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冬春夏秋四大美人的花蜜-下
冬春夏秋四大美人的花蜜-下
 一开始就立刻喝了起来的法莱姆,左手握着烤肉,右手捧着碗大口大口饮着内中的花蜜酒。「噗哈——」这样的豪饮声,蜜香与酒香混合在一起,脸上立刻浮现出了红晕。因为沙罗曼蛇的肤色是褐色的,所以能够让褐色的浮现出醉意的红晕,看来一下子就直奔酒精的最高潮了啊。
  「……不吃一点?」
  我指了指那些食物,问阿娜温。
  她摇了摇头,果然不是肉食系的植物呢。所有的食物之中,阿娜温中意的就只有那些果实与谷类制品。
  从刚刚开始,她似乎就有变得有点儿寡言少语了?
  身上的藤蔓松松地缠绕在我的手上与胳膊上,目光则一直在哈莉娜与法莱姆两人身上来回游荡。
  「呒……!」
  更加紧地勒住了我。
  (哈哈……在担心吗?)
  我靠在了阿娜温花茎的前面,静静享受这场小小的聚会。
  嗯……聚会……普通的丰收祭小聚会……普通的……普通……普……噗……噗滋……噗滋、噗滋……(……水声?)喔……好温暖……我在泡温泉吗我啊,刚刚我不是睡着了吗?记得好像是多喝了几口花蜜酒来着……哈莉娜的酿酒技术真是厉害啊……呃……下面好温暖……呃呃呃……!!
  瞬间,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阿、阿娜温……快点停下……这里是外面啦……)我对身后的阿娜温小声说道。
  「呜嗯……」
  回应的,是疲惫的入睡声,用双手缠绕着我的脖子入睡的阿娜温。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酒味,看起来也是因为喝了一些自己的花蜜酿成的酒所导致的?
  ……等等,那么我下面的——!
  「呜呼呼呼……修斯先生的宝贝,终于吃到了喔…嗝……!」「……法、法莱姆小姐……你在干什么啊……!!!」「在做什么呢…?」明显还带着几分醉意的法莱姆,甩动着火红色的蜥蜴尾巴,以蜥蜴人特有的爬虫类长舌在我下面的柱身上来回舔舐着。
  「如你所见啦…我在侵犯修斯先生喔…!啊呜……」小口地将前端含了进去。
  「呜哇……!」
  被她用灵巧的舌端来回扫地着菇头,就像是被什么炽热而又麻痹的东西不停在敏感处抓搔的那样。
  「……别这样……喂、法莱姆小姐啊啊……而且现在还——」「——就是在外面才令人兴奋喔…你看你看,身边还有其他睡着的人呢,其中一个还是修斯先生的夫人呢……这样难道不是最棒的刺激了吗?」她用上了自己尖锐的牙齿,小心翼翼地在菇头下方与肉茎连接的环带处刮动着。带来了,更加强烈的刺激快感。
  「哈呜…很早以前、我就想、呜嗯…我就想这么做了喔……修斯先生的元精……呜呼呼……要借着醉酒的时候一次将过去没有释放出来的感情一起释放出来喔,修斯先生也和我一起释放出来吧……呜嗯……」「唔……果、果然是这种模式嘛……」虽然一开始已经提醒过据对不准喝醉了,但是果然根据剧情的发展还是得喝醉后将我侵犯吗?
  「嗯……?」
  从后面抱着我的阿娜温,还在沉睡之中。
  「修…斯……?」
  在做着什么样的幸福梦境呢?呼唤着我的名字……啊啊,真是对不起啊,我的阿娜温。
  我真是没用的男人啊。
  或者说男人都是这样没用吧。
  一旦被这种舒服的事情给抓住了,虽然一直想要抵抗来着,不过身体还是很老实的啊。
  「救、救星……没有吗……?」
  「出来吧…出来吧…?修斯先生的美味元精,火热的元精……满满地出来吧……?」啊……大口地张开了嘴巴,准备接受从刚刚开始一直为我按摩的代价。
  (忍、忍住啊……我啊……!!)
  正当我这样告诫自己忍耐快感的时候————嗙!
  敲打声。
  「呜啊……」
  脑袋上被打了一记的法莱姆。
  「……被、被偷袭啦……好多星星……」
  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真是下流呢……修斯先生……」
  听这个口气,是哈莉娜小姐吗?!
  「唔哦哦!救了我一命啊,干得好哈莉娜!」
  「呒……」
  她推开了已经昏睡了的法莱姆,然后蹲下了马的身体,人类的上半身坐立在我的股间前面。
  「嗝……」
  打了一个,酒气浓重的嗝。
  喂喂喂,不是吧……「好……狡猾呢……修斯先生!」语调完全飞了起来。
  「只……给……法莱姆小姐,和……夫人……吗?」「呜哇!」被她从正面抱住了。
  「我也要……啦……!」
  果然还是这种发展啊啊啊啊啊啊!!
  「女人的话,果然胸部大的才是好女人吧…?」说出了平时都不会说的刷新下限的话。
  看样子被阿娜温的花蜜与酒精给拉入了发情状态的哈莉娜,带着自满与醉醺醺的表情,用她那比阿娜温还要丰满的部位,将我的下体夹入了其中。
  「……!!」
  「啊拉啊拉?很喜欢吧,我的ㄋㄟㄋㄟ……?」轻轻摇动了上半身,用双手夹着自己的胸部,让双乳与我的阴茎之间变得毫无缝隙。
  「呜嗯……」
  低下了头伸出舌头,温暖的涎水滴落下来,渗入了乳房的夹缝之中,形成了润滑液一般的作用。
  「看呀……?这种感觉、比在阴道里面还要棒吧……?」愈加用力地,扭动了起来。
  (啊……这个,这个受不了了……)
  「精液喔……是修斯先生的精液哦……热热的精液……在我的ㄋㄟㄋㄟ中间……哈哈……!」「呜呃……!」
  一下子,就被抽空了力量那样。
  第一下完毕的我,微微喘息着,原本紧紧绷住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抱着我睡着了的阿娜温,感受到了这一细微的变化。还在睡梦之中的她,「呜嗯」呻吟的一下,抱着我的力量稍微加大了一些。
  「感到冷了吗……修斯……」
  虽然还闭着眼睛睡觉,但是身体却向外爬出了一些,让自己的脸颊靠着我的脸颊。
  「一起……温暖喔……」
  伸出了舌尖,伸入我的口中,慢节奏的亲吻。
  「啊拉…修斯先生真是糟糕呢……和别的女人做的同时,居然还和夫人接吻呢……」立起了身子,还没有从醉酒之中脱出的哈莉娜,她的双手按抚在下腹那儿人类的身体与马的身体连接的中间。同时也是,性器的所在。
  「这一次,就用这里的嘴巴,让修斯先生舒服……吧……咕噜、咕……呜呼……」然后,就被反攻上来的酒精给击败了。
  喉咙里发出了几声意味不明的呻吟后,趴在了我的身上睡着了。
  (结、结束了吗……啊啊……)
  ****************************************************第二天。
  法莱姆小姐一直睡到了中午。
  最先起来的是我家的阿娜温,然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哈莉娜趴在我身上睡着的这种如此不堪的景象,生气的她用藤蔓勒紧喉咙的方式,将我粗暴地叫醒了。
  「这算什么啊!!??」
  吵闹着。
  「明明不是有我了嘛!为什么雌蕊的话就在这里了,为什么还要去找别的花朵啊!?」「这个……是不可抗力啊……」
  正当我们说话的时候,哈莉娜也被声音吵醒了。
  「呜……头好痛啊……早上……!!!」
  「好」字还没有说出来,立刻发现了自己与我之间的距离的哈莉娜。
  「……!!!!」
  沉默,并且颤抖着,持续了五秒钟。
  「修斯你这个变态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就用马的后蹄将我踹上了我家的屋顶。
  秋天的丰收祭啊……果然,下一次果然还是把花蜜酒什么的给禁止掉吧……冬之二今天又是一个冷冬。
  大雪,虽然没有去年那样大,但是也足足堆积了一米的高度。
  「冬天对我来说就是清闲的代名词啊。」
  护林员的假期。
  我捧着一杯热茶,坐在靠近火炉的摇摆椅上。
  整个人变得懒惰了起来。
  「修斯看起来好像大叔喔……」
  趴在花朵边缘的阿娜温对我的这幅模样评论道。
  「啰嗦!今年我可忙死了,人类的身体强度可比不上魔物啊,这是养精蓄锐的休息。」「养精蓄锐……待会要做吗?」
  「别给我老想那种事情!」
  「嘁……」
  失望的声音。
  然后,就开始对我展开了攻势。
  「冬天我都冷死了啊,修斯快点过来帮我取暖嘛…!」「有火炉喔。」「不要!我讨厌火!」
  「靠近一点就好了。」
  「不要!」
  「……」
  「呒……」的生气声,从阿娜温紧闭的嘴唇缝隙之中渗透了出来。
  「也是呢,修斯也腻了啊,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家伙。」「我是那种随便的男人吗?!」「不然你怎么解释秋天的那个事情?」
  「呃……」
  那个是不可抗力呢。
  「那件事情啊——」
  转过身来,想要再一次想她解释的我,结果迎面而来的却是阿娜温的藤蔓缠绕。
  「抓…住了,修斯GET !」
  「什么时候……!」
  「就在刚刚和修斯说话的时候哦,修斯都不看我呢,所以我就过来了啊。」用手与藤蔓,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还沾满着新鲜花蜜的胸脯乳肉,将我的半个脑袋都夹入了其中。
  「真受不了你啊……喂喂,我快不能呼吸了啊……」我伸出了自己的手,一点一点抠掉那些缠绕着我的藤蔓。然后,回应了阿娜温的动作,用最温柔的动作、慢慢地,将她从抱了起来,从花朵中抱了出来。粘稠的花蜜,仿佛是水一样,无法在她的肌肤上停留太久,刺溜——的,滑落滴落了下去。
  「嘿嘿……」
  她开心地笑着,伸出手勾在了我的脖颈上。
  我抱着她,坐回了椅子上面。
  嘎吱、嘎吱。
  因为我们两个的体重,而开始摇晃起来的摇摆椅。
  「现在可是冬天喔,离开花朵外面没问题吗?」我摸着她的发梢问道。
  「没…问题哟,因为被修斯抱着嘛!可以感觉到,修斯的体温和…心跳喔!」嘻嘻哈哈地笑着,阿娜温看起来十分享受这个,伸展着身子,试图将身体的每一处都紧紧地贴着我。
  嘛,仔细想想的话,我和她在一起也已经一年了啊。
  「现在回想一下……你不觉得当初我们确立关系地速度太快了吗?」「……嗯?」「哎呀,就是去年的冬天啦,那个时候我还以为你只是一株特别的花朵而已。」我盯着天花板,说道:「结果当天晚上就把我给上了呀。」「那是因为…修斯的味道,很好闻唷…」阿娜温笑着说道,她的手指在我的身上缓缓打着转。缓慢而有节奏的呼吸吐息,带着浓重的花蜜味道,一下一下,刺激在我的脖颈上。
  「……魔物,都是这样随便的吗?」
  「才……不是喔!」
  啪!
  好痛,我被她弹了一下额头。
  「我可不是史莱姆那种随便一个男人就能上的啊!」生气地对我说道的阿娜温。
  「因为修斯很温柔啊,就算是对着一株植物也非常温柔呢…我能够听得到唷,附近的花朵和树木都很喜欢修斯呢…」「哎呀哎呀,是这样吗……啊哈哈……」
  我被夸地有些飘飘然了。
  「就这样…抱着下去,也……很舒服啊……」
  阿娜温,她的语气中渐渐有了困意。
  「这是…为什么呢…?明明…都还没有结合……」说的话,也有些慢吞吞起来。
  我笑着,摸着她的脑袋,说道:「因为所谓的恋人呢,仅仅只是抱着在一起,就会感觉到很幸福啊。」「修斯…承认了,我是修斯的恋人了吗?」
  「很早以前就是了喔。」
  这一次,我主动地伸出了脖子,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脸颊软软的,又有些甜蜜蜜的,温度比普通人的体温稍微低一些。
  「从去年冬天的那一次之后,我们就是恋人了啊。」看起来,我也被她在不知不觉之中给吸引住了啊。
  「嘻嘻…」
  阿娜温开心地笑道,「好幸福呢,被修斯抱着,还被修斯这样说……呜嗯…!」「……你刚刚打颤了啊,果然还是冷呢。」「才、才没有……不要放开啦,继续抱着我嘛……」「哎呀哎呀……」看起来,十分的迷恋我的胸怀呢。
  「既然阿娜温这么说,我就不放开了。」
  我说道,拉来了挂在摇摆椅边缘的小被单。
  「那就一起暖和好了。」
  小被单,将我与阿娜温盖住了。
  保存住了,我与她之间的温度。
  「嘿、嘻…和修斯,盖在一个被子里面啦…!」「哈……」我们,互相亲吻着。
  仅此而已,温暖着对方,亲吻着对方。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