放在床上,仔细欣赏着这位年轻母亲美女整个完美无暇的身子,坚挺地乳房愈加丰满了,加上纤腰和平坦的小腹,性感的臀部,修长的双腿,特别是母亲凝脂的肌肤,让我抚摸时感到母亲简直是精美无比的艺术品。

  我终于要爆发,我分开母亲的腿,母亲无奈地闭上了眼睛。母亲地默许让我兴奋不已,我立刻要脱下她的短裙,母亲制止了我,默默地只把内裤脱下,把裙子揎至腰间,露出下半身,我以最快地速度脱下裤子,掏出挺立的阴茎,便压上母亲。

  我还是没有经验,无法找对地方,我连着尝试了好几回阴茎都打了个滑斜斜的偏出!却始终是不得要领,母亲轻轻地叹了口气,腿更加分开,并抬起了臀部,挪动着臀部调整了一下姿势。我蓄势待发的阴茎马上找到了方向,抵住阴道口,用力压下,粗大的龟头勉强进入!母亲发出痛苦的低吟。母亲的阴道很干涩,但仍然那么紧密!

  我顺利的挤进了母亲阴户的缝隙,开始一寸寸的进入母亲的身体!母亲窄小的阴道立刻收缩了起来,异常紧密的包裹感使我抑制不住射精的冲动!我嘶哑的吼叫了一声,胯下猛然向前一送!原本大半截露在外面的阴茎倏地刺了进去,全部捅进了母亲的阴道!母亲睁大眼睛,眉头紧琐,修长的颈上显现出筋线,喉管里发出闷哼,泪水夺眶而出。

  「轻点,好吗?」

  母亲哀求我,我停下来亲吻母亲,不断询问她是否疼痛,母亲点点头,但又抱紧我的腰部,咬住嘴唇,坚强地示意我继续,像是把自己完全的放开了。

  我不敢抽动,温柔地和母亲亲吻,母亲默默地和我舌头交缠着,过了一会,我按耐不住,下身开始挺动起来,母亲死死吸住我的嘴,又抱紧我脖子,在拼命忍受痛苦,下身地快感让我不能控制的加大力度和节奏,下体碰撞出「啪、啪、啪」的声响,加上性器摩擦发出的淫靡之音,但母亲的阴道实在太小,而且很干涩,我也顾不了许多,把我压抑了许久的精力拼命发泄着。

  母亲痛苦地摇头,想把我从她身上推开,我抱住她的腰,每一下抽动阴茎几乎要脱离而出,又全部插入,极度的快感和母亲地疼痛让我几乎不能把持,我是那么用力,恨不得把母亲的阴道戳穿,我的阴茎根部能清楚感觉到母亲阴唇。母亲的阴唇在我阴茎的带动下翻进翻出,我故意把阴茎抽到阴道口,母亲大小阴唇一下子翻出来血红的一片,我然后一用力一下子猛插到底。

  母亲痛苦地甩头,双手紧紧抓住两边的床单。咬着嘴唇,脸上露出忍受痛苦地表情,这一次我持续了许久还不射精,母亲着急,不断催促我快点结束,但我仍然毫不怜香惜玉的继续抽插着。

  我急迫的抽送让母亲感到了不适,她不想自己的儿子在她身上如此粗暴的发泄性欲,她所希望的是缓慢的不张扬的不要给她任何的她在性交的意识,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协调她同时作为母亲和女人的矛盾心态。

  我放缓了节奏每次都是缓缓的推入,这反而让我那敏感的龟头能够细细的品味母亲阴道内的每一道皱褶。或许是母亲身材比较长吧我几乎不能碰触到她阴道底部那所谓的花芯。我用手臂去托起母亲的腰示意她抬高自己的臀部来迎合我的插入,但是母亲却推开我的手用非语言的方式告诉我她排斥以那种方式和自己儿子进行性爱。

  我无可奈何的收回自己的手,但内心对母亲花芯的渴求让我焦急,我抬起了母亲那纤长的双腿第一次尝试用这种姿势去探求我希望的深度。

  母亲自然知晓我的意图就像前面所说她不能接受以任何“淫”的方式和自己儿子进行合欢,于是母亲用她柔软的大腿压踏我的肩膀想分离我和她的距离,但是我已经牢牢的卡住了她的任何动作,而且红胀的龟头已经抵在那濡沫湿滑的嫩穴入口,没有片刻的停顿我奋力的挺进了我的身体。

  那又是一次毕生难忘的插入我到达了我要的深度,龟头触及了母亲的花芯,一股酥麻的感觉自龟头流向了全身,仿佛那里是母亲的另外一张嘴它能够吸吮和舔舐火急的龟头,就在接触的那一刻母亲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震颤嘴里也发出了“啊”的一声。

  这是我和母亲数次的情爱过程中她第一次发出呻吟,这个声音中糅杂着肉体上极度的刺激和精神上极度的紧张,和儿子私密接触时发出声音同样被母亲视为不可接受,母亲再次想奋力推开我但是身躯却被我的手臂所控制,无奈的母亲只好咬紧了自己的嘴巴阻挡住她认为不应该出现的声音。

  但是随着我大力的抽插母亲无法控制她身体的抽搐,每一次顶触花芯母亲都试图压低自己的臀部,避免这让她几乎无法承受的酸痒,她的双手无助的攥紧着她身下的床单,尽力保持自己的身躯不过度的动作,为了维护作为母亲的尊严,她拒绝在儿子面前表现出她的快感,或许她还能保持她身躯的姿态,但是她却无法控制她的内分泌。

  我看着母亲苍白的脸庞慢慢的因性欲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湿润的嘴唇微微翘起,下唇有两个清晰的牙印,那是母亲为强忍欢愉的叫声而咬下的痕迹。我把唇贴在母亲的脸上,轻轻的舔着母亲脸上热莹汗珠,滑过母亲的脸颊,把嘴唇轻轻的压在了母亲的耳朵上吸允起来,同时加快下体抽插的速度。

  突然母亲紧握床单的手松开了接着又迅速的紧握并有了扯拉的动作,本来每次抽插都让我感觉退缩躲闪的母亲突然把臀部抬了起来,母亲突然的这个动作让我的龟头死死的顶住了母亲的花芯,母亲的身体剧烈的颤了起来臀部开始大动作迎合我的插入,好像要彻底吞纳我全部的阴茎。

  母亲终于彻底的失控了,忍不住发出大声的呻吟,仰着头,娇躯不停的上下耸动,默契的配合着我的节奏。这一刻,我已经成功地控制住了母亲!她已将道德禁忌全都扔到了一边,尽情的享受着性爱的欢愉。

  我和母亲的配合渐入佳境,一进一出,一迎一送都丝丝入扣,就像一对相濡多年的恩爱夫妻。我感到母亲的阴道开始随着身体的用力而在有节奏地收缩,一下一下的迎接着我饥渴无度的索求。

  母亲成为了我胯下的女人!

  随着我的抽插母亲也开始大或小声地叫起来,身子配合地扭动着,小腹撞击着小腹,阴毛磨擦着阴毛,我刻意地时快时慢地干着。母亲非常配合:我快,母亲就叫得大声;我慢,母亲就叫得小声。

  母亲阴道的湿润度不断地加深,抽起来竟然有轻微的水响声。向下插时我抱住母亲的屁股不断向我的下身靠,让我的阴茎尽量深入的达到母亲阴道的最深处,母亲非常配合地自动挺腰让我插。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伴着一声声粗重的喘息,阴茎一次比一次的用力冲刺,穿过阴道中的柔软嫩肉,让巨大的龟头不断的撞击着母亲柔嫩的子宫。

  持续了许久,我抱住母亲的屁股一下把她翻了过来,又扶住她的腰让她跪起来,我要用最淫荡的姿势奸淫她。母亲也明白过来我想干什么,默默的翻过身,顺从的挺起了屁股。

  我跪在母亲背后,一手扶着阴茎,另一只手按住母亲的丰臀,身体向前一挺,把阴茎重新插进母亲的阴道中。

  母亲这次却没有叫了。于是我抱住母亲的屁股开始用力抽插,下体每次都重重的撞击着母亲丰满有弹性的屁股,撞得啪啪地响,但是母亲还是一声不吭,默默地承受着我的撞击。

  母亲阴道内壁渗出的白浆随着我阴茎的抽送而流出,整根阴茎像是被涂抹一层白色的乳油滑顺无比,“滋滋”的声响随着我身体的起伏而有规律的出现。

  突然间,母亲的全身倏地僵直了,阴道痉挛似的一阵剧烈收缩。我知道母亲的高潮到了,果然母亲长长地叫了一声。我用力抱住母亲身子紧紧压在母亲的背上,母亲大概感觉到我要射精,也拼命的撅起臀部,随着我最后深深的一击,粗大的龟头深深嵌入了她的花心。母亲有些难以承受的拱起了身子,紧紧闭上双眼,脸上带着极度愉悦的表情,成熟丰腴的胴体持续的颤栗着,接受了我一股又一股的浓精,半分钟过去了,我才一滴不漏的喷完。肉棒颓然的软了下来,从温湿的蜜穴里滑出。母亲的阴户轻轻的蠕动着,鲜红的阴唇略微翻开,一道浊白的汁水赫然从里面倒流了出来!──我的精液从母亲的阴道口流下!当我终于精疲力竭地压在母亲身上时,母亲已经无力呻吟。今天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母亲已无力配合我,任我尽情地享受她那迷人的肉体。

  到现在我才真正的体会到,母亲是多么的可爱的女人。当下我一只手环抱着她的纤腰,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润滑爽的脊背。母亲梦呓般的低声哼着,表达着自己的满足和惬意。母亲不堪情挑的右手探到我的胯下,柔滑的掌心握住了肉棒。尽管刚射完精,可是它的尺寸仍然长挺着。我的阴茎享受着母亲的抚摸,又有些蠢蠢欲动了,只觉得男性的雄风在一点点的恢复。正想翻身压上去再干一场,谁知母亲却轻轻的脱离了我的怀抱,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怎么了?」我惊讶的问。「哦,没什么,去解个手,马上就回来。」母亲说着光着身子就准备下床。我心中一动,忙顺手拉住了她:「让我抱妈撒尿吧!」母亲粉脸微红,甩脱我的手就想离开。

  我哪里肯善罢罢休,纵身扑了过去,伸手抄在母亲的腿弯里,把她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做什么?」母亲吓了一大跳,还来不及阻止,赤裸的胴体就已紧贴在了我的怀中。她本能的挣动了两下,嗔怪的说,「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我嬉皮笑脸的说:「让我抱抱吧」边说边嘻嘻哈哈的奔向了浴室。

  母亲登时惊慌起来,一对玉足张皇失措的乱晃乱蹬着,恳求的说:「不是真的要……」「当然是真的!」我迫不及耐地一脚踢开了浴室的门。

  母亲又羞又急,拳头不断的捶打着我的胸膛,身体挣扎的更加剧烈。但是在我强有力坚持下,她的反抗根本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任凭我抬高她的娇躯,让她的上半身仰靠着我的肩头,双掌托在了她结实的圆臀上。柔软的臀肉被我揉弄着,母亲彷佛被击中了要害般,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力气,像个小孩子一样乖乖的被我抱在手中,双腿向两边大大的分了开来,露出了成熟诱人的阴户。乌黑亮丽的阴毛丛里,鲜红的肉缝略微有些红肿,显示出里面刚刚遭受过比较猛烈的侵袭。

  我走到坐便器旁,把母亲雪白的屁股对准马桶的上方,嘴里低声笑道:「妈,尿吧」「不行…」母亲害臊的连耳根都红透了,「这样子好别扭,我拉不出来…」我调皮地撮起嘴唇,发出「嘘、嘘」的口哨声,同时轻微的晃动母亲的裸臀,就像是在哄着个幼小的婴儿一样,没过多久,母亲果然克制不住了,身体如水蛇般不安的扭来扭去,足尖绷得笔直,大腿上的肌肉歇斯底里的抖动着,忽然,她的眼睛里露出彻底的光芒,暗哑的低呼了一声:「呀!」我循声望去,只见母亲的股沟蠕动了两下,蓦地里松懈了!一道淡黄色的尿液从她的两瓣阴唇间喷出,如同失控的水龙头一样泄进了马桶里。母亲白皙丰满的肉体不停的颤抖,羞的无地自容,但却无法挡住一泻千里的潮流……母亲的身体似乎又有些兴奋,情不自禁的连连喘息着,胸前那对小小的乳房微微震颤,两颗奶头赫然绽放在尖端,「还不快放我下来?」母亲挣扎了一下,羞不可抑的说。

  我把母亲的一条腿搁在水箱的盖子上,以便减轻我手上的重量。然后我腾出右手撕下了一截卫生纸,不理会她的抗议,细心的替她擦拭着下体,将阴户上残余的尿液抹的干干净净。

  做完这一切后,我抱起母亲走出卫生间,来到客厅,把她放到沙发上,将巨大的阴茎伸到了母亲的嘴边。母亲只是愣了一下,大概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这些,但当我将阴茎碰触到她的嘴唇时,她自然而然地张开了嘴,让我将阴茎塞进了她嘴里。

  我弓着身体双手扶着沙发动起跨部,让坚硬的阴茎从上至下在母亲稚嫩的嘴里一出一进,出时只留龟头在内,进去时却一插到底直捅到母亲的喉咙深处。母亲的口腔里温滑又潮湿,肉棒在里面的抽送不时轻轻碰触到那些坚硬的牙齿,和肏屄的感觉不太一样,但明显让我感觉更加刺激。

  我双手撑着沙发上下耸动跨部慢慢的干着母亲温柔的小嘴,就好象在干她的下面那个“嘴”一样。随着我坚硬的肉棒一下下进出她湿润火热的小嘴,我的阴囊也一下下拍击着母亲的脸颊,母亲一开始还用手套着我的肉棒挡一下,免得我冲得太狠令她难过。可是我干着干着她就放弃抵抗了,双手搂着我的臀部任我狠狠地肏她的上面的这个“屄”,只是晕红的脸上双眼求饶似的看着我,可偏偏她的眼神又那么迷茫那么饥渴,只能促使我干得更加的用力,一点也不顾及她的感受。

  母亲快速地前后摆动着头部,还时不时还抬起头看我,好像在观察我的反应。长长的秀发从她头上垂下来,遮住了她半边脸,但遮不住她脸上的晕红。此时的她面对着自己的儿子,在激情之余,更多还是羞涩。

  我忍不住抬起手,给母亲拂去脸上的乱发。

  我这个小小的动作可能使母亲更加不好意思,她停了下来抬起头,咬着嘴唇,眼里的荡漾的水如要流将出来。

  再也耐不住的我爬起来,把母亲背对着我按到沙发靠背上。又抬起她的一条腿踩在沙发边沿,以便阴户也扩张到像一张嘴,此刻母亲的小阴唇就算不用指头撑也自动掰向两旁,粉红色的阴道口微微向外张开着,我站在她大腿中间,抱着母亲的圆臀,阴茎一下子从后面插进母亲体内的最深处,大力抽干了起来。母亲好像身子都软了,一声不吭默默的任我摆布,任凭我红胀的龟头剧烈的刮擦和体验着她阴道内的湿嫩。

  母亲湿热的阴道里彷佛有股巨大的吸引力,几乎把我连阴茎带人一起吸了进去,我感受着母亲下体湿湿黏黏的吸吮味,更加兴奋起来,「妈,叫吧,谁也听不见的。」我开心地大声说,粗壮的阴茎在母亲滑嫩的阴户中抽抽插插,旋转不停,母亲那窄小的带有褶皱的阴道内壁套撸着我的阴茎,小阴唇紧紧裹住我的阴茎根部,阴道内壁的嫩肉不住收缩、痉挛。同时母亲用力的向后挺送着臀部,满头的乌发随着我阴茎的冲击在前后摇摆着。

  「呜…」母亲失魂落魄般浪叫起来,每一次叫声都被我阴茎有力的冲击打断,我的睾丸也随着猛烈的撞击不断的拍打在母亲柔嫩的阴阜上,「啪┅┅啪」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地令人兴奋!我一面加快抽送动作,一面用手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用力的一下下的拍打,征服的快感在四肢百骸间荡漾,母亲甩着一头乌黑的秀发,身体剧烈的颤动着,胸前的两个小小的乳房前后乱晃,看上去更加的动人。

  从背后看去,只见母亲的两团臀肉向两边分开,深邃的股沟间有根粗黑发亮的肉棒不停进进出出。每当它抽出来的时候,都有泛着泡沫的白汁跟着涌出,然后顺着肉棒流下去,消失在浓密的阴毛丛里。看到这里,我的欲火更加高涨。我一手按着母亲的背,一手抓紧了沙发的靠背,借助靠背的力量向母亲的肉体施加压力。母亲反射的夹紧了大腿,臀部整个撅了起来,配合着我的动作。

  由于看不到母亲的面部表情,我站在沙发下,翻过母亲的身体,把母亲的双腿向上一架,扛到肩上,整个人压了上去,直到她的膝盖碰到她的肩,这样一来,雪白的大腿把母亲的嫩穴挤压得紧凑,饱满的肉穴可怜的面对着我的肉棒,张开的阴唇如同花儿一样绽放着!

  母亲勾住我的脖子,修长的秀腿颤抖着,我粗大的龟头慢慢的撑开母亲紧窄的阴道口,一点一点深深的挤入母亲狭窄的阴道里,母亲柔软的壁肉紧紧地缠绕住我那粗大的阴茎,阴道口一开一合,像小舌头般吸吮着我粗大的阴茎,直到我们两人的性器紧紧的密合在一起,我摇摆着屁股,让巨大的阴茎在母亲湿嫩的阴道里慢慢研磨着,细细的体会着母亲阴道内的每一道皱褶。

  母亲没有阻止我的放肆,我索性伸直身子,两手握着母亲的双脚,高高提起,再往两边掰开,好让粗大的阴茎可以插得更深,抽送得更随心所欲。由于我把母亲的双腿提高,她屁股自然也离沙发几寸,柔嫩的阴户向上大大的张开,使得我每一下插入都能很受力,抽出来的时候又都会让母亲的阴唇向外翻起。当阴茎深插入内时,下体的碰撞发出「拍」一声,淫水也「卜滋」一声喷洒出外,黏在我一晃一敲的阴囊上。

  母亲在我粗壮阴茎的连续攻击下,已渐入佳境了,为了让我更舒服,母亲运动阴肌,阴道四周层层迭迭的嫩肉突然地收缩,变得非常的紧闭,吸住我粗大的阴茎,而且一夹一夹的蠕动着,整个阴道似在翻腾,子宫口像鲤鱼嘴样的一松一紧地抽搐着,吸吮着我的大龟头,阴部也往上一挺一挺地配合着我的抽送。

  我在母亲身上尽情地蹂躏、奸插着,任意享受着母亲美丽的肉体。

  母亲全身绷紧,任凭我粗壮有力的阴茎在她柔嫩的阴户中一进一出的抽插着,阴道内的津液被磨擦得变成无数的小泡泡,白蒙蒙地浆满在阴户四周,阴道口柔嫩的皮肤被阴茎带入拖出,将阴户抽送得张合不断,拍拍作响,随着抽插扑哧声的逐渐加重母亲的津液开始大量的外溢,她的高潮正在临近。我抬起头看着母亲的脸,但母亲却已将头后仰眼睛紧闭只是臂弯将我的头紧勾在她的乳房上。

  我感觉到母亲的臀部开始主动的推送着,而且动作的幅度和深度越来越大,每一次抽动,母亲都不由自主的先缩紧阴户的内壁,以加强阴道的紧缩度,我知道这是她无法抑制高潮临近时的本能或者是无意识的吧,无法抗拒的洪水般的快感整个笼罩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母亲的阴道开始有节律的收缩,伴着收缩大股大股浓浓的白浆顺着她阴道和我肉棒的间隙徐徐的淌落,但从她紧咬的嘴唇我知道她正在努力的控制住自己。

  我捧起母亲的脸,下体加快抽插的速度,随着我和母亲激烈的性交,我们的胯部之间也随之发出淫靡的啪唧啪唧声,母亲全身绷紧,鼻子里不由自主的发出闷哼。在我巨大肉棒的抽送之下,母亲的声音已是哭腔了!

  「呀,妈不行了!」

  母亲这时张大了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脸上露出恍惚的表情,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娇柔的身躯开始激烈的颤抖了起来,全身僵硬的向后挺起,脸涨得通红,双臂紧紧的搂住我,火热的阴道内壁紧紧的吸住我肿胀的肉棒,阴壁剧烈地蠕动着,不断地收缩,再收缩,有规律的挤压着我的肉棒,一股暖暖的分泌液从母亲阴道的深处潮涌出来。

  随着母亲的阴道连续的痉挛,大量的爱液一股又一股喷撒在我的龟头上,溢出母亲的粉嫩阴唇,顺着我的阴囊和母亲的肛门滴落在沙发上。伴随着这股潮吹母亲的身体颤抖的抽搐着,下体阴道口的肌肉不停的一放一收,与我做抵死缠绵,我的腰部一麻,一股无可抗拒的舒爽冲击着四肢百骸。龟头弹跳着喷出滚烫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在了母亲抽搐的肉洞深处!母亲终于忍不住的再次尖声叫了起来……第二天,我一大早醒来,被我折腾近一夜的母亲体力显然不如我,仍在沉沉入睡,脸上依稀可见地泪痕配上那秀丽地脸庞,象那「雨后梨花」般一样,我爱怜地亲吻着,不敢惊动她,独自起床,精神百倍,但顿时感到饥肠辘辘,便出门买早餐。但当我回到家,伊人早已不见踪影,母亲赶去上班了,我失望之至,父亲过来看望,见我无精打采,我灵机一动,便提出要母亲过来照顾我。父亲爽快地答应了,我不敢透露出我内心地狂喜,作戏般地回卧室休息。父亲也适时地离开了。

  母亲下班后回后,和我谈判似的交谈,我要母亲继续陪我,母亲说,「不行,你该知足了。」我苦苦哀求母亲,母亲最后哭泣求我放过她,我绝望而愤怒地喉到, 难道你宁愿忍受父亲地粗鲁,也不愿意陪我吗?母亲无助的看着我,哀求我说,只要我不再侵犯她,她便留下来,我无奈地答应了。母亲搬过来与我同住,但我很快让我地欲望无时无刻都发泄,我地战场很快从床上发展到厨房,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