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1
芙蓉公主的骑士团-1
 今天是沈芙蓉离婚的日子,她只觉得一切是那么的可笑,她的丈夫居然不要 任何的一分钱,只想要跟她离婚?她有差劲到这样吗?让她深爱的丈夫竟然对她 敬鬼神而远之?
 
  想到他居然还敢嫌她在床上的表现像条死鱼一样,她就怒火中烧,当初是他 说他喜欢女人要矜持一些的,什么话都是他在说的,他也不想想,她跟他在一起 的这些年,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高潮呢,既然是这样,她要尝试所有的性爱玩 戏,反正她有的是钱。
 
  于是她来到了泰国,这门路是她多年的好友方嘉怡跟她说的,方嘉怡几乎每 三个月就要来泰国一次,这次因为她的时间不大凑巧,所以方嘉怡让她先过来, 过三天她也会来泰国跟她会合。
 
  不过方嘉怡已经帮她安排好了初级的快乐游戏,她说让沈芙蓉一到饭店里, 就会收到她送的惊喜了。
 
  沈芙蓉万分紧张的坐在饭店房间内的大床上,看着刚刚走进来,站在她身旁 的二名年轻的泰国青年,想着等会儿要跟他们发生的事情,她的下体在不知不觉 中慢慢的渗出液体来,全身的温度都热起来了,在她的授意之下,二名泰国青年 进去浴室洗完澡后,赤裸裸的坐在芙蓉的身旁,等待芙蓉下一步的指示。 
  这二名泰国青年年约17到18岁﹐180公分高的体格还算健美,下面的 体毛都还没完全的长齐,但是尚未勃起的阴茎看起来尺寸有些惊人,他们对于身 旁的美女显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在沈芙蓉的示意下,二名泰青来到了她的面前开始帮她按摩,一个人捉着沈 芙蓉的一只脚,从她脚掌脚心慢慢轻轻的揉着,泰国青年的手是那么温柔又有技 巧的抚着沈芙蓉,让原本心情紧张的她,逐渐的缓和情绪,突然间有一个泰国青 年把她的脚趾放进嘴里细细的吸吮了起来。
 
  「啊……啊啊……」沈芙蓉惊讶的娇呼了一声。
 
  随后就有一种万分舒服的感觉袭上了她的心头,沈芙蓉舒服的闭起了眼睛享 受这难得的口艺,二名泰国青年知情识趣的由下往上舔弄她的双腿,她感觉到自 己双腿的每一吋肌肤,都被这二个泰国青年细心的用舌头抚揉过。
 
  「喔……喔……喔……啊啊……」酥爽麻痒的畅快感,让沈芙蓉忍不住的呻 吟起来了。
 
  泰国青年温柔的帮沈芙蓉脱下了外衣,让她赤裸裸的躺在大床上,一名泰国 青年用嘴轻含着她细致的手心手指,另一名泰国青年则是舔吻着她雪白的脖子跟 嫩肩,沈芙蓉的下体则是因为动情而淌出大量的蜜液出来,硬挺的莓果晃动不已, 就像是等着被人玩弄般,但是,二名泰国青年仍是温柔的舔吻着沈芙蓉的身体, 有意要让她着急的样子。
 
  沈芙蓉充满欲望的眼神,灿亮的星眸半闭着看着眼前二名泰国青年,她娇喘 着问:「你们……嗯……叫什么名……喔……」虽然是在问他们话,却也忍不住 伸出手去摸他们的铁棍,二根热热的铁棍让沈芙蓉的欲望瞬时来到了顶峰,泰国 青年正在舔吻着沈芙蓉的胳肢窝,当他们感觉到自己的硬挺被沈芙蓉柔嫩的玉手 给轻轻握住时,也兴奋的去吸吮她摇曳生姿的莓果。
 
  「喔……好爽啊……」沈芙蓉忍不住的呻吟出心里的感觉。
 
  一名泰国青年在她的上面握着沈芙蓉的双乳,不停的滑动嘴里的舌头去挑逗 着她粉红色的乳晕,另一名泰国青年则是扒开她的大腿,伸长着舌头去舔弄着她 的下体,泰国青年的舌头在她的小穴里非常的灵活转动着,在她湿淋淋的小穴内 又钻又刺,又磨又吸吮,沈芙蓉在被他们上下二面夹攻之下,猛然的达到了高潮, 她畅快的宣泄出自己长久以来压抑许久的性欲郁闷症。
 
  「啊……啊啊……喔……啊啊……」
 
  受到鼓励的二名泰国青年更是卖力的用嘴舔食着她小穴内的蜜液,丝毫没有 要让沈芙蓉有喘息的机会。
 
  「哦哦哦……啊……出来了……啊啊……」沈芙蓉用力的大声呻吟起来。 
  二名泰国青年快速的上下移位,原本舔吻她双乳的的那个换到沈芙蓉的下方, 轻轻的舔弄着她的小穴,另一人则是扶起了沈芙蓉柔软纤弱的身体,让她的下体 坐在泰国青年的脸上,好方便让那个泰国青年对着她的小穴轻怜蜜爱着,那人还 边抚弄着沈芙蓉的双乳边跟她接吻。
 
  在二名泰国青年的操控下不由自主的变换着体位,无论何时一定有一个人舔 弄着她的小穴,另一人不是吮着她的乳房就是舔着她的菊穴,沈芙蓉何尝享受过 这样完美的口技,而且还一次二个一起,让她几乎一下子就脑筋昏眩,高潮直扑 而来,在一个钟头之内,沈芙蓉就被二名泰国青年用舌头连续的舔弄着全身肌肤 敏感地带,沈芙蓉也一直处于高潮的亢奋之中,直到她舒服到晕过去为止。 
  接着二名泰国青年轮流用他们热烫的铁棍在沈芙蓉的体内不断的冲刺,让她 顿时醒过来,她不停的呻吟浪叫,她也看到了这二个泰国青年脸上的表情是那么 样的充满爱怜跟喜悦,泰国青年善体人意的配合着沈芙蓉高潮的节奏,轮流在沈 芙蓉的体内,完美而圆熟的抽插着,随着泰国青年的活塞运动,她用力的摇晃着 自己的下体,以求更快更激情的高潮,果然,二名泰国青年不负所望的让沈芙蓉 是泄身连连,让她感受着这一辈子以来她遇过最美好,最持久的高潮享受。 
  沈芙蓉就这样睡了一个有生以来最美好的一次觉,醒来之后还觉得下体湿润 润的,让她满足到深怕自己是在做梦呢。
 
  二名泰国青年笑咪咪的站在她的床边,「小姐,您醒啦?我约了我弟弟,他 带来一样很好玩的东西喔,小姐想要试试看吗?」
 
  「你是……」沈芙蓉有点忘了他们昨晚到底有没有跟自己说他们的名字。 
  「我是约翰,他是雅各布布,我的弟弟是钱宁。」他也不动怒,有礼的回答着 

 
  「喔,好啊,那就来玩吧。」她可是尝到甜头了。
 
  一名长相帅气的泰国青年拿着一座摇摇木马从门口走了进来,沈芙蓉看见那 座摇摇木马上,马背正中央凸起一根黝黑的电动按摩棒在上面,他把摇摇木马放 在饭店的大理石桌上,对沈芙蓉笑了笑:「小姐,请坐上去。」
 
  沈芙蓉看了看,觉得这东西实在是新奇,她想昨晚他们都让她那么舒服了, 今天应该也会让她一样有那么舒服的感觉吧?
 
  不做多想,她爬上了大理石桌,直接就骑坐在马背上,下体的小穴正好套着 那根黝黑的电动按摩棒,摇摇木马一前一后慢慢的晃动着,沈芙蓉的长发随即跟 着木马的晃动而飞扬了起来,她的脸上因为舒服而泛着桃花般的艳红色泽,一副 既满足又痛快的模样,还发出阵阵荡人心魂的淫媚呻吟。
 
  「啊……啊啊……哦哦哦……啊啊……」她大声的呻吟着。
 
  他们三个人就这样围着她,看她不停的摇晃着那座摇摇木马,动作有越来越 快的趋势。
 
                 2
 
  约翰跟雅各布布缓步的走到沈芙蓉的面前,他们一身黝黑粗壮的肌肉不断的在 她的面前展示着,而他们引以为傲的男性象征犹如热烫的铁棍般的对着她猛点头, 让沈芙蓉感觉到一阵高温热血直往脸上及下体冲过去。
 
  约翰跟雅各布布跪在她的面前,按住了摇摇木马,不让木马晃动,等木马一停 便温柔的帮她按摩着她线条优美纤细的小腿,然后用他们柔软绵密的舌尖舔着沈 芙蓉的脚指头细缝,把她的脚趾一根一根的放进嘴里面吸吮着。
 
  「啊……好舒服喔……啊……嗯嗯……」
 
  雅各布布来到了沈芙蓉的身后,吐出舌头轻轻的舔稳着她的脖子,然后再含住 她小巧的耳垂,放开耳垂又舔向她的耳朵,雅各布布的舌尖轻柔的钻进沈芙蓉的耳 朵里面,不断的刺激着她纤维敏感的神经,约翰则是舔吻着她的脚膝盖窝,修长 的手指非常有技巧的搔弄着她的大腿内侧,受到这样轻怜蜜爱的沈芙蓉小穴内瞬 间泌出了大量的蜜液出来。
 
  「啊……真舒服……喔……」沈芙蓉已经完全的沉醉在约翰跟雅各布布温柔的 服侍之中。
 
  约翰继续的挑逗着她身体的每一处敏感带,他沿着沈芙蓉的大腿往上舔吻着, 他灵巧的舌头在她的裤缝边逗留许久,让沈芙蓉忍不住的扭动自己的身体,雅各布 布则是抬高她的双手,把她的手指放进嘴里用力的吸啜着,然后沿着她的手臂舔 吻着,他的舌头最后是停留在沈芙蓉光洁的腋窝里头。
 
  「啊……真的……好爽啊……哦……哦……」沈芙蓉忘情的大声呻吟浪叫。 
  这时钱宁将她抱下摇摇木马,并将木马搬到一旁的地上随意的放置着,让她 躺在大理石的桌面上,雅各布布在她的头部上方轻柔的抚摸着她的乳房,还用整着 掌心抚印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把她的乳房推高压低的玩弄着,从乳房传来一阵酥 麻的畅快感让沈芙蓉乳房上的莓果变得硬极了。
 
  约翰则是把自己宽厚的手掌压在沈芙蓉的小穴肉瓣上面,轻轻转动着他的中 指,沿着她小穴外的肉瓣裂缝伸进去,他的中指在她的小穴内不断的肆虐着,并 挖出不少甜蜜的津汁出来,约翰更把沈芙蓉的脚心含进嘴里,然后他伸手剥开她 湿淋淋的肉瓣,找到可爱的小肉核,他用指头按压着,在小肉核的周围不断的施 力着,沈芙蓉马上就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感觉犹如触电般的快乐电流般瞬间就传 遍了她的全身。
 
  「啊……好爽……啊……喔……啊啊……啊……飞啦……喔……我飞起来啦 ……喔……啊啊……」沈芙蓉舒服的高喊出淫声浪语挑逗着这三个男人。 
  这时她们二个快速的交换上下位置,又开始进行唇舌服务,约翰把沈芙蓉的 双乳握在手心转动着,然后把她发硬的莓果含进嘴里面,用他的舌头密密的扫过 乳晕,在那里使用吸、啜、搔、压、夹、转、滑的舌技玩着她的双乳,雅各布布也 同样运起舌头的功夫钻进沈芙蓉的小穴里面搔弄起她的甬道来,把富含水份的嫩 肉瓣含进嘴里或重或轻的吸吮着,一条湿热的长舌巧妙的拨开小穴的肉瓣,猛攻 她早已经发硬的小肉,让沈芙蓉高潮连连,在她高潮的瞬间所喷射出的蜜液带着 独特的女性香味,全被雅各布布贪婪的吞了进去,沈芙蓉在他们二个的连番舌攻之 下又接连达到好几次高潮,直到承受不了高速的快感而晕了过去。
 
  钱宁也在大理石桌面躺下来,约翰则将已经晕过去的沈芙蓉一把抱起,让她 趴在钱宁的身上,钱宁抱着她坐了起来,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下体一 根黝黑发亮的粗大铁棍向着她被撑开的双腿间跳动着,雅各布布则是贪婪的扶着自 己热烫的铁棍,准备要进入她的菊穴,约翰则是绕到她的头部位置,让她的头往 钱宁的头方向靠着,他用左手捏住她的脸颊,让她的唇因为他的动作而微微开启。 
  「进。」雅各布布说了个字,他们三个人便同时进入了她。
 
  「啊啊……喔……啊啊……喔……喔……啊啊……」沈芙蓉被尖锐的疼痛跟 快感给弄醒,她发出不知道是欢快还是痛苦的尖叫声,可是嘴里含着铁棍的她只 能闷哼着。
 
  二支热烫的铁棍隔着她小穴和菊穴中间那薄薄的腔壁互相磨擦着,粗壮的铁 棍饱满的撑开沈芙蓉紧实的甬道壁,而她的前后甬道也紧紧吸夹着钱宁跟雅各布布 的热烫铁棍,她的小口更是紧含着约翰的铁棍,四个人都为了这一刻兴奋到最高 点。
 
  不知道被三个人抽插了多久,但是,沈芙蓉已经能够适应三根热烫的铁棍同 时进出她的三个口,她还能发出「啊……好涨喔……」的满足话语。
 
  被三名长相英俊帅气的泰国青年给紧夹在他们健壮身体的中间,沈芙蓉的身 体陷入淫秽的快乐当中。
 
                 3
 
  结束了这一场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性爱,沈芙蓉已经累得动也动不了了,但是 贴心的钱宁却帮她在浴室里的超大按摩浴缸内放了热水,还洒了些芙蓉花的花瓣 跟芙蓉精油,约翰动作轻柔的抱起了沈芙蓉,将她放进浴缸内。
 
  浴缸里有一张可以躺着或趴着而不会让水淹过下巴高度的SPA椅,SPA 椅还有水泡冒出,沈芙蓉趴在SPA椅上,当全身都被充满了芙蓉花香味的热水 给包围住时,沈芙蓉满足的呻吟了一声,一脸的慵懒闲适。
 
  雅各布布开始按摩她的身子,先是帮她揉了揉她僵直的颈子,接着又开始按摩 她酸软的肩膀。约翰则是坐进了浴缸,帮她按摩、搓揉着小腿肚。
 
  钱宁则是帮她叫了客房服务,他端了一盘炒饭、一碗汤跟一碟水果色拉进来, 一小口一小口的喂沈芙蓉吃,当沈芙蓉口里的食物液体沿着她的嘴角滑下时,他 则轻柔的帮她吻去那液体。
 
  沈芙蓉闭着眼睛,任由他们为她按摩、喂食,她心里只想着:难怪嘉怡每三 个月都要来一次泰国,真的是太舒服了嘛,她身为女人这么多年,还没让人这么 侍候过呢,更不用说从她嫁给那个没良心的男人之后,根本就是她在侍奉老爷的。 
  被年轻又帅气的男子这么温柔的对待着,她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公主一样呢。 
  按摩完之后,他们三个人静静的站在一旁,沈芙蓉睁开了双眼,用英文说: 「你们也都饿了吧?叫东西进来吃吧,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先吃饭,我想一个人 静一静。」
 
  三个人依依不舍的走出浴室,顺手将门带上,却没有把门关紧。
 
  「真的是太棒了,这种生活还真是舒服啊,啊,感觉我以前的人生都白活了 呢,什么“女人一生的归宿就是嫁人”?我呸,这种生活才是女人一生梦寐以求 的生活呢。」她高兴的自言自语着。
 
  「对了,公司方面的事不知道怎么样了?」想到这里,她就很头痛,说实在 的,她对商业并不是很在行,可是把公司交给外人,她也不放心,交给自己人, 又怕自己被推翻了都不知道,这也是很棘手的一件事,她真希望有个她信得过的 人能帮她管理公司却又不会趁机夺走公司的人。
 
  想着想着,她微皱起眉头,钱宁看见她的表情不大对,便冲了进来,他们把 沈芙蓉抱到饭店房间的床上,确定她只是皱紧眉头,便放下了心。
 
  约翰这时候却把沈芙蓉抱到饭店房间的阳台上,这就是最高的二十五楼总统 套房,不用担心会被人给偷窥。
 
  三个人很有默契的拿着自己的衣服垫在地上,在沈芙蓉的身上分别找乐子玩, 约翰骑在沈芙蓉的头上,把一根粗状、热烫的铁棍塞进了她的嘴巴里面,当做是 女子的小穴般的抽送起来了,铁棍的尖端不停的撞击着她的喉咙深处,让她既想 吐又害怕会因此而窒息,钱宁则是让沈芙蓉的一双大腿夹在自己瘦削的腰际,把 已经勃起的粗大铁棍用力的挺进沈芙蓉的小穴里面。
 
  沈芙蓉湿滑紧窒的窄穴,被钱宁给强行的突破,他的铁棍毫不留情的撑开她 的小穴,那粗大的铁棍就这样高速的在沈芙蓉的甬道里面滑行着,铁棍的尖端因 为猛烈的进出,不断的刮弄着她甬道的皱折,从小穴内带出许多蜜液出来。 
  「哇……哇啊……哦哦……好爽啊……呜呼……耶……我……嗯啊……爽啊 ……」
 
  后雅各布布把他的铁棍放在沈芙蓉的手里,示意要她帮忙用手,雅各布布铁棍 

 前端微微的流出湿黏的热液,雅各布布含着沈芙蓉高耸的乳房,并用他的舌背去磨 擦她坚硬如石的莓果,双手毫不留情的用力捏住沈芙蓉的一对椒乳,在那儿戳弄 揉捏着。
 
  三个人是十八、十九的年轻人,他们好像有发泄不完的精力,从下午玩到晚 上,数不清三个人总共射出几次精液,让沈芙蓉曼妙的身子上全沾满黏稠的热液, 而沈芙蓉也因为达到高潮太多次,承受不了那么高速的极度快感,整个人昏迷过 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