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的爱情故事02
我的爱情故事02
  琴在一天后坐上了前往深圳的火车走了,离开了武汉。我稍稍收拾了一下心 情,回了一次老家,将些不需要的衣物之类的东西也带了回去。
 
  在家呆了三天总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于是提前来到了城里。刚下车就接到了 谌阳的电话,说请喝酒,还有我的另外一个死党祝海也要来。于是我去了。 
  几个老爷们喝酒总感觉没有什么情趣,于是匆忙的吃饱喝足之后就回到了谌 阳的出租屋,三人共塌而眠。这两个死党硬是追问当晚的战况,我赖不过,随便 编了些说辞忽悠了过去。
 
  武汉的七月天,半夜也是很热的,谌阳的房间里没有空调,三个老爷们挤着 睡在一起自然不是那么舒服。我被热醒之后久久不能成寐。于是索性起床拿出香 烟来抽。淡淡的,房间里似乎还有琴留下的香水味道,我深呼了一口气,想搜寻 这令人痴迷的味道,结果却搜寻到一股股的恶臭与汗馊味。
 
  我离开房间出去走走,不知不觉来到了那天和琴一起坐过的长椅。我思念琴, 想知道她好不好。拨出琴的电话,关机了,是啊,谁会在深圳还用武汉的手机号 码。
 
  我确定琴换号了,因为前两天我一直在拨,但是也一直没有通。一种酸酸的 感觉从心底飘起,越来越浓,而且似乎一点都挥之不去,回想起琴给我留的字条, 说好有空联系的,但是现在转身换号也不通知我。
 
  我越想越难受,终于将一直压在心底的那团火喷发了出来。我哭了,哭得很 大声,哭得也很痛快。哭完感觉轻松很多,于是抽了一根烟。看着起伏的湖水, 我回想着这四年在这里的日子。
 
  大学很美,为什么琴那天会说,这里到处都是春药?香烟让我的回忆更加清 晰……我1999年进入大学,适逢全国高校大范围扩招的第一年。
 
  在我大学的这四年,我每天都感受着为了适应一年年更多的大学生的到来而 扩建校园的繁荣,体会每个夏天迎来越来越漂亮的女生及女生们衣服越来越性感 所带来的兴奋。
 
  一时间真的感觉大学就传说中的像象牙塔一样,校园里不仅翠竹青山、小桥 流水、天府仙境,而且美女如云、婀娜多姿、性感妖媚,尤其是周末的舞会,更 加为校园添加了一番莺歌燕舞、歌舞升平,感觉就像小时候看的《西游记》里面 的蟠桃盛会。
 
  若不是因为习惯去图书馆,我真的还以为自己就是《西游记》中那大闹蟠桃 盛会的英雄,忘了自己是来读书的。大学是天堂,也是地狱。就像这个社会一样, 是有钱人的天堂,是穷光蛋的地狱。
 
  突然想起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里面的那句精彩的台词:如果你爱他,就 将他送到纽约来;如果你恨他也将他送到纽约来。忽然间,我不知道当初父母含 辛茹苦的送自己上大学到底是出于爱我还是恨我。
 
 在很多人羡慕的眼光之中谌阳、祝海、我——方舟不幸的走进了这个万恶的 
  地狱,因为我们是穷光蛋。在如今的大学里谈恋爱是一种奢侈消费,所以对 于穷光蛋来讲,大学里是不能谈恋爱的,如果你不遵守这个规定,那么说好听一 点叫做不自量力,说不好听一点叫做自取灭亡,轻则饿死,重则被情敌打成重伤, 无钱求医而死。
 
  面对大学里的花花世界,我们只有视而不见,实在憋得不行就打一场球,或 者掏血本喝一顿酒麻醉神经。就是在这种无聊的日子里,让我爱上了琴,从见到 她的那一天起,我每天去思念她,每夜在梦里见到她。没有琴,也许我的大学生 活会因为无聊与压抑而死掉。
 
  谌阳、祝海、我,我们三个是同乡,无聊的时候就是喜欢互相调侃,经过N 多次的无聊闲话,我发现我们三个人真的是有缘分的,一个太阳,一个大海,还 有一个派流在海中的小船,多么美丽孤单的景色,就像我们在大学的处境一样。 
  我们的名字更有意思,是我爸妈都不知道基督教,但是给我取了个诺亚方舟 这样洋味十足的名字;祝海他爹妈从来没有走出他们县以外,但是却给他取了珠 海那么个开放搞活的名字,但是他头脑灵活,见识广阔,可谓天上知道一半,地 下的全知,所以我们称呼他为「半仙」。
 
  谌阳这个名字呢,来头更大胆,阳就是「日」,所以大家就直接称呼他一个 字——「日」了,虽然叫出来很粗俗,不管谌阳是否同意我们就是这样叫了,后 来他也习惯了,我们一喊:「日啊」,他就过来了,虽然我们更多的时候是在骂 一句脏话。
 
  就这样我们无病没灾、孤家寡人的过了四年就毕业了,毕业后祝海去了一家 台资公司,谌阳去了一个偏远地级市做了一名公务员,我呢,在大学的一个下属 高科技公司做了一名秘书。
 

             第三章 无聊除夕
 
  不知开武汉三个月了,我、祝海和谌阳也进入了各自的工作状态。我给这家 公司的销售老总做秘书感觉还不错,虽然收入很低,但是除了可以学些新鲜的东 西之外还可以跟随老总出差。
 
  坐着飞机全国各地的跑可真的是给我这个土包子开了眼界。这段时间,尽管 多方打听,但是我始终不知道琴的消息,她就像失踪了一样。思念像条毒蛇一样 发疯似的咬着我的心。
 
  我拼命的工作,晚上下了班也在办公室呆到晚上九点,我怕回到我租住的那 个地方,除了四面墙壁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对琴的思念了。
 
  谌阳在走的时候把房子转租给了我,所以,每当我走进那个房子就会见到琴 的影子。我想我是思念琴走火入魔了,我要死了。也许琴现在正在他那衰男友怀 里嘿咻呢,有几次我梦见琴和那家伙嘿咻了。
 
  琴的身材很好,那衰男很壮,力气很大,两个人像演黄片一样不断的变化姿 势,琴的叫床声很大,属于那种爆发性的,但是又很骚。每当琴叫的最大声的时 候,我就醒了,看看裤子,里面冰凉的一片。
 
  我知道我在意淫琴,但是主角总不是我。我很自责,一定是黄片看多了。但 是我的确很思念琴,那种思念简直与日俱增。但是我连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就这样,在对琴的思念与意淫中我度过了2003年的下半年。眼看着就要 过年了,我很兴奋,不是因为会拿到老总的多少红包,而是我想:过年了,琴应 该会回来的。
 
  刚过小年,老总把我叫到办公室,我兴奋的接过了我工作以来的第一个新年 红包,但是也得到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春节期间出差到分公司的销售一线走访 慰问,和市场一线兄弟们一起过年。
 
  在春运人流中我显得有点另类,看着那些携带大包小包满脸倦容急切回家的 人们,想想自己过年了还在外面跑,感觉多少有点滑稽。我终于在除夕之前赶到 了杭州——我所要到达的那是市场。
 
  当地分公司的汪总很热情,邀请我一定要参加他们的年夜饭。虽然过年期间 大家都还在外拼搏,但是饭桌上丝毫感觉不到一点伤感与忧郁,大家热情高涨, 大杯的喝酒,大块的吃肉,好像真的因为新年的到来而庆祝。
 
  当晚我喝了很多酒、很多种类的酒,我不记得喝的是什么牌子的酒,反正颜 色很丰富,白色的、红色的、黄色的、还有深褐色的。总之大家很高兴,每个人 互相敬酒、互相祝福,祈祷着新年里销量会出现新的增长,每个员工收入也会成 倍的增加。
 
  酒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有人提议去KTV唱歌,可怜的市场员 工啊,老婆孩子都不在身边,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他们的寂寞与孤单。
 
  于是在汪总的带领下一行人驱车来到了杭州最大的娱乐场所——花样年华。 
  车子还在花样年华的地下停车场我就感觉到了这里的豪华,里面的车最差也 是广州本田,我们的桑塔纳轿车在停车场显得黯淡无光。
 
  由于是除夕,车库的车并不多,所以很快就找到了车位。走过楼梯,穿过左 弯右绕的厅廊,在品味花样年华精致的装修与沿途性感美女的微笑的同时,不知 不觉我们来到花样年华的三楼大包间。
 
  包间里俨如一个装修精美的客厅,一排真皮沙发前摆着宽大的玻璃茶几,茶 几上放着酒具、烟缸和骰盅之类的东西,沙发前的墙壁上两个很大的背投电视正 在播放邓丽君的名曲《何日君再来》,可惜画面上没有邓丽君,都是些性感美女 在海边沙滩上的撩人表演。
 
  心想,邓丽君活着的时候应该是没有MTV这玩意的,所以他的MTV应该 是后人强加些画面弄的。一行人还没有落座,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便进来了招 呼我们,我心想:这不会就是夜总会的妈咪吧。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就是妈咪。看来大学的时候看的港台片子还是学了一点 东西的。汪总大声吆喝着叫漂亮小姐们进来。于是不出五分种,一群身穿晚礼服 的打扮妖艳的性感女子排成一对在沙发前站立,在包房昏暗的灯光下,个个女子 婷婷玉立、娇媚无比,胸部呼之欲出,她们不像以前看过的小说中写的小姐那样 目光呆滞、神情麻木,个个风情万种,水汪汪的眼睛里写满故事。
 
  我想起了琴,她也是一个眼睛里写满故事的女孩子。我又想起了那句话:她 是个淫荡的女人,她是个娼妇。不,她不是娼妇,娼妇都在我的面前排成了一字。 
  但是,再看看眼前的这排女子,她们像娼妇吗?不,不像,个个都是性感中 带点妩媚、妩媚中带点柔情。
 
  我不禁惊讶:上档次的夜总会里面的小姐就是不一样,难怪她们要的小费高, 真的是物有所值。
 
  「怎么都是些歪瓜烂枣,换一批。」汪总看起来很不高兴。天啊,这也是歪 瓜烂枣?一天之中能够看到这么多靓女,我还是头一次。小姐们听到汪总这么评 价她们反倒没有一个发作情绪,个个仍旧是风情万种的笑容,在妈咪的指挥下小 姐们迅速的撤离了包房,在心里我暗自赞叹如今小姐的职业道德、职业素养是多 么的好。
 
  还是不到五分钟,又来了一排小姐,还是风情万种,性感妖娆,汪总还是不 满意。等到第三波小姐过来,我们都发现好像一批不如一批了。
 
  汪总显然很不高兴,甚至到了生气的程度,趁着酒性,大声的对妈咪说: 「怎么搞的,漂亮的小姐去哪里了,都给我叫来,是不是以为我们没有钱啊?」 
  说完,从包包里扔出厚厚的一沓百元钞票砸在玻璃茶几上响响的。
 
  妈咪很有歉意的说了些春节到了,漂亮小姐们赚了钱都回家过年了,请多多 包涵之类的话。汪总也说了不是什么烂梨子破枣随便要的之类的话。
 
  我心想,不就是陪着唱个歌,难不成他真的还打算带小姐出去干什么?再一 想,连小姐、民工过年都可以回家,我们这一帮人却还在外面耗着,真的是「做 的比民工都累,挣的比小姐都少」。
 
  最后,汪总决定不叫小姐了,点了一大堆酒水摆在了桌子上。我正纳闷,旁 边的李经理凑过来说话了:「这是咱汪总的老套路了,你想想咱们来了十几个人, 每个人给小姐消费就要三百块,加上酒水消费整下来至少也得六千多呢,反正这 里音响效果好,自己唱得了。」
 
  汪总真的会计算,我又学了一招,今后什么平安夜之类的节日找不到唱歌的 地方就到夜总会,专门挑小姐的毛病,最后一个也不要。正这样想着,顺便看了 看茶几上的酒水价目,在一秒中内我放弃了这个不成熟的念头。
 
  于是大家个人点个人的歌,喝着酒干嚎着,遇到男女对唱的歌,总会有几个 老爷们自愿扮女的唱,那声音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外面虽然很冷,但是包房里空调开着,温度倒是很高。唱着唱着,大家都出 了汗。脱掉了毛衣,喝进去的酒也多少随着汗水排了出来,反倒感觉舒服了很多。 
  刚过零点,就听到隔壁包房里传达很大的庆祝的声音,心想,杭州城区不准 放鞭炮,过年冷冷清清,要是在我们老家,这个时候鞭炮声已经炸成一片了,想 着想着就有点想家了。
 
  我们也跟着隔壁的声音举杯狂喝了一通,看看时间不早,初一大家还要去各 个促销终端蹲点呢,于是决定散了。算算消费,花了近三千多块。
 
  心想,MD,没有叫小姐也花了这么多钱,夜总会啊还是黑社会?
 

             第四章 才女淑芳
 
  适值年关,宾馆的人很少,大堂值班的也只有一个工作人员。我在值班人员 警惕的目光下走进了电梯,进入了房间,掏出烟来点了一支,五分钟过有小姐打 来询问要的电话,心想这个时候小姐也放假了。
 
  洗了澡拿出手机看看,我靠,竟然有近三十几条未读信息,刚刚一直在喝酒 唱歌,居然丝毫没有感觉到手机的震动与响铃。我一条条的阅读着。
 
  都是些朋友同事发来的祝福新年的信息,我借花献佛的方式拿A的祝福回复 B,拿C的祝福回复B,就这样礼貌的将所有信息回复。
 
  刚要回复完,电话响了,我看看表,都凌晨一点半了,是谌阳的,他说他已 经回到老家了,想过年大家走动走动。我说,那是当然的,但是我在出差,初六 才能到武汉,就初六聚聚吧,顺便让他通知一声祝海。
 
  本来老总是要求我初八以后回去的,但是想想春运人流大潮,我怕回不去, 所以就请示老总提前回来。刚挂电话不到三分钟准备睡觉,电话又响了,是祝海 的。
 
  MD,还让不让人睡觉,我不耐烦的接听了电话,祝海问问聚会的具体时间, 他说他信不过谌阳那整天满嘴跑火车的家伙,我说是在初六聚聚啊,浪费我长途 加漫游费啊,说着就挂掉了电话。
 
  我有点不高兴了,本来就长途劳累还喝多了酒,这两个家伙还这么晚打骚扰 电话。我想关掉手机,但是根据公司的制度,出差期间是要二十四小时手机待机 的。
 
  我关掉所有的灯要睡觉了,我真的好累。在我迷迷糊糊就要进入梦乡之际, 我朦胧的听见手机又响了,是短信息的声音。我庸懒的看了看短信,是淑芳的新 年祝福。
 
  淑芳也是我的大学同学,最关键的是,她是和琴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在大学 和琴也是一个宿舍,我睡意顿时消退了许多,甚至感觉有点亢奋,心想也许淑芳 会知道琴的消息。
 
  我礼貌的回复了短信,想着回武汉再找淑芳询问琴的消息。淑芳很快的回复 了:「你好吗?毕业半年了没见了,现在在干什么?」
 
  「在出差,你呢,好吗?」我很想问琴的消息,但是太直接,感觉好像功利 了一点。「我很好,现在武汉的一家公司就职。」淑芳回复道。来来往往的我和 淑芳短信过往了十几次了,都是一些客气的话。
 
  看看表,已经快凌晨三点了,我不知道淑芳今天精神怎么这么的好,想想在 大学我们基本上是没有怎么交流的,就是在大二我曾经和她代表学院参加了一次 学校组织的演讲比赛,她拿得了第一名,我只拿了第三名,最后团体总分第二名, 那次比赛她准备的很充分,我却是在比赛前一天才背下整个演讲文稿。
 
  我知道拖了她的后腿,对她一直有点歉意,但是作为男人总不好主动认错, 所以每次遇到她总是躲躲闪闪,自从那次比赛几年下来也没有什么言语。 
  淑芳是我们学校公认的美女+才女,她学习努力,各科都很优秀,见到她最 多的地方就是在图书馆。她不是人们所认为的那种性感的美女,没有像刚才见到 的小姐的风情万种的气质,眼睛里流露的始终是那种求知欲,丝毫看不出一点故 事。
 
  她身材不算丰满,但也高挑,她面容白净温和,仪态端庄,最受不了的就是 她那种飘逸的气质,感觉像个圣女一样,神圣而不可亵渎。
 
  曾经很多优秀的男生都曾追求过她,但是都没有一个是成功的。我一个追求 过他的哥们最后做了个总结很经典:淑芳就是年轻的观音,追求她就像是拜佛一 样。
 
  说实话,像这样优秀的才女是我所可望而不可及的,关键的是,我不可能对 着观音意淫并幻想着娶她做老婆,那是多么荒唐和大不敬的事啊。
 
  想着想着,我不禁笑了起来,依旧是点了一支烟。「你睡着了吗?」我久久 没有回复信息,淑芳像是斟酌了很久才给我发的这条信息。
 
  「没有,还不很困,你呢?」发出这个信息我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心想毕 业才半年就已经变得很虚伪狡诈了。
 
  「我也不困,突然很想找个人聊聊,不打扰你吧。」接到淑芳的信息,我感 觉后面的这句是个废话,这么晚了哪有不打扰的,并且很快的意识到,我这个月 的话费肯定少不了。
 
  我看了看房间,突然发现有网线,我是带着笔记本电脑出差的。当初从公司 老总手里接过电脑的时候真的还是兴奋了一阵子,它可是在我对琴日思夜想这段 期间里为我排除相思之苦的一个重要功臣。
 
  「你电脑上网了吗?我们聊QQ吧?」我发了信息过去。于是,就在大年初 一凌晨四点,我竟然和观音大士聊起了QQ,感觉就像周星驰的大话西游一样不 可思议。
 
  淑芳兴致高涨,以至于我深信她已经得道成仙所以根本就没有睡觉的欲望。 
  整个夜晚,她和我聊了很多,严格意义上讲,是她向我宣讲了很多,因为我 丝毫没有聊天的兴致,而一直是在「听」她讲。
 
  淑芳打字很快,我有点怀疑她是否已经准备好了稿件。从文学、哲学、宗教、 社会、亲人、朋友,说不完的话。我突然感觉淑芳是个很健谈的人,和我心中那 个飘逸、神圣、端庄、矜持的观音形象有点出入。
 
  但是,我觉得有点累,因为她始终没有提及我所关心的琴的消息,而且,我 发现淑芳谈了这么多却始终没有谈到个人感情。我决定试探一下。
 
  「你有男友吗?」我突然发问。「你困了吗?」她答非所问。「没有,我只 是想过几天约着你和你男友出来坐坐,叫上谌阳、祝海,还有琴。」
 
  我有点按捺不住。「好啊,我不知道琴在不在武汉,我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 
  淑芳显得有点兴奋,我感觉得到。
 
  我有点失望,感觉整晚都在做无用功,观音没有保佑我。接下来我们聊了些 无关紧要的事情,我聊天的兴致也完全没有了。
 
  「就要天亮了,你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吧。」淑芳似乎感觉到了点什么。「好 的,你也是,注意保重身体。再见」我有点迫不及待。「再见」,
 
  「我还没有男友。」淑芳传来最后的这句就匆匆的关掉了QQ。可怜的观音, 我心里琢磨着她的最后这句话好像有点暧昧。管她呢,看看表已经快早上六点了, 关灯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