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少年的烦恼
少年的烦恼
 我把他摆在墙角,试了试钥匙,公寓大门开了。
 
  我再扶起了他进门走上楼,他整个人就抱在我身上,我在想,要是不是喝醉 了,能天天这样抱着多好。
 
  走上三楼,我开了门,扶了他进门。我把他扔在客厅沙发上,松了松肩膀, 这傢伙,真重。
 
  每次到他们家我都有种时光倒错的感觉,他们家很奇怪,外面看虽然是现代 公寓中的一间房,但是里头的装潢都是古色古香的,什么花瓶哪、古画啊,桌子 也是红桧木雕花的,只有这组沙发看起来还现代,大概是木头椅子坐起来不舒服 吧。
 
  我走到厨房给他沖了杯热茶,又走到客厅将倒在沙发上的曹子建扶了坐正: 「喂,喝点热茶吧!」
 
  我端了茶到他面前,他却又软软的往沙发要瘫了下去,手一挥还摆到我的手, 一些热茶溅到他的手臂上。
 
  「啊!!」他叫了起来,整个人也醒了过来!
 
  「你啊你啊!是你来撞我的!等一下!」我抽了张面纸赶快擦了擦他手臂上 的热茶:「还好只有溅到一点点。」
 
  「好痛喔……」他皱了一下眉,「还好我皮厚……没关系啦……」
 
  「你再去沖沖冷水比较好,我怕会起水泡。」
 
  「喔……」他看了看手臂,「应该不用吧……」
 
  「不管你,」我看看墙上的老钟,「很晚了,你爸妈快回来了吧?那我要先 回去啰。」
 
  「他们出国了……」他站了起来,大概是要去沖水吧,走没两步,整个人又 跌倒在旁边的两人座沙发前,整个沙发还往后滑了开去。
 
  「哎呀!」我急忙过去:「有没有怎样?」
 
  「喔……喔……」
 
  「很痛吗?撞到哪了?」
 
  「没有……不痛……」
 
  「喔……」
 
  我又急问:「真的不痛吗?」
 
  他慢慢的坐上沙发,身子还没有转过来:「没事嘛……」
 
  「喔……」◎想想不对,我又问:「没事你一直在喔喔喔?撞到哪了啦!我 看看!」
 
  他将身体转过来,带着醉意的眼神看着我,像是疑惑着说:「真的没事啊 ……」
 
  我看着他,耳边又听见:「喔……喔……」的声音。
 
  「不是你?那是谁?」
 
     ***    ***    ***    ***
 
  「喔……喔……」男人低沉的声音。
 
  「啊……」女人喘息的声音。
 
  「这是什么啊?」我看看四周,声音从哪里来的?
 
  「隔壁的啦,」曹子建笑着:「周末就会听到了……」
 
  「喔!!……喔!!……啊!!……啊!!……」
 
  这是?
 
  我看着曹子建:「这是?……」
 
  曹子建诡异的笑了起来:「来,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他站起身来,脚 步还有些不稳,但却像是清醒得多了,搬了一张餐桌旁的椅子就往后面阳台走去: 「跟我来。」
 
  我疑惑的跟着他走到阳台,他放慢了脚步,阳台灯也不开,将椅子摆在靠近 隔壁阳台的墙角,转过身低着身子将食指放在唇上,轻轻的「嘘」了一声。 
  他先站上椅子,手扶住栏杆,身子往隔壁探了过去。
 
  「你小心啊––」「嘘!」他又急着转过头来。
 
  我见他又转过头去,看了一会,他笑着溜了下来,拉着我靠近椅子,在我耳 边轻轻的说着:「你去看,现在正精彩!」
 
  我学着他的样子爬上了椅子,扶住栏杆,探过身子一看,哇靠!!一对男女 就在客厅里开着灯就做了起来!
 
  那个男的大概三十出头,女的看不出年纪,男的身材挺结实,大腿开开的坐 在沙发上,女的跪在他的面前,用她的乳房夹住男人的老二,舌头还舔着他的龟 头。男人头仰得高高的,「喔…喔…」的叫着。
 
  我的老二一瞬间硬了起来,那个男人的老二真是漂亮。
 
  好长喔!
 
  女人含了一会儿龟头,那男人揪住女人的头发亲了她几下,然后站起身来。 
  他叫那个女人坐上单人座的沙发,然后男人跨上沙发的两边臂上,直直长长 的老二在女人的脸上拍了几下,然后叫女人长开嘴巴,开始瞄准着慢慢前移…… 
  曹子建突然拍了我的屁股一下。
 
  我有点不舍的溜了下来,曹子建在我耳边轻轻说着:「现在怎样?」
 
  我也在他耳边轻轻的说:「换姿势了。」
 
  他眼神闪过一丝光芒:「我看看。」动作俐落的又溜了上去。
 
  我站在阳台,想着刚刚那个男人神气威武的样子,老二一大感觉就是帅气, 看那女人臣服的样子真是够那男人满足的了。
 
  真是一根漂亮的老二。
 
  我伸手按住我的老二,好涨……好难受……
 
  我突然看见,站在椅子上的曹子建身体像长虫一样的微微扭动着。
 
  他是?……
 
  哇靠!!我瞪大了眼睛。这是真的吗?
 
  虽然没阳台灯没开,邻栋公寓和路灯的灯光还是够我辨别,曹子建勃起了。 
  因为那是好明显的突出痕迹在牛仔裤上啊!
 
  我稍稍往他的脚挪近,贴近些看个清楚,是的!没错!曹子建勃起了! 
  牛仔裤里就像藏了一门巨炮,粗粗长长而挺直,我吞了好几口口水,就在我 面前,曹子建正在勃起!
 
  我好想伸手去摸,我好想伸手去摸,我真的好想伸手去摸!曹子建的身体, 那么帅的脸,那么好的身材,正在勃起的老二!
 
  我的手在发着抖,我的老二硬得难受,我的手缓缓的抬了起来,一点一点的 往那门巨炮接近……
 
  「啪!」
 
  隔壁的灯光突然熄了!我的手也赶紧收了回来!
 
  我悄悄的往后挪开一步,曹子建这时也挪回身子溜了下来。
 
  他在我耳边轻轻说着:「没得看了,他们要开始那个就会关灯。」
 
  「喔……」心里觉得有点可惜,可惜看不到那个男人的大老二了,也可惜不 能再像刚刚那么近的看着曹子建的……
 
  曹子建对着我向客厅比了一比,我点点头,跟在他的后面回到他们家客厅去。 
  坐在沙发上,刚刚的刺激还没消退,心脏还是噗咚噗咚的跳着,脸颊也觉得 有点热烫。隔壁男女的淫声浪语也还没停止,甚至是,变本加厉。
 
  我看着曹子建,他先是对着我诡异的笑了笑,然后突然,面色凝重了起来。 
  他坐在沙发上,表情越来越凝重,两手扶在沙发臂上,双眼闭了起来,手像 是越抓越紧,身体微微的扭动着。
 
  他的老二还是勃起着。
 
  突然变成这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静静的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 什么,安静的客厅里,隔壁的淫声浪语似乎越来越大声了。
 
  曹子建的额上开始冒出一些细微的汗珠,但仍只是紧闭着双眼紧咬着下唇, 什么也没说。我见他神态异常,还想着是不是喝酒喝出问题来了,小小声的叫他: 「曹子建?你怎么啦?」
 
  他摇摇头,说话的声音变得非常的沙哑:「没有……只是觉得好热……」 
  我也觉得好热,刚刚看到活春宫,现在耳边还听得到男女叫床的声音一阵又 一阵如狂风暴雨袭来,我只想着借他家的厕所好好的打一枪消火。
 
  曹子建应该也是一样吧?
 
  我看他的样子好像也是这样,可能我在这里,他不好意思,憋得难受也不敢 说,这时候两个人再撑下去只有两败俱伤,于是我试探着说:「喂……你进房间 去吧……打出来就好了……」
 
  他摇摇头:「不行……」还什么不行啊?!「我又不看!没关系啦!去啦! 
  我也好想打!」
 
  他的表情还是一样痛苦,睁开眼很无奈的看着我:「不是……」
 
  「你不想打喔?那你是干嘛啦?吃坏肚子了?」这下可糟了。
 
  「不是……我想……可是……不行……」他结结巴巴的说着。
 
  「那是怎样啦!!」隔壁女人的叫声突然高了八度,隐约好像还听得见男人 气喘吁吁的声音。
 
  「我爸说不行……会伤身……不能碰……」他的右手放开了沙发臂,就要往 老二摸了下去,却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重又抓回沙发臂上。
 
  「哇哩咧!」我恍然大悟,原来曹子建他外表长得那样好发育那样好,在性 方面却是几近于低能啊?!
 
  真是不敢相信,可以在教室里大喇喇里换裤子不怕人看内裤和凸起的老二形 状的人,可以在众人面前模拟当脱衣猛男的人,竟然就那么乖乖听爸爸的话,自 己的老二碰也不碰?!
 
  「你少无聊了,你都和那么多女生做过了,和别人做也是做,自己做也是做, 没差了啦!想就去啦!」
 
  「我…没有啦……」他又苦笑着看着我,身体像是忍受火烧煎熬般的扭动着, 额上的汗珠也像是越来越大了一般。
 
  「什么?!你是处男?!」我惊讶的大叫出声!
 
     ***    ***    ***    ***
 
  「你不是吗?」曹子建反问。
 
  「我……我当然是啊!」开玩笑,我怎么能跟他说我跟两个男人玩过? 
  「那你惊讶个屁啊……」曹子建重又闭上双眼,我看他的手臂青筋越来越浮 现,他也真是可怜,怎么忍得住呢?
 
  该怎么办呢?
 
  要说是为了自己,我当然是很想玩他的身体,要说是为了朋友,看他那样痛 苦,怎么样也应该想办法让他打出来。
 
  可是这中间还牵扯到两个问题,一是他爸爸的教育,二是,他是要交女朋友 的。
 
  「啊!!啊!!……啊!!啊!!……」
 
  隔壁男女的叫声让我没办法好好思考,大概是血液全流到老二去了,怎么样 也想不出好办法来说服曹子建自己打出来,何况刚刚那一叫叫得他连牙根也紧咬 着了,我看还是我来动手最快。
 
  心念已定,我在他们家客厅桌下拿出绑旧报纸用的绳子,往曹子建走了过去。 
  我在他耳边轻轻说着:「你听好,我是要帮你。」
 
  曹子建眼睛睁了开来,松开了牙根,口齿有点不清楚的问:「怎么帮?」 
  「手给我,」我拉起他的手,轻轻转到背后,在他两手上简单绑了个结: 「手绑着,这不是你自己碰的,是别人碰的,你爸怪不了你。」
 
  我把他的身子靠回沙发上:「我没有绑得很紧,你要是不舒服一定可以挣得 开,可是我不相信会比你现在更不舒服。」
 
  曹子建看着我:「你要?……」
 
  「你试试就知道了。」我把客厅的灯关掉,只有路灯的灯光昏暗不清的照在 屋里。「你闭上眼睛。」我看见曹子建乖乖的做了,看来他虽然外表像个大人, 其实还是挺像听话的小孩子的。
 
  我把手放在他的老二上,轻轻的磨了一下,他的身体整个紧绷了起来,还叫 了一声「啊!」
 
  一定是很刺激的,从来不碰嘛。
 
  我加了点力道,隔着牛仔裤在老二上来回的磨了几道,他的呼吸整个急促起 来,是那种间歇性的不规则状。
 
  「好奇怪的感觉……」他的大腿一下张开一下合起,好像怎么放都不妥当。 
  「放轻松……」我跪在他的面前,就像刚刚那个女人那样,用两手臂将他的 大腿撑开,左手按着他的老二,右手去解他的牛仔裤钮扣。
 
  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往前倾了起来,两只手臂也像是用了点力,我知道这一定 是理智在作祟,我用右手再将他的身体推回:「放轻松……」左手的虎口扣住他 的老二上下摩擦,手掌再滑到他的睾丸去。
 
  「啊……」他放弃了挣扎。
 
  我的右手再一次去解他的牛仔裤钮扣,这一次,很顺利的解开了。
 
  我拉下他的牛仔裤拉炼:「来,屁股挪一下……」将他的牛仔裤拉到膝盖, 他的大腿上有细细密布的腿毛,配合着硬硬的肌肉是很好摸的触感。
 
  我的手隔着他的白内裤摸着他的老二,他的老二比我大得多,而且很烫。他 的内裤上已经很湿了,想想他也真是够可怜了,忍成这个样子。
 
  我的右手依然隔着内裤按着他硬梆梆的老二,左手开始伸入内裤里,从里头 扶住他的大老二,前后夹击,握起来满把的感觉很有份量。
 
  碰到他的大龟头的时候,他的腹肌会激得更加坚硬。
 
  「喔……」
 
  我慢慢的拉下他的白内裤,扑鼻而来的是浓厚的新鲜屌味。
 
  昏暗中看不清楚,但应该是一支形状非常漂亮的老二。我已经忍不住想舔一 下了。
 
  我用右手握住他的老二,上下开始缓缓的抽动,左手指头在他的龟头上画着, 藉着马眼口流出的汁液可以旋转得非常顺遂。他的鼻息开始浓厚。
 
  我再低下身子,伸出舌头舔舔他的睾丸,他的睾斥上没有长毛,圆滚滚大大 的两颗,阴囊显得很滑顺,我试着含住一颗睾丸,他有力的大腿差点将我夹死。 
  我的右手继续抽动着,只是慢慢的加快了力道。
 
  「啊……我……」
 
  我不知道曹子建想说什么,他大概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所以只是发出哼 哼啊啊没有意义的声音,我还是继续动作着,他的大腿又继续开合起来,身子同 样扭动着,头向上仰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我伸出舌头想要尝一尝他龟头的味道时,他「啊!」 了好长一声,一股精液直射在我脸上!
 
  我避而不及,鼻子闻到的全是好浓好浓的精液味道,「啊!」的又来一声, 我干脆用脸颊压住他的老二,让它别到处乱喷,我的脸颊可以感觉到精液通过他 的老二再喷发而出的完整过程,同时也感受到他的身体一阵一阵的抽搐。 
  曹子建继续啊啊啊的叫了好几声,喷出来的精液好多,我看他平常如果梦遗 的量应该和尿床差不多。真的是好厉害啊……
 
  他的第一次射精过程持续了好久,等他好不容易停了之后,我才抽出面纸帮 他的老二、帮我的脸颊擦拭干净。曹子建倒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喘气,除此之外好 像也动不了了,我拿着面纸,一手握住他的老二,把它挪前挪后的清理散落在阴 毛附近的精液,最后再擦干净他的茎柱,擦到龟头时他又剧烈的抖了几下。 
  「怎么样?」我把灯打开,故意笑着问他:「比你在那里忍着要舒服多了吧?」 
  「嗯……」他点点头,吁了一口气:「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真是……不 知道怎么说……」
 
  「舒服就好啦!」我还是同样笑着看着他,这时候的笑容很重要,千万要让 他觉得这只是发泄,相当于一种排泄,可不能让他有那种「不干净」或「不正常」 
  的感觉,不然以后朋友就别当了。
 
  而且也不能表示得太过亲密,尤其他是要交女朋友的人,千万别让他觉得好 像惹祸上身,不过这倒还好,根据以前的经验,只要不亲嘴,应该就不会有问题。 
  就是我说的以前那个体育班的,亲了以后就爱得死去活来的,好可怕。 
  「小峻,帮我把裤子穿上吧。」
 
  「你不会自己穿喔,我要回家了啦。」家里的人都叫我小峻,所以他突然改 口我倒也没发现。「我都没力气了啦!而且你还把我手绑着,我怎么穿啊?」 
  「对喔,好啦。」我走过去,又跪在他的面前,将他的白内裤拉了上来,包 住他的大老二,摸到他的大老二,我笑着拍了两下:「还那么硬喔,消那么慢。」 
  我看他笑笑没说话,又继续帮他把牛仔裤拉了上来,「来,屁股挪一下。」 
  穿好裤子之后,我对他说:「你站起来,我帮你把绳子解开。」
 
  「我没力气了啦,站不起来。」他还是同样笑着。
 
  「去…真没用…」我咕哝着,只好把脸贴近他胸前,两手环到他的背后去, 摸着要解开他的绳子。
 
  他突然两手猛的伸出,将我抱在怀里:「早就解开了啦,小峻……」他一手 撑住我的下巴,对着我疯狂的吻了起来。
 
  完了!
 
  我看着他的脸,那么帅的一张脸,正闭着眼疯狂的吻着我……完了…… 
  我会爱上他的……
 
  他紧紧的抱住我,夹在我们中间的,是他那依然火热的大老二……
 
  然后……
 
     ***    ***    ***    ***
 
  「来,屁股挪一下。」
 
  我好怕听他用那迷死人的笑容对我说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