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心诚则灵
心诚则灵
 突如其来的攻势让女孩一时有些应对不及,但十年来培养的默契让她迅速跟上了老吴的节奏,配合着对方的热情,张开双唇,舌头与对方纠缠在一起,肆意交换着彼此的津液。

老吴粗糙的手伸进松垮的睡袍,寻找着女孩胸前的那对柔软,没想到,外表看起来乖乖女一样的女孩,胸前竟隐藏着如此一对不得了的胸器!比妻子的A杯大了至少两个SIZE,捏在手里软软的又不失弹性。

「嗯。」大手攀上双峰的那一刻,女孩全身剧烈的颤抖,发出蚊咛般的呻吟。

要知道,以前妻子的胸部是不会如此敏感的。

老吴趴在女孩耳边,低语道:

「老婆,你这里大了好多啊!」「哪有,嗯,你轻点。」轻点是不可能了,怀抱着一具年轻美好的身体,让马上就四十不惑、一辈子只有过妻子一个女人的老吴如何能够轻得下来?

他粗暴的扯掉妻子的睡裙,扒下内裤——那里已经是泛滥成灾了!

老吴迅速褪下身上所有的衣物,扑向床上的女孩,耸立的胯下青筋爆出,正随着血液的流动上下跳动着,寻找着自己心仪的猎物。

噗嗤——长枪直捣黄龙。

女孩尖叫一声整个身子弹起,差点折断老吴的子孙根。

「哎哟!疼死我了,你倒是轻点啊!」老吴满脸错愕——刚刚那一瞬间,分明感觉自己刺破了什么,莫非是——处!女!膜?

果然,女孩的下体流出一汩刺眼的鲜红,将洁白的床单染成斑驳一片。

怎么会的?这身下之人,到底是妻子,还是地铁上的那个女孩?

自己究竟干了什么啊!

女孩起身擦了擦下体的血迹,声音中不无埋怨:

「瞧把你猴急的,又不是不给你!」「呃。」「还傻愣着干嘛,快点过来,我才刚有了点感觉呢!」「这回轻点啊。」「嗯。」云收雨歇,老吴躺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

女孩趴在老吴的胸口,疲惫中透着满足。

「今天怎么这么猛?」老吴嘴硬道:

「我哪天不是这么猛了?」女孩白了他一眼。

「不吹牛你会死啊!」老吴不回答,脸上挂满了笑意。

「是不是爸妈又催你了?」老吴看向怀中的女孩,看来她是以为爸妈又催自己要孩子了。一时间,女孩和妻子的身影重叠在一起,老吴一阵恍惚,这女孩不就是自己的妻子么?

妻子用女孩的声音又说道:

「老公,别太担心了,我看你最近状态不错,咱们再加把劲!」老吴看向女孩,重重点下了头。

第二天,老吴中班。

妻子先老吴一步上班去了,身上还穿着中学的校服和运动鞋。

她这个样子到了学校,不会出乱子么?

老吴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尾随妻子来到学校。

远远的,老吴看到门卫老张跟穿着校服的妻子打招呼,路过的同学纷纷驻足向妻子问候「老师好」,完全没有半点违和感。

老吴定了定神,远远叫道:

「周蕙!」妻子转过身,看见老吴从远处跑过来。

「你怎么过来了?」老吴从兜里掏出一副黑边眼镜,亲昵的给妻子戴上——这副眼镜是那个女孩的,妻子本来是不戴眼镜的。

「哟,小两口这么腻歪,这是要给谁看呐!」说话的人是妻子的领导,语文教研组的主任,是一个喜欢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前几年跟老公离了婚,人倒是不坏,就是喜欢开别人的玩笑,说话总是没轻没重的,老吴不是很喜欢她。

不过她的身材长相,那可真是没得说,瓜子脸,大胸脯,小蛮腰,一双腿又长又直,再配上高跟鞋和黑丝袜,摇曳生姿,步步风情。

要不是她那噎死人不偿命的性格,估计她老公打死也舍不得跟她离婚。

出于礼貌,老吴对她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对方眼神中充满了戏谑,恰好被老吴看了个正着。

「老公,你快回去吧,下午还得上班呢。」妻子戴上女孩的眼镜,微笑着跟老吴告别。

看样子,的确只有自己能看到妻子的变化,这下老吴彻底放了心。

妻子变成了十五六岁的少女,似乎也不赖呢!

下午上班的时候,静下心来的老吴又回味起昨夜发生的种种,少女年轻身体里蕴含的温度和激情在老吴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人心驰神往。以至于到了下班的时候,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幕幕还像幻灯片一样在老吴眼前不断浮现,撩拨着他悸动不已的心弦。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平时节俭惯了的老吴难得奢侈一把,直接打车回家。

还没进家门,老吴的声音已经传进屋里:

「老婆,我回来啦!」玄关处,老吴火急火燎的脱着鞋,却在鞋架处发现一双从未见过的大红色细高跟鞋,鞋跟的高度超过10cm,细得好似一根针,翻过鞋底露出标牌:

JIMMY CHOO老吴当然不认识这个牌子,但以老吴浅薄的见识,大概也猜出了这双鞋的价格恐怕不菲,妻子是绝对不会买这样的鞋子的,同时老吴也不认为身为中学生的女孩会有这样的鞋子,显而易见,妻子又换成别人了。

老吴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卧室的门,「妻子」一如往常一般窝在床上看平板电脑,模样却是大变样,既不是妻子本来的样子,也不是女孩的样子……这不是妻子学校的领导,语文教研室主任么?

「老公,你回来啦!」还是熟悉的配方,完全不熟悉的味道!

原来那个女人,温柔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有了昨天的经验,老吴镇定了许多。他一边故作轻松的和床上的女人聊着家常,一边用最快的速度更衣洗漱。

完美身材和长相的女人,配上妻子温柔贤惠的性格,简直是要人命了!

洗刷完毕,老吴迅速爬上床,凑到女人的身边。

尽管洗过澡,妻子周遭仍萦绕着某种老吴没听说过牌子的高档香水的迷幻味道,老吴贪婪的嗅着,那滋味让人沉醉。

妻子被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羞红着脸说道:

「瞎闻什么呢!」老吴腆着脸痴痴笑着,看着妻子的脸一阵出神。女人白皙的脸庞在卧室昏黄的灯光下现出酡红色,精致的五官摆出妻子惯常的娇憨模样,配上现在这副长相看起来多少有些滑稽。

「傻样儿!没看过啊?」老吴撑着下巴,眼睛片刻不肯离开女人的脸庞,说:

「还真没看过。」老吴越凑越近,炽热的呼吸喷在妻子耳根处,撩拨的她痒痒的。

妻子抵不过,推搡着老吴,说:

「别闹!我还没看完呢!」妻子指的是平板电脑上的玛丽苏电视剧。

老吴一把抓过平板,扔到一边,说道:

「这有什么好看的!」说着,半边身子已经攀到妻子身上,早已耸立的胯下顶在妻子屁股上,老吴还往前顶了一顶。

「老婆,我今天状态还行,咱们来吧!」妻子拗不过,半推半就的倒在老吴怀里,腻声道:

「讨厌!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起劲?」「现在不是非常时期嘛!」「贫嘴!」湿滑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两具火热的躯体紧紧纠缠,女人的身高要比妻子高一些,老吴一时不太适应,费了一阵力气才找准位置。

进入的一刹那,老吴突然停了下来。

妻子扭动着身体,显然对老吴的戛然而止有些不满,她喘着粗气,埋怨道:

「怎么停下来了?」老吴努力压抑住下体的冲动,贴在妻子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妻子听罢抬起手在老吴胸口擂了一下,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羞道:

「讨厌!等着!」说着,光着身子下了床,走到衣柜旁悉悉索索了一阵。

老吴将双手枕在头后,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完全没有一点催促的意思。机会可只有一次(好吧,其实不止一次),当然得好好珍惜才行。

不多时,妻子回来了,双手捂着脸,似乎羞于面对老吴。

原来,妻子穿上了(教研主任)白天穿的黑丝袜和高跟鞋,除此之外,全身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癖好!」老吴心说,原来你也不这样穿啊!

妻子来到床边,还是有些犹豫。

「真的要穿高跟鞋上床么?多脏啊!还有这条丝袜,都穿一整天了……」老吴不等妻子说完,粗暴的将她抱上床,压在自己身下。两只手从臀部开始一寸一寸的滑过妻子的丝腿,最后扛在自己的肩上,鼻子紧贴着小腿的部位,嗅着丝袜的原味,最后伸出舌头,一舔而下。

「嗨!多脏啊!别舔!」妻子不知道老吴今天怎么了,似乎和平时哪里不同,但新奇的方式确实给了她完全不一样的刺激体验,不及多想,汹涌的快感如潮般袭来,冲垮了理智的堤坝,她也懒得再管那许多了。

眼见妻子下体的丝袜被洇湿了一大片,老吴也不再等了,一把扯烂湿透了的丝袜,挺枪刺入。

妻子的身体一下子绷紧,痉挛的手指紧紧撕扯着身下的床单。

两具身体激烈的纠缠在一起,疯狂扭动,忘情呻吟。身下的床发出了嘎吱嘎吱的抗议,腿上的丝袜饱受惨无人道的蹂躏,已经支离破碎,高跟鞋一只还挂在妻子的脚上,而另一只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激烈的战况持续了整晚,直到月挂窗头,两人才终于耗尽最后的体力,沉沉的睡去了。妻子八爪鱼般趴在老吴的身上,生怕老吴跑掉似的,劳务许是身子被压得久了,艰难的扭了扭身子,消失的高跟鞋从老吴屁股底下露出一个鞋跟,正死死的顶着老吴的大腿,他却已经全然不知了,脸上只挂着满心的愉悦。

经过几日的摸索,老吴终于摸清了其中的规律,妻子的模样会变成当天和自己对视的第一个女人的样子,声音,身材,完美复刻,可妻子还是妻子,仿佛同一个灵魂更换不同的躯壳。

老吴爽死了,这样岂不是等于坐拥全天下的女人?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老吴不管白班晚班,每天一大早就戴着墨镜出门,专去各种漂亮女人可能会出现的地方,高档商业街,高档酒店,高档餐馆,同时为了满足他的制服癖好,还去过学校、医院、机场、写字楼、甚至警察局。

凡是看见心仪的漂亮女性,他就会摘下墨镜,制造和对方对视的机会,然后晚上回家抱着变成别人模样的老婆尽情的啪啪啪,第二天再寻找新的目标。

爽,的确很爽。

欲仙欲死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有一天,老吴翻出前些年和妻子的各种合影,发现原本应该是妻子的位置全部替换成了别的女人。他不是第一次发现这一点了,起初只把这当成是一种挺奇特的体验,可现在,老吴不无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渐渐回忆不起妻子本来的样子了。

无论是照片,影像,还是铅笔画,这些原本处处流淌着妻子痕迹的地方,此时却连一丝妻子的影子都找不到。

自己的妻子,从自己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

又一个晚上,老吴从一个身高接近1米9的东欧裔模特的身上爬下来,走到窗边,默默的点了一支烟——自从两人决定要孩子以来,老吴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烟了。

高挑的「妻子」也下了床,居高临下的拥着老吴,温柔的问道:

「怎么了?总感觉你最近心事重重的。」老吴仰头看了「妻子」一眼,淡淡的说:

「我没事。」他总不能跟妻子说,我想不起你的模样了,那实在是太荒唐了。

「是不是爸妈又催你怀孩子的事了?」老吴不置可否,只是叹了口气。

「别太担心了,顺其自然就好。」老吴点了点头,对妻子说:

「你先睡吧,我想画会儿铅笔画。」画铅笔画是老吴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很奇怪老吴这么老土的人怎么会有这么文艺的爱好的,不过世事就是这么奇怪。每当老吴心绪不宁的时候,画铅笔画总能让他放松下来。

老吴画的很快,当「妻子」轻微的鼾声传来时,一张铅笔画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

尽管只有黑白色调,但在老吴神乎其技的笔触下,一个金发碧眼的东欧女郎的形象跃然纸上,正是「妻子」今天的模样。

老吴看了一眼,随手写下今天的日期,便将画作塞进一个文件夹,此时这个文件夹里已经有厚厚一沓画作了。将画作放好之后,老吴踮起脚,将文件夹藏到书柜的最顶端,然后回到桌前继续作画。

这次画的就没那么顺利了。

老吴连揉了几个纸团,扔进纸篓里,很显然,他对自己的画作并不满意。

他在凭记忆画妻子原来的样子,一连画了几张之后,总觉得哪里不太对,烦躁的老吴画了撕,撕了画,就这样折腾了一宿,最后直接睡在了书桌旁。

第二天,醒来的妻子发现了书桌边的老吴,以及散落一地的铅笔画。

「都是自己呢!」妻子露出一丝微笑,但更多的是担忧。

「老公这是怎么了,不像平时的他啊?」妻子上前准备叫醒老吴。此时的她还是东欧模特的模样,有着接近1米9的身高,一个不留神,抬高的手臂竟轻而易举的触到了屋顶的天花板。妻子被自己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她抬眼四望,平时房间都是她整理的,房间的每个角落她都再熟悉不过,此时看过去时却是大不相同,可具体哪里不同,一时间她又说不清楚。

这时,她发现了书柜顶端一个不易被发现的角落藏着一个文件夹,这很明显不是自己放在那里的,难道是老吴?

妻子走过去,毫不费力的就从书架顶端拿到了那个文件夹,她拿在手里掂了掂,里面塞了厚厚的一沓,掂起来颇有分量。

「咦,这是什么?」文件夹没扣紧,从里面滑出一张纸来,在空中打了几个转,最后掉落在地板上。这是一张画工精美的外国女郎,看模样,似乎是俄罗斯裔或乌克兰裔,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美女。

妻子一手拎着文件夹,一手拿着这张铅笔画,在原地沉吟了许久,像是在做什么重大决定似的。终于,她下定了决心,把东欧女郎的画塞回文件夹里,放回到书柜顶端,然后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上前叫醒了老吴。

「怎么睡在这里了?快回床上再睡会儿吧。」老吴从睡梦中惊醒,发现眼前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他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想起这个女人就是与他相识十年的妻子。

「谢谢老婆,我昨天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妻子摸了摸老吴的头,柔声道:

「老公,有什么事,你都可以跟我说的。」老吴笑容中有些勉强,说:

「我……我能有什么事?哎!怎么都这个点儿了,我得去上班了!」老吴是从家里逃出来的。

今天他跟老刘换了班,并不用去单位,他只是不敢在家面对妻子,这才逃了出来。

老吴耷拉着脑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眼睛紧紧盯着地面,不敢和任何人对视——他怕回到家,妻子又变成另一个女人,这滋味听起来很爽,好吧,干起来也很爽,但其实真不好受。

如果可以选,他宁愿不要这些女人,换自己的妻子回来。

不知不觉,他来到妇产医院的门口,一大早,医院门口已经排满了挺着肚子的孕妇,老吴感叹,最近怀孕的人可真多啊。

他又想起自己的妻子,他们也曾多次来往这家医院,可惜都无功而返。

唉——老吴长叹了一口气,不愿在此地久留,转身欲走。

「哎呀!」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应声而倒,正好倒在老吴的身前。叫声正是出自女人之口。

糟糕!该不是自己撞到孕妇了吧!

老吴赶紧蹲下身,想扶孕妇起来。

这是个挺年轻的孕妇,看样子也就20岁出头,眉清目秀的,肚子倒是挺得老大,感觉已经接近临产了。

「你还好么?是不是我撞到你了?」女人坐在地上,说话间已经带上了哭腔。

「我……我下面好像流血了!怎么办……怎么办……」女人抓着老吴的胳膊不住的摇晃,眼泪已经止不住的飙出来。老吴看向女人身下,裤子已经湿成了一片,隐隐有血水渗出。

「别担心,你是羊水破了,得赶紧进产房……你的家人呢?」女人哭着说:

「我一个人来的,我男人跟别人跑了……」这……可不太好办呐!

现在老吴也看清楚了,女人九成不是自己撞的,只是羊水突然破了,惊惶失措下倒在自己身边而已。但人就在自己的脚边,老吴实在忍不下心坐视不理,他一把抱起女人,向急诊室疾奔而去。

女人早就在医院建好了档案,急诊室的医生和护士也没多说,推着女人就进了产房。临了护士对老吴说,家属请在门外等着,有消息会通知你的,把费用结一下。

老吴只好照做。

先是垫付了医药费,想了一下,又跑到小卖部买了点营养品,瓶瓶罐罐的装满了一个塑料袋。然后回到产房门口焦急的等待。

这都叫什么事啊……老吴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等在产房外。

他很想抽烟,但医院不允许,积压了许久的烟瘾仿佛一下子发作起来,难受得老吴抓耳挠腮。

大约等了3、4个小时,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产房的门终于开了。

女人从产房里推了出来,护士抱着刚刚出生的婴孩,笑着跟老吴说:

「恭喜你,是个女孩!母女平安!」说着,示意老吴抱抱孩子。

老吴有些受宠若惊,手上还拎着那个大塑料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看向病床上的女人,女人对他点了点头,疲惫的脸上写满了感激。

老吴扔下塑料袋,战战兢兢的从护士手中接过婴孩,刚出产的孩子皱皱巴巴的,可老吴却觉得无比的可爱,他终于明白妻子为什么这么想要一个孩子了。

「闺女!闺女!」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妇女哭叫着奔向产房,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和抱着婴孩的老吴。

「闺女,你怎么这么傻!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妈?这个傻孩子!」是有故事的一家人呢。

可又有谁家没点故事呢?

老吴不愿意再多呆,将婴孩和营养品交给女人的妈,便自行离开了,垫付的医药费也没要。

当天夜里。

「老公,你什么时候到家啊?」是妻子打来的电话。

「快了,已经到路口了。」「今天怎么这么晚啊?」「哦,帮老刘顶了一天班。」「好吧。」「老公,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什么?」老吴愣了一下,他最怕妻子的突然袭击了,只要一被问到类似的问题,老吴的大脑就一片空白,本来能想起来也变得想不起来了。

妻子生日?相识纪念日?结婚纪念日?排卵日?

一连想了一大堆,都被老吴排除了,他实在想不起今天是什么日子。

妻子听见电话里的老吴支支吾吾的样子,故意沉下声音想吓吓他,自己却忍不住哈哈大笑。

「傻瓜,今天是你39岁的最后一天了!」「哈?」「老公,明天你就40岁了!」老吴心下恍然,原来自己都要40了啊!

时间过得真快啊,两个月前,自己还在为了生娃的事发愁,老刘还专门为此发了一个算命的网页过来,说是在40岁之前能有自己的宝宝呢。

真是可笑!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就是从那天开始,自己的妻子才出现了异状。

会是巧合么?

回想间,老吴已然到了自家门口,妻子听到声音开门迎接他。

老吴见到挺着大肚子的妻子,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早就和那个怀了孕的女人对视过了!

乖乖,不会这么灵吧?

老吴回想起白天的种种,丝毫不敢大意,赶紧搀上妻子的胳膊,说:

「老婆,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屋躺下!」妻子被老吴的举动给逗乐了,说:

「干嘛啦,我又不是残疾人!」「怎么样?好看么?」妻子说着,将身体斜靠在门框上,摆出一个自认为很诱惑的姿势。

老吴才注意到,妻子身上穿的是纤薄的蕾丝内衣,只是她现在的身材,穿成这样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妻子可没意识到自己现在是怀胎九个半月的状态,依旧搔首弄姿的摆着各种高难度的姿势,看得老吴心惊肉跳的。

「老公,鉴于你明天晚上要值夜班,就提前补偿你吧!」说着,径直把老吴拽进了卧室,开始去脱他的衣服。

老吴任由妻子摆布,想制止又怕自己动作太大,伤到妻子。

「老婆,今天就不用了吧?」「为什么,你不想么?还是你觉得我今天不好看!」「哪能呢!老婆哪天不是这么漂亮!」「哼,这还差不多!」拗不过,老吴只能把妻子放到床上,说:

「老婆你别动,我自己来!」老吴用最快的速度脱光了全身的衣物,来到妻子身前。

妻子难得主动的张开双腿,露出肿得像馒头一样的湿乎乎的逼,怀孕的女人总是分泌物很多,老吴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

「要来了哦!」老吴小心翼翼的提枪插入妻子的逼,生怕动作大一点弄破了羊水。

插入没有遇到任何的障碍,这个阶段的女人那里已经开得比较充分了,毕竟直径9公分的脑袋要从那里出来呢,JJ和这一比毛都不算。

「老公,今天怎么这么温柔?」「想换个调调了,怎么样?觉得爽么?」「嗯!」温柔的妻子附和着老吴,其实她本人的需求远没有老吴来得大,只要老吴开心,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哦!」老吴缓慢的抽插着。他突然发现,慢插其实也是挺考验耐力的活儿,既要控制力道,又要压抑着冲动,一不留神就容易走火。

妻子也没体验过这种感觉,咿咿呀呀的叫唤个不停。

老吴也没有克制,时机一到,就统统射了进去,唯恐时间长了再生变故。

完事后,妻子先去浴室洗澡去了,留下老吴一个人在床上。

「还好没出事。」老吴心里想。

「长相什么的,和平安比起来,算个毛?」老吴终于解开了心结,心情也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他甚至盘算着,等明天一早就给妻子换一副模样,哪怕是居委会的马大姐也好,省得自己提心吊胆的。

哗啦啦的水声逐渐停歇,妻子哼着歌从浴室出来,身上披着一条浴巾。

「老婆,你怎么不擦干就出来了,你看你腿上都是水!」妻子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回道:

「哪里来的水?」妻子腿上的水啪哒啪哒的滴到地板上,她本人却仿佛浑然不知一般,继续擦拭着头发。

老吴宠溺的说道:

「你腿上不是?」说到一半,老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一把抱过妻子,说道:

「老婆,咱得去医院了。」妻子不明所以。

「好端端的,去什么医院?」老吴郑重其事的说:

「因为,咱们要有宝宝了!」120的效率很高,不多时就已经接上了老吴夫妻俩。

车上,老吴向妻子解释了两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妻子震惊得难以名状。

「……后来,我发现不管我怎么努力,也画不出你原来的样子了……」「原来是这样。」妻子已经从老吴的讲述中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那文件夹里的画,是不是……」老吴低下了头,低声道:

「没错,就是这段时间你变成的样子。」妻子恍然,一直以来的困惑大部分都烟消云散了。

「等一下!」妻子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羞红着脸说:

「你……你好变态!」老吴讪笑着说道:

「我也不想啊,谁让妈那天早上突然过来……还有,嫂子也是……」到了医院,急诊室的医生和护士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老吴,弄得老吴有点不好意思。

「大夫,我知道我们没有建档,您看我老婆这个情况,能不能帮帮忙?」主治大夫皱了皱眉,但医者父母心,她也不能说什么。身后的护士们可没那么强的自控力,已经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妻子已经知道白天发生的事,对此倒是没太在意。

产房。

走廊。

又是焦急的等待。

这回真的轮到自己的妻子,让老吴如何能不心急如焚?

仿佛经历了一辈子那么长,产房的门终于打开了,护士抱着婴孩走了出来。

「恭喜你,又是个女孩,母女平安!」老吴没有在意护士言语间的调笑,激动的接过女儿,看向妻子:

「老婆,我们有孩子了!我们有孩子了!」妻子早已泣不成声。

「老婆你看,咱们孩子生得皱皱巴巴的,多可爱啊!」说着,老吴自己也哭了出来。

尾声。

十八年后。

一个帮着双马尾的女孩从背后捂住了男人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老吴露出宠溺的微笑,说:

「不用看也知道是我们的吴诚诚小美女咯!」女孩抽回手,气鼓鼓的说:

「爸爸真没劲,一点都不好玩!」老吴哈哈大笑。

「诚诚,又开爸爸的玩笑是不是?」说话间,一个与女孩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从外面走进来,手中还端着切好的水果。

这是老吴的妻子。

自从有了女儿之后,老吴每天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女儿。

妻子自然也就保持了女儿的模样,至今已经十八年了。

老吴搂过妻子,在她嘴上轻吻了一下。

妻子娇嗔道:

「干嘛啦,女儿还在呢!」老吴说:

「女儿在怎么了?女儿在我也得亲我老婆!」说罢又重重的亲了一口,然后满意的吃起了水果。

女儿扶额无语,一副「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老爸」的表情。

妻子和女儿的关系非常好,好到几乎无话不谈的地步,与其说是母女,倒不如说是一对姐妹。

尤其是在老吴看来,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还真是很难把她们当母女看。

此时,母女俩就当着老吴的面,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声音很小,完全没有想给老吴分享的意思。

老吴对此见怪不怪,既然不给我听,倒不如出去躲个清静。

见老吴出了屋,两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才稍稍放开。

「妈妈,刚刚爸爸都亲到我了!」「活该,谁让你想出这个馊主意的!」「那你不是也没反对嘛!看到爸爸亲了女儿,难到你就不会心痛吗?」「你少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赶紧把衣服换过来,别让你爸爸发现了!」原来是两个女人玩的游戏,合起伙来整老吴。

老吴的「脸盲症」在家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母女俩经常用这种把戏来整老吴,少根筋的老吴每次都拆不穿她们的把戏,被耍的团团转。

「爸爸,我今晚要和妈妈睡!」「老公,今晚你就自己睡吧。」嘿这娘俩!得了,我自己睡还不成?

老吴也没有生气,妻子和女儿关系这么好,他高兴都来不及。

老吴一个人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思绪连篇。这些年他不是没有想过用自己的能力再占点便宜,可随着年纪的增大,自己倒还好,可老婆的精力已经跟不上了。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半年前?一年前?记不得了。

说起来还得感谢老刘,要不是他当年发来的网页,自己恐怕没有这么精彩的人生,最关键的是,女儿不会来到这个世上。也是因为这样,老吴和妻子给女儿取名「诚诚」,以感念「心诚则灵」。

胡思乱想间,房门被推开了,妻子的身影闪身进来。

「老公,还没睡?」「想起点事情……女儿睡着了?」「嗯,这死丫头,疯到半夜,可算睡着了。」妻子上了床,趴在老吴的胸口,手指不安分的在胸口划着圈圈。

老吴笑道:

「你这是咋了?」「看见女儿,就觉得年轻真好。」「你在我眼里,永远和女儿一样年轻。」妻子白了老吴一眼,眉眼间又恢复了当年的风情,看得老吴心下大动。

「老婆,我们多久没那个了?」「什么这个那个的?」「唉,就是那个那个啊!」「不知道你说什么……我要睡了!」说着,妻子转过身子,故意用后背对着老吴。

「老婆,我今天状态还行,咱们来吧!」「哎呀,你都多大岁数了!嗨……别闹!」老吴难得来了兴致,哪里肯放过,轻车熟路的褪下妻子的睡衣睡裤,最后将内裤一扯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