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冬春夏秋四大美人的花蜜-中
冬春夏秋四大美人的花蜜-中
  她开始在我的身上亲吻了起来,用温热的舌头,舔舐着我的肌肤。 「……喂……我才回来啊,身上都是汗水啦……」「哈呜……这个,对我来说,就是「蜜」唷?」来回在我的脖颈与腋下舔舐的阿娜温,同时也用藤蔓剥去了我的衣服。
  「修斯的味道……啊呜…」
  最后咬住了勃起的阴茎,并且将已经剥去了衣服的我,拉入了花朵之中。粘稠而浓郁的花蜜,将我的身体都浸入了其中。我就像是躺进了浴缸那样,双手扶着边缘,任凭她的吸食。
  「已经、已经着迷上了哟……所以不会和别人的啦……」啵……啾噜……滋啵……滋啵……滋滋……用舌头卷起了一丝花蜜,然后在我的菇头上来回舔弄着,最后又顺着肉茎,然后来到下腹、胸膛……接着用已经蓄满了甜蜜混合液的舌根,卷入了我的口腔之内。
  「唔……啾……」
  我们开始了接吻。
  互相拥抱着对方,她压在我的身上,经泡在蜜中的下体还尚未连接,阿娜温一边用舌尖缠绕着我的舌尖,一边用光滑的下体在我的阴茎上面缓慢而有序地上下滑动。
  咕啾,咕啾……嘴唇被彼此的唾沫濡湿……真是甜蜜的味道。
  「晚饭,开动啰?」
  用膝盖顶着,坐立了起来的阿娜温,她的外阴就像是另一张嘴一样,咬住了阴茎的菇头。 「下去了……」滋滋滋……润滑,毫无阻碍,一下子就到顶了。
  「呜哈啊……」
  快感一下子就袭击了上来,那双紫色的瞳孔向上翻了起来。阴道的柔软肉片,则像是咬住了名为阴茎的吸管,吮吸着,向内部用力地收缩了起来,噗啾、噗啾。
  「哈啊……哈呜……」
  扭动起了腰身。
  「好美味……好舒服……」
  咬着手指,眉头因为极力地忍耐,而皱在了一起。
  「哼……」
  「……哎、哎呀……!」
  发出了惊呼的阿娜温,我拉着她的双手,向自己这边拉了过来,接着就开始玩弄齐了那辆团碧玉般光滑,却如同棉絮般柔软、橡皮般弹性的乳房。
  滋……咬住了蓓蕾的尖端,吮吸。
  「下面的话,就是花蜜,要是这边的话,会是奶蜜吗?」「呜嗯……不、不可能的啦……」我用双手玩弄着那两个只有我才能玩弄肉球。
  它们在我的挤压之下,变化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用手指搔弄着润滑的边缘,用舌头舔弄着硬挺的乳首,阿娜温因此发出了一波一波高亢的呻吟。
  她剧烈地颤抖了起来,我也因此而得到了剧烈的刺激。
  「好舒服……修斯的……舌头……继续……继续吸我的……」抱住了我的脑袋,像是要给小宝宝喂奶那样。
  但是其实真正给对方喂奶的,应该是我才对。
  「能够射出许多吧……修斯的元精……可以,满满地射出来吧?」「嗯……」阴道内的变化加大了,吮吸的力度更大了。
  「呜嗯……啊……好舒服……!」
  我低声而含糊的嘟哝道,口中喊着她的乳首。
  「精液,满满的进来了哟……」
  快乐而愉悦的阿娜温。
  「咕嘟……」
  咽下了品尝美味的口水。
  「……美味……」
  咕啾咕啾咕啾。
  「还要更多啊……」
  「呜……」
  ********************************************************* 结果还是被榨到了第二天啊。
  一直到阿娜温的肚子都被我的精液给装到隆起,看见了白白的元精从蜜壶中流到了花蜜里面,她这才恋恋不舍放开了我。
  「啊啊……估计这个春天就会以这种模式渡过了吧?」我抚着脑袋感叹。 话说,第二天的时候,半人马哈莉娜小姐又来我这边了。
  「能、能分一点儿花蜜吗?」
  对我请求。
  「怎样?」
  我看向了我家的阿娜温。
  「嗯嗯,没问题喔。美味的花蜜,要分给大家才会更美味呢…」大方的阿娜温。
  半人马小姐开心地带着满满一桶花蜜离开了。
  「花蜜酒酿好之后,我也分给你们一些……」
  嘛,我是绝对不会告诉她,那些花蜜已经被我的精液给融合过了。
  夏(全)
  「好热……」
  被夏日的炎热所袭击的我。
  晚上,真的好热。
  已经把床铺全部换成竹席了,但是我还没有大胆到打开窗户通风,之前曾经因为贪图凉快而打开窗户,结果被梦魇给榨汁到了死去活来。而且现在我家里还有一朵出产花蜜的阿娜温,天晓得那种气味会把什么魔物给引过来,所以绝对不能打开。 「好热……要死掉了……」翻身,然后————嘭!
  掉到了地板上。
  好痛,但是因为换了一个地方,所以很凉快。痛感立刻就被凉快感给替换掉了,穿着单衣短袖与小短裤的我,以大字张开的模样在地面上喘息。
  热的话就要喝水,但是我的肚子已经涨到喝不下去了。
  (听说……东瀛那边似乎有一种叫做雪女的魔物?要是这个时候能有一头雪女就好了……)吧嗒!
  蜜汁,滴到了我的脸上。
  从花朵里面爬出来的阿娜温,身上还沾着花蜜,一脸不满地看着我。
  「……刚刚在想别的女人对不对?」
  「……没有啊……」
  我说道,伸出手抹去了脸上的花蜜。
  「下次出来的时候能不能把花蜜擦干净?」
  「什么嘛……人家的花蜜别人想要我可都不会给哦?」有些生气的嘟起了嘴,双手抱住了放在胸前,发出了对自家花蜜的自豪宣言。
  啵咚…因为这个动作,而抖动的美丽胸部。
  (真是绝景……)
  从下面看,已经完全看不见阿娜温的脸了,因为根本就被胸部给遮住了。
  「啊拉…」
  眼尖的她,发现了猎物。
  「修斯想要吗?没问题唷,什么时候都没问题的…」「呜喔!等等,拜托!我现在很热耶……要是再剧烈运动的话……」「哎咻…」扑到了我的身上。
  「啊啊——!热、热死了啊,要热死人了啊!!热死……呃?」……呜哦?不热呢……而且意外地凉快???
  「噢噢!好棒!」
  下意识的,为了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冰冷,我反过来抱住了她。
  「呜呼…好少见呢,修斯想要主动吗?」
  咯咯笑着的阿娜温,热烈地回应我的拥抱,冰凉的双腿缠住了我的下腰,紧紧贴着我的胸口,将两团碧玉色的乳肉压迫了上来。
  「我都不知道啊,阿娜温的身上会这么凉快!是为什么呢?」「……凉快吗?」她将头贴在我的脖颈上,那真是舒服极了。
  「大概……是因为人家是植物的关系?」
  「植物啊……不过怎么看你也已经不算植物了吧?话说之前冬天的时候你也一直喊冷要我的体温来取暖……你难道是冷血动物吗?」「真过分呢,人家可是很热情的啦…」啊呜。
  咬住了我的嘴唇,开始了接吻。
  ……头一次,体会到了这么棒的感觉。 冰冰凉凉的嘴唇,濡湿的唾沫也好像是冰镇好了的蜜水,在我们的口腔中交换搅动。
  「呜嗯……」
  很快就被我反过来压制了。
  因为这一次难得的感觉不错,所以我变得非常主动了起来。
  阿娜温也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双方都十分畅快的交合了,所以她十分积极地配合起了我的动作。我抱着她,而她的双手则在我们两者的身体之间向下蠕动,然后来到了勃起的阴茎那里,小心翼翼褪下了内裤,让忍耐了许久的下体嗅到了新鲜空气。
  「修斯的这里,也好热呢…人家来让它凉快凉快吧…」用冰冷的手指,与娴熟的手段,开始了按摩。而且还有花蜜从双手的掌心之中渗透出来,变成了润滑液,真是舒服极了。
  「你这个小家伙…」
  我换成用左手单手抱着她,舔了舔空出来的右手手指。
  「……话说,后面的那里还没有被开发过吧?」「?」还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阿娜温那张享受我的拥抱的迷糊表情上,出现了疑惑的神色。
  「嘿!」
  哧溜——后臀的股肉,向内部滑入,然后进入了在迷糊之后的后庭洞穴。
  「呜哈——!」
  难得地发出了不一般的叫声的阿娜温。
  「那、那那那那那那里是——!!」
  「嘿…」
  很可爱噢,这种被我掌握了主动权的情况可是头一次呢,要好好享受一下啊。
  所以不待她说什么,我立刻扑上前,用嘴巴堵住了她想要说出来的内容,同时阴茎摆脱了阿娜温的手部按摩,一下子进入正题,刺入了她的阴道。那里原本就已经湿透了,又因为刚刚被我入侵了后庭,所以这一次分泌出来的水分比平时还要多。
  「啊……啊呜……呜啊……!!」
  颤抖着,蠕动着后臀的股肉。
  就像是当初我想要拒绝她的交合,但是结果还是逃不出那种舒服的射精感一样。阿娜温现在就是这样,第一次被我玩弄那个地方,第一次感受到了全然不同的快感。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必须从内部涌出的那种舒畅感,真是……有点儿变态般的快感,想要拒绝……可是好舒服……翘了起来的后臀,想要蠕动内部的肉壁将我的手指挤压出去,可是这种姿势再加上润滑的体液,却反而让我能够更加深入进去。
  「拿……拿出来啦……」
  有一点儿,要哭的样子,可是又十分享受。
  「哈……阿娜温也头一次会拒绝吗?平时你可是很主动地唷?」「但、但是……这一次、这一次是……呜啊啊……啊啊、啊啊啊……!!」手指与阴茎都在向内部进发。 我干脆将她抱了起来,由植物组成的身体,并不是非常重。
  沉浸在羞耻与快感的夹缝之中的阿娜温,哭出来的泪水,到底是因为耻辱呢,还是被快感给侵犯到了喜极而泣呢?
  「这样又如何呢?」
  我坏笑了起来,将她压在了墙壁上。
  「啊啊——呜啊啊啊啊——!!」
  因为压力,而顶到了子宫。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缓慢的抽插,因为我不想让她从这种被满满充实地感觉之中解放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平时不是都喊着要被我给满满地填满吗?」「呜……啊呜呜……」已经完全讲不出话来了呢。
  「那么就给你了唷?我的精液……呃嗯……!」白色的人类产植物肥料,发射…!
  噗咻、噗咻!
  注满了子宫与引导。
  噗咻、噗咻!
  欢快的搅动了起来的我的液体与她的液体的混合物。
  ……结果,这天晚上我们又连续做了三次,然后就保持着交合的姿势在地板上睡了过去。
  「……呜喔!!!好热啊啊啊啊!!!!」
  半夜,被热醒的我。
  「呜嗯…?」
  紧紧抱着我的阿娜温,沉睡的她露出了幸(性)福的笑容。而热源的发散源头,正是她。
  原本冰凉的她,已经被我的体温被变得一样的温度了。
  「快……放开啊……」
  「呜呼呼……修斯……好温暖……?」
  「啊啊……死掉了死掉了死掉了……!!!」
  夏天,性福地享受着后穴被开发的另类快感的阿娜温,已经被热浪与性爱拉入灼热地狱的我。
  ……这个,大概就是我随意玩弄她的报应了吧?
  秋(全)
  说道秋天的话,果然就是大丰收了吧。
  所有的植物都在这个时候结出了果实,所以说秋天这个季节来了之后,我家的阿娜温显得比以往的季节还要来的快乐。
  「到底是……为什么呢……?」
  在唱歌了。
  「感觉到……十分的……开心呢……?」
  面朝上,背靠着花朵的延边,下半身浸泡在蜜汁之中的阿娜温,正在轻声哼着自己的歌谣。
  「因为是秋天吗?」
  我看了看她。
  「嘛,虽然不是会结果的类型呢,不过产蜜量好像比以往多啊。」以前在花朵里面积蓄的花蜜量大概是在大腿附近,最近好像已经提高到了下腹的高度了。
  「修斯…修斯…」
  她叫着我的名字:「秋天可是结果的季节哦?快来帮我结果吧…!」「哈?」「花朵啊,要是只有雌蕊而没有雄蕊的话,那可不算花朵哦。」大胆地,对我做出了挑逗的动作。阿娜温吮吸着手指,满脸期待地看着我,金黄色的粘汁沾满了胸前两团乳肉。
  「真是……何等的下流啊!修斯先生。」
  另一道声音从窗外传了进来,将头探入了我家窗户的半人马小姐,哈莉娜如此说道。
  「别这么说啊,哈莉娜。刚刚可是差一点就能看到好戏了喔?你可真是扫兴呢。」第三道声音,是住在森林南部的沙罗曼蛇,法莱姆。
  「喂!继续啊!修斯先生更快扑上去啊!」
  她大笑着对我说道,背后的尾巴燃烧起了兴奋的火焰。
  「我是那种人吗?!」
  我说道。
  「下流!!」
  哈莉娜捂着眼睛从窗口跑开了。
  ************************************************* 那么,为什么我家的门口会出现这两位呢?
  要说原因的话当然就是秋天了。
  丰收啊,因为是丰收嘛。既然是丰收,当然就有所谓的丰收祭了,庆祝了这一年的收成,带来了自家得意的农作物,来到我家开起了小小的晚会。这是过往几年都有的节目,今年的话,还要再多加一个人,或者说一朵花?
  我家的阿娜温……嘛,虽然说刚来的时候还有些「我家突然莫名其妙入住了一个女人」这样的感觉,不过我也已经差不多接受「她是我的妻子」的设定了。
  「今年还加入了一位太太喔,所以我们就多带了一些东西来呢!」高兴地炫耀着自己带来的东西,沙罗曼蛇小姐虽然作为蜥蜴人的一种,但是她的性格比起其他的蜥蜴人还要来得开朗热烈。作为喜欢火焰与温暖的物种,她带来的也是与自己的性格与属性匹配的食物:辣椒,辛香料,烤肉。
  半人马哈莉娜带来的则是一些谷类,以及从我家阿娜温那里要来的花蜜所酿成的花蜜酒。
  「把话说在前头啊!」
  我十分认真地说道,盯着她们两个:「不准喝醉,明白?」「啊哈哈……」「谁会让你看到自己喝醉的丑态啊!」
  「啊拉…哈莉娜喝醉会闹酒疯吗?」
  「才、才没有……」
  气氛在还没开始之前就十分热烈了。
  我对房间中的阿娜温说道:「你也一起出来吧?不能离开花朵太久的话,我来帮你移动出来吧?」「嗯……」
  她点了点头。
  「这里这里…」
  热情的法莱姆,举起了她的手:「我的力气比较大,让我来帮忙吧?」「不要!」阿娜温立刻缩回到了花朵里面。
  嗯……毕竟是植物呢,所以害怕火焰也理所当然。
  「唔……对于自家的丈夫可是很大胆呢,但是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却意外的怕生吗?」歪着头,这样说到的法莱姆。
  我吐槽道:「是你太「热」情了啊。」
  「啊拉,修斯先生是在夸奖我吗?」
  「……随便你怎么理解吧。」
  逐渐昏黄的天色,燃烧起来的篝火,以及弥漫香气的食物。
  「今晚要一直喝到早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