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陈敏薰和陈水扁
陈敏薰和陈水扁
打量了她一下。陈敏薰今天穿了一套灰色的职业套裙,黑色的网 状丝袜包裹着纤细的小腿,下面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细带皮鞋,头发像是散开后刚 弄成的包包样,因为涂了口红所以看起来樱红的小嘴,更衬托出脸色的白晰。 
  「你来做什么?」看着我的样子,陈敏薰好像有点慌乱,语调中充满了恐惧。 
  「我来看看董事长你呀,怎么说我也算是公司的男人吧」我故意把男人两字 说的很重。
 
  「你无耻!」
 
  「可是董事长你昨天和那个姓陈的很快活呀!有照片为证」说着我从外衣口 袋里套出了列印的照片。
 
  「你,还给我」可以看得出她的悲愤和无助。
 
  「当然可以给你,我还有很多呢,这些本来就是要给你的。」我把照片塞在 她手里。趁机捉住了她的手臂。
 
  「如果你要的话,我还有很多呢;董事长还真上像呢」我继续调侃她。 
  「你这是犯了妨碍秘密罪,要被判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你要知道, 我男友的老爸,也是我未来的公公,可是最高法院的法官白文漳!法院是民进党 开的,他和泛绿的关系非常良好!」
 
  「我想这是我和董事长之间的秘密,只要你我不说,别人是不会知道的。」 
  我说着,捉住她手臂的手已经跃上了她的肩头。
 
  「再说董事长不也需要吗?!」我的另一只手也抱住了她……
 
  「卑鄙!下流!无耻!」她反抗着,竭力挣脱。松开手,退后几步,照片又 交还到我手里。
 
  我把照片放进口袋,脱下外衣,放在了椅背上,并悄悄按动了衣服另一侧口 袋里微型录音机的录音按钮。
 
  「你想做什么?」看到我这样,她明显是有些慌乱了。
 
  「我想和董事长做爱,昨天陈水扁让你很爽吧?不过我今天可让你更爽!」 
  「不行,我的未婚夫小白要回来了!」
 
  「他不回来,我们就可以吗,我刚才看到他了,他一时之间回不来的,你不 想小白欣赏这些照片吧。」
 
  「求求你,放了我吧——」
 
  我已经把她逼到了卧室的床边。
 
  我掏出阴茎,逼进了陈敏薰,巨大的肉棒横在陈敏薰面前,充血得龟头快要 戳到了她的脸。
 
  「快些!」
 
  陈敏薰只好缓缓伸出了手,柔软纤细的手指颤抖地握住了我的阴茎。
 
  「啊!真舒服!」
 
  可以感觉到她轻柔地用指尖捏住了龟头,小心地抚摸,一手围住了阴茎的周 围,上下搓动着
 
  「唔,好极了,董事长的手指可真适合这样的工作,能搞上你的男人可真幸 福!」
 
  陈敏薰的脸立刻羞红到了耳根,看这她的表情,心里有说不出的爽快。 
  「爽极了,用嘴巴给我做!」
 
  「不,我不会这样做的。」。
 
  「很明显你都跟两个男人都做过了,你还说不会,你是不是想公开照片在独 家报导或非常光碟呀!。」我的口气不容商讨。
 
  「不——我是中华开发董事长,我男友的老爸,也是我未来的公公,可是最 高法院的法官白文漳!法院是民进党开的,他和泛绿的关系非常良好!你要明白 这样做的后果!」
 
  「董事长?你现在只是一个女人。越是你这种女人才越使我刺激,我就是要 看看把董事长干起来和其他女人有什么不同。」我把我的阴茎挺到了她的嘴边。 
  「不要——」陈敏薰忍不住尖叫。
 
  「舔它!」我命令到。
 
  陈敏薰只好强迫着伸出香舌,柔嫩湿滑的舌尖刚碰到龟头中间的孔隙,我就 好像中了电击般打了个冷颤。
 
  「舔下去,不要停!连下面的袋子也要舔」
 
  陈敏薰屏住呼吸,小嘴一点点向阴茎下面的地方滑去,来回地舔着肉棒的四 周。
 
  「哦——」我满足得小声吟叫起来,低下头,穿着职业套裙的美女正低着头 舔着我的阴茎,
 
  薄薄的嘴唇横向在自己的阴茎上滑动,这是我向住以久的刺激。
 
  我伸出手,抓住了陈敏薰乌黑的秀发,陈敏薰的发夹一下被拉扯掉,乌黑亮 丽瀑布般的柔顺及腰长发散落下来,更增添了女性的妩媚。
 
  我马上把快要爆炸的阴茎塞入了陈敏薰紧抿着的薄唇间,突如其来的巨大物 件一下堵住了她的小口。
 
  「呜……呜……呜……」她拚命地甩着头。
 
  「乖乖地。」我急忙开始抽动,阴茎在温热的口腔里来回运动。
 
  「哦,董事长,我的宝贝滋味怎样啊?」我故意下流地问。
 
  坚硬的龟头几乎每一次都快刺中了陈敏薰的咽喉,可以看得出陈敏薰正努力 地张大嘴,才能含住。
 
  「用舌头打圈,吮吸!」
 
  我爽得只是呻吟,更加用力地把肉棒顶入陈敏薰的嘴唇,红润的唇包着阴茎 被翻转着。
 
  「啊——」我发出了野兽的嘶鸣,
 
  阴茎在陈敏薰的嘴里疯狂地穿刺起来。
 
  「啊!」一股白色液体顺着陈敏薰的嘴里滴落,在灰色的裙上留下显眼的水 渍。
 
  我看着自己的精液从陈敏薰那张原本冷若冰霜的脸上滑落,有一种残忍的幸 福。
 
  我弯下腰,用嘴唇吮吸乾净陈敏薰被精液玷污的脸,然后一下接住了她微张 的双唇,把自己的精液和唾液一起吐到了陈敏薰的嘴里,陈敏薰下意识地闪躲, 但我很快又找到了她的舌头,用力地吮吸着,想要把美丽的成熟女人给吸空。 
  陈敏薰突然挣脱我的控制,坐在地毯上面。
 
  「这么快就想要了」
 
  「不!别过来。」
 
  我看着陈敏薰就像看一个像裸鱼般的猎物无力的表现挣扎,只觉得好笑。 
  「董事长做得不错。好吧,接着就让我们做下面的小嘴吧!」我放纵地笑说。 
  「求你了,放了董事长吧」
 
  「我会让你很爽的。」
 
  听着她的衰求我的阴茎又逐渐勃起,眼镜蛇一般昂着紫黑色的龟头。
 
  「董事长就是董事长,会的技巧可真多!泰公可没看走眼!」
 
  「不!」陈敏薰挣扎着。
 
  「好了,别再假正经了!女人外表再怎么高傲,脱光了都一样,回到家里还 不是要和男人相干!我都看到你被陈水扁操过了,你还有什么可骄傲的?像董事 长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非要把底下那个洞只留给特定的男人呢?来吧,我 会让你爽的!」我搂住陈敏薰的细腰,然后再抚摸着套装里丰满的乳房。 
  「放手!我已经替你做过了,你就放了我!求你!」陈敏薰一边扭动着诱人 的身体躲避着我的手一边哭着哀求。
 
  「那种程度的接触根本不能让我满意啊!」
 
  「不!我求求你……」
 
  「啊,现在求我了,你可从没给过我好脸色看哪!」看着陈敏薰的惊恐表情, 我的心里那股兽性就越强烈。
 
  我慢慢解开了陈敏薰胸前的扣子,雪白肩膀上的细肩带淡黄色前扣式的奥黛 莉胸罩从其肩带一点点地展现在我眼前,陈敏薰好像要窒息。
 
  「真漂亮!」我用手掌包住了陈敏薰的胸罩,非常粗暴地挤捏着。
 
  「啊!」
 
  「这样会使我兴奋!」
 
  我用手除掉陈敏薰的套裙,解开乳罩的前扣,乳罩一下子从诱人的身体上滑 落,丰满坚挺的乳房很骄傲地挺立在我的面前,在敞开的衣服里若隐若现。 
  「真美!」陈敏薰羞辱地低下了头,继续做些无谓的抵抗。
 
  「挣扎是没用的了!嘿嘿嘿……」
 
  我弯下腰,吮吸着陈敏薰的那两颗粉红色的蓓蕾,用牙齿轻轻咬啮,手在她 平坦雪白的腹部乱摸。
 
  「放开我……」陈敏薰仰起头,痛苦地扭曲着脸上的肌肉,长长的乌黑亮丽 秀发如瀑布般垂在雪白修长的脖子两旁。
 
  董事长被我以暴力手段强奸时的痛苦表情,更激起了我的欲望。
 
  「董事长,有快感了吗?」我跪了下来,把齐膝的灰色套装裙向上掀至腰间, 陈敏薰淡黄色的高腰前面镂空的三角裤呈现在我的眼前,陈敏薰丰满圆润的大腿 闪着光泽,陈敏薰纤细的小腿结实笔直,陈敏薰穿着高跟鞋的脚腕很美,高跟鞋 只有脚尖着地,更突出了腿部的线条 .
 
  「不,不要看下面。」陈敏薰惊慌地喊,紧紧的并拢腿。
 
  「都被男人干过了,还有什么不能看的。」我把陈敏薰抱上办公桌上双手呈 大字形分开,秀美的腿弯曲着着地。
 
  「不!不要!」
 
  我抚摸着陈敏薰光洁的双腿,
 
  她还想把腿夹紧,但腰部已经没法发力,很轻易就被我分开,我伸出舌头, 吮吸着大腿中间肉感的部位。
 
  「啊,啊。」我的耳边传来成熟的女人动人的呻吟!强烈的刺激使她剧烈呼 吸,敞开的灰色衬衫里雪白的双峰快速起伏着。下体有些感觉到了湿润。 
  「董事长兴奋了吗?真是淫荡啊!」
 
  「不是……啊」陈敏薰痛苦地咬着下唇。
 
  「那让我们来验证一下吧!」我把手伸进了陈敏薰的内裤,用手指玩弄着柔 嫩的花瓣。陈敏薰湿滑而柔软的肉壁一下把我的手指包围,我缓慢地抽插了起来。 
  「手淫的感觉如何?董事长自己单独一人的时候,也经常做吧?」
 
  「有点湿了,真是很不错。」
 
  阵阵的麻痒感觉却使她不由自主地夹紧腿,拚命忍住体内的感觉。
 
  「啊!」陈敏薰紧咬着的唇间终於还是漏出了呻吟声。
 
  「终於还是有快感了,董事长!」我索幸脱下自己的裤子。
 
  「不——」
 
  我再把陈敏薰的内裤拉到膝间,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雪白的肉体上深红色的肉 缝和黑色的「倒三角」形状的森林。
 
  「真美!」
 
  我把自己的阴茎从陈敏薰身体下那黑色丛林中一点点地插入她的身体里。 
  「啊,不要」陈敏薰痛苦地闭上眼。
 
  我弯下腰,抓住了套裙的领口,像剥水果皮一样拉扯开,衬衫被拉到背后, 悬挂在小臂上。捏住了制服里雪白的乳峰,开始抽动。
 
  「啊」我的巨大阴茎一下没入陈敏薰子宫感觉,使陈敏薰痛苦地尖叫。 
  「比你的小白和陈竖仔还大许多了吗?过一会儿你就会爽死的。」我把陈敏 薰雪白的大腿夹在了腰间,阴茎在阴道里摩擦着
 
  「啊……啊……啊……」陈敏薰像是发出了快乐的呻吟,
 
  我看着陈敏薰脸上痛苦的表情,就有深深的满足感。
 
  我低下了头看着,阴茎正翻起陈敏薰的两片阴唇进进出出陈敏薰的阴道,我 想这个高傲的成熟女人日后一定会是我的女人!我的心里一下全是征服的快乐。 
  我想即使连战在2004年顺利当选或马英九在2008年当总统,他们那时的心情
 也没有比我现在的心情还爽!
 
  陈敏薰紧紧闭着眼,像是呼吸也似乎停止。她在拚命抵抗每一次冲击带来的 快感。可是她的意志在这样的地方又显得那样的无奈。她只有拚命忍住不发出叫 声,
 
  抽动的力量顺着她的大腿、小腹、乳房一直传到了她的喉咙口,她只有在喉 间发出「呵呵」的声音。
 
  「乳头都硬了,别再装了。你外表虽然冷酷但其实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啊! 
  别再做抵抗,好好享受吧!」
 
  我紧紧吸住了陈敏薰粉红色的乳晕,用舌头在上面打着圈,我的龟头先在她 的阴道口的四周轻轻地摩擦,然后再像搅拌器一样旋转着插入,用力地直刺到底, 再缓慢地抽拉出来,如此往复地做活塞运动。巨大阴茎更加全面地刺激着陈敏薰 阴道里的每一处嫩肉。
 
  终於,陈敏薰受不住冲击带来的快感。她小声地呻吟起来,呻吟很微弱,但 也足够荡人心魄。
 
  「好极了,就是这样。董事长,很爽是吗?」
 
  「不是……我求你……停下……你的那根太大了……」
 
  「啊……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你想要的……啊……是吧……」 
  「不是……啊」陈敏薰小声地喊着,
 
  [ 不!我不要这样——啊!啊——不是!啊!啊」
 
  「还不承认吗?董事长下面的嘴却很诚实啊!」
 
  陈敏薰的阴道里已经不知不觉中有了大量的爱液,我的阴茎在里面摩擦着产 生了尖锐的声音。陈敏薰好像听见了这样的声音,雪白的脸一下红到了耳边。 
  陈敏薰的理智似乎已在和性欲之间的战斗中落败,陈敏薰被我强奸的痛苦和 羞辱已逐渐在她的神智中模糊。
 
  [ 不要啊——]
 
  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陈敏薰下意识般地夹紧了腿,陈敏薰似乎想把在她自己 阴道中强奸她自己的阴茎收紧,陈敏薰三十岁出头的成熟胴体像在渴望着被我身 上巨大的物件抽插,甚至被它刺穿。陈敏薰穿着高跟鞋的小脚已经无法阻止地交 叉着夹在了我的背上,陈敏薰丰满的大腿也夹紧了我的腰。
 
  我也觉察到了陈敏薰柔软的肉洞在收紧,穿着半截丝袜的小腿紧靠在自己的 背上,很有质感,细腻的袜面使我更兴奋。
 
  「来吧……我要……好好爱你……啊……啊……」
 
  「啊……不……不……」陈敏薰已深陷在性欲的狂潮之中,可能是意识里还 觉得自己的做法不对。陈敏薰彷彿在汪洋大海里,被一个接一个的海浪打上浪尖, 但自己却还想钻进大海。
 
  陈敏薰终於不能够抑制,断断续续的呻吟夹杂在了剧烈的喘息中,
 
  我把嘴吸住了陈敏薰娇喘着的双唇,我的舌头立刻被柔软湿润的东西搅拌, 陈敏薰不能自持地用自己的舌头迎合着我。
 
  我猛烈地吻着这个美丽的成熟女人,她让我自己体验了从未有过征服的欲望 和刺激,她让我感觉到性交是可以让心灵和肉体同样地快乐。
 
  我用胳膊轻柔地挽起陈敏薰柔美的脖子,把她从办公桌上拉起,陈敏薰她那 骄傲身体被我拥入了怀里,柔软而弹性的乳房被我的胸膛挤压变形,我的手掌在 背后插入陈敏薰柔顺乌黑的长发,轻轻抓紧。
 
  陈敏薰的双手获得了自由,但她并没有反抗,面是紧紧抓住了我的手臂,四 片嘴唇还是紧紧贴在一起。
 
  我开始加大了力度。美丽的董事长再也不能抑制情欲的狂潮,强烈快感像黄 河决堤的洪水涌出,她挺起了腰,失去理智地迎合着我的动作。
 
  「啊——啊」
 
  「呃啊——」陈敏薰一下抱住我的脖子,高跟鞋也用力夹紧。
 
  「我不行了——」
 
  我的肉棒也快要爆炸,龟头像雨点般疯狂地插入最深处。
 
  「啊……啊……啊……」我发出野兽的嚎叫,猛烈地摇晃着身体抽插,我直 起了腰,陈敏薰喘息着紧紧抱住我,随着我直立的身体坐在了床上,双腿仍夹在 我的背上,乌黑的长发左右晃动,屁股剧烈地摇摆。
 
  「啊——」陈敏薰高潮地尖叫,向后反弓起了腰,长发向后甩去。我狂吻着 她挺起的两颗乳房,我的龟头一阵颤动,我把陈敏薰翻过身,摆成了狗的姿势趴 在办公桌上,我的阴茎从她后面插入还流着液体的阴道口。
 
  「我知道你为什么……好吧……只要你听话……我就不会去的……」我舒服 地抽拉着。
 
  「别这样——」
 
  「啊……真爽……我也会让你再爽一回的……啊……」
 
  陈敏薰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
 
  「啊……这样快……就可以……好极了……董事长……你的呻吟真甜美…… 啊……」
 
  陈敏薰持续娇喘着。
 
  「说!你喜欢被我干!」
 
  「不要——」
 
  「说!」
 
  「我……喜欢……被……你干……」陈敏薰眼下泛红而羞耻地说道,我想这 些话连她自己的男友白育名和情夫陈水扁都不曾要求她说过。
 
  「是吗?你求我吧!求我干你呀」
 
  「求你……干我……」
 
  「用什么干你?」我趴在她的身上,还不满足。
 
  「用你巨大的……」陈敏薰说不下去。
 
  「什么?」
 
  「懒趴……」陈敏薰不顾一切地说。
 
  「好的……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我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陈敏薰彷彿从浪尖上跌落,脱口问道。
 
  「想要就自己来啊!」我的阴茎不再抽插,只是在陈敏薰的阴道口轻微地碰 触。
 
  「啊——」陈敏薰不能自持。
 
  「别这样折磨我了——大懒趴敢快插进来啊!哥哥……」她轻声地哀求。 
  「自己来,你要让我满意,!」
 
  陈敏薰终於闭上眼扭动起了身体。
 
  「啊!就是这样……」我舒服地大叫。
 
  美丽的成熟女人像母狗一样跪在办公桌上摇摆着屁股,雪白身体显出极淫荡 的姿势。
 
  「啊——」陈敏薰尖叫着,长发扬起,丰满的乳房在胸前跳跃,她又一次达 到了高潮。
 
  我的阴茎也在剧烈的摩擦中,再度射出了精液喷身在陈敏薰成熟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