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學的美女
大學的美女
 
琦文大一大二时家裡经济状况还不错,并不需要她再去打工。但好景不常,琦文升大三暑假时家裡做生

 


意亏损,欠了近千万债务,虽然债主们人很好并不逼他们马上还钱,还帮他们介绍客户,但琦文父母坚

 


持把一个月所赚的钱拿一半去还债,这麽一来琦文就必须自己赚学费和生活费了。所幸琦文的功课不错

 


,一星期打五天工倒也还能应付,只是期中期末时就要辛苦些了。

 


新学期一开始,琦文就忙著找工作,最后在学校附近一家餐厅找到了外场服务生的工作,一小时110元,

 


星期一到星期五上三天各四小时,周末周日上八小时,这样一个月可以赚到一万多块,再加上又住家裡

 


,节俭点也可以存下不少钱。

 


琦文去面试那天就惊艳四座,由于那家餐厅小有名气,晚上常常客满,因此需要年轻力壮的男生负责外

 


场,女生就轮流站收银台或在内场帮忙。炎热的九月天,琦文不是穿细肩带上衣就是穿很合身的T恤,配

 


上低腰牛仔裤,让周围比她小上数岁的高中男生口水直流,常常藉工作之便有意无意的碰触琦文的身体

 


,有时是她直挺的背,有时是紧翘的臀部,若更过分还会用手臂顶她的34C的奶子。琦文从高中起就常受

 


到这些骚扰,自己倒也是看的很开,心想这些高中小毛头也不会干出多过分的举动。

 


某个週末晚上打烊后,琦文与同事道过再见后就骑车回家。本来琦文父母反对她这份工作的,主要因为

 


餐厅十点半才关,打扫后再回家也要十一点多了,一个女孩在那种时间自己骑车总是不太安全,不过琦

 


文十分坚持,而且从餐厅到家骑车也不到十分钟,最后琦文父母还是答应了。

 


琦文在夜晚的街道上骑著车,心想回家要快好好洗上一澡,工作一天汗也流的够多了,最高兴的是父母

 


带哥哥去南部批货,要明天晚上才回来,这样明天轮休可以好好睡上一天……才这麽想时,琦文突然

 


想到一件事。

 


「糟糕!皮夹忘在店裡!」琦文不禁懊恼自己为什麽那麽糊涂,虽然已经快到家了但还是非回去拿不可

 


,谁知道到明天自己的皮夹还在不在?幸好餐厅老板看她年纪比其他人大而且责任感强,所以把备用钥

 


匙交给她保管,本来琦文还嫌每天带它很烦,想不到这个时候反而帮了大忙。

 


琦文掉头骑回店裡,到了后门发现厨房灯还开著,裡面隐隐约约还传出笑声。

 


「咦?是谁还没走?还是有小偷?」想到可能是小偷,琦文紧张起来,本来就要到旁边的公共电话报警

 


的,后来一想,如果在裡面的是还没走的同事的话不就糗大?琦文决定先看看再说。

 


琦文小心翼翼地把还没锁的餐厅后门打开一条缝,偷偷地往裡面看了进去。

 


「呼!原来是他们!」琦文鬆了一口气,原来在厨房的是琦文的同事英杰和国强,他们都是比琦文小上

 


五岁的高二男生。他们趁大家回去后拿餐厅的啤酒出来喝,琦文看到这样,心想要吓吓他们。

 


「你们好大胆,敢偷喝餐厅的酒?不怕我去告诉老板?」琦文衝进去大叫,果然英杰和国强吓的跳起来

 


。等到他们看清是琦文时,琦文早已经笑的站不直了。

 


「琦文姐别这样嘛,我们祇是偷喝一点点而已……」英杰先开口求饶。

 


「对呀,反正酒那麽多喝一点也没关系。」国强跟著说,他知道琦文人很好。

 


「骗你们的,瞧你们吓的……不过以后别常做这种事,下次如果是被别人看到我就没办法萝!」琦文

 


本来就只是想吓他们,当然不会刁难他们,英杰和国强也鬆了口气。

 


「琦文姐,你怎麽又回来了?」国强问道。

 


「没什麽,我的皮包忘了拿而已。」英杰听到就挪了挪身体让琦文过去。琦文到自己的柜子拿了皮夹看

 


了看,幸好钱没少。

 


「好险,总算可以回家了……」琦文心头放下一块石头,心想著要快回家休息。

 


「我要走萝,你们两个也别太晚回家,小心被临检抓去关!」琦文虽然平时讨厌他们屌儿啷噹的模样,

 


但还是会为他们著想的。

 


「琦文姐你要走啦?陪我们聊聊天嘛!」国强开始耍无赖,还把身体挡住通道不让琦文过去。

 


「我哪像你们那麽精力充沛呀?现在超想睡的,你们也别太晚走。」琦文不是第一次被这样闹了,所以

 


也不理国强,伸手就要推开他,国强也只是闹闹她而已,看琦文推他,国强也边笑边让开。

 


没想到国强採到刚刚自己喝完的啤酒空玻璃瓶,脚底一滑就往琦文身上倒下去,琦文就站在他前面,躲

 


也躲不掉,就被国强压了下去。所幸英杰在旁边,见状马上伸手撑住他们。英杰是学校的篮球校队队员

 


,主打前锋,体格之好不在话下,而国强与英杰相反,是个矮矮瘦瘦的男生,所以英杰就算是抱住他们

 


两个也够力。

 


「国强你在干什麽呀?差一点被你压伤了!」琦文对国强叫著,但她马上发现到情形不太对劲。因为刚

 


刚英杰伸手抱住他们,所以现在琦文是躺在他怀中,这还算好,最让琦文脸红心跳的是国强,因为国强

 


的脸正埋在琦文的乳沟中!

 


琦文知道情形不对,赶紧要起身把国强推开,但埋在她乳沟中的国强早已神迷意乱,他平常就对琦文大

 


流口水,前阵子还开始想著琦文打手枪,现在自己的脸就埋在琦文的酥胸中,怎麽说也不肯就这样放开

 


。国强不管三七二十一,双手抱住琦文的纤腰,头就在琦文的双乳上左右搓动著。英杰见状,心一横也

 


豁出去了,他扳起琦文的下巴,就强吻上琦文的樱唇。两人默契之好速度之快让琦文连叫的时间也没有

 


 


「嗯……嗯……」琦文挣扎著,但一个女子的力量又怎能抵的过两个年轻力壮的大男生?再加上国强在她

 


的乳头上来回搓动,虽然还隔著衣服和胸罩,但酥麻感仍不断累积逐渐削弱琦文的力量。

 


琦文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敏感,这是她前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朋友告诉她的。琦文和他是高中同班同

 


学,两人曾有著比一般高中生更成熟的感情,而琦文在十八岁的生日体验到生平第一次性高潮。但成熟

 


归成熟,毕竟还是个大孩子,琦文的前男友考上中部的大学,在聚少离多的情况下,琦文与他分手了。

 


琦文后来听当时高中的同学说其实他是移情别恋,从此琦文就不太相信男人,打扮的漂漂亮亮也只是因

 


为自已喜欢。不过琦文虽然把自己的感情封闭,但身体的欲望却怎样也封闭不起来,有时在洗澡时不小

 


心抚摸到下体时就无法停止,一定要好好发洩一次才行。现在这种欲望就快被这两个小男生挑起,但心

 


中却有另一股声音,这声音叫琦文不要反抗,使得琦文迷惘起来了。

 


英杰女友经验多,知道吻上女生小嘴就可以去掉她们一半力量,而对琦文的效果又更大。他的舌头轻易

 


地抵开琦文的嘴唇和牙齿,开始挑逗著琦文。下面的国强也没閒著,他在琦文的奶子上磨蹭了一阵才依

 


依不捨离开,双手却又不甘寂寞的摸上琦文的酥胸,琦文柔软的奶子在国强的手中被揉成各种形状,而

 


受到刺激的乳头也慢慢变硬。国强的手感觉到它,就更努力地搓弄。

 


「琦文姐的奶子好好摸喔,又挺又有弹性。绮文姐,我摸的舒不舒服呀?」国强讚叹著,嘴上也不饶过

 


琦文。

 


英杰想听听琦文的反应,于是离开琦文的嘴唇。琦文嘴上没了阻碍,开始「呵呵」地喘气起来。

 


「你……你们好坏……我会受……受不了的……别这样……」琦文嘴上拒绝著,但身体已经不自觉地扭动起来

 


。胸部传来的快感之强连琦文都很惊讶。

 


国强摸了一阵觉得不过瘾,就开始去扯琦文的拉鍊。琦文穿的上衣是直接用拉鍊拉起来的,这下连脱掉

 


都很方便,琦文当然知道,手就要去阻止国强,没想到英杰一把把琦文的手拉住,琦文的外衣就这样被

 


国强拉开了。

 


国强一拉下琦文的外衣拉鍊,就「哇」地讚叹一声,琦文自肩膀到腰的完美线条被国强及英杰两人尽收

 


眼底,雪白的肌肤配上水蓝色的胸罩真是好看极了。国强继续他的动作,他伸手到琦文背后要解开琦文

 


的胸罩,却怎麽也弄不开。这暂时的动作停止让琦文恢复些微的理性,她又继续挣扎,想挣脱英杰的手

 


 


英杰见到国强笨拙的模样,不耐烦的大喝:「白痴啊?你不会把琦文姐的奶罩往上推就好?」

 


「对喔!」国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手倒是很快,一把就把琦文的胸罩拉了上去。琦文的奶子就这样

 


暴露在英杰和国强的眼前。这一下,英杰他们几乎要喷出鼻血来,琦文虽然不是大波霸,但她的奶子又

 


白又挺,漂亮的粉红色乳尖挺立著,这对奶子反而更能让男人发狂。

 


「不要!快放开我!」琦文大叫。只给一个男人看过的胸部这时却同时暴露在两个人面前,而且还是高

 


中小毛头,琦文羞的想找个洞钻进去,她感到自己的脸已经变的火烫。

 


「琦文姐的胸部好漂亮喔!比A片的女主角还美!英杰,我就说琦文姐比你搞过的美眉辣吧?」

 


「拜託,那些小女生哪比的上琦文姐呀?」英杰无耻地说著,手就摸上琦文的奶子了。英杰的大手正好

 


完全盖住琦文的乳房,他力道适中地把琦文的奶子揉来揉去的,因为练球而略为粗糙的手掌在琦文已经

 


挺起的乳头上磨来磨去,胸部的快感又让琦文的力量消失,原来紧闭的双腿也慢慢张开了,国强当然发

 


现到琦文的反应,他马上解开琦文牛仔裤的扣子和拉鍊,把裤子连著内裤一起扯了下来,琦文正想阻止

 


时已经来不及了,继胸部之后女人更隐密的私处也呈现在这两个高中小鬼头的面前。

 


「哇!琦文姐的小穴穴是粉红色的呀?好漂亮喔!咦?」国强好奇地摸了一下琦文的小穴,弄得琦文又

 


呻吟了起来。

 


「琦文姐,你的小穴怎麽已经湿了呀?不会想要做了吧?」国强淫笑著。琦文苦笑,自己从大一后就没

 


做过了,今天敏感的身体被这两个小鬼又摸又挑逗著,不湿才奇怪。心中感到无奈的琦文,知道今天很

 


难逃过这一关了,明明清楚不能这样,但却任由情势发展到这步田地,也许自己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吧

 


 


国强轻轻摸著琦文小穴口的两片嫩肉,弄得琦文又呵呵直喘,这样还不够,国强又要命的把嘴巴凑上去

 


,灵活的舌头就在琦文小穴打转,琦文美的完全忘记抵抗,一手抓住英杰强壮的手臂,另一手往下按住

 


国强的头,只希望他舔的更深一点。国强当然知道琦文的意思,马上把舌头插进琦文的小穴搅动,琦文

 


只感到一阵如电击般的快感,一阵淫水就喷了出来,没用的琦文就这样高潮了。

 


「英杰,是我打赌赢萝,所以我先来!」国强看琦文在自己的爱抚下高潮,说话也有成就感了起来。他

 


一手继续抚著琦文湿湿的小穴,另一手开始脱自己的裤子。

 


「什……什麽打赌?」高潮后的琦文无力地问国强他们。

 


「是我和国强打赌琦文姐会不会让我们干,我说琦文姐是很懂事的女孩,怎麽可能让我们干,谁知道国

 


强这小子说有看过你穿紫色的内裤,一定是很闷骚的女孩,想不到被他说中了!」说完两人一起大笑。

 


琦文想不到这两个小鬼已经想染指她很久了,只怪自己把他们当小孩,现在才会任他们轻薄。想到这,

 


琦文双手一摊,身体的欲望已被他们挑起,也没力气去逃跑了,乾脆就看开点吧!

 


这时国强已经把自己的裤子和四角裤脱下了,挺著一根粗粗壮壮的鸡巴往琦文胯下接近,就快要碰到小

 


穴口的时候国强突然停下来。

 


「你还不快干?」英杰不耐烦地大叫,看来他因为不能先干琦文而觉得不爽。

 


「这姿势不好,把琦文姐放到桌上吧!」英杰听了倒也同意,于是和国强一起把琦文抬到料理桌上。国

 


强让琦文下身悬空在桌沿外,自己撑著琦文修长的双腿,挺著硬梆梆的往琦文下身挺进,但是当龟头碰

 


到琦文的小穴口时却又吊胃口似地只在外面轻轻戳著。

 


「别……别这样……快点……快点进来……」琦文简直要疯了,她现在只想国强快点插进来,好宣洩体内越

 


来越高的欲火。

 


「嘿嘿,琦文姐你说什麽呀?」

 


「快点进来……我想……我要……」

 


国强满意了,他对准琦文的小穴用力往前一插,「噗赤」一声国强的鸡巴就插进琦文的小穴裡.

 


「啊啊……」琦文仰头高叫,粗壮的鸡巴把小穴撑的满满的。将近三年没被男人进入过的小穴终于失守,

 


而琦文虽然刚被插进来的时候有些痛,但随著国强愈来愈深入,疼痛感也消失不见了。

 


「干,琦文姐的小穴好紧,真爽!」国强一副很爽的样子,他把琦文的膝盖往下一压,双腿弄成M字型,

 


下面挺著鸡巴就是一阵狂干,弄得琦文小穴淫液直流,把两人的阴毛搞的湿答答的。

 


「啊……国强你……你太大力了……你好壮……好舒服……啊啊……」琦文被干的胡言乱语,完全忘了自己在

 


打工的餐厅裡,她抓著英杰的手,屁股随著国强的抽插扭动著,柔软的奶子跟著节奏晃动。英杰看了心

 


痒难耐,一双手甩开琦文,就对著琦文的双乳抓了上去,琦文的奶子正好被英杰一手一个抓个正好,柔

 


软有弹性的奶子在英杰手裡被揉成各种形状,英杰还用食指逗著琦文的乳头,最后英杰把嘴巴凑了上去

 


开始啜了起来。

 


「英杰……别……别这样……我会受……受不了的……」琦文嘴巴裡这样说,但手却抱住英杰的头直往下压。

 


琦文从来没想过会跟两个男人同时做爱,想不到竟会在自己打工的餐厅跟两个高中生干了起来。

 


「琦文姐我干得你爽不爽呀?看你这麽浪你一定是早就想被我们干了吧?」国强故意问著,鸡巴还是强

 


悍地在琦文小穴裡出入,每当抽出来的时候就把琦文小穴的嫩肉和淫水带了出来,淫水沿著琦文的股沟

 


流下来,把料理桌弄的一片狼藉。

 


「是你们……你们太坏……啊……把人家挑逗成这样……人家才……才不想跟你们做……啊……好棒……」琦

 


嘴巴上虽这麽说,但纤细的腰肢却不断向上挺,藉此让国强插的更深。国强看琦文被自己干成这样,心

 


裡也超爽,下面就更用力地挺动,琦文当然又是一阵淫声浪语。

 


「琦文姐别说谎喔,看你水都流那麽多了,还说不想干,要处罚喔!」英杰说完,马上把自己的裤子脱

 


下,一根长长的鸡巴露了出来,英杰边淫笑边把自己的鸡巴在琦文脸上磨蹭著,琦文扭著头想躲避,但

 


英杰却把她的头扳住,下面再往前一挺,英杰的鸡巴就被琦文的小嘴含住了。

 


「嗯……嗯……」琦文的头被英杰抓住无法挣脱,只好顺著英杰的意吸吮起来。琦文当然没这样做过,但

 


是现在自己的身体已经任人摆佈了,也只能让英杰插她的小嘴了。

 


「琦文姐要轻轻吸喔……舌头也要用……对……就是这样……琦文姐很有天份喔……」英杰抚著琦文的长髮,

 


另一手跟国强一起搓弄著琦文的奶子,下面的国强也干的很卖力,没多久,琦文的喘气声和嗯嗯声愈来

 


愈急促,国强再干个十来下,琦文就腰身一挺,全身一僵,高潮了。国强也来到紧要关头,他抓住琦文

 


的大腿,鸡巴用力地干著琦文的嫩穴,「扑唧扑唧」声和股间撞击的「啪啪」声愈来愈激烈,没多久,

 


国强大叫一声,屁股压在琦文的下身上,把一股股的浓精射进琦文的子宫裡.

 


「干……真的好爽,琦文姐就是不一样……」国强粗喘著气。

 


「干完了就快让开,换我了!」英杰已经忍很久了,他把鸡巴从琦文嘴中抽出来,伸手就要把国强推开

 


 


「真的很爽喔!不知道用你最喜欢的姿势干会是什麽感觉?」国强识相地让开,眼神还有些意犹未尽。

 


琦文边喘著气边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英杰,英杰淫笑著,突然一把抓住琦文的双腿,然后顺时针一转,琦

 


文就变成趴在桌上了。

 


「英杰你干……啊啊……」琦文还没说完,英杰已经把长鸡巴插进琦文的小穴裡.英杰的鸡巴和国强正好

 


相反,国强的个子矮矮瘦瘦,但鸡巴是粗粗壮壮的,长度倒是普通;而英杰身材高高壮壮,鸡巴比国强

 


长上一截,不过没国强粗。

 


英杰扶著琦文的纤腰,把鸡巴慢慢地插进琦文的小穴。英杰果然比国强经验丰富,国强一上来就是横衝

 


直撞,而英杰知道琦文才刚高潮,虽然自己已经快受不了了,但动作还是很温柔。即使如此,刚高潮过

 


的小穴还是很敏感,当英杰鸡巴龟头的肉菱在琦文小穴的嫩肉上刮动时,所产生的快感还是让琦文再一

 


次被淫欲淹没。

 


「啊啊……好深……英杰你好长……好棒……」琦文不自禁地把屁股往后顶,希望英杰再插深一点。英杰当

 


然知道,他突然向前一顶,鸡巴重重地撞在琦文花心上,然后再慢慢抽出来,再用力插进去,琦文当然

 


被干到爽翻天。

 


「好棒……好爽……快干我……快插小穴……啊啊……太深了……好爽……」琦文淫叫著,英杰一听再也受不

 


,也顾不了什麽温柔了,马上用力挺著鸡巴插著琦文的小穴,琦文的翘屁股被撞的啪啪作响,淫水也沿

 


著琦文大腿流下来。

 


「干……真的好爽……国强你说的没错……琦文姐的穴真的超好插……琦文姐……以后我还要干你……你说好

 


不好啊?」英杰问著,手同时往前摸上琦文被干的晃动不已的奶子,就这样边干边搓弄了起来。

 


「干我……你想什麽……什麽时候都可以……啊……好爽……英杰你……你很厉害……插的我很爽……啊……」

 


「琦文姐,英杰是很厉害,可是我就干的你不爽吗?」在旁边休息的国强酸酸地问。

 


「你也……你也很厉害……你也可以干……干我……啊啊……我快完了……我不行了……」琦文这时已经脑子

 


片空白,只想这两个男生把她干上天。数坪大的厨房中,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美女被男生从背后狂干,

 


一对奶子也被揉的透红,嘴巴还叫男生以后再干她,只要是男人看到这种景象都无法忍受。

 


英杰刚刚已经被琦文吹喇叭吹了一段时间,现在又是这样狂插,他感到背脊一麻,下身紧紧顶住琦文的

 


屁股,让琦文的子宫接受今晚第二个男人的精液,琦文被精液这麽一烫,也高潮了。

 


「你们……你们真的好坏……弄死我了……」琦文喘著气休息了一会儿,就对著背后的英杰和国强大发娇嗔

 


 


「可是琦文姐你不是很爽吗?还叫我们以后再干你……」英杰对国强笑了笑,还顶了顶琦文的屁股。琦文

 


发现到英杰变软的鸡巴还在她身体裡,红著脸挥手赶英杰走开,英杰也很听话地离开了琦文的身体,不

 


过跟国强一样都是依依不捨地。

 


「好了,我真的要回去了,你们也快回去吧!」琦文忍著高潮后的酥麻感,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希

 


望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琦文姐,以后要再干一次喔!」国强淫笑著,琦文也只能心裡叫苦,虽然刚刚自己也是很享受的,但

 


毕竟这种关系还是不太好,而且他们都是口风不紧的家伙,到时候跟其他男同事一说,自己岂不是变成

 


像妓女一般?想到这裡,琦文决定要辞职了。

 


之后,琦文趁英杰他们休假的时候向老板递辞呈,理由是功课繁忙,老板虽然虽然不想琦文离开,但还

 


是必须答应她。当琦文离职的那一天,英杰和国强当然很失望,幸好琦文从没跟同事说过自己家是在哪

 


裡,也不用怕被他们骚扰。只是自己要快点再找一份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