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寡妇的羞辱
寡妇的羞辱
  

寡妇的羞辱

我的丈夫已经过世一年半了,我依然感觉很难过,并且多次有人劝我再嫁。

我三十八岁,但看上去比这要年轻很多,我有完美的身材,并且坚持不增加一分赘肉,更重要的是,我有着很大的胸脯、丰满的臀部和纤细的腰肢。

我留着红棕色的长发,有双迷人的大眼睛,无论走到那里,我都能得到很多人的回头顾盼。

我很淫荡,但在十九岁嫁给比尔之前,从没有和其他男人发生过关系。

我是一所高校的英语老师,暑假给了我很多充裕的时间。作为消遣,我喜欢上网……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陷入目前的处境。我写这些文字是因为我被要求这样做,我没有很好的文笔,所以,请见谅。让我从头说起吧。

我曾经在网上冲浪时,偶遇一个奴役网站,尽管,我从来不认为之前喜欢过这类事情,但当看过一些图片后,我体内的某些东西被唤醒了。我单独一个人生活,除了有时带我的女儿去学校里玩玩。因此,我几乎整天都去浏览这些虐待捆绑类的图片与电影。

我变得越来越淫荡,甚至当看到电影里的女人被绑起来虐待时忍不住的去手淫。自从我一个人独居以来,我不认为在家里做隐私的事情会有任何危险。

迈克,我的堂兄,自从他的兄弟死后,就始终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他时常会突然停下脚步,审视着我,指出我哪里做的不好,哪里又做的有条理。

五天前的一个下午,我正在楼上电脑房里看电影,片中,一个小女孩正遭受虐待,她被囚禁在一个地下室里,她的手被绑在身后,一根绳索由腕部连接到天花板上,双腿大大的被分开,两只夹子夹住了她乳头,并有重物挂在夹子下面,在她被大开捆绑的两腿之间,一根在竖杆上面的假阴茎被深深插进了阴部,一个高大的男子站在她的身后正用一根细而柔软的棒条抽打她的屁股。

在我看到这个场景时,我撩起了自己的裙子,褪下内裤,将手指滑入了我的阴道内,那里很湿很滑,另一只手拉起自己的T恤隔着胸罩,用力捏着自己的乳头。

当我正在高潮中射精时,我想我听到身后发出了一些声响,当我转回头,我看到了迈克站在门口盯着我,我保证当时窘迫感使全身通红,我慌忙的整理身上的衣服,并试图关闭播放着女孩正在被鞭打的视频窗口,我尽量不让人察觉地小声嘟哝,希望能让自己平静下来,迈克则在嘴边发出一点笑意,并为擅自闯入我的房间而道歉,他说他马上会下楼为我准备一些咖啡。

我很快钻进浴室,将凉水泼到自己脸上,我坐在里面等了几分钟,好让自己能完全平静下来,我知道,自己早晚也要见到迈克,我决定下楼。

迈克表现得很亲切,并且没有提起任何有关刚才的事情,仅仅是为我送上了咖啡。我们坐下交谈了一阵,他说在他不去上班和我休假的这段时间,我们应该做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我低着头凝视着桌面没有说任何话。

他继续对我说,我一直对他很有吸引力,但我和他的兄弟结婚后,他不能说什么,更不能有所行动,可现在不同了,他问我是否愿意尝试一些温柔的虐待体验。他让我不必立刻回答他,可以给我充分的时间,去思考每一种可能后再给他答复。

他不想因此放弃我们之间的友情。他在离开前告诉我,如果我决定了,就在两天后给他打电话。

在这个休息日里,我整天都想这个事情,虽然在想象中会带来一定的恐惧,但这个该死的主意很吸引我,并让我一整天在潮热中度过,当天晚上,我一边幻想着迈克把我绑起来一边手淫,这让我得到了一生中最强烈的一次高潮。

第二天早晨,我决定做次尝试,我几乎等不及明天告诉迈克答案,我当天晚上就把他叫来,当我结结巴巴的终于说出「我想尝试」的时候,迈克变得非常高兴,并且告诉我他会在明天下午四点左右来我的房间。

次日,我试着让自己忙于家务或采购,尽量不去想那些不断从大脑中涌现出的种种可能。但还是在杂货店采购时,下体的汁液顺着腿流了下来,我认为几乎店内所有看到的人都清楚我在想些什么。

大约三点,我开始做准备,我冲了一个长时间的热水澡,这能让我抚摸自己但不会使自己高潮。我穿上了自己最性感和漂亮的内裤和胸罩,套上白色衬衫和短裙,在楼下门厅等候。

四点十分了,我因为性欲而急躁起来,并认为迈克大概改变了他的主意,就在这时,我听见了他的卡车停在车道上的声音,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并快速的跑过去开门,将他让进来。

迈克走了进来,和我一起坐在起居室里,迈克告诉我一些基本的规则,他说他将进入主导地位,而我必须完全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他给了我一个「保险词」,当我感到过于紧张时,我可以使用它。我温顺地点着头。

「好的。」

他立刻用严厉的目光凝视着我。

「你今后对我说话要加上『先生』或者『主人』。

我立刻更正道「是的……啊,先生」,并很快感觉到,汁液已经开始从阴部渗出。

他让我站在房子中间,并脱去所有衣服,我站了过去,开始解衬衫的扣子,当衬衫和短裙完全落在地板上的一瞬间,我几乎完全不能移动自己。当迈克严厉的声音「继续」传来时,我羞涩的将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自己的胸罩,并使它滑落下去,大大的乳房应声而出。

我的乳头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坚挺,我盯着地板,尽量不去看正在解着比基尼内裤系带的手指。终于,我完全赤裸的站在我的堂兄眼前,此刻,腿上已经流满了我的蜜汁。我整个身体开始颤抖,我几乎忍不住要说出他告诉我的那个保险词」,但是,又非常渴望看到之后发生的事情。

迈克站起身走到我的身后,拉开一只他带来的皮包,他叫我把手背在身后,接着,我感觉到他用一副软皮手铐束缚了我的手腕,然后,他又取出一个黑色的眼罩温柔的遮住我的眼睛。紧接着,那副束缚我手腕的皮手铐,通过一条带钩的铁链连接到我脖子上的狗项圈上。项圈前面垂挂下的一条锁链冰冷的接触着我的胸脯。

我希望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但这种想法被迈克看穿了。

「如果我没有同意,你不允许有任何高潮,明白吗?」

我口吃的回答:「是……是的。」

立刻,裸露的臀部上感到一下拍击。

「什么?」……我立刻反应过来,并脱口而出。

「是的,先生!」

他叫我分开双脚,然后,又用同样的皮手铐将我的双踝分开固定在一根横木上,使我保持双腿劈开,阴部暴露的姿势。接着,我感到有某种东西强迫挤进我的双唇,迈克同时说道:「张开你的嘴」,一个巨大的钳口球被硬塞到我嘴中,并且它的两根系带被迈克牢牢的固定在脑后。

这个钳口球太大了,我的颌骨被完全撑开到了极限,我突然意识到,我将无 法再使用那个「保险词」了,我开始感觉到稍稍不安,当更多的蜜汁在腿间流下时,我知道只能相信迈克,并祈祷我并不需要那个「保险词」。

迈克用力拉扯着我的狗项圈,使我顺从的弯下腰,然后,用一条短链将项圈和腿间的横木连接。这时,迈克一边轻笑一边对我说道:「哪都不要去。」

我嘲笑我自己:「他在想什么?我现在哪也去不了!

我听到迈克走进了厨房,就这样把我一个人,以这种姿势留在那里。我的头脑中想象自己现在的模样,狗项圈,眼罩,大开的双腿,弯曲的身体,垂下的乳房。我为自己尴尬的同时,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获得极大的兴奋,我处在高潮的边缘,但迈克还没有下命令允许我这样。

迈克回来了,我听到他打开一听啤酒。接着,伴随一次闪烁传来喀哒一声,我意识到迈克正在为我拍照,一种恐惧的感觉流遍我的全身,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这张照片,迈克再次读出了我的想法:「别担心,这只是为我自己而准备的。

作为一种宽慰,我希望他的话值得信赖。

跟着,我忽然感觉到自己已经坚硬的乳头被某种夹子夹住,那种阵痛仅仅持续了一小会,然后,另一个乳头也被同样夹了住,迈克凑近我身边,对我低语「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准高潮。」

随着一阵嗡嗡声,我滴水的阴唇上传来轻微的震动。我的身体因为一波波快感而颤抖,我用尽全身力气压抑高潮的感觉,就在我即将崩溃的时候,迈克却关闭了震动器的电源。

「你想要射精吗?我的女奴?」我点着头,并渴望他能继续下去,让我得以宣泄。「还不行。」

他说:「你需要先满足我。」

他就这样把我一个人留下,自己走了出去。不过,他很快又再次回来。他拉扯着我的头发。

「跪下,奴隶!」

我在他的拉扯下,笨拙的照做。

「张开你的嘴!荡妇!」他取出了我的塞口球,并用力拉扯我的头发,令我的头向前探去,他的阴茎直接捅了进来,我的头在他的拉扯下一直向下,直到完全包含住他的阴茎。

他驱使着我,使我的嘴沿着肉棒上下移动,这种被控制的感觉令我更加兴奋起来。

我听到他又拍了更多的照片,并意识到这些照片看起来将会多么淫靡。他突然摘去了我的眼罩,但依然让我的头保持不停的上下运动,很快,浓厚的精液从他的龟头喷涌而出,我努力的去吞咽它们,但太多了,从口中溢出的精液滑落到我的下颌。

我突然听到一个新的声音响起。

「非常感谢,女士,保持这样。」我抬起了头,看到了乔尔——我的一个学生,正裂开大嘴笑着。

我不明白该如何是好,我转过头看着微笑的迈克,他仍然在为我拍照,在他的旁边,一部摄像机被放置在他身边的三脚架上。

迈克对着乔尔说道「好吧,你可以走了,不过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只要你能紧闭你的嘴,我们随时可以继续。」

乔尔回应道:「我的嘴是贴了封条的,迈克。」

乔尔站起身,拉好裤子的拉链走向门口,我恼怒的看着迈克,但就在我刚想质问他时,那个巨大的塞口球又被固定在我的嘴里。

我怒火中烧,但是身上的束缚和嘴里的塞口球让我什么都做不了。迈克坐回沙发上:「我猜,你此刻会非常诧异,其实,自从我接到了你的回信后,我就一直期盼有一个你这样的女奴,但预料你会改变主意不能继续下去,我于是设计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命令让你去做,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些照片被散播出去后所带来的麻烦,当然,还有视频录像,尤其是把它们交到学校的主管手中,更不用说你的女儿或其他社区成员。」

恐惧感侵蚀着我的大脑。一个教师与她未成年的学生发生性关系……我会进监狱的!

「现在,不用担心,我的亲亲,没有人会看到这些东西……前提是你要尽力配合我们,你愿意吗?」

羞辱的感觉至少要强过蹲监狱,我没有选择,我缓慢的点着自己的头。

「现在,我们达成了共识,我还为你制定了一些规矩。」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并用手展开,然后念出上面的文字。

规则一——你必须在任何时候服从我,你要毫不迟疑的按我的命令去做

规则二——你要时刻带着狗项圈,除非你外出或是有人来访问你

规则三——你只能穿着我为你选择好的衣服。

规则四——在没有我允许前,你不允许获得高潮。

「破坏以上任一条规则都将获得严厉的惩罚,你明白吗?」

我温顺地点着头。

「现在,站起身走过来。」

我拙笨地站了起来——两腿间的禁锢限制了我的动作,并且,由于项圈依然被连接在横木上,我只能缓步地向迈克靠拢过去。迈克伸手向前,将两个重物挂在了我奶头上面的夹子上,疼痛立刻穿遍全身。

「转过去。」他命令着。

当我开始转身时,随着奶头上重物的摇摆,我感到那里更加疼痛。我就这样以一种羞耻的姿势站在那里,阴部和肛门完全暴露给迈克,我对将要发生的事情感到好奇。当我听到嗡嗡的震动声时,我几乎无法再等待下去,就在震动阳具碰,到我阴唇的一瞬间,若不是有项圈和锁链的禁锢,我几乎要跳了起来。

随着迈克的抽插动作,我的阴部,甚至是全身都开始颤抖。以这种下流的姿势让迈克玩弄,我产生了难以抑制的性欲。

我想起了第四条规则,我用全部精力克制射精的冲动。这时,迈克问我「你想要高潮吗?奴隶?」我狂乱地点着头,嘴里由于被塞口球填满而无法喊出我的想法——「噢……是的,拜托……请……请让我射精吧。」

终于,迈克回应了我的想法,「好了,奴隶,你得到了我的允许。」我放松了自己的精神,开始进入了高潮中,我的腿、我的手臂、我的全身随着一波一波的快感开始颤动,我完全丧失了理智,高潮的快感彻底撕碎了我的身体。

我一定是昏倒了,当我醒来时,我意识到自己躺在地板上,我手臂上的束缚已经被解开。我试图站起身,但立刻感觉到腿间的横木、脚踝处的桎梏、脖子上的狗项圈、嘴中的塞口球依然没有被拆除。

我解开脚踝的皮铐缓慢的起身,立刻,乳头上传来灼烧般的疼痛,我立刻再把那上面的夹子和重物取下,痛感就如同被放大了十倍一般,但只是一瞬即逝。

我在地板上坐起身,伸手到脑后摘除了塞口球和狗项圈。这时,我看到身前有几张写满字的纸,最上面的一张是迈克的留言。

「明天上午七点,我会用E- mail发给你其他一些指令,你必须准确及时的查看E- mail,除了狗项圈,你可以把其它「玩具」放进我留给你的盒子里,不要忘记第二条规则,并牢记,你是我的奴隶。」

署名:「你的主人」
【完】