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发骚总是在厕所
发骚总是在厕所
 此时正是体育课,教学楼最高楼的独立男厕所里。

我轻轻掀开面前绝美少妇的胸罩,嘴含上那粒鲜嫩的蓓蕾,吸吮起来。

「哦~」一声娇媚的嘤咛自那诱人的樱唇传来,娟子紧闭美眸,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她不由自主的捂住自己的小嘴。

我一手蹂躏左乳,一手搁在娟子丰满的肥臀下,揉捏着那柔软的翘臀。

「啊……」一声延长的呻吟声传来,娟子忍不住伸手握住我的肉棒,套弄起来,风骚的张开大腿,露出那肥厚的阴唇,乞怜道:「主人,娟娟想要了。」

「快点啊,哥们,我急啊!」厕所外一个喘息急促的声音传来,是小飞,娟子那19岁的儿子,我的好兄弟。

「你儿子还在外面呢。」我淫笑着揉弄着那阴唇,分泌淫液的骚穴散发出一股糜烂的气息。

「哦~~那……快点?」娟子慌了神,她没想到自己儿子会在这里。

「行。我干屁眼会快一点。」我嘿嘿笑了。

「是,是,主人,请快点。」娟子不敢违背我的意思,转身露出那栗子般色调的屁眼,屁眼的褶皱一紧一开,诱惑极了。

我顾不上伸手抠挖那黝黑的屁眼,雪白的臀部中间那个发黑的屁眼有些刺眼,这得亏我这几个月来的精心开垦。

我伸出手轻轻掰开两瓣肥臀,肉棒挺在屁眼前,娟子紧张极了,她捂住嘴不想发出诱人的呻吟声,以免被仅仅一墙之隔的儿子听见。

「啵」一声肉棒顿时刺入那紧窄的屁眼里,「啊……」娟子情不自禁得发出一声呻吟又连忙捂住嘴羞不自胜。

门外的少年听了这呻吟声,不禁血气上涌,心道:「居然是在做这种事。」下体一阵勃起,贴在门上细细听着,他却不知道里面是自己那个端庄秀气的妈妈。

我扶住肉臀,如同骑在马上一般一进一出,在紧窄的直肠中疯狂抽插起来。

「唔……唔……啊……啊……嗯……唔……唔……」起初压抑得呻吟被释放出来,娟子这个淫妇不顾自己的儿子还在门外便呻吟起来。

狭小的厕所里,娟子扶住门把手,掂着高跟鞋撅着大屁股迎接着我疯狂得攻击。

「……呜咽,唔唔。」娟子美目紧闭,忘情的享受着鱼水之欢,两条半裸的肉体缠绵在一起。

小飞听了那呻吟,不由双手握住肉棒一上一下起来,急促的呼吸间连忙褪下裤子,很快一股浓厚的精液喷薄在门上。

「啊……呜呜……嗯……棒……哦……来了……来了……」娟子呼吸急促起来,屁眼的括约肌紧紧夹住我的肉棒,阴道不自觉的喷出一股淫水射在我腿上。

我低吼一声,加快抽插起来,飞快进出着娟子紧窄的屁眼,把那肛肉插得翻起来,露出那粉红的直肠。

「唔……」一声长吁,精液尽数射入娟子直肠里。

我拍拍翘臀,「啵」拔出肉棒,娟子连忙夹紧屁眼,不让精液流出来,转过身檀口含住我的肉棒,细细吸吮着肉棒残留的精液,香舌在肉棒上打着转。

她清理完毕,又用自己的豪乳擦拭起来,敏感的乳头不由翘起来,她羞红的咬牙擦拭着。

不知多久,两人才穿好衣服,一开门,小飞早已离去,只留下一滩浓厚的精液。

我淫笑说:「娟娟,回去好好犒劳犒劳你儿子。看,这么多。」说着隔着衣裤摸了摸娟子的下体。

娟子羞红了脸,敏感的下体不由又浸湿了本就湿漉漉的内裤,连忙退了一步:「主人,我等下还有课。」

见我点头,连忙退了去,步伐有些凌乱,或许是因为屁眼里还紧夹着精液。

刚上课。

「告诉你个秘密。」小飞神秘的凑到我耳边说。

「说。」我疲劳的支着下巴。

「刚刚体育课有人在男厕所里打炮!」小飞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

「这么猛?看清楚那女人怎么样没?」我配合的说,心里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