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丁思颖之死。报复
丁思颖之死。报复
 丁思颖侧卧在大床上,她有着令人艳羡的好皮肤:晶莹剔透、吹弹可破,沉 静内敛牵连着一丝憔悴,细长的眉毛,长长的睫毛下双眼紧闭,眼皮上打着淡淡 的眼影,眉头有些皱,这就是所谓的峨眉微蹙吧。高高的鼻梁下面,薄薄的嘴唇 微微张开,露出里面整齐洁白的牙齿。束在头上的乌黑长发已经散开,凌乱的散 铺在白色的床单上,异常的醒目。
 
  胸部高挺,屁股微翘,腰肢柔软纤细。白衬衫被饱满的乳房撑得鼓鼓的,随 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用手抚摸胸脯触感软棉棉的,隔一个胸罩还是可以清楚 摸到乳尖上的突点,应该是件很薄很薄的胸罩。双臂展开,横在床上,纤细晶莹 的手指自然弯曲。
 
  西服套裙下摆向上缩起,见到了紧贴在大腿根的两旁有蝴蝶结的和蕾丝花边 的粉色薄纱丁字裤。这件丁字裤是丁思颖为了今晚和男友的第一次亲密特地买的, 很透且窄,隐约间看到贲起的薄纱下是一片教人血脉贲张的浓黑,丁字裤上端及 胯下如绳般细窄的薄纱两侧露出卷曲乌黑油亮的阴毛。
 
  裙下风光,十分迷人。邝舒城没想到像丁思颖如此美如天仙,端装如圣女般 的美女居然会有那么多的阴毛,听人说女人阴毛越多,性欲越强,不知她的男朋 友能不能满足她。下面长筒丝袜带蕾丝细边花纹的袜口卷起,露出了大腿根部白 晰的皮肤,两根肉色细带将内裤边缘同长袜连起,居然穿着吊袜带。
 
  修长而又白晰的大腿,被光滑柔嫩,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紧紧 包住,匀净的小腿无力的垂在床边,细滑如丝的小腿曲线无法掩饰地柔美。慢慢 地一路顺着美丽的脚踝看了下去,那白嫩的脚指头、纤细的脚掌、粉红色的脚后 跟,高高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脚踝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只能用完美两个字来 形容它们构成的姿态和曲线。
 
  双脚上白色高跟凉鞋鞋尖露出来的趾尖上穿着的透明肉色丝袜,轻薄无比, 细巧的脚趾上涂着红色的趾甲油,闪闪发亮,像十片小小的花瓣,显得非常的性 感,透过丝袜看起来越发迷人。
 
  丁思颖之死(中)
 ======================================================================
 
  邝舒城忍不住抄起她的双脚,看了看那双精致高跟的鞋号,原来是35码的, 怪不得如此娇嫩迷人。
 
  肉色水晶丝袜包着鼓鼓的脚背,反射出微弱而奇妙的光泽,挺拔的小腿和小 巧玲珑的踝骨线条明快,轻盈俊朗,扣着细细鞋带的脚腕纤细匀称,脚踝后部跟 腱两侧自然形成的凹陷十分柔美妩媚,散发着含蓄的性感意味,美脚和高跟鞋浑 然一体,相映生辉,让人百看不厌。
 
  轻轻抚摸着脚背,那穿着肉色丝袜的纤纤玉脚显得是那样的光滑和细嫩,让 人无限神往。恋恋不舍的将这双足以能够让人为之销魂的高跟美脚轻轻的放在床 上,邝舒城两手手掌紧紧握住她豪挺的双峰之上,十指浅陷乳肌,轻缓挟挤,色 心大起,潜手深入她背后将衬衫从短裙中扯出,艰难拽出,然后揪住边缘往上提, 白皙的纤腰,鼓胀的胸部,修美的玉颈相继暴露。
 
  解开粉红色的胸罩,松动的胸罩几乎脱落,邝舒城解开外套,从她腋下掀开 白色衬衫,一双晶莹嫩白的乳房放开束缚跳了出来,好完美的乳房!胸罩就挂在 她的乳房上,邝舒城开始在敏感娇嫩的乳房和乳头上上下抚摸,时而轻轻捏揉, 时而又捏住她的乳头,将它挤扁拉长,有时则大力地揉捏,由缓至疾,爱抚揉捏, 只觉肤面如丝嫩滑,圆浑中充满弹性,两颗小巧的樱红,调皮地在他掌心磨转。 
  丁思颖娇嫩的乳房被捏得变了型,被刺激得很快变硬。邝舒城呼吸愈疾,掌 中动作亦愈加剧烈,美人完美峰峦,在他掌中恣意万状。邝舒城伏下身,用嘴亲 吻着丰满圆浑而坚挺的乳房,允吸着鼓鼓的乳晕和乳头,雪白的胸脯上布满了口 水。
 
  丁思颖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邝舒城将丁思颖扶起,丁思颖软绵绵的靠在他的 胸前,秀发稍乱,几缕发丝斜垂美面,乌发白肌之间,她天使的容颜梦幻轻盈。 她长发后垂,昂着美面,双目紧闭,纵情地挺着胸脯,仿佛迎接心爱男人的倾心 爱抚,迎接欢愉的折磨。
 
  邝舒城不断地亲吻着那红润并带有唇膏轻香的双唇。右手抚着柔滑细腻修长 的大腿,探入她胯间的幽谷,隔着透明的薄纱丁字裤,用手指不停地拨弄着她的 下体,不一会儿,淫液已经渗透了出来,洇湿丁字裤,触手之处一片湿润。 
  邝舒城用自己火热的双唇包裹住女孩性感小巧的嘴唇,品尝着那迷人嘴唇上 唇膏的淡淡的甜甜的水果味道,舌头舔了舔那整齐洁白的牙齿后伸进那微张的的 口中,润吸着丁思颖香滑柔软的丁香小舌,吞咽着她的温润津液,并不断将自己 的唾液送到她的口中。
 
  足足过了十分钟,邝舒城才放开丁思颖的小嘴,将头一偏,顺着她小巧的下 巴,沿着脖颈、乳沟,用舌头慢慢滑遍她的上身,滑到了她可爱的小肚脐,舌头 在肚脐上轻轻的舔着,她的每一片肌肤都是那么完美,都是那么迷人,如花的年 龄展现着如花的娇躯。
 
  邝舒城右手从枕头下拿出一把剪刀,把她在腰间堆成一堆的套裙剖开,又剪 开粉色小内裤的下裆,露出了那繁茂的森林和令人神往的桃源洞口。小丘似的阴 阜上黑茸茸的阴毛被窄小的小内裤压得紧贴在皮肤上,含羞似的阴户泛着露珠般 的淫水紧紧掩闭。邝舒城将脑袋伸到丁思颖的胯间,少女下体散发出迷人的味道, 那是女儿体香、沐浴露香气、爱液的腥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靡靡旖旎,让他深 深迷醉其中。
 
  一边抚摸那白腻的身躯,一边满脸凑上去,舔着、吸着阴唇及凸出的阴核发 出咂咂声响,吸吮舔逗那鲜红的蚌肉,品尝味美多汁的蜜穴,大口吸允着那略咸 的爱液,并将舌头在滑腻的阴道口不停地伸缩蠕动,四处探索。丁思颖毕竟是一 个未经人事的清纯少女,那经得起邝舒城如此高超的技巧,身体一阵痉挛后,紧 闭的洞口慢慢变得颤巍巍的一张一合,片片花蕾迎春而开,一股股爱液缓缓流出。 
  随着心怡细微的呻吟声,不仅是阴唇已然颤动,连嘴唇轻微的颤抖起来,而 且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在受到刺激后微微的抬了起来。 
  “铁蛋,铁——蛋,要我,要我,我爱,爱死你了”昏迷中的丁思颖只觉得 身体好像火炉一般的滚烫,又像一片羽毛轻飘飘的毫不着力,下体酥酥麻麻的, 好痒、好难受,又舒爽,身躯来回的扭动,口中轻微的呻吟着,左手在自己的乳 房上来回搓揉,右手向下体摸来,摸到邝舒城的柔软的头发,手忽然僵直起来。 
  丁思颖之死(下)
 
========================================================================
 
  她缓缓抬起头,睁开双眼,茫然的看向胯下犹在卖力的男人,忽然“啊——” 的惊叫起来。邝舒城被惊叫声吓得浑身一抖,下意识的纵起身,向前扑去,身体 重重的压在丁思颖的身上,左手紧紧的捂住她那犹自大张的小嘴,右手向下,想 卡住她的喉咙。
 
  可他忘记了,因为过于忘情,剪开丁思颖衣服的剪刀一直还握在右手,用力 下挥,叉开的刃口恰恰卡在少女的脖颈上。瞬时,一股鲜血激射而出,滋了他一 头一脸。被鲜血一激,邝舒城这才完全清醒过来,他完全没想到迷奸会造成这样 严重的后果,但毕竟见过大场面,索性一咬牙,右手用力一合,锋利的剪刃立刻 将丁思颖修长的脖子剪了一个大口。
 
  丁思颖双手握住自己的脖颈,努力地想捂住伤口,张着的嘴唇颤动着想发出 声音,一切都是徒劳的,只能听到气流从气管发出的嘶嘶的声音。她的脖子上喉 管、气管、动静脉都被剪刀剪开,鲜血从指缝间喷涌而出,染红了她洁白脖颈和 双肩,染红了枕头,也染红了了身下雪白的床单。
 
  邝舒城闪身站在床边,看着犹自挣扎的丁思颖,喃喃说道:“你要是不醒该 多好。”忽而又恶狠狠的骂着“假药害死人!臭娘们,自己找死,还吓老子,不 能便宜你!”丢下剪刀,三下两下脱下自己沾满鲜血的衣服,粗大的阴茎勃然而 立,龟头一直颤动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抓住丁思颖的脚踝拉到床边,托着她浑圆的玉臀使她阴户挺起,阴茎直挺挺 地对准丁思颖湿润的阴唇之间顶插进去。丁思颖到现在才清楚的明白了这是怎么 回事,老板正在强奸我。天啊!禽兽,自己都快要死了,老板还是要强奸我!死 都不能保住自己的贞洁!
 
  “啊!啊!不要!不要!………”内心大喊着,用尽力气举起染满鲜血的双 手想推开邝舒城,双腿胡乱抖动想要踢开邝舒城。巨大的阴茎慢慢地向前挺进, 龟头一进入立刻感觉到被丁思颖小小的阴道挤压得变形,但是那种被湿湿热热的 肉壁紧紧包围的快感,使他更想让他的整根阴茎早点进去享受享受,却又因为阴 道的窄小而不是那么容易进入,“我的老天啊!太紧了,难道还是处女?真是捡 到宝了!”
 
  邝舒城暗叫,倒吸一口气,硬是移动臀部缓缓的向前推,阴茎一点一点的侵 入,又向上一顶,此时阴茎是更进去些,但仍然无法达到目的地,窄小的阴道正 已绝大的力量向内收缩,进了一半的阳具被阴道壁紧实地夹住。无法顺利进入, 使邝舒城很是恼火,小娘们,临死还给我犯贱!
 
  闷哼一声,用力猛插,丁思颖那渐渐流逝的生命怎能阻止疯狂的邝舒城,阴 茎冲破了重重阻碍,龟头重重的戳在花心上。丁思颖大张着嘴巴,泪水潸潸而下, 伸直的手臂重重摔落在床上,两条玉腿停止了抖动,还穿着丝袜高跟的双脚软软 的垂在了床边。沾满鲜血的手指最后抽动了一下,睁着美丽的大眼睛离开了这个 世界。
 
  脖颈上的伤口和阴道内处女膜撕裂的疼痛再也不能使她痛楚,在刚才还努力 想抵抗的些许力气也消失无踪。肉体也任由蔡隆摆布、蹂躏……潜层的兽性,随 着丁思颖渐渐停止抵抗,更加莫名的兴奋,阴茎抽插的动作随着丁思颖的慢慢死 亡更加奋力挺进,进攻的力度开始加大,一下一下毫无技巧,每次都是大进大出。 
  邝舒城只觉得她紧绷的身躯开始放松,龟头被暖暖的液体包围着,随着抽动, 抽插她的肉棒已经沾染了处女血块,看着阴道孔外染满血红。一股股尿液混着处 女的鲜血滴滴答答的流出来,愈加亢奋,越发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他半蹲下身子,将丁思颖一条修长的玉腿抱起,搂在怀中向上提,小腿搭在 肩膀上,随着他大力的抽插,穿着丝袜高跟的美足随着身体的颤动有韵律的摇晃, 垂在床边的另一只脚也上下摆动,脚下的高跟随着动作不停地打在地板上,发出 “哒哒”的清脆声音。
 
  看着身下女人顺从的承受着自己的鞭挞蹂躏,邝舒城的所有情感都被生理所 带来的升天快感所占据,他将丁思颖另一条腿也抬起,一手握一只,用力向左右 分,是她的双腿水平成“一”字,然后又猛地侧回来合拢在一起,向前压,使丁 思颖浑圆雪白的屁股更加突出,每一次的冲撞都使下体击打在她的翘臀上,啪啪 作响。
 
  更快速的抽送的结果就是不到几分钟,阴茎使劲搏动着将精液全速与全数的 射出,一滴不露的借着丁思颖狭小的阴道涌进她的子宫内。邝舒城拔出阳具,阴 茎上沾满夹杂丁思颖的处女之血,溢满整个阴道血红色的爱液,失禁的尿液和男 人的精液随即涌了出来,滴在了地板上,中间还混合着大滩白腻的处女阴精。 
  邝舒城长出了口气,将丁思颖的美腿甩在床上,转身在旁边的酒柜中拿了一 瓶法国干红和一只高脚杯,将杯子注满美酒,就这么光着身子坐在床边的沙发上。 虽然迷奸弄死了人,但邝舒城却不会为这个问题担心,凭着他的身份地位,虽不 能说一手遮天,但死个把人还是不会放在心上的。让他奇怪的是,为什么会在丁 思颖死后自己还会这么兴奋,从她身上得到从未有过的快感,难道说是因为自己 周围的女人都不那么让人放心?
 
  不会呀,至少妻子还不会出什么问题,除了在床上太保守之外。那今天是怎 么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necrophilia ?唉!不想了,回头再找人问问。
 
      想到尸恋,邝舒城的眼神又被床上丁思颖不动的身体吸引过去,女尸侧卧着,
 两条迷人的美腿搅在一起,将刚刚被自己摧残过的下体遮挡在中间,肉色丝袜上 斑斑点点的沾满了鲜血和精液,一只脚上的高跟鞋已经滑脱在地上,袜子在脚尖 的部分也被他刚才的疯狂弄破,露出一节白生生的脚趾,脚趾骄傲的翘着,趾甲 上涂着粉红的指甲油。
 
  双手顺服的平放在身体两侧,大床被鲜血染红了一半,大部分的鲜血已经渗 进了床下的垫子,丁思颖的整个上身并没有多少血,只有在脖子上伤口中还残存 着血沫,她的脸上看不出多少痛苦,只是保持着临死前惊愕的表情,眼睛嘴巴都 张得大大的,乌黑的长发被鲜血浸过后凝集成一绺一绺的,堆在脑后和耳侧。皮 肤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越发的雪白,白的都有些透明的感觉。
 
  邝舒城看着看着,想起丁思颖活着时散发出的那种幽雅气质,想起她死之前 扭动的身体和不甘的神情,觉得自己胯下的阴茎又慢慢的昂起头来,他站起身, 缓缓走过去,将杯中的葡萄酒缓缓浇在迷人的胸脯上,酒水混和着鲜血顺着乳沟 流下,在微微下陷的肚脐眼处形成了一个小水洼。难道是你唤醒了我吗?那从今 以后,你将完全属于我,成为我的私人玩具!
 
  他低下头,趴在女尸小腹上贪婪的吮吸着。吸完酒水,顺势跨骑在丁思颖的 胸腹之间,将粗大的阴茎放在她迷人的乳沟,双手捧住傲人的双峰,雪白圆润的 乳房将阴茎完全夹住,被饱满与充满弹性地软肉所夹裹着,来回推动乳房,摩擦 着龟头,使阴茎越发膨胀。
 
  然后,将丁思颖脚上仅剩的一只高跟凉鞋也脱下,丝袜下的豆蔻白皙娇嫩, 晶莹剔透,极具美感,也性感至极。握住娇小的玉足,那双有着优美线条的足弓 对男人具有莫大的诱惑。用双脚的足弓夹住阴茎,来回揉动,用可爱的脚趾摩擦 着龟头。穿着丝袜的双脚润滑无比,使阴茎感觉到强大的快感,龟头涨成青紫色。 
  最后,邝舒城双手捧起丁思颖的后脑勺,使她的脸部面对自己的下体,再将 自己臀部趋前,把龟头送进她的口中。丁思颖的小嘴已被他硕大的龟头给塞满了。 用双手固定捧着丁思颖的脸庞,然后用臀部慢慢一前一后摆动着,使他的阴茎龟 头对准丁思颖的双唇一进一出的抽送着,好像丁思颖的嘴唇就是她的阴唇似的。 
  在乳交、脚交和口交的三重刺激下,邝舒城的身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长出 一口气,阴茎一挺,大股的精液如数射到了丁思颖那迷人的小嘴里,白腻的精液 流过口腔,又混着血沫从她咽喉处的伤口中涌了出来,沾满了姑娘的整个脖颈。 
      邝舒城拽起丁思颖的小脚,将她脚上的丝袜扯掉,猛地一拉,蓬“的”一声
 尸体被重重的摔到床下,他就这么倒拖着她的身体走进浴室,左手拽腿,右手拽 手,用力将她扔进浴室中那超大的浴缸中。
 
  随手打开水喉,温水哗哗的从水管中流了出来,冲到了丁思颖那毫无知觉的 身体上,溅起点点水珠。邝舒城站在浴缸旁边,看着不断上涨的水面慢慢将丁思 颖的身体淹没,美丽的身体静静地仰卧在水底,一动不动,像熟睡的般恬静,失 神的双目茫然的大睁着,乱蓬蓬的长发慢慢飘起,遮住了她的脸庞。
 
  水波晃动,涟漪荡漾,使得她的身躯一会清晰一会模糊。等到浴缸快放满水 的时候,他关上水喉,跨进浴缸,坐下来。用手将丁思颖的身体从水底拉上来, 将她双腿分开,使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挺直的阴茎从阴道进入直抵花心。邝 舒城两掌握住了裸露挺秀的双峰,胳膊抵住她的腋下,上托下拽,又运动起来。 
  由于水的浮力,丁思颖的身体非常的轻,也非常的顺从,上身斜斜的靠着他 的胸膛,光滑的后背紧贴着他结实的胸膛,头部靠在他的肩膀上,美丽的头颅随 着她的身体起伏晃动着。
 
  左手搂住她,使她不滑倒,右手拿起毛巾,在她身体上清洗起来,面庞、乳 房、后背,小腹,臀部,大腿,玉足,他异常仔细的擦拭着女尸的每一个部位, 连脖子上的伤口也不放过,一边擦一边享受着她的蜜穴,直到高潮。最后用潘婷 将头发也搓揉的干干净净。将脏水换掉,用淋浴将自己和她又冲了一遍,抱着她 在干肤器下烘干身子,将她放在沙发上,把女孩的长发整齐地梳理好。
 
  洗浴后的丁思颖,在温水的浸泡下,身体异常柔软,皮肤如玉石般光滑细腻, 她的双眼已经闭上,面部线条回复了生前的柔和安详,就像睡熟了一样,更加具 有诱惑力,柔美的外表,散发出吸引人的魅力。
 
  连番的忙碌却使得邝舒城感到疲劳,看了看满是鲜血的大床,摇摇头,从柜 子中拿出一条毛毯铺在床上,将血渍盖住,然后又拿出两条洁白的方巾和一双肉 色丝袜,给丁思颖穿上肉丝,用一条方巾团起塞到伤口中,将伤口堵死,另一条 斜着对折成三角状系在丁思颖的脖子上,正好裹住被泡得惨白的伤口。
 
  将她搬到床上,摆成各种姿势,用数码相机拍了照。最后双手环住女尸的腰 身,双腿搭在丝袜腿上,就这么搂着美尸满意的昏昏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