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的爱情故事01
我的爱情故事01
  毕业后那三年如果把这个世界所有的欲望都看成是一种意淫的话,那么我们 的身边的一切就是一味真实的春药。
 
  爱情就是一味春药,它鼓励多少成熟的或者无知的男女为了一个简单的承诺 而奋不顾身,最后不能自拔,最终被毒死在思念的怀里。
 
  金钱就是一味春药,它怂恿多少禽兽般的男人放肆大胆的向女人随意掏出自 己的阳具,又使多少浅薄无知的女人甘愿在它面前褪下最后的衣裙。
 
             第一章 三个套子
 
  「你感觉到了吗?」「什么?」「这里到处是春药……」「……」
 
  这是琴——一个我暗恋了四年的大学女同学,在毕业前夕的一个夜晚,在我 们共同生活了四年的校园中,对我说的让我目瞪口呆的一句话。
 
  她说完这句话后就像一个疯狂的女人发出一阵阵令人战栗的狂笑。我知道她 喝醉了,这是我第一次和她喝酒,我的初衷也是想让她喝醉的,因为我暗恋了她 四年,我想得到她,想留下她。但是明天大家就要毕业离校了,她要去那可恶的 深圳就业,我知道除了今天以后就没有什么机会了。我扶着琴沿着湖边的小路往 校外走,早在几天之前我就和谌阳预定了他在校外的那个出租房,想起在借房的 时候谌阳那诡秘的笑容,我真的觉得自己有点无耻,但是我不是流氓。今天琴之 所以会喝醉就是谌阳、祝海这些家伙的圈套。今晚的酒局被他们弄得很悲壮很感 染,毕竟是大家的散伙饭,所以再怎么有阴谋还是会融入一点真情去吃。琴很开 心,依偎在我的怀里,四年来这是她第一次离我这么近,看来她是真的喝多了。 
  在那笑声之后,她挣脱我向湖边的荒草地一阵狂吐,她抽搐着,很难过。我 小心的扶着她来到湖边的长椅上坐下来,她安静了很多看着湖水一句话也没有说。 
  「你还好吗?」我打破了僵局。「嗯,好多了,谢谢你。」她很温柔。我突 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看着我的眼睛,我显得很不在。MD,我真的是没用, 本来是要趁着酒性向她表白的。我老脸一红,急得汗都出来了。「呵呵呵呵呵呵」 
  她看着我笑着,我感觉极不自然,将视线向周围扫去。但是,我马上就后悔 了,我突然发现我们周围的长椅上竟然有那么多野鸳鸯在幽会,有亲嘴的,有抱 在一起的,感觉像是大家约好了的一样。是啊,毕竟明天就毕业了,难道允许你 在这里表白,就不允许别人告别吗?我悠悠的从长凳上站起来,对琴说:「我们 换个地方去吧?」「为什么,这个地方很凉爽。」她微笑着拒绝。
 
  凉爽?我丝毫没有感觉到,这六七月的天气让我汗流浃背,周围的激情场面 更是让我口干舌燥。我真想抽自己一耳光,今天到底怎么了,平时和哥几个黄片 一部接一部的看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可现在……都是天气惹的祸,我安慰着 自己,但是汗却还在不停的往下淌。
 
  琴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窘迫。「给你」,她递给我一张面纸。「你是不是喜 欢我?」她突然发问,还是微笑着,像个天使。我一激灵手上的面纸随风飘走了, 湖边的风的确很大。
 
  「我…你……你不要误会,我是喜欢你,但是不会趁着你喝醉就……」我发 现我不小心把我的计划说了出来。「呵呵呵呵呵呵」她依然是那甜美的笑声,想 起刚才那狂笑,我感到真正的琴回来了。
 
  她仍然看着我的眼睛,这样虽然让我很不自在但是感觉很真诚。「吻我好吗?」 
  她说。「啊…」我惊愕!突然,我感觉到了一个香甜炙热的嘴唇朝我的嘴巴 凑了过来。她很温柔,我也很陶醉,虽然这个吻很短暂。
 
  我感觉一阵热气从下往上而来,裤裆突然变得很紧,我不自觉的摸了摸口袋, 发现谌阳在出学校食堂时塞给我的那几个安全套还在。「走吧」她说。「去哪里 啊?」我问。她笑了笑说:「别装了,刚才出食堂门的时候我看到谌阳把钥匙给 你了。」
 
  天啊,她看到谌阳给我钥匙也一定看到了那塞给我东西的小动作了。我顿时 感觉很羞愧,但也轻松了很多,这层窗户纸终于破了,是她捅的。
 
  我牵着她的手像是比赛一样,很快走完了那条沿湖小路来到了出租屋。我们 是那么的迫不及待的拥吻着。突然她微笑的推开我娇嗔的说:「你先去洗个澡, 很臭啊。」
 
  是啊,你个骚妮子,不知道我刚才在湖边流了多少汗。我依依不舍的走进卫 生间以最快的速度挤洗发水、洗头、打肥皂、冲澡,我觉得这是我这辈子效率最 高的一次洗澡,前后不过三分钟。
 
  出来的时候我就穿了一条内裤,我急迫的向琴拥去。「讨厌,你好色急啊, 我还没有洗呢」,琴依然那么娇嗔迷人。我只好意犹未尽的看着琴走进了卫生间。 
  今夜我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暗恋了多年的女孩子今天终于要成为自己的了。 
  想着想着不觉颇为惬意,我摸索着从荷包里找出那一直抽的「红河」香烟, 虽然寒酸,但是多少个高兴与苦楚的日子是它一直陪伴着我。
 
  我突然感觉一直困扰我多年的那种自卑感不见了。大学四年,我虽然落魄, 但是在学校还尚有一点才气,什么演讲比赛、书法比赛、诗歌比赛之类的至少还 可以拿个优秀奖回来;我虽然不够高大威武、玉树临风,但是尚且白净,轮廓分 明………
 
  想着想着,我感觉自己像是世界上最优秀最幸福的男人了。我猛地抽了一口 烟,对着镜子欣赏了一下自己的笑容,很阳光、很自信。好的,今晚就是要这种 状态。
 
  「她是个淫荡的女人」。不止一个人这么劝我。「去你娘的,你妈才淫荡。」 
  我一直这么回击那些关心我的「好心人」。
 
  是的,琴很漂亮,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水灵的眼睛、隆隆的鼻子、性 感的嘴唇、丰满的胸脯、浑圆的屁股……
 
  从我见到她的第一天起我就被她的眼神所迷惑。她的眼神可以放电,她的的 眼睛里写满故事。四年来她就像天使一样活在我的心中。香烟进入我的肺部让我 感觉到一丝兴奋,我回想着这四年我想念她的一切一切,种种求爱设想、表白措 辞一股脑的在我心中涌现。
 
  是的,今天这一切就要实现了。她是个可怜的女孩。虽然她家在城里,但是 父亲早亡,母亲下岗,她要不是有那么点艺术特长,就凭当年那高考的成绩是怎 么样也进不了大学的。我顿时从内心感激那教育产业化搞扩招的政策,是这个政 策让我遇见了我的梦中情人,并且就在今晚我就要和他嘿咻了。
 
  「她是个淫荡的女人」「她是个淫荡的女人」「她是个淫荡的女人」这个声 音不断的在我耳边环绕。她真的淫荡吗?我不停的问自己。是的,她淫荡。大学 四年,我清楚的帮他数着男友的数字,一共八个,差不多每个学期就要换一个, 可是为什么换不到我身上来呢?因为他的男友都是有钱人,八个人中最差的平时 也是开着公路赛摩托车来上学的,我呢?还没有买自行车。
 
  有人说,她已经被人包养了。这点我不敢肯定,但是经常看到小轿车在她们 宿舍下等她那却是真的。有人说,她已经不是处女了。去你娘的,现在这个社会 二十岁以上的哪里还有处女,脑子烧坏了吧。
 
  虽然那时候我还是处男。有人说………我突然发现自己想的太多了。管那么 多干什么?难道我真的要娶她,我想娶她还不一定愿意嫁呢。
 
  是的,老子今天就是一个目的,在毕业之前干她,狠狠的干。但是,我发现 我是真的爱上她了。我感觉自己刚才的想法真的不是人。
 
  我连着猛丑了几口香烟,将那可怜的烟屁股掐死在烟灰缸里。看看表,琴已 经洗了一个小时了。我刚才想的太入神了,时间过得真快。
 
  琴是爱干净的,我走近卫生间得门,一想起琴在里面,下面就有一股热气只 往上涌,我发现自己的那条内裤已经很艰难的在完成它的防守护卫任务了。 
  一个小时啊,在夏天洗澡一个小时?琴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我很紧张。 
  「琴,你还好吧?」没人有应声。「琴……」我的声音更大了。
 
  我狠狠的拍打着卫生间的门,就在我要撞门进去的时候,琴出来了。她的眼 睛红红的,显然哭过。她穿着刚才进去的衣服,显然没有脱过,更显然没有洗澡。 
  我刚才在干什么?怎么里面没有水声自己也不知道。我意识到似乎出了什么 问题了。「怎么了,琴?」我问道。琴满脸茫然的坐在了床边。
 
  房间很小,但是我却感觉此时我和琴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我找到自己的 衣服穿的整整齐齐,我明白,今天的嘿咻是没有戏了。顿时感觉裤裆也宽松了很 多。
 
  「到底怎么了,琴,你不舒服吗?」我再次问道。琴看着我突然扑到我的身 上。「对不起,可以借你的肩膀靠靠吗?」我默许,心中一片荡漾。或许还有戏, 我尚存一点希望,裤裆又紧了一点。
 
  「哇………」琴在哭泣,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问,她靠在我的肩膀上很 舒服,我不想这种感觉很快就没有了。大约过了十分钟,琴渐渐的停止了抽泣。 
  「对不起!」她依然是那句令人很见外的话。「怎么了,琴?」我也是那一 句。
 
  「那件事,我还没有想好。」琴说的很小声。我知道她说的那件事就是和我 嘿咻。是啊,彻底没有戏了,我也已经没有一点欲望。「你不想问为什么吗?」 
  琴说。
 
  什么?为什么?这种事情说来就来,说不来就不来,我怎么好意思问为什么 不来,这不是自找没趣吗?我是个聪明人,当然不会问。
 
  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琴会反问。「我和男友分手了,我好难过,所以今天喝 了很多酒,不好意思。」我知道琴说的男友是他的那个大学第八任。靠,又不是 分手一次了,前面还有七个呢。我忽然有种挫败的感觉。
 
  我没有说什么。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学校宿舍的门已经关了。 
  我起身说:「学校的宿舍已经关门了,你早点休息,我走了。」
 
  「你去哪里?」琴满脸疑惑。「我到我同学那里睡。」心想,MD还问,你 又不跟我嘿咻,难道我等你赶我走啊。
 

             第二章 两个死党
 
  带着我的红河香烟,我头也没回的离认为可以让我和心爱的女人破处的地方。 
  我回到了和琴刚才坐过的湖边长凳,夜晚的湖风很凉快,就像琴说的一样。 
  野鸳鸯们都走了,就剩下我和孤独的红河香烟,还有这条长椅。摸摸口袋, 那可恶的三只避孕套好像在嘲笑我是个太监。
 
  我咬着牙撕开这些可恶的家伙,一口气将三个套子全部吹爆,突然有一种快 感,就是那种一炮三响的感觉。抽着烟,看着湖景,迷迷糊糊的不知不觉天已经 蒙蒙亮了。
 
  我到湖边洗了个脸,头脑清醒了很多,走在草丛中的时候,发现几个用过的 安全套——不是我吹破的那三个。
 
  顿时,我感到一种恶心与愤恨,现在的大学生都是些什么人啊,也许这套子 就是在我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替它主人完成使命的。我感到自己被羞辱,但是会 过来一想:靠,反正不是干的我老婆,关我什么事。
 
  霎时心情轻松了很多。我在出租屋附近吃了点早餐,买了张报纸看了看,里 面内容全是关于大学生就业问题的报道。现在才关心这问题,当初扩招的时候政 府干什么去了。我不想太早打扰琴的休息,所以很认真的看着报纸。
 
  大约上午十点的时候我决定敲出租屋的门,不是我还认为和琴嘿咻有戏,只 是,我想在毕业这天看她最后一眼,过几天她就要去深圳了。我在出租屋外敲门 良久,里面一直没有动静,无奈,我拿钥匙自己打开了门。
 
  屋子很干净,显然是琴收拾过的。淡淡的,好像还留有琴那特殊的香水味道。 
  我看到桌子上留有一张纸,是琴的字,给我的。舟: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你 一直很喜欢我,但是你却一直没有向我表白。你很优秀,我对你的印象不错。 
  昨天我对你的举动是真心的,但是我有点放不下,不要怪我。我男友离开我 去深圳了,不知道你信不信,我很爱他。我想争取自己的幸福,后天我就去深圳 了。希望你早日找到你的幸福。有空联系我。琴2003年6月30日
 
  原来琴去深圳是为了那个衰男友。他的那个男友我见过,180以上的个子, 身体健壮,油头粉面,一看就是天生做鸭子的料子,可惜他家境富裕,如果不是 脑子烧坏了肯定不会做鸭子,这次到深圳应该也不是做鸭子的,虽然听说那边鸭 子很多。
 
  他是学校体育系的,酷爱打架。之所以叫酷爱打架,就是说凡是有打架的事 情,不管关不关自己的事情,他都要参与。在镜子里仔细照了下自己,顿时感觉 自己的确是自不量力,昨天晚上自己怎么看的,我把那个自认为很得意的笑容在 镜子里面重新展示了一次:很恶心!!!
 
  琴在一天后坐上了前往深圳的火车走了,离开了武汉。我稍稍收拾了一下心 情,回了一次老家,将些不需要的衣物之类的东西也带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