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大学刑法课01
大学刑法课01
  现在才晚上八点多,刚运动完的我毫无食欲,尤其是背后有个秀色可餐、湿淋淋的少女,我想吃的可不是那种只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不过等一下飢饿总会突然来袭,我跟老师说了一声,便有点故意地骑往大吃。
  我先到「静心园」买了饮料,再到「黄妈妈的店」买鸡排饭,然后再绕一大圈买饭后甜点,搞得像「木兰诗」里面「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一样,我的目的就是要让路人羨慕忌妒恨!

  你们看看我身后的花样天才美少女,是我大学教授,兼我们班导师,每个月8000块包养我(完全曲解学生助理薪水涵义…),而且刚刚才搞过一炮,现在正紧紧地用她的酥胸紧贴我厚实的背肌,是不是很让人羨慕啊!

  不过我从后照镜里看看老师,她正把头脸整个埋进我背上,一副羞於见人的样子。什么嘛,上次她骑我的机车载我回学校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害我失去大出风头的炫耀机会。

  不过想想也不能苛责她,刚打完几个小时的篮球,满身是汗的狼狈不已,外加被学生强迫羞耻Play,被射精在身体里面不说,甚至爽到忘了擦乾净再上车,精液还持续地从小穴流出,先沾满内裤再黏上我的机车座垫,即使路人不知道,她自己最清楚刚刚干过什么好事,对於这禁忌之爱放任不阻止,容任其发生,且其发生不违其本意,活生生是个公然猥亵的故意不作为犯啊!

  我看着把我的球衣当作遮羞布盖住脸庞的老师,本来还想捉弄她一下,想说骑到班上同学打工的地方让老师露脸还是什么的,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尽量在不下车的情况下买完所有吃吃喝喝的东西,然后乖乖地送她回宿舍。

  刚停好机车我就抢先下车,目的是要看看老师抬高长腿下车的那瞬间裤档到底湿到什么程度,结果老师完全不知道我的恶意,傻傻地像平常一样下车,让我看到她双腿交会处附近神秘的三角地带夸张地濡湿了一大片,一小半是湿了又乾乾了又湿的汗水,还有更多则是我和她体液的傑作。

  又收集到一张「美女抬腿,那裤档的一片狼籍让13亿人都惊呆了」的CG图,我得意地几乎笑出声来,老师同时也发现她的窘样,赶紧走进卧室换了套乾爽的短袖衣裤,这才在客厅和我一起享用晚餐。

  身为老师长工的我,熟门熟路地把餐具准备好,然后和老师面对面坐在小茶几上吃饭,她面对着电视,我则面对着她,像个小家庭似的温馨,对话中更绝口不提刚刚那情状诡异的交欢.

  「老师怎么不开动?」看着老闆还没动手,我也乖乖地放下餐具。

  「手抖到拿不动筷子。」老师嘟着嘴道。

  「蛤?乳酸还没代谢完喔?」没想到老师真的逞强过头了,那么细的手臂第一次做伏地挺身就做了40下,不抖才怪。

  「这跟乳酸没关系啦,是肌肉拉伤了,其实乳酸的累积很难造成肌肉酸痛。」老师双手按摩着两边臂膀,纠正我错误的医学生理知识.

  「喂我,啊……」说着老师就突然张开她的樱桃小嘴,还有点搞笑地把嘴巴张到非常大的幅度,像是可爱的河马卡通噜噜米,我这才发现老师的牙齿根本是教材般地完美,整齐洁白不说,更没有半颗蛀牙或补牙的痕迹.

  於是我一边喂着这个趁机偷懒,不好好吃饭的淘气大女孩,一边和老师欣赏着电视。不过台湾的电视制作环境被长期把持的外省帮搞到腐朽不堪,抄袭、品质低劣、置入性行销、毫无才华的老屁股充斥,我们只能在无奈中选择看电视新闻,不过电视新闻的记者也烂到夸张,什么把「重力加速度」讲成「重力加上速度」或是「重力+速度」、「车速50hr/m」()等等国中理化程度的科普知识一概阙如,台湾政府如果想要提升民众教育程度,要不要先把每天广泛传播错误讯息的这些记者先好好教育一番?不具备国中毕业程度者禁止从事新闻业!
  「太夸张了,一边质询柯文哲一边唱歌?」老师看着台北市议员厉耿桂芳那三流谐星的表现,一边又要兼顾形象吃饭,一边却几乎气到把饭粒喷了我满脸。
  「那个打知名度的是谁啊?还问柯文哲知不知道他是那个选区的,叫什么名字?靠!」老师也一边龇牙咧嘴地干谯着,说真的我还真不知道他是谁.

  老师连高潮时都未曾有过这样的表情,她气到翻着白眼,嘴里却不得不继续嚼着已经被我塞进嘴里的食物,看起来滑稽至极,我却在心中更敬佩老师,她不是那种关在象牙塔里自以为多写几篇论文社会就会变好的人,虽然以她傑出的学术表现实际上影响法界的还是非常有限,她却从来不认为她在民主、人权、法治教育上的努力是狗吠火车。

  「明天写篇社论骂骂这些混吃等死的烂议员好了。」老师双颊鼓鼓的,不知道是嘟嘴生气还是被饭菜塞满.

  「喂,以后少吃炸的啦,多去自助餐店包青菜回家,营养均衡一点. 」老师突然天外飞来一句。

  「好啦,这样身体健康才耐操。」我意有所指地接受老师的建议,后来我才知道,要我参加系篮也好,饮食上的建议也好,甚至这长久以来几乎是独厚我的独特教学方式,全都来自於一个没有正常和男性交往过,却用心良苦的少女最纯粹青涩的爱情。

  「啊……好饱好饱。」老师腆着结实健美,隐约有腹肌线条的小肚肚,满足地摊在沙发上。她根本就没吃多少,看到还剩下3分之1的鸡排饭便当,我就像处於交往暧昧时期的国高中小男生,试探性地把老师剩下的饭菜吃了个精光,还故意用老师的餐具,满足我和老师间接接吻的渴望。

  「老苏……」吃饱的我又开始心虚了。

  「干嘛?」老师双手无力地垂下,懒洋洋地仰躺在沙发上,只把头微微转向我这边问。

  「我想看电视,可以坐沙发吗?」其实只是想要坐在老师身边。

  「你是这房子里地位第二高的,当然可以。」老师面无表情地道。

  我才在心中短暂惊喜了一下,她随即接着说:「陈香仪来找我的时候,你就排第三,以后我如果有养狗或养猫,你就排第四,送外卖的来了时候你就排第五,如果有不识抬举的蟑螂老鼠跑出来,你的顺位就排到第六…」然后她就乐不可支地以诡异的方式爆笑着,她笑弯了腰,但是双手却不自然地保持原来的姿势,搞得像脱臼一样。

  「哼。」马的,连送外卖的地位都比我高。我虽然又被她捉弄了一次,但看见她笑到快往生的萌样,我也不生气,只是乖乖坐在她身边享受这难得的温馨和悠闲.

  一起把台北市议员骂了个一轮,顺道讽刺那些国中时没好好上课的记者,我和老师吃下肚的晚餐也初步消化了,老师这才站了起来,像双手残障似地把肩膀往我这边凑过来,面无表情道:「帮我洗澡。」

  噗!虽然说我也不是没想到事态会往这样的方向发展,但我还在蕴酿怎么主动开口,老师竟然就主动提出了要求。

  不过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太喜形於色的话我不就只是个急色鬼吗!?但是再怎么说我也不可能拒绝这样表现温柔体贴的大好良机. 我呆了半响,这才站起来,用我那比老师高出半颗头的健壮身子渐渐靠近老师,老师不知我要干嘛,只好退无可退地直到墙边才站定身子。

  我帅气地右手撑在老师上方的墙壁,深情款款低头道:「湘宜公主的要求,小平骑士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只差没有吻上老师的嘴。

  老师头微微仰起,看着眼前这个像智障的19岁大一生,面无表情道:「我的『初咚』竟然被你这白癡夺走了…」

  虽然被骂白痴,但是我又达成了一个新的成就,就是「壁咚」老师,虽然她不解风情,不像偶像剧里的女主角都因为浪漫满屋的壁咚而心花怒放。而我表面上头低低地落寞走进浴室,心里却还是很开心的,尤其是当我身后传来一声窃笑的「科科」声,我知道老师25岁的早熟外表下,心中那个纯真少女还是需要一点和她教学生活不相称的浪漫。

  老师很乾脆地脱了个精光,我却不知道哪一国的害羞,毕竟除了有性交机会,我可不会轻易在女生面前露出鸡鸡;我想说穿着我早就髒到不知道哪里去的球衣球裤先帮老师洗好身体,再自己好好洗尽一天的疲惫和污秽.

  老师对於我还穿着衣裤倒没有意见,拿个小凳子让我坐,自己则坐在浴缸畔,双手有点害羞地垂下,却还不忘用上臂内侧遮住自己的乳头,双腿则笔直地并拢,暂时让柔顺乌亮的阴毛盖住她性感的阴阜,看起来就像个纯洁的天使,完全不像平常动辄脱衣脱裤和学生以肉体演示犯罪行为的骚货。

  「老师,我要先洗哪边?」我挤了些沐浴乳到手上,忐忑地问道。

  「由上往下啊。」老师无辜地把眼睛往上望,示意要我从头发开始洗。
  哇…於是我把手上的沐浴乳先均匀涂在老师肩膀附近,然后重新挤了些洗发精,抹在老师被汗水濡湿的秀发上,然后再加了些水,让老师转过身去,开始用指腹温柔地搓着老师的头发和头皮。

  老师的头发堪称长发,长度却还好,所以不用专程到发廊让人家洗,也便宜了我,因为我在洗老师头发时老师自然将眼睛闭上,我便可以好好地欣赏老师完美的体态.

  我一边搓洗老师的头发,一边从上到下把老师诱人的湿漉漉胴体视奸了一遍,老师的腰肢真的找不出一丝赘肉,即使不露点,光从后面描绘老师的美背,就足以留下传颂千古的女体名画;而老师结实的屁屁大小适中,从光溜溜的背部、露出半边的侧乳,一路延伸到水蜜桃般臀部的线条,更是无数完美黄金比例的曲线所构成的美丽轮廓。

  我把洗发精泡沫沖掉,稍微擦乾老师的头发,老师这才把头发甩到身后,出水芙蓉似地以正面转向我,睁开眼睛,要我开始帮她洗身体.

  「老师,我们这样算不算『身分犯』的一种,刑法122条的图利罪:『公务员或仲裁人对於违背职务之行为,要求、期约或收受贿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七千元以下罚金。』毕竟帮您洗澡又不是您或我的业务,但是公立大学教授算是公务员. 」

  「NONONO,第一,刑法第10条关於公务员的定义,也就是俗称的授权公务员:『依法令从事公共事务,而具有法令职务权限者。』我又没有行政职,不算是授权公务员. 第二,退一万步言,就算我强迫你帮我洗澡,既不是121条的职务上行为,也不是本条违背公务员的职务,就算有获得不正利益,构成要件还是不该当啊。」老师又开始发挥职业病,一边被人摸遍全身还义正辞严地分析着。

  「所以林益世那王八才不算贪污喔?因为收钱办事不是他的『职务』,也不『违背』他的职务,他只是另外把收受大量金钱的『选民服务』当作他的职务。」我搓着老师的香肩,想的却是香煎林益世这头松阪猪.

  「对啊,堂堂行政院秘书长,这时候就没有『实质影响力』,收钱乔事情不是职务上行为,也不是违背职务上行为,他的行为充其量只能算诈欺或恐吓。」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

  「马的!」我一时气愤,把手中的洗澡泡棉当作菜瓜布在刷锅子狠狠地擦过老师的肩膀,老师吃痛大叫:「判决书又不是我写的,我只是推测法官是怎么帮有高级党证的人脱罪的说词啊!」

  「拍谢拍谢. 」我压抑住心中的怒火,轻轻地帮老师「呼呼」让痛痛飞走。
  老师微笑着看着我义愤填膺的反应,心情好像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