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那个痛苦的晚上
那个痛苦的晚上
 

那个痛苦的晚上

『叮噹~叮噹~』

我蠻不情願地來到鄰居的門前,按下門鐘。

剛才洗澡的時候一不小心,將用來替換的奶罩弄跌在地上。雖然我第一時間把它拾起來,可是因為剛洗完澡,所以滿地水漬,兩個奶罩都給弄濕了,無法穿上。

我想起窗外曬衣服的架子上還有一個奶罩,是前兩天開始曬的,現在應該已經乾了吧。

好死不死,今天整天刮大風,那奶罩可能夾不緊,結果給吹到鄰居的架子上了。

我們的大廳窗口互相對著,最初我是無意中看到鄰居屋子裡的男人,他看來只有二十來歲,樣子也不錯,所以後來每當我閒著無聊的時候,我都會在窗前簾子後偷看那屋子裡的情況。

看了幾天之後,我便發現他不是好人。

從我的窗口,可以看到他大廳的電視畫面和電視對面的沙發,有一次,我看到電視畫面上出現的,竟然是色情光碟裡的鏡頭︰兩條脫得清光的肉蟲糾纏在一起。

更令人嘔心的是,他光著下身,坐在沙發上,一邊看光碟,一邊把那話兒搓玩。

雖然這是兒童不宜的情景,不過我正值對男人和性感到好奇的青春期,所以我深深地被吸引著。

經常在我家樓下的商場店舖售賣色情光碟,令我一直對這種東西感到好奇,但又不敢去買,現在可以免費看到,豈不妙哉?

但我很快便感到失望了,因為距離關係,我看不清電視畫面的內容,雖然是看見一個人趴在另一個人身上不停的把身體擺動著,但我分不清哪個是男人、哪個是女人。

我看了一會便感到索然無味,便將注意力轉移到男人的自瀆行為上。

雖然只有十三歲,可是我早已發育了,而且已經有了好幾個月的自慰經驗,我忘記了第一次是什麼時候和如何做的,只記得最初只是把半截尾指放進私處,輕輕地做著進進出出的動作,直至到達高潮為止。

後來稍稍認識了男性的生理結構後,便開始有此疑問︰男人沒有小穴,反而有枝像棒棒糖般的性器官,那用屁股也想像得到,一凹一凸,男人在跟女人做愛時,必然是把那東西放進女人的那地方去,可是,他們是如何自慰的呢?

那一次終於看到了︰原來是把那話兒握在手掌裡,然後不停的前後套弄,看來跟我們進進出出的自慰方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先是看得出神,過了好一會才留意到他那話兒的尺寸︰男人雖然身材高大健碩,手掌看來也很大,可是仍沒法把那話兒完成握住︰那話兒前頭大約還有一兩寸跑了出來。

他弄了一會後,那話兒不斷噴射出白色的液體,液體強勁地射出,有些還射到他前面的電視畫面上,但更大部份則落在地上。

我覺得好髒,不敢再看下去。但午夜夢迴,我都不自覺的想起這個男人、想起他的那話兒,而自慰的時候,更加會幻想他的東西插進我的體內……

然後我更洩上了偷窺的陋習︰每星期總有好幾晚,他都會大模斯樣地在大廳的沙發上自瀆,每次我看完之後,在睡覺前都忍不住要自慰一下,否則便無法入睡。

雖然偷看過無數次,可是除了他的樣貌、他的身材和他的自瀆動作外,我對他實在是全無認識,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誰、不知道他做什麼工作……我不想跟他面對面的接觸,所以也猶疑了好一會,是否要過去把奶罩取回來。

最後我還是決定去走一趟,因為我想到像我這樣正在發育的少女,如果不戴奶罩來固定乳房的位置,搞不好過了一晚之後,乳房便會變形,到時恐怕無藥可救了。

也因為我是個正在發育的少女,包括腦袋也還沒發育,所以我沒想到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會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尤其是我只是一個弱小的女孩,而對方卻是一個變態的大男人……

我按了幾下門鐘,都沒有反應,我正要轉身離去,大門卻打開了。

『你……小妹妹,有什麼事嗎?』

『打擾你真不好意思,我住在你隔鄰,我……我有件衣物剛才給吹到你那邊的曬衣服的架子上……不知是否可以讓我取回……』

『喔,那你先進來再說吧……』他客氣的打開大閘讓我進去。

我脫下拖鞋入屋後,他問我︰『我才剛把衣服收回來,沒仔細看過,便把它們塞進睡房的抽櫃裡,你等我一下,讓我去看看。』

『那真麻煩你了。』口裡是這樣說,我心裡卻想︰這麼貼身的衣物給男人摸過,真不知要不要再戴在身上。

他入房後,我站在大廳裡等候。屋裡地板的是瓷磚,我赤腳踏在上面,覺得又冰又冷,讓我渾身不自在。

不單是冰冷的感覺,我還覺得右腳底下,還好像濕濕滑滑的。我悄悄的把右腳移開,然後低頭一看,只見剛才我踩著的地方,竟然有一灘薄薄的水跡。

但那不是水跡那麼簡單,剛才把腳底貼著地板移動時,我已經感到那液體粘粘的,現在還隱約嗅到陣陣的腥臭味,有點像男人射出來的東西的氣味……

一陣嘔心的感覺湧上胸口,我差點想轉身跑回家去把腳洗乾淨。

但想到這樣反而會做成尷尬,我最後還是忍受下來,反正都踩個正著了,早一點去洗跟遲一點去洗,分別都不大。

過了一會,他拿著我的胸圍走出來。

他來到我的面前,我正想跟他說聲謝謝的時候,卻見他盯著我的胸前。

從他的淫邪目光,我知道一定不會有好事,我底頭一看,果然,我穿著的白色T恤,在乳房的尖端部位有兩小點凸了出來。

T恤下面沒有任何衣物,寬鬆的T恤,隨著我的走動動作而擺動,兩粒乳蒂給T恤輕掃著,難怪剛才我一直感到渾身不自在,但我竟然麻痺大意,兩粒乳蒂給刺激得勃了起來也不知道,還要給好色之徒用眼睛大肆非禮。

『你……』我氣得滿面發熱,並用手遮掩著胸前。

『嘻嘻……小妹妹請你不要誤會,雖然你說胸圍是你的,可是我怎知道你有沒有騙我?所以最少我也得看看你的尺寸是否跟這個胸圍配合,不過看了好一會我都沒能確定……不如你揭起你的T恤,這樣我會看得清楚點……』

什麼?揭起我的T恤?我的T恤下面沒有穿任何衣物,把T恤揭起,不就讓他看到我赤裸的乳房了嗎?就算我穿了胸圍,也不會為了取回一個胸圍而這樣做吧,這個男人真是神經有問題啊。

我鼻子裡哼了一聲,跟他說︰『不給便算了。』便想轉身開門離去,他卻死纏不休︰『你不讓我看,那你一定是冒領人家的東西,所以作賊心虛吧。』

他說我冒領人家的胸圍?真是無理取鬧。雖然是在人家的屋裡,我還是忍不住把他大罵︰『死色狼!你再纏著我,我便要呼喊了!』

怎知他毫無懼色,反而嘻皮笑臉的說道︰『我看是你這個女色狼纏著我才真耶,經常偷看我打槍,還找個籍口找上門來……』

什麼……他的意思……是說他早知道我在偷看他麼……

『你看了我的肉棒那麼多次,現在我要看看你的奶子也不算過份吧。』他一邊說,一邊向我步步進迫。

我給迫到牆角,終於退無可退。我大聲地唬爛他︰『你再行過來,我便真的要大聲呼喊了!』

他看到我認真的態度,有點猶疑,然後笑著說︰『小妹妹,不要那麼神經質嘛,只不過跟你開開玩笑罷了,誰要對你這種連毛也沒長出來的小女孩有興趣?你為我是變態的孌童僻麼……』


他一邊說,一邊把胸圍遞給我,這時我才鬆了一口氣。幸好把他嚇倒了,要是他真的再行過來,我實在沒把握會有勇氣去大聲呼喊,要是把事情鬧大,讓左鄰右裡知道我偷看男人自瀆,那我以後還有面目去見人麼?而我父母甚至可能會把我打死呢。

不知是我過份緊張還是什麼的,雖然他態度軟下來,但我總覺得他嘴角一直泛著一絲妖異的笑意,讓我打從心底裡發毛,所以我仍保持著警惕,生怕他暗裡隱藏著什麼詭計、又怕他會改變主意。

我把胸圍拿到手裡的時候,覺得胸圍濕了一灘,而且又粘又滑,我先是怔了一怔,再過了一下子便想到那是男人的精液。我感到既尷尬又氣憤,面上也覺得發熱。

他看到我的表情和反應,嘴角的笑意更濃,我有種被愚弄的感覺。

果然包藏著禍心,難怪忽然那麼順攤,肯把胸圍還給我。

『嘻嘻……真的不好意思,剛才我用了你的胸圍來打槍……一不留神便把東西射到胸圍上面去……』

我差點便昏了過去,這個男人比我想像中還要變態,雖然他說他自己沒有孌童僻,我卻肯定他是戀物狂。胸圍給他摸過,我早就想把它丟進垃圾桶裡去,所以胸圍給弄污了都算了,可是現在連我的手也沾上了變態男人的毒液,真的倒楣透了。

我氣得把胸圍丟向他,然後轉身便想離去。我是很想把他大罵一頓,可是像他這種不知廉恥的人,怎麼罵也沒用,不如早幾秒走人,這個骯髒的地方,我是多一秒也不願逗留,更不想多對這個人一秒鐘。

怎知我才剛一轉身,他就從後偷襲。我冷不防他有此一著,被他輕易從後抱住。我反應也不慢,感覺到自己身陷險境,立即就想叫喊,但他動作更快,在我未叫出來前便已經把我的T恤下擺翻起,用T恤把我的頭蓋著。

『救命啊……』聲音傳不出去,我只聽到自己低沉的叫聲。雖然上身一陣涼意,但我已經沒空暇去保護裸露的乳房,此刻最重要的是要擺脫色狼的纏擾,除了繼續叫喊之餘,雙手也作出反抗。

我一手伸到後面,想把他推開,另一隻手想把T恤拉下來,但沒有成功。我雙手迅速被制服,兩隻手腕給牢牢抓住,動彈不得,最後還給強行反扣到身後捆縛起來。

然後我被欄腰抱起,我什麼也看不到,但很快便知道他要把我帶進睡房裡,因為我被他從後壓倒在軟綿綿的床上。

我的長裙被揭起,我無從閃避,因為我給壓得連轉身也不能。他的手指伸進我的內褲褲頭,一下子便把內褲拉到大腿。

我的屁股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他的手粗魯地搓捏我的屁股,然後還把手摸到前面,玩弄我的私處。

『不要……』他的手指把我的私處揉得發熱發癢,讓我感到有點難受,但更難受的是,他竟然強行把手指塞進我體內,還在我的陰道裡進進出出。

雖然我自慰的時候也會把手指放進去,可是我的手指哪有他的那麼粗壯,更不會像他那樣粗魯,所以我即使習慣了自慰,也受不了他的蹂躪。

但更難受的遭遇還在後頭。他的手指做了好一會進出動作後才拔出來,然後我給翻轉身來,雙腳也給抬高,跟著下體一陣撕裂的劇痛,我感到一條硬物強插進我的私處。

跟著他再一次進行粗暴的進出動作,但這一次蹂躪著我的,是比手指更加粗大的男性器官。

雖然我在三、四天之前已經失去了處子之身,但再一次被男人強暴,我還是感到無比的痛楚。

他抽送了十來下,我咬緊牙關,強忍痛楚,終於忍到他發洩的一刻。

我感到他在我體內噴射出火熱的液體,然後他的那話兒也從陰道裡褪出去,液體也源源從我的私處流出。跟著,蓋住我面部的T恤給拉下來,我看到他淫邪的面容和充滿血絲的雙眼。

『原來你早已經不是處女……想不到你年紀小小便已經亂搞男女關係……』

不!我沒有……我在心裡呼冤的同時,也給他喚起了慘痛的回憶……

那是發生在幾天前的事情。那一天的下午,家裡只有我一個人。當時我剛放學回家,身穿小學制服的我便開始溫習功課。

忽然門鐘響起,我開門一看,只見門外站著兩個男人。

他們說是樓下的住客,電視在播放途中突然出現雪花,所以想上來把天線調校調校。

事後回想起來,發覺我當時真蠢,雖然樓下的天線經過我窗外伸延到天台,但真要調校的話,應該是上天台而不是來到我家。可惜我當時絲毫沒起疑心,把門打開,結果是引狼入室。

兩個大男人入屋後便輕易地把我這個十三歲小女孩制服,我驚覺不妙,但要反抗已經太遲,然後我被推進睡房的床上。

為保貞操,我拚死抵抗,不過這當然都是沒有作用的,我只能夠採取不合作態度,把身體亂動。

混亂中,我給打暈了。但我還有少少意職,下體不繼被碰撞。

當我再醒來時,我正張開大腿躺在自家睡房的床上。穿在身上的小學制服被扒開,胸圍掛在手臂上,內褲掛在大腿上,我還感到下體刺痛,伸手去摸,感到有粘粘滑滑的液體正從私處倒流出來。

我把沾了穢液的手指拿到面前一看,那是我第一接觸男性的精液。粘粘滑滑的白色液體散發著難聞的異味,而當我再細看時,我便忍不住痛哭起來,因為那灘液體裡夾雜著點點血絲,我知道我清白之軀已經被玷污了。

我不知所措,也不敢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只想把骯髒的東西洗去。我跑進浴室,反覆地把身體清洗乾淨,我知道姊姊和媽媽不會這麼早回來,所以花了整整一小時來洗澡,然後才把床清理好,不讓半點痕跡留下來。

我當做了一場噩夢算了,心情雖然漸漸平復下來,但私處卻一直隱隱作痛,就算自慰也不行,現在再被粗暴侵犯,舊患再次受到重創,使我痛不欲生。

雖然已經飽嘗獸慾,但他還未肯放過我,改向我的乳房侵犯。

『不要……求你放過我……』

『嘿嘿……剛才借用你的胸圍打槍時沒想到你會自動送上門,否則便會省點彈藥……不過時間還多著呢,再跟你打多幾炮都沒問題……』

『你放過我吧……晚一點我家人回來看不到我……他們一定會報警的……你現在放我回去……我保證不會告訴任何人……』

『嘿,你不要大我呀,今天早上我看到你父母拖著大堆行李出門,還聽到他們說去意大利兩三個星期呢……』

『但我姊姊快要放學回家……她看不到我在家……她也會報警的……』

但這也沒有把他嚇倒,反而勾起了他對我姊姊的邪念。

『你姊姊……你是說你那個在嘉諾撒聖心商學書院的學生妹嗎,嘿,我老早就想那種 OL 學生妹了,多得你提醒我,反正你不是處女,再上上你姊姊作補償吧。』

他眼著房內我和身穿聖心商學書院制服的姊姊合照看淫笑著,我心頭涼了一截。

『不!求你不要傷害我姊姊,你想要做什麼,就在我身上做吧,求你不要傷害我姊姊……』我著急地求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